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聲音從哪兒來的?

詩 音

  我出生在一個宗教世家,很多親戚都是教會中的講道人。從小我就跟著父母信主,長大後我向主禱告:如果能找一個信主的丈夫,我願和丈夫一起獻上事奉主。結婚後,丈夫真的信主了,並且成為一名全職奉獻的講道人。為了讓丈夫安心為主作工,兌現在主面前的誓言,我主動擔起了家庭的重擔。雖然苦一點、累一點,但因為有主作我的後盾,受多少苦我心裡都感覺喜樂、平安。

  1997年之後,我發現丈夫講道不如以前那麼有亮光了,在家裡我讓他幹點活,他也總以教會工作忙為由推三阻四的,還經常為一些瑣事跟我發火。我心裡對丈夫的作法很不滿,干家裡的活也不再像以前那麼心甘情願了。家庭的重擔、靈裡的黑暗,使我活在痛苦中,卻又無處訴說,只能在夜深人靜時,來到主面前向主禱告,求主加給我信心、力量,同時也盼望著主能快點回來。

  2000年4月的一天,我收拾衣服時發現了丈夫的包,包裝得很鼓,我就好奇地拉開了拉鏈,看到包裡裝著聖經和詩歌本,還有一本很新的書,外面包著皮。我心想:這本書我怎麼沒見過呢?這肯定是一本參考書,要不就是哪個屬靈人寫的經歷,我得看看,也許對我能有幫助。我帶著好奇心打開書,看到一篇題目寫著《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心想:這個題目挺新鮮哪!從這個題目看熬煉還不是壞事啊!我現在正在熬煉中力不能勝呢,我得好好看看他是怎麼經歷熬煉的,從中好找些路途。於是我就讀了起來:「以前人都在神面前立下過心志說:誰不愛神我也得愛神。結果今天熬煉臨到你,不符合你的觀念,你就對神失去信心了,這叫真實的愛嗎?以前約伯的事蹟你看過多次,現在你忘了嗎?……在苦難臨到的時候,你能夠不體貼肉體、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隱藏的時候,你能夠有信心跟從神,以往的愛心還不變、不消失,無論神怎麼作,你都任神擺佈,寧肯咒詛自己肉體也不埋怨神,臨到試煉時寧肯忍痛割愛、流淚痛哭也得滿足神,這才叫真實的愛、真實的信心。不管你的實際身量如何,首先你得具備這些受苦的心志與真實的信心,還有背叛肉體的心志,寧可個人受苦、個人利益受損失,也得滿足神的心意,還得有懊悔自己的心,以前自己不能滿足神,現在能懊悔自己,哪一條都不能缺少,神就藉著這些來成全你,你不具備這些條件就沒法被成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我一邊看一邊流淚,這些話說的就是我的情形。以前我立心志把自己和丈夫一起奉獻給主,再苦再累我也心甘情願,可現在因著家裡的難處和丈夫的不體貼,我總覺得自己特別委屈,活在熬煉中,失去了以往的信心和愛心,以前在主面前立的心志也守不住了,常常一個人偷偷地哭。想想約伯能在那麼大的痛苦試煉中站住見證,對神不失去信心,還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我怎麼連這個都忘了呢?此時,我心裡很懊悔自己在主面前的所做所行:別人都寧可受苦、利益受損失也要滿足神,可我信主這麼多年,卻對主失去了信心,在熬煉中向主發怨言,我這哪有一點愛主的表現啊!想到這兒,我暗暗立下心志: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了,丈夫為主作工我就應該支持他,自己受點苦是應該的。 繼續閱讀 “這聲音從哪兒來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