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六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六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現在開始刑罰人了,但究竟刑罰的原意是否臨到了人的身上,這個誰也說不清、道不明。由於神所說的話,說「在刑罰之中,人不曾發現什麼,因人只是雙手抓住夾在脖頸上的枷鎖,雙眼瞪著我,似乎在注視著仇敵一般,在此時,我才看見人的瘦小身材,所以我說在『試煉當中不曾有人站立住』」。神把未臨到的刑罰的實況告訴人,說得一五一十,滴水不漏,似乎是人進入了刑罰當中真未站立住,把人的醜態描繪得逼真、形象,所以人在精神上就受壓了:既然神說在試煉當中不曾有站立住的,那我怎麼能打破世界記錄,被破格錄取呢?就在此時,人便開始琢磨了。實際上,正如神說的「難道是我將人帶到絕路上來了嗎?」確實,神把所有的人都帶到了絕路上來了,所以在人的意識當中,總認為神是慘無人道的。神將所有的人從世界的苦海之中打撈上來,之後「為了避免一切『事故』,所以我將打撈上來的『魚』全部宰殺,之後,『魚』便『順服聽話』了,絲毫不發一點怨言」。這不是事實嗎?神將所有的人從一個死亡的苦海中又拉向另一個死亡的深淵,把所有的人都推上了斷頭台,逼到了絕路上來,為什麼神在其餘的眾子、子民身上卻不這樣作呢?在大紅龍國家作這樣的工有什麼意圖呢?為什麼神的手就這麼毒辣呢?這也難怪「人在我需要其時總是躲藏,似乎人未見過驚人的場面一般,又似乎人都是出生在『鄉下』,對『城裡』的事一竅不通」。其實,在人的裡面都認為:神這樣作工圖個什麼呢?不是把我們治死嗎?又有何意義呢?為什麼這樣一步緊逼一步,對我們絲毫不放鬆呢?但是人都不敢說,也由於神的話將人這些想法都甩掉,使人沒有機會再想下去,所以只好是放棄不再去想。只不過神會將人的觀念都揭示出來,所以人便將觀念都「打」回去不讓其出來。以往說這些人是大紅龍的子孫,實際上說得明白點,這些人就是大紅龍的化身。當神將這些人逼到絕路上,將其宰殺之時,那麼無疑大紅龍的靈在這些人身上再無機會作工了,這樣人走到絕路上來也就是大紅龍以死告終,可以說是以死來報效神的「大恩」,這是神在大紅龍國家作工的目的。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麼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麼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無法再作什麼,撒但拿人也沒辦法。雖然在「肉體」的定義中說肉體受撒但的敗壞,但人若真把自己交出來,不受撒但的驅使,這樣,誰也難不倒人的,就在此時,肉體發揮其另一個功用,開始正式受神的靈支配,這都是必要過程,必須得這樣一步一步地來,否則,神無法在頑固的肉體中作工,這是神的智慧。就這樣,不知不覺所有的人都進入了今天這個境地,人所走的「絕路」不正是神帶領的嗎?難道是人開闢出的「新路」嗎?從經歷中看,神在你們身上作的似乎是用最狠的手段作的,因此足見神的公義,你們怎能不發出讚美呢?因著神在你們身上作的讓人看見神的公義性情,這不值得你們對神「敬佩」嗎?如今,在這舊時代仍存、新時代未現的交接之時,你們怎樣為神作見證呢?難道這麼嚴重的問題就不值得你們陷入沉思嗎?還考慮什麼額外的事呢?為什麼神這樣說「雖然人曾經口喊『理解萬歲』,但人並不把『理解』這兩個字眼多加分析,足見人並無愛我之意」?不用神說這樣的話,難道你們就不能自覺地去理解神的心嗎?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六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