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上)

馬來西亞 新生

  在我16歲那年,哥哥就傳我信主耶穌,但在其他親人的影響下,我選擇了信佛教,因為我覺得信什麼都一樣,只要有種信仰就行。直到20多年後的一段日子,家裡、工作都不順,我遇到了許多煩心的事,哥哥又勸我信主耶穌,說只有主耶穌能幫助我,因為主耶穌才是人類唯一的救贖。這次不知道為什麼我聽了哥哥的話,第二天就去了教堂聽道。當聽到牧師讀經文:「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太11:28-30)主耶穌的話讓我感覺特別親切,說到了我的心坎裡。我被主的話深深地感動了,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面對生活、工作的壓力,我覺得活著很累、很苦,在我的人生沒有了目標與方向、不知所措的時候,主的話安慰了我,讓我找到了可以棲息的港灣,我就像流浪在外的孩子終於找到了家。我決定好好信靠主,一生追隨主耶穌。之後,我每天都看聖經,每週都參加禮拜,也參加一些其他的教會事工。有主耶穌的話語陪伴,又能和弟兄姊妹在一起分享經歷見證,我心裡有了平安喜樂,享受著主的恩典與祝福,我覺得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很釋放。 Continue reading “回家的路(上)"

廣告

你聽,這是誰在發聲!

周 麗

  作為教會的講道人,最大的痛苦莫過於靈裡枯乾、無道可講。眼看著來聚會的弟兄姊妹越來越少,我卻束手無策,為此我不知多少次來到主面前懇切地禱告,求主堅固弟兄姊妹的信心,但教會荒涼的光景絲毫沒有得到改善,連我自己也陷入了軟弱中……

  有一天,我正在屋裡幹活,教會的王弟兄和林弟兄突然來了,我高興地把他們讓進屋。寒暄了一會兒,王弟兄說:「周姊妹,不知你現在靈裡光景咋樣啊?」我嘆了一口氣,說:「別提了,我現在是靈裡軟弱,無道可講啊!弟兄姊妹也都消極軟弱,教會都沒有幾個人了。」林弟兄問道:「周姊妹,你知道為啥咱們無道可講,教會又為啥沒有幾個人了嗎?」我一聽,心想:這正是我想知道的,難道他們知道原因?我急忙問:「為啥呀?」王弟兄說:「因為主已經回來了,第二次道成肉身發表話語作了新工作,好多弟兄姊妹已經接受了神國度時代的工作,活在聖靈現時作工的流裡,光景越來越好,那些沒有跟上神新工作的就失去了聖靈作工,所以才無道可講、消極軟弱。咱們得趕緊跟上神的腳蹤啊!」聽到這兒,我一下子想起上層同工說的話:「如果有人傳神來作新工作了,還發表了新的話語,那就是離開聖經了,離開聖經就不是信神,就是離開主的道,就是離道反教。」想到這兒,我很嚴肅地說:「上層同工不是經常給咱們講離開聖經就不叫信神嗎?這個你們應該都知道啊,離開聖經就是離開了主的道。你們的膽子也太大了,還敢來傳我。」我邊說邊生氣地站了起來。這時林弟兄說:「周姊妹,你先別激動,我們知道你是一個真心信神的人,平時也很追求,所以才把神的新工作傳給你,咱們信主這麼多年,不一直在盼著主回來嗎?如今主已經回來了,作了末世的審判工作,這是天大的喜訊哪,咱們可得好好尋求考察,別錯過了迎接主來的機會呀!……」沒等林弟兄把話說完,我就把手一揚,大聲阻止:「停!停!停!你們別說了,離開聖經我是不會信的,你們不守主的道,我可得守住主的道。」他倆看我實在不聽,就無奈地走了。之後,他們又來了幾次,但我始終沒有搭理他們。 Continue reading “你聽,這是誰在發聲!"

叩門,就必給開門!(下)

傾 聽

  此後,我仍然帶著聖經去聚會,當聽到聚會交通的內容與聖經的話相符時,我就勉強接受一點,不符合聖經我就當沒聽見,同時我也在等待著弟兄姊妹「醒悟」過來的那一天。但接下來我卻發現弟兄姊妹的情形越來越好,個個臉上都洋溢著喜悅之情,而我的心情卻是越來越沉重,只是強裝笑臉迎合著弟兄姊妹的問候。這天聚會,我看著弟兄姊妹都在興致勃勃地交通對全能神話語的領受與認識,一個個高興得像得著了寶貝似的,而我呢幾乎聽不懂他們的交通,呆若木雞,一句話也搭不上,只能傻乎乎地站在一邊,我心裡感到很悲哀、很難受,只能在心裡向主呼求:「主啊!以往你是那樣恩待我,常常開啟我,現在你咋不開啟我了呢?難道你不要我了嗎?主啊,你是我唯一的盼望,求你不要丟下我……」雖然我努力地向主呼求,可卻感覺不到主的一點回應與安慰。我的心涼了,主不要我了……

  回到家,我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悲痛,趴在床上向主失聲哭訴:「主啊,你知道我是愛你的,無論出現什麼情況,我都不會放下聖經遠離你。但我信你多年,從未感到心裡這樣的黑暗。主啊!求你不要向我掩面,求你憐憫我。弟兄姊妹都說這新說話是你再來的發聲,讀了這些話都有了很大的收穫,都活在歡喜快樂中,而我卻落在黑暗中感受不到你的同在。主啊!我心裡很痛苦,也很迷茫,不知該如何面對這一切,主啊,這本《羔羊展開的書卷》真的是你再來的發聲嗎?若真是你的發聲,求你開啟我,引導我!讓我能聽懂你的聲音,我也願意跟隨你!」當我禱告到這裡時,腦海裡突然出現了一幅主耶穌站在門外叩門的畫面,似乎主已經在門外等待了很久。我心裡一驚,猛然意識到是我把主關在了門外,頓時自責、懊悔、虧欠的淚水奪眶而出……我顧不得擦眼淚,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拿出聖經,看到啟示錄3章20至22節中說:「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得勝的,我要賜他在我寶座上與我同坐,就如我得了勝,在我父的寶座上與他同坐一般。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聖經,叩門,主耶穌我確定這是聖靈的開啟,於是我再次跪在主前,悔恨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我主,全能神啊,想不到我會以這種方式對待你的到來……是我瞎眼愚昧,聽不懂你的聲音,將你關在了門外……我讓你傷心失望了……若不是你的憐憫,我仍會棄絕你的發聲,活在黑暗中……全能神啊!我願向你回轉,接受你的說話,求你掩面不看我的過犯,繼續在我身上施行你的拯救。」禱告後,我心裡感到無比的釋放,壓在心頭的一塊大石頭好像也挪開了,我的心好輕鬆!從此以後,只要一有時間我就讀全能神的話語,恨不得把之前失去的光陰都補回來,但我心靈深處依然對神的作工離開聖經這事困惑不解。 Continue reading “叩門,就必給開門!(下)"

叩門,就必給開門!(上)

傾 聽

  1989年,我隨母親接受了主耶穌的福音。信主後,藉著常常聚會、讀經,我知道是神創造了天地萬物,是神創造了人類,也是神在供應著人類的一切。那時,講道人常給我們講:「無論有什麼難處,只要我們向主祈求,主就會幫助我們。因為主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太7:7-8)主是信實的,我們有了難處向主禱告,主就會垂聽我們的禱告,藉著聖經跟我們說話,帶領我們渡過一切的難處……」從那以後,無論是人生大事還是生活中的小事,我都向主交託,主果然垂聽我的禱告,藉著聖經上的話帶領我,使我所求的事樣樣都得以成就,因此我把聖經看得越來越寶貴,走到哪兒都背著,形影不離。 Continue reading “叩門,就必給開門!(上)"

這聲音從哪兒來的?

詩 音

  我出生在一個宗教世家,很多親戚都是教會中的講道人。從小我就跟著父母信主,長大後我向主禱告:如果能找一個信主的丈夫,我願和丈夫一起獻上事奉主。結婚後,丈夫真的信主了,並且成為一名全職奉獻的講道人。為了讓丈夫安心為主作工,兌現在主面前的誓言,我主動擔起了家庭的重擔。雖然苦一點、累一點,但因為有主作我的後盾,受多少苦我心裡都感覺喜樂、平安。

  1997年之後,我發現丈夫講道不如以前那麼有亮光了,在家裡我讓他幹點活,他也總以教會工作忙為由推三阻四的,還經常為一些瑣事跟我發火。我心裡對丈夫的作法很不滿,干家裡的活也不再像以前那麼心甘情願了。家庭的重擔、靈裡的黑暗,使我活在痛苦中,卻又無處訴說,只能在夜深人靜時,來到主面前向主禱告,求主加給我信心、力量,同時也盼望著主能快點回來。

  2000年4月的一天,我收拾衣服時發現了丈夫的包,包裝得很鼓,我就好奇地拉開了拉鏈,看到包裡裝著聖經和詩歌本,還有一本很新的書,外面包著皮。我心想:這本書我怎麼沒見過呢?這肯定是一本參考書,要不就是哪個屬靈人寫的經歷,我得看看,也許對我能有幫助。我帶著好奇心打開書,看到一篇題目寫著《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心想:這個題目挺新鮮哪!從這個題目看熬煉還不是壞事啊!我現在正在熬煉中力不能勝呢,我得好好看看他是怎麼經歷熬煉的,從中好找些路途。於是我就讀了起來:「以前人都在神面前立下過心志說:誰不愛神我也得愛神。結果今天熬煉臨到你,不符合你的觀念,你就對神失去信心了,這叫真實的愛嗎?以前約伯的事蹟你看過多次,現在你忘了嗎?……在苦難臨到的時候,你能夠不體貼肉體、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隱藏的時候,你能夠有信心跟從神,以往的愛心還不變、不消失,無論神怎麼作,你都任神擺佈,寧肯咒詛自己肉體也不埋怨神,臨到試煉時寧肯忍痛割愛、流淚痛哭也得滿足神,這才叫真實的愛、真實的信心。不管你的實際身量如何,首先你得具備這些受苦的心志與真實的信心,還有背叛肉體的心志,寧可個人受苦、個人利益受損失,也得滿足神的心意,還得有懊悔自己的心,以前自己不能滿足神,現在能懊悔自己,哪一條都不能缺少,神就藉著這些來成全你,你不具備這些條件就沒法被成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我一邊看一邊流淚,這些話說的就是我的情形。以前我立心志把自己和丈夫一起奉獻給主,再苦再累我也心甘情願,可現在因著家裡的難處和丈夫的不體貼,我總覺得自己特別委屈,活在熬煉中,失去了以往的信心和愛心,以前在主面前立的心志也守不住了,常常一個人偷偷地哭。想想約伯能在那麼大的痛苦試煉中站住見證,對神不失去信心,還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我怎麼連這個都忘了呢?此時,我心裡很懊悔自己在主面前的所做所行:別人都寧可受苦、利益受損失也要滿足神,可我信主這麼多年,卻對主失去了信心,在熬煉中向主發怨言,我這哪有一點愛主的表現啊!想到這兒,我暗暗立下心志: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了,丈夫為主作工我就應該支持他,自己受點苦是應該的。 Continue reading “這聲音從哪兒來的?"

那日的天格外晴朗(下)

田 英

  回到家後,我一直反覆揣摩著姊妹的交通,心想:今天看這個小姊妹這麼有愛心,根本不像牧師說的那樣。而且姊妹說的確實對啊,都符合聖經,我以往認為的「一次得救,永遠得救」真是站不住腳呀,回想我信主這麼多年,一直活在犯罪認罪的光景中,始終得不到解決,我自己也很痛苦,這樣不能蒙神稱許啊。看來,要想蒙拯救進天國,還真得接受主耶穌再來所作的審判潔淨人的工作。那全能神末世作的審判工作又是怎麼回事呢?全能神的審判工作又是如何潔淨、變化人的呢?……我邊想邊翻開聖經,看到主耶穌說:「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明白(原文作: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約16:12-13)又看到經上說:「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彼前4:17)「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啟2:29)看到這裡,我才如夢方醒:原來主耶穌早就預言神末世還要發表真理作一步新工作,這不正是全能神來作的審判潔淨人的工作嗎?唉,今天要不是牧師來攪擾,我就能再好好聽聽全能神的道了。以往我一直聽牧師長老的話,對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從沒有尋求的心,牧師長老說啥我就聽啥,今天我才認識到這是我信主最大的錯誤!我們信主就要主動尋求神的腳蹤,這樣才合神心意。今天看到牧師的行為根本不符合主的心意,我不能再一味地聽他們的了,我要尋求考察全能神的道。 Continue reading “那日的天格外晴朗(下)"

那日的天格外晴朗(中)

田 英

  姊妹繼續說:「全能神的話已經把『得救』與『蒙拯救』的奧祕打開了,我們來看看全能神的話是怎麼說的吧。全能神說:『耶穌當時作的工作是救贖整個人類,凡信他的,罪就得以赦免,你只要信他,他就救贖你,你只要信他就不屬罪了,你就從罪裡出來了,這就是得救了,因信稱義了。不過在信的人身上還有那些悖逆東西、抵擋東西,這還得慢慢脫掉。得救不代表人完全被耶穌得著了,乃是代表人不屬罪了,罪得赦免了,你只要信他就永遠不屬罪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二)》)

  『人未經救贖以前,已有許多撒但的毒素種到人裡面了,人經過撒但敗壞幾千年,裡面已經有抵擋神的本性了,所以人被救贖出來之後,只不過被贖回來了,就是用重價將人買回來了,但人裡面的毒性並沒有去掉,就這樣的污穢的人還得經過變化才有資格事奉神。藉著這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使人對自己裡面污穢敗壞的實質完全認識到,而且能夠完全變化,成為被潔淨的人,這樣,人才有資格歸到神的寶座前。……人雖然都經過了救贖,人的罪都得著了赦免,這只能說神不記念人的過犯,不按著人的過犯來對待人,但人活在肉體之中沒有脫離罪,只能是繼續犯罪,不斷地顯露撒但的敗壞性情,這就是人所過的不斷地犯罪,也不斷地得著赦免的生活。多數人都是白天犯罪,晚上認罪,這樣,即使贖罪祭對人來說永遠有效,也不能將人從罪惡中拯救出來,這只是完成了拯救工作的一半,因人還有敗壞性情……是比罪更深的、撒但種到人裡面的、根深蒂固的東西。人的罪不容易發現,就人這些根深蒂固的本性人就沒法發現,非得藉著話語的審判來達到果效,這樣,人才能從此起頭逐步達到變化。』(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Continue reading “那日的天格外晴朗(中)"

那日的天格外晴朗(上)

田 英

  我原是中國三自教堂的一名信徒。在我剛參加聚會那會兒,牧師經常給我們講:「弟兄姊妹,聖經上記載:『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10:10)我們因著信稱義了,信耶穌就得救了,信別的都不能得救……」牧師的話讓我牢記心懷。於是我熱心追求,積極聚會,就等著主來接我進天國。後來,教堂裡陸續發生了一些不法的事,讓我對在教堂裡聚會產生了厭煩。首先,牧師之間分幫分派,各立山頭,搞獨立王國;其次,牧師講道都得聽統戰部的,統戰部讓講什麼就講什麼,從不敢違背,統戰部不讓他們講啟示錄,怕擾亂民心,他們就不講;牧師常講奉獻的道,說誰奉獻多得神的祝福就多……看到教堂這樣的光景,我心裡很納悶:教堂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牧師不是信主嗎,為什麼不怕主呢?為什麼不遵守主的話呢?從那以後,我就不想再去三自教堂聚會了,覺得他們不是真信神的,是打著信神的旗號謀取弟兄姊妹血汗錢的一幫人。

  1995年下半年,我毅然離開教堂進入家庭教會(因信稱義派)。起初,我覺得他們講道不受國家政府的限制,而且結合啟示錄講末世、講主的再來,他們講的其他方面的道也比教堂裡深,在這裡聚會我覺得比在三自教堂裡聚會有享受,我很高興。可一段時間後,我發現他們同工之間也是嫉妒紛爭、搞分裂,弟兄姊妹都活不出主的要求,沒有了以往的愛心……看到教會和三自教堂沒有什麼區別,我很失望,但又不知上哪兒能找到有聖靈作工的教會。無奈,我只好留在了因信稱義派裡,依然堅持聚會,因為牧師和講道人都說「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只要忍耐到底、為主勞苦作工、守住主的道就能進天國」,那時我想:不管別人如何,只要我堅持信主耶穌,不離開主的道,主回來了,我就有機會被提進天國。

  轉眼到了1997年下半年,神的國度福音擴展到我們這個地方,教會裡就像炸開了鍋。帶領李××對我們說:「現在出現一夥傳『東方閃電』的人,他們到各宗派裡到處偷好羊,並且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主耶穌為我們釘十字架,已經用生命的代價將我們救贖回來了,我們已經得救了,只要我們忍耐到底,到主來的時候一定能被提進天國。所以,我們一定要注意,千萬別接待傳『東方閃電』的人,誰接待就將誰開除出教會!另外,他們的話千萬別聽,他們的書千萬別看……」大小同工幾乎每次聚會都講這些內容,我們聽後,心裡對「東方閃電」不知不覺就產生了抵觸、防備,我更是謹小慎微,生怕被「東方閃電」偷走,失去進天國的機會。

  然而,就在1998年正月的一天,我意外地碰上了全能神教會的人,並且有幸第一次聽了「東方閃電」的道。那天,姐姐打電話讓我去她家,她本村的胡姊妹也去了,見了我就笑著說:「正好你來了,我一個信主的遠房親戚在我家,咱一起聚聚吧。」我高興地說:「好,讓她過來吧。」不一會,胡姊妹帶著親戚來了。姊妹見了我們熱情地打招呼,我雖然沒見過她,但心裡對她有一種親切感。大家坐下後,姊妹就先聊了起來。姊妹說:「教會現在普遍荒涼,講道人沒什麼新鮮東西可講,每次聚會除了講怎麼抵制『東方閃電』,就是聽聽磁帶、唱唱歌,這就是聚會了。同工嫉妒紛爭、拉幫結夥,都特別自是,誰也不服誰;弟兄姊妹消極軟弱,信心、愛心也沒了,許多人離開主回世界掙錢去了。」我深有同感地點點頭,對姊妹說:「我們那裡也是這樣的光景,原先我們一個聚會點每次聚月會都有二三十個人,現在只有幾個老年人,連講道人都到世上掙錢去了!聚會沒有一點享受。」姊妹點點頭,說:「這種情況已不是個別教會,而是宗教界普遍的現象,這就說明教會裡已經沒有聖靈作工了,所以不法的事總是不斷地出現,這就是主來的預兆。就像在律法時代末期,聖殿成了販賣牛羊鴿子、兌換銀錢的場所,就是因為神已不在聖殿裡作工了,而是神道成肉身成為主耶穌在聖殿以外作了一步新的工作。」我認真地聽著,不時地點頭。她接著說:「姊妹,路加福音17章24至26節說:『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樣。』這幾節經文你是怎麼理解的?」我認真想了想,尷尬地笑笑,說:「姊妹,這幾節經文不就是講主來嗎?」姊妹回答說:「這幾節經文是講主來的事,不過不是指當初主耶穌來,而是指末世主再來,這裡的『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這個『又』字就證明是主再來。姊妹,現在教會信徒信心冷淡,消極軟弱,就是因為神又道成肉身來作了新的工作,神的工作向前推移了,凡跟不上神新工作的,就失去了聖靈作工……」當我聽到姊妹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馬上猜到她是傳「東方閃電」的,心一下子沉了下來,臉上的笑容也沒了,帶領封鎖教會的話立刻浮現在腦海裡:「信耶穌就得救了,一次得救,永遠得救!……不要接待『東方閃電』的人!……」想起帶領的話,我就想趕緊回家。當我這個意念出來的時候,主開啟我想起一句詩歌:「耶穌是我們的避難所,有了難處往他這裡躲,我與你同在你還怕什麼?」是啊,有主與我同在,我還怕什麼?有害怕的意念不是從神來的,是從撒但來的。這時,姊妹說:「咱心裡有什麼問題,儘管敞開心說,神的話能解決我們一切的問題和難處。」聽了姊妹的話,我心想:你可別讓我給問住了!今天我就聽聽「東方閃電」到底講的是什麼道,能把那麼多「好羊」都偷走了。

  想到這裡,我開始問:「我們帶領一直說,主耶穌為我們釘十字架,已經用生命的代價將我們救贖回來了,我們就已經得救了。因為經上記著說:『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10:10)我們一次得救就永遠得救了,只要我們忍耐到底,等主再來的時候我們一定能被提進天國,這是主對我們的應許。所以,我們不需要接受神作的新工作了。」

姊妹聽後笑著對我說:「很多信主的人都認為主耶穌為我們釘十字架,已經用生命的代價將我們救贖回來了,我們就已經得救了,認為一次得救就永遠得救了,只要忍耐到底,等到主再來的時候就一定能被提進天國,不需要接受神作的新工作了,這種觀點到底對不對呢?到底合不合主的心意呢?其實,『一次得救,永遠得救,主再來時就可以被提進天國』,這只是人的觀念想像,根本不符合主的話。主耶穌從來沒說過『因信得救的人就可以進天國』,而是說『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得救』和『遵行天父旨意』是不一樣的,『因信得救』,這個『得救』是指罪得赦免說的。也就是說,按律法人是該死的,但當人來到主的面前向主悔改,接受主的救恩,主就赦免人的罪,人就脫離了律法的定罪,不再被律法處死了,這就是『得救』的真意。但得救並不是說人就脫離罪惡達到聖潔了,這個我們都深有體會,雖然我們信主多年,常常向主認罪悔改,也享受了罪得赦免的平安喜樂,但是我們還能常常身不由己地犯罪,受罪的捆綁,這是事實。就如:我們身上的狂妄、詭詐、自私、貪婪、邪惡等敗壞性情依然存在;還都喜歡追求世界潮流、錢財名利、肉體享受,貪戀罪中之樂不能自拔;為了維護個人利益,還能常常說謊搞欺騙;等等。所以說,『得救』並不代表就是蒙拯救了,這是事實。神說:『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彼前1:16)神是聖潔的,神能允許常常犯罪、抵擋神的人進天國嗎?如果說因信得救就能進天國,那主耶穌為什麼還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1-23)這話呢?為什麼還說主來要分別山羊綿羊、稗子麥子呢?所以說,『因信得救就能進天國』這種說法根本不成立!完全是與主耶穌的話相背離的!是抵擋主話的!所以,如果我們不接受、相信主的話,而是持守牧師長老散佈的謬論,按著自己的觀念想像來信神,那我們永遠也達不到主的要求,永遠不可能被提接進天國。」

  我在心裡揣摩著姊妹的話,覺得姊妹說得很有道理,就靜靜地聽著……

文章來源:那日的天格外晴朗(上)

更多推薦:

全能神教會的由來

得潔淨之路(下)

菲律賓 Christopher

  我說:「感謝主!你們談得很好,與你們這樣交流,我們明白『得救』的真意了,請你們繼續交通,願主帶領我們。」

  蘇姊妹接著說:「好的,我們來看幾段全能神的話語就更明白了。全能神說:『耶穌當時作的工作是救贖整個人類,凡信他的,罪就得以赦免,你只要信他,他就救贖你,你只要信他就不屬罪了,你就從罪裡出來了,這就是得救了,因信稱義了。不過在信的人身上還有那些悖逆東西、抵擋東西,這還得慢慢脫掉。得救不代表人完全被耶穌得著了,乃是代表人不屬罪了,罪得赦免了,你只要信他就永遠不屬罪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二)》)

  『人的罪是得著赦免了,但人究竟怎樣才能脫去裡面的撒但敗壞性情,這些工作在人身上還沒有作,人只是因信得救,因信罪得赦免,但人犯罪的本性仍沒有除去,仍在人的裡面存在。人的罪是藉著神的道成肉身而得著赦免的,並不是人的裡面就沒有罪了。人犯罪能藉著贖罪祭而得著赦免,但究竟如何能使人不犯罪,使人的罪性完全脫去,使人的罪性能夠有所變化,對這個問題人沒法解決。人的罪是得著了赦免,這是因著神釘十字架的工作,但人仍舊活在老舊的撒但敗壞性情之中,這樣,就得把人從撒但的敗壞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來,讓人的罪性完全脫去,而且不再發展,使人的性情都能達到變化。這就需要讓人明白生命長進的路,讓人明白生命之道,明白性情變化的途徑,而且讓人都按著這路去實行,達到人的性情逐漸變化,活在光的照耀之下,讓人所做的凡事都合乎神的心意,讓人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讓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達到人能完全從罪中出來,這樣,人才得著了完全的救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Continue reading “得潔淨之路(下)"

得潔淨之路(上)

菲律賓 Christopher

  我叫Christopher(克里斯多夫),是菲律賓家庭教會的一名牧師。1987年,受洗歸向了主耶穌,蒙主的恩待,1996年成為本地教會的牧師。那時,我除了在菲律賓許多地方作工講道外,也到香港和馬來西亞等地講道,因著聖靈的作工帶領,我感到自己為主作工有使不完的勁兒,講道也滔滔不絕。弟兄姊妹消極軟弱,我經常去扶持,有時他們不信的家人對我不友好,甚至對我生氣,我也能包容、忍耐,對主不失去信心,相信主能改變他們,所以我感到自己信主後有了很大的變化。但從2011年以後我就感受不到以往聖靈作工的那股勁了,慢慢地,我講道也沒有了新開啟,而且活在罪中也無力擺脫。看到妻子和女兒做事不合我的意思,我就忍不住向她們發火,憑血氣教訓她們。我知道這樣做不合主的心意,但卻常常身不由己,為此,我感到特別痛苦。為了擺脫犯罪認罪的生活,我更加努力地看聖經、禁食禱告,背十字架、攻克己身,也到處找屬靈牧師一起尋求、探討,但我的這些努力都無濟於事,反而越來越沒有路走。 Continue reading “得潔淨之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