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六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六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現在開始刑罰人了,但究竟刑罰的原意是否臨到了人的身上,這個誰也說不清、道不明。由於神所說的話,說「在刑罰之中,人不曾發現什麼,因人只是雙手抓住夾在脖頸上的枷鎖,雙眼瞪著我,似乎在注視著仇敵一般,在此時,我才看見人的瘦小身材,所以我說在『試煉當中不曾有人站立住』」。神把未臨到的刑罰的實況告訴人,說得一五一十,滴水不漏,似乎是人進入了刑罰當中真未站立住,把人的醜態描繪得逼真、形象,所以人在精神上就受壓了:既然神說在試煉當中不曾有站立住的,那我怎麼能打破世界記錄,被破格錄取呢?就在此時,人便開始琢磨了。實際上,正如神說的「難道是我將人帶到絕路上來了嗎?」確實,神把所有的人都帶到了絕路上來了,所以在人的意識當中,總認為神是慘無人道的。神將所有的人從世界的苦海之中打撈上來,之後「為了避免一切『事故』,所以我將打撈上來的『魚』全部宰殺,之後,『魚』便『順服聽話』了,絲毫不發一點怨言」。這不是事實嗎?神將所有的人從一個死亡的苦海中又拉向另一個死亡的深淵,把所有的人都推上了斷頭台,逼到了絕路上來,為什麼神在其餘的眾子、子民身上卻不這樣作呢?在大紅龍國家作這樣的工有什麼意圖呢?為什麼神的手就這麼毒辣呢?這也難怪「人在我需要其時總是躲藏,似乎人未見過驚人的場面一般,又似乎人都是出生在『鄉下』,對『城裡』的事一竅不通」。其實,在人的裡面都認為:神這樣作工圖個什麼呢?不是把我們治死嗎?又有何意義呢?為什麼這樣一步緊逼一步,對我們絲毫不放鬆呢?但是人都不敢說,也由於神的話將人這些想法都甩掉,使人沒有機會再想下去,所以只好是放棄不再去想。只不過神會將人的觀念都揭示出來,所以人便將觀念都「打」回去不讓其出來。以往說這些人是大紅龍的子孫,實際上說得明白點,這些人就是大紅龍的化身。當神將這些人逼到絕路上,將其宰殺之時,那麼無疑大紅龍的靈在這些人身上再無機會作工了,這樣人走到絕路上來也就是大紅龍以死告終,可以說是以死來報效神的「大恩」,這是神在大紅龍國家作工的目的。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麼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麼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無法再作什麼,撒但拿人也沒辦法。雖然在「肉體」的定義中說肉體受撒但的敗壞,但人若真把自己交出來,不受撒但的驅使,這樣,誰也難不倒人的,就在此時,肉體發揮其另一個功用,開始正式受神的靈支配,這都是必要過程,必須得這樣一步一步地來,否則,神無法在頑固的肉體中作工,這是神的智慧。就這樣,不知不覺所有的人都進入了今天這個境地,人所走的「絕路」不正是神帶領的嗎?難道是人開闢出的「新路」嗎?從經歷中看,神在你們身上作的似乎是用最狠的手段作的,因此足見神的公義,你們怎能不發出讚美呢?因著神在你們身上作的讓人看見神的公義性情,這不值得你們對神「敬佩」嗎?如今,在這舊時代仍存、新時代未現的交接之時,你們怎樣為神作見證呢?難道這麼嚴重的問題就不值得你們陷入沉思嗎?還考慮什麼額外的事呢?為什麼神這樣說「雖然人曾經口喊『理解萬歲』,但人並不把『理解』這兩個字眼多加分析,足見人並無愛我之意」?不用神說這樣的話,難道你們就不能自覺地去理解神的心嗎?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六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廣告

東方閃電| 第 五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當神向人提出要求,而且令人難以解釋時,當神的話直接打進人內心之中時,而且人把真誠的心獻給神,讓神享受時,在這之後,神給人以揣摩、立心志、尋找實行路的機會,這樣,所有作為子民的人都握緊拳頭為神再次獻上全人,或許有些人為自己訂下了計劃、訂下了作息時間表準備大幹一場,為神的經營計劃獻上一份力量,以便使神的經營計劃增光添彩,儘快結束。就在人處於這種心理之時,幹活、說話、做事都把這些牢記在心,神緊接著又開始發聲了:「我靈的發聲是我全部性情的發表,這個你們是否清楚?」人越是下定決心越渴慕摸著神的心意,渴慕神對其提出要求,所以神就滿足人的要求,趁此機會趕緊把早已準備好的話語投入人的心田。雖然話語稍覺生硬,但人卻覺得甘甜無比,頓時心花怒放,似乎在天一樣,猶如到了另一個境界,彷彿是人所想像的世外桃源,外界的事已與他無關無份。為了避免人再像以往那樣在外面說、在外面做,因而難以扎根這一情形,所以當人心裡所想達到要求之時,而且準備憑著自己的一股熱勁兒去做時,神仍摸著人的心理說話,將人的熱心、人心中的宗教儀式一點也不留地、絲毫不客氣地全部都給反駁回來,正如神所說的「你們真看到其中的重要性了嗎?」人在立下心志以前或以後,都不注重在神的作事、說話當中認識神,而是一直琢磨「我能為神做點什麼?這是關鍵!」因此,神這樣說「虧你們還是在我面前做子民的,不知羞恥!更不明事理!」在說這話之後,人立即反省過來,似乎觸了電一樣,趕忙把手縮回藏在胸懷,深怕再次惹神發怒,再加上神說的「這樣的人在我家中遲早要被淘汰的!不要擺老資格,認為自己站住了我的見證!」聽了這樣的話人更加害怕了,似乎看見了獅子,心裡特別清楚,不願被獅子吞吃,但又不知逃往何處,就在此時,人心中的「計劃」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全部化為泡影。透過神的話,我似乎已看到人的種種醜態:腦袋耷拉著,垂頭喪氣,似乎大學落榜之後什麼美好理想、什麼美滿的家庭、什麼前途等等一切都猶如二○○○年實現四個現代化——空談一樣,都佈置在科幻故事片之中了。這是從消極方面來換取積極因素,使人在消極中站在神所給的地位上。而且特別要緊的是,人深怕把這一稱呼丟掉,一直用兩手抱著自己的烏紗帽,深怕有誰來搶去,所以根據人的這種心理,神並不怕人消極,因此他將審判的話轉為質問的話,不僅使人有機會喘口氣,而且使人有機會將在這以前的心志重新揀出來作為參考:若有不合適的可作改動,因為神並未開始作,這是不幸中的萬幸,而且神也不定罪,那我就繼續盡忠心吧!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五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為神獻上讚美的歌《全心只愛實際神》【MV】【A Cappella】

全心只愛實際神
伴唱: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1 公義的太陽(太陽),從東方升起來喲,神啊!你的榮耀充呀充滿天地間哪,美麗的佳偶(佳偶),你的愛環繞我心間喲,追求真理的人哪都在愛呀愛神哪。清晨起來雖一人哪,默想神話有享受哎,溫柔的話語像慈母喲,審判的話語像嚴父哎(嘿……)。世上一切我不愛吔,全心只愛我的神喲。啊嘿……啊嘿……啊嘿……啊嘿……世上一切我不愛吔,全心只愛我的神哪。啊嘿……啊嘿……啊嘿……啊嘿……世上一切我不愛吔,全心只愛我的神哪。
伴唱: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2 神心意已顯明,成全真愛神的人哪。活潑天真的人喲,為神獻上讚美吔,美麗的舞兒喲,圍繞真神齊跳躍喲,天南地北的人哪都被神聲音喚回來。生命言語白白賜給我們,接受話語審判得潔淨哎,經受熬煉的愛更堅喲,享受神的愛心甘甜哪(嘿……)。可愛的神哪,有誰不愛吔,全心只愛實際神喲。啊嘿……啊嘿……啊嘿……啊嘿……可愛的神哪,有誰不愛吔,全心只愛我的神哪。啊嘿……啊嘿……啊嘿……啊嘿……可愛的神哪,有誰不愛吔,全心只愛我的神哪。世上一切我不愛吔,全心只愛我的神喲。感謝你!(感謝你!)(感謝你!)(感謝你!)我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