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發表—-神 是 所 有 受 造 之 物 的 主

  以前兩個時代的工作一步是在以色列作的,一步是在猶太作的,總的來說,兩步工作都沒離開以色列,都是在最初的選民身上作工。所以,對於以色列人來說,耶和華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又因著耶穌在猶太作工,完成了釘十字架的工作,所以,在猶太人來看,耶穌就是猶太人的救贖主,他只是猶太人的王,他不是別人的王,他不是救贖英國人的主,也不是救贖美國人的主,乃是救贖以色列人的主,在以色列他救贖的是猶太人。其實神是萬物的主宰,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他不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不只是猶太人的神,他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以前那兩步工作作在以色列,這樣,人裡面就形成了一些觀念。人認為耶和華作工作在以色列,耶穌又親自在猶太開展工作,而且是道成肉身在猶太作工作,不管怎麼樣他作工沒出以色列這個範圍。他不在埃及人身上作,也不在印度人身上作,只在以色列之民身上作,人便形成這樣、那樣的觀念,而且把神的作工給規劃在一個範圍之內,說神要作工作務必在選民身上,神要作工作務必在以色列,除了以色列人神再也沒有作工對象,也再沒有作工範圍,尤其對道成肉身的神更是嚴加「管教」,不許走出以色列這個範圍。這不都是人的觀念嗎?神造了整個天地萬物,造了所有的受造之物,他能只限制在以色列作工嗎?那他造所有的受造之物有什麼用處呢?他創造了整個世界,六千年的經營計劃他不是只在以色列作,而是在全宇之下的人身上作。現在不管是中國的、美國的、英國的、俄羅斯的,所有的人都是亞當的後代,都是神造的,沒有一個能超脫受造之物範圍的,沒有一個能擺脫亞當後裔的稱呼,都是受造之物,都是亞當的後代,也都是經敗壞的亞當、夏娃的後裔。不僅以色列人是受造之物,所有的人也同樣是受造之物,只不過有的受造之物是遭咒詛的,有的受造之物是蒙祝福的。在以色列人身上有許多可取的東西,起初在他們身上作工就因為他們是敗壞最淺的人,與他們相比中國人就不行了,比他們差多了,所以,起初在以色列眾百姓中間作工,第二步工作僅在猶太作,因為這樣人就形成了許多觀念,形成許多規條。其實,若按人的觀念去作,神就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了,這樣他就不能擴展外邦工作了,因為他只是以色列人的神,而不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在預言書裡說,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耶和華的名必傳於外邦,為什麼這樣說呢?神如果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他就只在以色列作工,而且也不擴展這工作了,他也就不預言那話了,他既預言那話,必要在外邦、各國各方來擴展這工作,他既然說了就要作,這是他的計劃,因他本來就是造天地萬物的主,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不管在以色列人身上作工,還是在猶太全地作工,他作的是全宇的工作,作的是全人類的工作。今天在大紅龍國家作工,即在外邦中作他的工作仍是作全人類的工作,以色列可以是他在地作工的佔據點,同樣,中國也能成為他在外邦族作工的佔據點,現在不就成就了「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這話了嗎?作在外邦的工作的起步工作就是指作在大紅龍國家這工作。尤其不合人觀念的是道成肉身作工在這片土地上,作工在這些被咒詛的人身上,這些人是最低賤的,也是沒有身價的,這些人都是起初被耶和華棄絕的人。人被人棄絕可以,若被神棄絕,那這些人是最沒有一點地位的,身價是最低的了。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撒但侵佔你,或者是你被人棄絕,這是人感覺痛苦的事,但是受造之物如果被造物的主棄絕了,那就意味著他的地位是最低的。摩押的後代是經咒詛的,而且又生在這落後的國家裡面,無疑摩押後代是黑暗權勢下地位最低的一類人。因著這些人以前的地位最低下,所以說作在這些人身上的工作是最打破人觀念的工作,也是對整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最有益處的工作。把工作作在這些人身上最能打破人的觀念,以這個開展時代,以這個打破一切人的觀念,以這個來結束整個恩典時代的工作。起初作工作是在猶太,是在以色列範圍以內作,根本沒在外邦之中作開展時代的工作,最後一步工作不僅是作在外邦人身上,更是作在被咒詛過的人身上,就這一條是最能羞辱撒但的證據,從而神便「成了」全宇之下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成了萬物的主,是所有有生機之物敬拜的對象。 繼續閱讀 “神的發表—-神 是 所 有 受 造 之 物 的 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