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日的天格外晴朗(上)

田 英

  我原是中國三自教堂的一名信徒。在我剛參加聚會那會兒,牧師經常給我們講:「弟兄姊妹,聖經上記載:『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10:10)我們因著信稱義了,信耶穌就得救了,信別的都不能得救……」牧師的話讓我牢記心懷。於是我熱心追求,積極聚會,就等著主來接我進天國。後來,教堂裡陸續發生了一些不法的事,讓我對在教堂裡聚會產生了厭煩。首先,牧師之間分幫分派,各立山頭,搞獨立王國;其次,牧師講道都得聽統戰部的,統戰部讓講什麼就講什麼,從不敢違背,統戰部不讓他們講啟示錄,怕擾亂民心,他們就不講;牧師常講奉獻的道,說誰奉獻多得神的祝福就多……看到教堂這樣的光景,我心裡很納悶:教堂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牧師不是信主嗎,為什麼不怕主呢?為什麼不遵守主的話呢?從那以後,我就不想再去三自教堂聚會了,覺得他們不是真信神的,是打著信神的旗號謀取弟兄姊妹血汗錢的一幫人。

  1995年下半年,我毅然離開教堂進入家庭教會(因信稱義派)。起初,我覺得他們講道不受國家政府的限制,而且結合啟示錄講末世、講主的再來,他們講的其他方面的道也比教堂裡深,在這裡聚會我覺得比在三自教堂裡聚會有享受,我很高興。可一段時間後,我發現他們同工之間也是嫉妒紛爭、搞分裂,弟兄姊妹都活不出主的要求,沒有了以往的愛心……看到教會和三自教堂沒有什麼區別,我很失望,但又不知上哪兒能找到有聖靈作工的教會。無奈,我只好留在了因信稱義派裡,依然堅持聚會,因為牧師和講道人都說「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只要忍耐到底、為主勞苦作工、守住主的道就能進天國」,那時我想:不管別人如何,只要我堅持信主耶穌,不離開主的道,主回來了,我就有機會被提進天國。

  轉眼到了1997年下半年,神的國度福音擴展到我們這個地方,教會裡就像炸開了鍋。帶領李××對我們說:「現在出現一夥傳『東方閃電』的人,他們到各宗派裡到處偷好羊,並且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主耶穌為我們釘十字架,已經用生命的代價將我們救贖回來了,我們已經得救了,只要我們忍耐到底,到主來的時候一定能被提進天國。所以,我們一定要注意,千萬別接待傳『東方閃電』的人,誰接待就將誰開除出教會!另外,他們的話千萬別聽,他們的書千萬別看……」大小同工幾乎每次聚會都講這些內容,我們聽後,心裡對「東方閃電」不知不覺就產生了抵觸、防備,我更是謹小慎微,生怕被「東方閃電」偷走,失去進天國的機會。

  然而,就在1998年正月的一天,我意外地碰上了全能神教會的人,並且有幸第一次聽了「東方閃電」的道。那天,姐姐打電話讓我去她家,她本村的胡姊妹也去了,見了我就笑著說:「正好你來了,我一個信主的遠房親戚在我家,咱一起聚聚吧。」我高興地說:「好,讓她過來吧。」不一會,胡姊妹帶著親戚來了。姊妹見了我們熱情地打招呼,我雖然沒見過她,但心裡對她有一種親切感。大家坐下後,姊妹就先聊了起來。姊妹說:「教會現在普遍荒涼,講道人沒什麼新鮮東西可講,每次聚會除了講怎麼抵制『東方閃電』,就是聽聽磁帶、唱唱歌,這就是聚會了。同工嫉妒紛爭、拉幫結夥,都特別自是,誰也不服誰;弟兄姊妹消極軟弱,信心、愛心也沒了,許多人離開主回世界掙錢去了。」我深有同感地點點頭,對姊妹說:「我們那裡也是這樣的光景,原先我們一個聚會點每次聚月會都有二三十個人,現在只有幾個老年人,連講道人都到世上掙錢去了!聚會沒有一點享受。」姊妹點點頭,說:「這種情況已不是個別教會,而是宗教界普遍的現象,這就說明教會裡已經沒有聖靈作工了,所以不法的事總是不斷地出現,這就是主來的預兆。就像在律法時代末期,聖殿成了販賣牛羊鴿子、兌換銀錢的場所,就是因為神已不在聖殿裡作工了,而是神道成肉身成為主耶穌在聖殿以外作了一步新的工作。」我認真地聽著,不時地點頭。她接著說:「姊妹,路加福音17章24至26節說:『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樣。』這幾節經文你是怎麼理解的?」我認真想了想,尷尬地笑笑,說:「姊妹,這幾節經文不就是講主來嗎?」姊妹回答說:「這幾節經文是講主來的事,不過不是指當初主耶穌來,而是指末世主再來,這裡的『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這個『又』字就證明是主再來。姊妹,現在教會信徒信心冷淡,消極軟弱,就是因為神又道成肉身來作了新的工作,神的工作向前推移了,凡跟不上神新工作的,就失去了聖靈作工……」當我聽到姊妹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馬上猜到她是傳「東方閃電」的,心一下子沉了下來,臉上的笑容也沒了,帶領封鎖教會的話立刻浮現在腦海裡:「信耶穌就得救了,一次得救,永遠得救!……不要接待『東方閃電』的人!……」想起帶領的話,我就想趕緊回家。當我這個意念出來的時候,主開啟我想起一句詩歌:「耶穌是我們的避難所,有了難處往他這裡躲,我與你同在你還怕什麼?」是啊,有主與我同在,我還怕什麼?有害怕的意念不是從神來的,是從撒但來的。這時,姊妹說:「咱心裡有什麼問題,儘管敞開心說,神的話能解決我們一切的問題和難處。」聽了姊妹的話,我心想:你可別讓我給問住了!今天我就聽聽「東方閃電」到底講的是什麼道,能把那麼多「好羊」都偷走了。

  想到這裡,我開始問:「我們帶領一直說,主耶穌為我們釘十字架,已經用生命的代價將我們救贖回來了,我們就已經得救了。因為經上記著說:『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10:10)我們一次得救就永遠得救了,只要我們忍耐到底,等主再來的時候我們一定能被提進天國,這是主對我們的應許。所以,我們不需要接受神作的新工作了。」

姊妹聽後笑著對我說:「很多信主的人都認為主耶穌為我們釘十字架,已經用生命的代價將我們救贖回來了,我們就已經得救了,認為一次得救就永遠得救了,只要忍耐到底,等到主再來的時候就一定能被提進天國,不需要接受神作的新工作了,這種觀點到底對不對呢?到底合不合主的心意呢?其實,『一次得救,永遠得救,主再來時就可以被提進天國』,這只是人的觀念想像,根本不符合主的話。主耶穌從來沒說過『因信得救的人就可以進天國』,而是說『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得救』和『遵行天父旨意』是不一樣的,『因信得救』,這個『得救』是指罪得赦免說的。也就是說,按律法人是該死的,但當人來到主的面前向主悔改,接受主的救恩,主就赦免人的罪,人就脫離了律法的定罪,不再被律法處死了,這就是『得救』的真意。但得救並不是說人就脫離罪惡達到聖潔了,這個我們都深有體會,雖然我們信主多年,常常向主認罪悔改,也享受了罪得赦免的平安喜樂,但是我們還能常常身不由己地犯罪,受罪的捆綁,這是事實。就如:我們身上的狂妄、詭詐、自私、貪婪、邪惡等敗壞性情依然存在;還都喜歡追求世界潮流、錢財名利、肉體享受,貪戀罪中之樂不能自拔;為了維護個人利益,還能常常說謊搞欺騙;等等。所以說,『得救』並不代表就是蒙拯救了,這是事實。神說:『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彼前1:16)神是聖潔的,神能允許常常犯罪、抵擋神的人進天國嗎?如果說因信得救就能進天國,那主耶穌為什麼還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1-23)這話呢?為什麼還說主來要分別山羊綿羊、稗子麥子呢?所以說,『因信得救就能進天國』這種說法根本不成立!完全是與主耶穌的話相背離的!是抵擋主話的!所以,如果我們不接受、相信主的話,而是持守牧師長老散佈的謬論,按著自己的觀念想像來信神,那我們永遠也達不到主的要求,永遠不可能被提接進天國。」

  我在心裡揣摩著姊妹的話,覺得姊妹說得很有道理,就靜靜地聽著……

文章來源:那日的天格外晴朗(上)

更多推薦:

全能神教會的由來

廣告

得潔淨之路(下)

菲律賓 Christopher

  我說:「感謝主!你們談得很好,與你們這樣交流,我們明白『得救』的真意了,請你們繼續交通,願主帶領我們。」

  蘇姊妹接著說:「好的,我們來看幾段全能神的話語就更明白了。全能神說:『耶穌當時作的工作是救贖整個人類,凡信他的,罪就得以赦免,你只要信他,他就救贖你,你只要信他就不屬罪了,你就從罪裡出來了,這就是得救了,因信稱義了。不過在信的人身上還有那些悖逆東西、抵擋東西,這還得慢慢脫掉。得救不代表人完全被耶穌得著了,乃是代表人不屬罪了,罪得赦免了,你只要信他就永遠不屬罪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二)》)

  『人的罪是得著赦免了,但人究竟怎樣才能脫去裡面的撒但敗壞性情,這些工作在人身上還沒有作,人只是因信得救,因信罪得赦免,但人犯罪的本性仍沒有除去,仍在人的裡面存在。人的罪是藉著神的道成肉身而得著赦免的,並不是人的裡面就沒有罪了。人犯罪能藉著贖罪祭而得著赦免,但究竟如何能使人不犯罪,使人的罪性完全脫去,使人的罪性能夠有所變化,對這個問題人沒法解決。人的罪是得著了赦免,這是因著神釘十字架的工作,但人仍舊活在老舊的撒但敗壞性情之中,這樣,就得把人從撒但的敗壞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來,讓人的罪性完全脫去,而且不再發展,使人的性情都能達到變化。這就需要讓人明白生命長進的路,讓人明白生命之道,明白性情變化的途徑,而且讓人都按著這路去實行,達到人的性情逐漸變化,活在光的照耀之下,讓人所做的凡事都合乎神的心意,讓人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讓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達到人能完全從罪中出來,這樣,人才得著了完全的救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繼續閱讀 “得潔淨之路(下)"

得潔淨之路(上)

菲律賓 Christopher

  我叫Christopher(克里斯多夫),是菲律賓家庭教會的一名牧師。1987年,受洗歸向了主耶穌,蒙主的恩待,1996年成為本地教會的牧師。那時,我除了在菲律賓許多地方作工講道外,也到香港和馬來西亞等地講道,因著聖靈的作工帶領,我感到自己為主作工有使不完的勁兒,講道也滔滔不絕。弟兄姊妹消極軟弱,我經常去扶持,有時他們不信的家人對我不友好,甚至對我生氣,我也能包容、忍耐,對主不失去信心,相信主能改變他們,所以我感到自己信主後有了很大的變化。但從2011年以後我就感受不到以往聖靈作工的那股勁了,慢慢地,我講道也沒有了新開啟,而且活在罪中也無力擺脫。看到妻子和女兒做事不合我的意思,我就忍不住向她們發火,憑血氣教訓她們。我知道這樣做不合主的心意,但卻常常身不由己,為此,我感到特別痛苦。為了擺脫犯罪認罪的生活,我更加努力地看聖經、禁食禱告,背十字架、攻克己身,也到處找屬靈牧師一起尋求、探討,但我的這些努力都無濟於事,反而越來越沒有路走。 繼續閱讀 “得潔淨之路(上)"

叩門(下)

丘 珍

  郝姊妹笑著說:「咱們認為神前兩步作工都在以色列,所以主再來肯定得在以色列作工。咱們這樣的認為是否符合事實呢?難道神只是以色列人的嗎?難道神就只掌管、拯救以色列人嗎?咱們看看全能神是怎麼說的。」

  謝姊妹翻開神的話讀道:「若是末世的救世主降臨,仍叫耶穌,而且仍然生在猶太、作工在猶太,那就證明我只造了以色列人,只是救贖以色列人,與外邦無關,這樣作豈不是與我所說的『我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主』這話而相矛盾嗎?我之所以從猶太退出,而且作工在外邦,是因為我並不僅僅是以色列人的神,而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我之所以在末世顯現外邦,是因為我不僅是耶和華——以色列人的神,更是外邦中所有我的選民的造物的主。我不僅造了以色列、造了埃及、造了黎巴嫩,我也造了以色列以外的所有的外邦。」(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不僅是以色列人的神,我也是外邦各族之人的神,哪怕是我咒詛的邦族。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這是我最大的工作,是我在末世作工計劃的宗旨,是我在末世所要成就的唯一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擴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他帶領以色列人,生在猶太,又生在外邦,他所作的工作不都是為了他所造的全人類嗎?他是喜歡以色列人百倍,而厭憎外邦之人千倍嗎?這不都是你們的觀念嗎?……你們若還說神就是以色列人的神,還說以色列的大衛家才是神出生的發源地,除了以色列就沒有一個邦族能有資格『產生』神的,更沒有一個外邦家族可以親自接受耶和華的作工的,你若還這樣認為,你不就成了一個頑固派了嗎?……你們也從來沒想過,神怎麼能在外邦中親自降臨呢?他應該降在西乃山,或降在橄欖山向以色列人顯現。外邦人(就是以色列以外的人)不都是他厭憎的對象嗎?他怎麼能親自作工在他們中間呢?這些都是你們多年來形成的根深蒂固的觀念,今天要征服你們就是為了將你們的這些觀念給打破。因此,你們便看見了神親自顯現在你們中間,不是在西乃山,也不是在橄欖山,而是在以往他從未帶領過的人中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三)》) 繼續閱讀 “叩門(下)"

叩門(上)

丘 珍

  一天,妹妹打來電話說她從北方回來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說,讓我馬上過去。我預感到可能發生什麼事了,接完電話就去了妹妹家。一進門看到妹妹正在看書,我心裡才踏實了。妹妹看我來了,「忽」的一下站起來,高興地說:「大姐!這次我到北方得到一個好消息:主耶穌已經回來了!」

  我聽後一愣:這些年「東方閃電」一直在見證主耶穌已經回來了,難道妹妹接受「東方閃電」了?還沒等我說話,妹妹又認真地說:「大姐呀!主又道成肉身來到咱們中國了。」我聽她越說越離譜了,急忙說:「你別聽人說啥就信啥,神能來中國嗎?那聖經上說得多明白:『那日,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東的橄欖山上。這山必從中間分裂,自東至西成為極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亞14:4)神來了也得在以色列,不可能來在中國。虧你還是為主作工的人,連這點都不知道!」

  妹妹誠懇地說:「姐,我以前的想法和你一樣,但是通過看全能神的話和弟兄姊妹交通,才知道主確實道成肉身來在中國了。你說的這處經文是預言,但預言不是我們可以憑私意解說的,而是通過神作工的事實來應驗讓人看見的。你看主耶穌來作工時,彼得、撒瑪利亞婦人和埃提阿伯的太監都沒有持守舊約中預言主來的經文,而是從主耶穌說話、作工的事實中來認定主耶穌就是彌賽亞的到來,他們都跟上了神的腳蹤,得著了主的救恩。而那些持守聖經預言字句的法利賽人,他們都把已經來到的彌賽亞——主耶穌當成普通的人對待,否認主耶穌,抵擋、定罪主耶穌,最後還把主耶穌釘上十字架,他們也遭到了神的懲罰。大姐,咱們得慎重對待主來的事啊,得有敬畏神的心,千萬不要輕易下斷案啊!」 繼續閱讀 “叩門(上)"

我迎接到了主的重歸

 

緬甸 清心

  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從小我就跟著他們去教堂參加聚會。12歲那年,緬甸一個地區有隆重的基督教營會,參加營會時,牧師告訴我:「基督徒唯一免去死亡進天國的憑據就是受洗。」為了能進天國,我就在那一次參加基督教營會時受洗了。從此,我成了一名名副其實的基督徒。

  成年後,我一直在教會擔任青年會的主席,當傳道人不在的時候,我就帶著弟兄姊妹禱告、查經、唱詩、分享見證。結婚後,我在教會裡收主日奉獻與十一奉獻。起初,教會裡有聖靈作工,牧師講道滔滔不絕,弟兄姊妹聽了有享受、得造就,大家都信心火熱,積極參加聚會,到處傳福音。可後來牧師講道老調重唱,沒有了亮光,根本供應不了我們,弟兄姊妹的信心也都冷淡了,開始追求錢財、肉體享受,聚會人數越來越少,每到週六牧師還要打電話催促大家來聚會。弟兄姊妹即使來了,唱詩也是有口無心,聽道還總打瞌睡,散會後就忙著談生意,聚會只是走走形式罷了。為此,我感到很困惑,心想:教會怎麼變成了荒場呢?但想到這三十多年來,我常常聽到不同的牧師講同樣的道:「我們信主耶穌,罪已完全得著赦免。」「我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主耶穌已一次完成了救贖的工作,我們信主就已經得救,必能進天國。」因此,「我已得救,我能進天國」就成了我信神的信條。不管教會如何荒涼,信徒如何消極軟弱,我都告訴自己:一定要持守住主的道,只要不離開主,主是不會撇棄我的,等主再來時就會接我進天國。雖然我常常這樣警戒自己,但我卻總也守不住主的道,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禱告也摸不著主的同在,靈裡黑暗虛空,感覺離主越來越遠,好像被主離棄了一樣,這讓我感到非常痛苦,但我又找不到問題的根源在哪裡…… 繼續閱讀 “我迎接到了主的重歸"

悉心傾聽,我迎接到了主的重歸

美國 Max

  1994年,我出生於美國,爸爸媽媽都是中國人,我的媽媽是個典型的女強人,她很有主見也很能幹,我很愛我的媽媽。在我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爸媽為了讓我學中文,便帶我回到中國讀書,認識主耶穌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記得那是2004年的一天,我放學回家發現家裡來了一位客人,媽媽介紹說她是從美國來的牧師。我非常開心,因為我知道媽媽信主耶穌已經有一段日子了,沒信主耶穌之前,每逢過年過節媽媽都要燒香拜佛,但自從媽媽信了主耶穌後,我就再也不用聞那股燒冥紙的味道了。就在那一天,這位美國牧師給我講了有關主耶穌的故事。隨後,我被帶到我們家的浴室,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噗通」一聲我的頭就被牧師按進了浴池裡,瞬間又被牧師拉了出來。只聽見媽媽和牧師同時對我說:「歡迎你來到主耶穌的懷抱,我們都是迷失的羊。」就這樣,我莫明其妙地走上了新的人生旅程,但因有主的同在,我心裡很是歡喜。此後,每個星期天我都去教堂參加禮拜,聽牧師講聖經故事、讀經文,我一直很開心,心裡也很踏實,感覺信主耶穌真好。 繼續閱讀 “悉心傾聽,我迎接到了主的重歸"

《苦境芬芳》精彩片段:中共誘迫基督徒的「親情計」

中共政府為了逼迫基督徒出賣教會、背叛神,徹底斷送他們蒙神拯救的機會,不擇手段地威脅基督徒的家人,利用親情引誘基督徒背叛神。然而,中共的詭計能得逞嗎?在這場正邪較量中,基督徒是如何依靠神得勝撒但試探為神站住見證的呢?

推薦更多:

考察東方閃電

認識全能神教會

全能神教會福音

全能神教會的產生與發展

《苦境芬芳》精彩片段:中共為何強迫基督徒加入三自教堂?

在中國,基督教家庭教會一直遭到中共無神論政府的瘋狂抓捕、迫害,中共強迫他們必須加入由中共統戰部掌控的三自教堂。中共這麼做究竟隱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祕密?基督徒冒著被中共抓捕坐牢,甚至喪命的危險也要傳福音見證神,究竟又是為了什麼?

更多推薦:

了解東方閃電

認識全能神教會

全能神教會是如何發展的?

《苦境芬芳》精彩片段:中共製造「5·28」招遠案意欲何為?

山東招遠案公審以後,明眼人都看得很明白,這起案件完全是中共為了蓄意栽贓抹黑全能神教會而製造的假案、冤案。那麼,中共這麼做的險惡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更多推薦:

了解東方閃電

認識全能神教會

全能神教會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