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閃電| 第 二 十 九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在人所作的工作當中,有些是神直接指示而作的,但有一部分神並未明確指示,足見神所作的在今天並未完全顯明,就是說,有許多事仍是隱藏而未公開,但有一些事需公開,有一部分事就需讓人糊裡糊塗,這是神作工的需要。比如就神從天上來在人間這事,神怎麼來的,在哪一秒鐘來的,或者來時天地萬物有無變化,這些事就需人糊裡糊塗,這也是根據實際情況說的,因為人的肉體本身就不能直通靈界。所以,即使神明說我怎麼從天上來到地上,或說「當萬物復甦之日,我來在了人間,與人一同度過美好的日日夜夜」,這一類話似乎是人對著樹杆說話——毫無反應。因為人不知道神的工作步驟,即使人真知道,也是想像的神像仙子一樣從天上飛到地上,來在人間脫胎換骨,這些想法都是人的思維能達到的。因為「人」的本質就是不能明白「神」的實質,不能明白靈界的實情。單說人的本質,人就沒法在人中間作標杆,因為人與人本相同,不相異,所以讓人效法或作標杆這事化為泡影,成為水上散發的熱氣,而神所說的「對我的所有、所是有所認識」,這只是針對神在肉身所作工作的表現說的,即針對神的本來面目即神性說的,主要是指神聖的性情。就是說,讓人明白神為什麼要這樣作工,神的話要成全哪些事,神在地要作成什麼,在人的中間要得著什麼,或者神的說話方式有哪些,或者神對人的態度是什麼這一類事,可以這樣說,在人的身上無有可誇耀之處,就是在人的身上無有在人中間可效法之處。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二 十 九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第 二 十 八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人的情形都是:對的話越看不懂,對此次作工方式越懷疑,但這並不影響作工,當神的話說到一個地步之時,人的心自然就會回轉的。在所有人的生活之中,都在注目神的話了,對神的話也開始渴慕了,因著神一直揭示,所以人都開始恨惡自己。但神所說的「當人將我所有的話語都吃透之時,人的身量便達到我的心意了,人的懇求便是有果效的,而不是枉然、不是白費,我祝福人類的『懇求』,是『誠心』而不是『假意』」,這一類話神也沒少說,其實人對神的話並不能吃透,只是外皮,神只是借用這個話給人一個追求的目標,讓人覺著神作事並不輕浮,而是一本正經地作,這樣才有信心追求。又因著所有人的懇求只是為了自己,並非為了神的旨意,但神並不是忽冷忽熱的,而是一直在對著人的本性說話,雖然現在的多數人都在懇求,但並非「誠心」,都是「假意」。所有人的情形又是這樣的:「人把我口當作『聚寶盆』,因人都願意從我的口中獲得點什麼,或者是國家的機密,或者是在天的奧祕,或者是靈界的動態,或者是人類的歸宿。」因為人的好奇心,所以人都願意搜集這些東西,並不願意從神的話中得著點什麼生命的供應。所以神說「在人的裡面缺乏得太多,不僅需要『營養的補足』,更需要『精神的支柱』,更需要『靈裡的供應』」。因著人裡面的觀念才導致了今天這樣消極的狀況,又因著人的肉眼太「封建」,所以導致說話沒勁,做事沒勁,凡事都應付、糊弄,這不正是人的光景嗎?難道還不趕快挽回而要繼續下去嗎?知道以後的事對人有什麼益處呢?為什麼神的一部分話人看了之後有「反應」,而其餘的話卻並無果效呢?例如「我按著人的『病症』給人對症下藥,以取得更好的果效,讓所有的人都康復,讓所有的人都能在『藥』的作用下恢復『正常』」,這話對人怎麼就沒有果效呢?神所作的不正是人該達到的嗎?神有工可作,為什麼人就沒路可行呢?這不是與神出差了嗎?人該作的工作還是不少,例如說「你們真恨惡大紅龍嗎?」其中的「大紅龍」人認識得怎麼樣了?神說「為什麼我多次這樣問你們呢?」說明人仍不知大紅龍的本性,仍不能進深,這不正是人該作的工嗎?怎麼能說無工可作了呢?這樣神道成肉身的意義何在呢?難道是為了「走過場」而糊弄、應付嗎?這樣大紅龍能失敗嗎?

  神說的「我已動工,我要在大紅龍居住之處著手我刑罰的起步工作」,這是針對在神性裡作工說的,現在的人已提前進入刑罰之中,所以神說是起步工作,並不是讓人都經受災的刑罰,而是話語的刑罰。因當神說話的口氣一轉,人便什麼也不知道了,在此之後人就都進入了刑罰之中。在經受刑罰之後,「從而正式盡你們的本分,正式在全地讚美我,直到永遠!」這是神作工的步驟,是他的計劃。而且這些子民還要親眼看見刑罰大紅龍的手段,所以在這些人的外界也正式開始了災難,這是神拯救人的一種方式,在「內部」人受刑罰,在「外界」災難倒下,即應驗神的話,所以人寧肯受刑也不願遭災,從而才留了下來。一方面是神的作工進展到這個地步了,一方面是為了讓人都認識神的性情。所以神說「當子民享受我時,是大紅龍『受刑罰』之時,讓其民眾起來反叛它,這是我的計劃,是我成全子民的方式,是所有子民生命長大的好機會」。為什麼神說了這樣的話卻不能引起人的注意呢?

  各國的局勢相當混亂,因為神的刑杖開始在地上發揮功能了,從地上之態可看見神的工作,所說的「水要咆哮,山要倒塌,大河要崩塌」,這是刑杖在地作的起步工作,因此導致「地上之家都『破裂』,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時,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有在地的舊態都被我打破」,這是整個在地之家的狀態,當然不可能是全部,這只是大體狀況。另一方面是指所有的在此流中的人在以後的經歷中所處的光景,預示在經受話語的刑罰、在外邦人經受災難之後,地上之人不再有親屬相聯,都是秦國之人,都是在神國中盡忠的。所以說,不再有「夫妻團聚」之日,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時,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以在地之人都要「妻離子散、四分五裂」,這是神作的在人身上的最後的工作。因著神要在全宇之下普及這個工作,所以神趁機將「情感」這兩個字給人「闡明」,從而讓人看見神的心意,是來打破所有人的家庭的,說明神是用刑罰來解決全人類的一切「家庭糾紛」的,若不這樣作,神在地的最後一部分工作無法收尾。就最後一部分說話將人類的最軟弱之處給人點透,人都是活在「情」之中的,所以神並不避開任何一個人而將全人類中所有的人心中隱藏的祕密給人揭穿,為什麼難以脫去情感呢?難道是高過良心標準了嗎?良心能成就神的旨意嗎?情感能幫助人渡過難關嗎?在神的眼中,情感是神的仇敵,難道神的話沒明說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文章來源: 第 二 十 八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更多推薦:

東方閃電| 《如此對話——審訊紀實》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預告片

中共為何瘋狂鎮壓、殘酷迫害全能神教會 –

神話語詩歌《全能神聖潔靈體出現了》

 

東方閃電| 第 二 十 七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現在的話已說到了頂峰,即審判時代的第二部分已到達頂峰,但不是最頂峰,就在這個時候,神的口氣變了,不是諷刺不是幽默,不是打不是罵,而是緩和了說話口氣。在此之時神開始與人「敘舊情」了。神一邊在繼續著審判時代的工作,一邊在開闢下部分工作的路,使所有的工作都互相貫穿。一方面說人「舊性不改」「老病重犯」,另一方面說「我與人悲歡離合」,這都能使人的心有所反應,即使再麻木也得動一動。神說這些話的目的主要是在最終讓所有的人都在神面前無聲無息地倒下,之後「我才顯出我的作為,讓所有的人在自己的失敗中認識我」。處於現階段的人對神的認識仍是外皮的外皮,並不是真實的認識,雖然人都盡其所能地去做了,但仍不能達到神的心意,現在神的話已到高潮,但人卻仍在起步之中,所以不能進入現實的說話當中,說明神與人相差無比。但就按這個比例,在神的說話結束之時,人才能達到神的最低標準,這是神在這些被大紅龍敗壞至極的人身上作工的方式,必須這樣作才能達到最佳果效。眾教會之人對神的話稍加注重,而神的心意卻要求人能夠在神話上認識神,這不是差距嗎?但就這種情況來說,神已不體貼人的軟弱,並不管人能不能接受而是一個勁兒地說,按神的本意,當話說完之時,是神在地的工作完成之時。但這一次作工不同以往,當神說話結束之時,無人知曉;當神工作結束之時,無人知曉;神改變形像之時,無人知曉。這是神的智慧。為了避免一切撒但的控告,為了避免一切敵勢力的攪擾,所以神是在人都不覺曉的情況下作工,而且在此時,在地之人並無反應。雖然以往說過在改變形像時的預兆,但人仍不能覺察,因為人把此事都忘卻了,對此事人都不去搭理,因著裡外的夾攻,外界的災與神話的焚燒潔淨,人都不願再為神「操勞」了,因為人的「事務」太忙了。當所有的人將以往的認識與追求都否認時,當所有的人將自己認清時,人都失敗了,在人的心中再無己的地位了,那時人才用真心渴慕神的話,神的話真正在人的心中佔有地位了,神的話成了人的生存之本,這時,神的心意便滿足了。但現在的人卻相差甚遠,有的幾乎是原地不動,所以神說這是「老病重犯」。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二 十 七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第 二 十 六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所有的說話當中可看到,神的日子一天一天地逼近,似乎就在眼前,似乎在「明天」,使所有的人看了神的話之後心驚膽又寒,又覺著幾分世間的淒涼,似乎在飄落葉,又伴隨著小雨,所有的人都不見蹤影,似乎人都絕跡了。人都有一種不祥之感,雖然所有的人都在用勁,也希望滿足神的心意,所有的人都使足了渾身的力量來滿足神的心意,以便使神的旨意暢通無阻,但在這種感覺之中總摻有人的不祥之感。就今天的說話,若公布於眾,公布於全宇之下,所有的人都會俯伏下來痛哭一場的,因為在「我要鑒察全地,以公義、以威嚴、以烈怒、以刑罰出現在世界的東方向萬人顯現!」這句神話中,凡是通靈的人都能看出,誰也難逃神的刑罰,人都得經過刑罰之苦之後各從其類。的確不假,這是神作工的步驟,誰也改變不了。神創世時,在帶領人類時,顯出他的智慧奇妙,在結束時代時,才讓人看見他真實的公義、威嚴、烈怒、刑罰,而且必須通過刑罰才能看見神的公義、威嚴、烈怒,這是必經之路,猶如神在末世必須道成肉身一樣,是必不可少的。當神將全人類的結局都宣告之後,又將神在現在作的工都顯明給人,例如說「往日的以色列已不存在,今日的以色列在世界之上屹立起來,在所有的人心中站立起來,今日的以色列必因我民而得到生存之本!」「可恨的埃及啊!……怎能不在我的刑罰之中生存呢?」神有意將兩個對立的國家在神手中所得之果向人顯明,一方面指物質的以色列,另一方面指神的所有選民,即神的選民隨著以色列的變動而變動。當以色列完全歸復原形時,所有的選民也隨之被作成,即以色列是神所愛之人的一個有意義的象徵。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二 十 六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歷經坎坷路《鐵心跟隨神》【MV】

鐵心跟隨神

信神到如今,終得見光明。歷經坎坷路,逼迫加患難。
甜酸和苦辣,淚流滿衣襟。多少個夜晚,祈禱難入眠。
世界棄絕你,親友也遠離。終日奔波苦,無枕頭安息。
名譽有自由,哪裡有人權?我恨透撒但!何時得伸冤?
這世界的黑暗邪惡,更激起我尋求人生光明。
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我鐵心跟隨到底。
這世界的黑暗邪惡,更激起我尋求人生光明。
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我鐵心跟隨到底。

神擊打牧人,經歷大患難,黑雲壓城低,恐怖氣氛濃。
幾次落虎口,死裡又逃生,神話安慰我,心中得力量。
受盡折磨苦,深知神可愛,神主宰一切,人的信可憐。
火湖的試煉,人獲益匪淺,我識透撒但,更恨大紅龍。
大紅龍的卑鄙凶殘,不知敗壞侵吞多少靈魂,
得著真理生命不易,我更要愛神安慰神心。
大紅龍的卑鄙凶殘,不知敗壞侵吞多少靈魂,
得著真理生命不易,我更要愛神安慰神心。

回憶神作工,倍感神親切。接受神審判,性情得變化。
刑罰熬煉苦,認識神更深。能信實際神,實在是榮耀。
為真神花費,心已得安慰。忠心盡本分,雖苦有享受。
人生何其短,愛神最幸福。得以事奉神,我心已滿足。
是實際神拯救了我,給了我真正人生。
實現夢寐以求的願望,我還要奮力奔向明天。
是實際神拯救了我,給了我真正人生。
實現夢寐以求的願望,我還要奮力奔向明天。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東方閃電| 第二十四篇結合第二十五篇說話的揭示

  在這兩天的說話當中,若不細看,發現不了什麼問題,實際上,這兩天的說話是該在一天當中說的,但神把話語的分量分開在兩天說,即這兩天的說話是一個整體,但為了能使人更好地接受,所以神分開兩天說,讓人有喘氣的機會,這是神對人的體貼之心。在神的所有作工之中,所有的人都在「自己的位上」盡著自己的功用,盡著自己的本分,不僅是有天使之靈的人在配合,而且有魔鬼之靈的人也在「配合」,而且所有的撒但之靈也在「配合」。在神的說話當中看見了神的心意,看見神對人的要求,從這句話「我的刑罰臨及所有的人,但又遠遠避開所有的人,在所有人的所有生活之中,都充滿著對我的愛與恨」當中可看出,神是用刑罰威逼所有的人,使人對神有所認識,因著撒但的敗壞,因著天使的脆弱,所以說神只是用話語來「刑罰」人,並不是用行政來刑罰人,這是神從創世到如今對天使、對所有人作工的原則。因著天使本是屬神,所以到有一天必會成為神國中的子民受神的看顧、保守。而除天使以外的人也都各從其類,凡屬撒但的各種邪靈都受刑罰,凡屬無靈的人都在眾子、子民的管轄之下,這是神的計劃。所以神曾這樣說「難道我日到來之時正是人的死亡之際嗎?難道我會在國度成形之時將人都滅沒嗎?」雖然這是兩句簡單的問話,但卻是神對全人類歸宿的安排,當神到來之時,也正是神「將全宇之人倒釘十字架」之時,神向萬人顯現的目的正是如此,以刑罰的方式讓所有的人都認識神的存在。因著神降在地之時正是末時,是地上的國最混亂之時,所以神說「當我降在地上之時,地之上漆黑一片,人都在『熟睡』」。因此,今天能夠認識道成肉身的神的人屈指可數,相當於一片空白,因著是末了時代,所以不曾有一個人對實際的神有真實的認識,都是在外表上有「認識」,正因為這,所有的人才都活在痛苦的熬煉之中。當人都脫離熬煉之時,也正是人開始受刑罰的時候,是神向萬人顯現讓人親眼看見之時,因著「在肉身的神的緣故」,人都已落在災難之中不能自拔了,這是神對大紅龍的懲罰,是神的行政。當春暖花開之際,當天之下都遍佈綠色之時,當一切在地的事物都就緒之時,所有的人、所有的物都逐漸進入神的刑罰之中,那時在地的一切工作都完畢,從此,神再不在地上動工,不在地上生存,因為神的大功已告成了。難道在這短暫之際,人就不能放下肉體嗎?什麼物能把人與神的愛隔絕呢?有何人能拆開與神的愛呢?難道是父母、是丈夫、是姐妹、是妻子、是痛苦的熬煉嗎?難道良心的感覺能把神在人裡面的形像而塗抹掉嗎?難道人對人的虧欠、對人的所作所為是人為的嗎?難道是人可以彌補的嗎?誰能自我保守呢?難道人都會自我供給嗎?誰是生活的強者呢?誰能離開「我」而獨立生活呢?為什麼神一再讓所有的人都作作自我反省的工作呢?為什麼神說「有誰的『苦衷』能是自己親手佈置的呢」?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二十四篇結合第二十五篇說話的揭示"

東方閃電| 第二十二篇結合第二十三篇說話的揭示

  現在所有的人都願意摸神的心意,都願意認識神的性情,但誰也不知是什麼原因,為什麼不能隨從己意,為什麼心總是背叛己,想達到卻又不能。因此,所有的人都處於又一次的悲痛欲絕之中,但又害怕,矛盾的心情無法表達,只好是垂頭喪氣,心裡總琢磨:莫非神不開啟我?莫非神暗自把我丟棄了?可能其他人都行,除了我神都開啟,為什麼看神的話時總有攪擾、總摸不著呢?雖然人的心裡都這樣想,但誰也不敢有所表現,只是心裡用勁。其實,除了神之外,無人能明白他的話,無人能摸著他的真實心意,但神卻總讓人摸神的心意,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嗎?神難道就不知人的缺陷嗎?這是神作工的交接點,是人所不明白的,所以神這樣說:「人雖活在光中卻並不覺光的寶貴,並不知光的實質,不知光的來源,更不知光的所屬。」按神話所說所要求的,那所有的人沒有一個能存活下去,因為在人的肉體當中根本沒有一點接受神話的成分,所以,人能順服神的話,能夠寶愛、渴慕神的話,能將神話中點人情形的話針對自己的光景,從而認識自己,這是最高標準了。到最後國度實現之時,活在肉體之中的人仍不能摸著神的心意,非得神親自引領,只不過是人沒有撒但的攪擾而有了正常人的生活,這是神打敗撒但的目的,主要是為了恢復神所造之人原有的本質。在神的原意中,「肉體」的定義即指:不能認識神的本質,不能看見靈界的事,而且能叫撒但敗壞,但能受神靈的支配。這是神所造肉體的實質,當然這也是為了避免人類生活無規律從而雜亂無章。神的話越說得多,越說得透,隨之人也越明白。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二十二篇結合第二十三篇說話的揭示"

東方閃電|第 二 十 一 篇 說 話

  在神的眼中,人猶如動物世界之中的動物一樣,互相爭鬥,互相殘殺,又互相有著不平凡的來往;在神的眼中,人又猶如猴子一樣,不分年老年少、不分性別互相勾心鬥角。因此,整個人類所作所為所表現的不曾有合神心意之處,當神掩面之時,正是普天下之人受試煉之時,所有的人都在痛苦之中呻吟,所有的人都活在災難的威脅之下,不曾有一個人從神的審判之中逃脫。說實在話,神來道成肉身,最主要的一個目的是在肉身中審判人,定人的罪,在神的心目中按人的本質早已定好誰是被拯救的對象,誰是被滅亡的對象,在最後一個階段逐步顯明。隨著日月的流逝,人便都隨之「變化」,之後,便都露出原樣,到底蛋殼裡是雞還是鴨子,隨著蛋殼的破裂也都顯明出來。當蛋殼破裂之時,也正是在地的災難結束之時。從此足見是「雞」或是「鴨」必須打開「蛋殼」方可知曉,這是神心中的計劃,必要成就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第 二 十 一 篇 說 話"

東方閃電| 第 二 十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神造了全人類,又帶領全人類到今天,所以,在人中間的所有事神都知道,他知道人間的苦,明白人間的甜,所以他天天在描繪著全人類生活的狀況,更是在對付全人類的軟弱加敗壞。神的心意不是將人類全部打入無底深坑,或是全部拯救,神作事總是有原則的,但在作所有的事當中,無人能摸著規律。當人知道神的「威嚴」「烈怒」時,神立時轉換口氣,變為「憐憫」「慈愛」,但當人認識神的「憐憫」「慈愛」時,神又立時轉換口氣,使人在神的話上猶如吃活雞一般無法下口。在神所有的說話當中,開頭一句不曾有重複的,而且不曾有一次說話是按著「昨天」的說話原則說的,甚至口氣也不相同,說話內容也不聯貫,這樣,人更摸不著頭腦,這叫神的智慧,是神性情的顯露。以說話口氣、方式來將人的觀念沖散,是為了迷惑撒但,讓其在神所有的作事當中沒有機會「放毒藥」。因著神作事的奇妙,所有的人都被神的話說得昏頭昏腦的,幾乎自家的門都找不著,或者什麼時候該吃飯、什麼時候該休息都不知,真正做到了「廢寢忘食為神花費」。但就是到了如此地步,神仍不滿足現狀,而是一直在向人發怒,以逼迫人把真心拿出來,若不這樣的話,神稍一鬆勁,人就立時「順服」下來而懈怠了,這是人的卑賤之處,不能哄著走,而是「打」著走,「牽」著走。「在我所看到的人中間,不曾有人直接自覺地來尋求我,都是在別人的慫恿之下來我前的,都是順從大流的,沒有人願意付代價、花時間來充實自己的生活。」這是在地所有人的光景,所以若無使徒、無帶領的人作工,那麼,所有的人早就東奔西跑了,所以歷代以來未曾缺少使徒、先知。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二 十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第 十 九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似乎在人的想像當中,神是非常高大的,而且是令人難測的,似乎神並不與人同居,似乎神因其高大而瞧不起人,但神卻打破人的觀念,將人的所有觀念都打消,將人的所有觀念都埋在「墳墓」裡令其化為灰燼。神對人觀念的態度猶如對待死人一般,隨便給其下定義,似乎「觀念」並無反應,所以神從創世到如今,一直在作著這個工作並沒有停止過。因為肉體的原因,人叫撒但敗壞,又因著撒但在地的作為,所以人在「經歷」當中就形成了各種各樣的觀念,這也叫做「自然形成」。這一步工作是神在地的最後一部分工作,所以神的作工方式達到了頂峰,而且對人加緊訓練,從而在最後的工作之中將人作成,達到最後滿足神的心意。以往在人之中只有聖靈的開啟、光照,不曾有神親自的發聲,當神親口發聲之時,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而今天的說話更令人不解,話中之意更是難測,似乎讓人眼花繚亂,因為帶引號的詞佔百分之五十。「當我說話之時,人都全神貫注來傾聽我聲;當我停止發聲時,人就又開始了自己的『經營』」,這當中就有帶引號的詞,神越這樣幽默地說話,越能吸引人看他的話,一方面讓人在鬆弛之中接受對付,主要的一方面是避免更多的人因著對神的話看不懂而灰心、失望,這是神與撒但交戰的一個手段。就這樣人才能對神的話感興趣,才能在摸不著頭緒的情況下而仍注重神的話。但在引號之外的詞也頗有魅力,因此更引人注目,更讓人愛神的話,從心中覺著神話的甘甜。因著神話的變化多端、豐豐富富,而且在所說的多少話中不曾有重複的名詞,所以在人的第三感覺之中,都認為神是常新不舊的。例如「不是讓人只做消費者,而是讓人做打敗撒但的生產者」這句話當中的「消費者」與「生產者」與以往說的某些話同義,但神並不呆板,而是讓人覺著神的新鮮,從而寶貝神的愛。在神口中的幽默都包含著神的審判與對人的要求,因為神的說話都有目的、都有意義,所以神的幽默並不是為了達到活躍氣氛或是讓人哈哈大笑,或是讓人放鬆肌肉,而是讓人從五千年的捆綁之中釋放出來,不再受捆綁,從而達到更好地接受神的話,神是採用讓人用糖水喝藥的方式,並不是採用強迫喝苦藥的方式,在甜中有苦,苦中又有甜。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十 九 篇 說 話 的 揭 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