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經歷見證 | 婚變時如何為婚姻禱告

周玉

  編者按:在當今邪惡潮流盛行的社會,許多人奉行「家裡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不求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擁有」等思想觀點,搞婚外情,找小三,放縱肉體情慾,導致很多人面臨家庭破裂的痛苦。基督徒小玉也不例外,婚變使她活在痛苦中無法釋懷,但幸運的是後來她走出了痛苦的陰霾,並與丈夫和好如初了。讓我們一起來看在婚變時,小玉是如何為婚姻禱告擺脫痛苦的。 Continue reading “福音經歷見證 | 婚變時如何為婚姻禱告"

廣告

福音經歷見證|戴著面具做人 好累

麗 麗

  我們戴著面具表演人生,早已忘卻真正的快樂其實是卸下偽裝,活出真實的自我。

——題記

  然,從小生活在大山裡。小時候,然不知道什麼叫偽裝,開心了就笑,不高興了就哭,想唱歌就大聲唱,想跳舞就隨便扭,不用在意任何人的目光,也不用擔心別人會怎麼說,是那麼的天真、自由、活潑。

東方閃電, 福音, 經歷, 見證, 神的話

  從什麼時候起,然變了呢?大概是六七歲?沒錯,就是上學的年齡。步入校園後,然知道了優等生與差生的區別,體會到了被人高看和被人嫌棄的滋味。於是,然開始努力學習,將課本上的知識牢牢地記在頭腦裡,記在心上。然很聰明,成績也很優秀,但為了使自己更加出色,她常常挑燈夜戰,刻苦學習。漸漸地,課本上的知識以及「人過留名,雁過留聲」「人活臉面,樹活皮」等思想觀點深深地扎根在然的心裡,然的思想行為開始受它奴役。為了得到老師和家長的喜歡,然慢慢收斂個性,收斂兒時的天真,不再輕易展示天然,戴上了第一張面具——壓抑個性,包裹自己的真實流露。 Continue reading “福音經歷見證|戴著面具做人 好累"

經典神話語《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選段二

 東方閃電, 順服, 基督, 神的旨意, 敬拜

  基督的工作、基督的發表決定了他的實質,他能用真心來完成自己肩上的託付,他能用真心來敬拜天上的神,他能用真心來尋求父神的旨意,這都是由他的實質決定的。他的自然流露也都是由他的實質決定的,之所以稱為自然流露是因為他所發表的不是模仿的,不是人教育的結果,不是人培養多年的結果,不是他自己學來的,也不是他自己裝飾的,而是原有的。人否認他的工作,否認他的發表,否認他的人性,否認他一切正常人性的生活,但誰也不能否認他是真心敬拜天上的神,誰也不能否認他是來完成天父的旨意的,誰也不能否認他尋求父神懇切的心。雖然他的形像並不悅人耳目,雖然他的言談並不具備非凡的氣度,雖然他的作工不像人所想像的那樣天翻地覆或是震動天宇,但他的確就是真心成就天父旨意、完全順服天父以及順服至死的基督,因為他的實質就是基督的實質,這是人都難以相信但又是確實存在的事實。到基督的職分全都盡完之後,人就能從他的作工中看見他的性情、看見他的所是都代表天上的神的性情與所是,這時,綜合他所作的全部工作就可確認他就是「道」成的「肉身」,不是與屬血氣的人一樣的肉身。

摘自 東方閃電的書籍《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經典神話語《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選段三

信神, 拯救, 人性, 道成肉身, 神

  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為他作工的對象是被撒但敗壞的屬肉體的人,並不是撒但的靈,也不是任何一種不屬肉體的東西,正因為是人的肉體被敗壞了,所以他才將屬肉體的人作為他作工的對象,更因為人是被敗壞的對象,所以他無論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選用人作他唯一的作工對象。人是肉體凡胎,是屬血氣的,而神又是可以拯救人的唯一對象,這樣,神作工作就有必要成為與人有一樣屬性的肉身來作工作,以便達到更好的作工果效。正因為人是屬肉體的而且人並沒有勝罪與擺脫肉體的能力,所以神作工作也就務必得成為肉身來作工。雖然神道成肉身的實質、身分與人的實質、身分大不相同,但是從他的外貌來看卻是與人一樣的,他有正常人的外貌,有正常人性的生活,在人來看根本發現不了他與正常人不相同的地方,就這一正常的外貌、這一正常的人性就足可來作他在正常人性裡作的神性的工作。他的肉身有利於他在正常人性裡的工作,有利於他在人中間的工作,他的正常人性更有利於他在人中間的拯救工作,雖然他的正常人性在人中間掀起不少風波,但是這些風波並不影響他作工的正常果效。總之,他正常肉身的作工對人來說還是有極大益處的,儘管多數人都接受不了他的正常人性,但他的作工還是能達到果效的,而且這個果效是藉著正常人性達到的,這是不可疑惑的。他在肉身中作工使人所得到的東西遠遠超過人對他正常人性所存觀念的十倍、幾十倍,而這些觀念到最終都會被他作的工作淹沒,工作達到的果效即人對他的認識遠遠超過對他的觀念的數量。他在肉身中的工作是不可想像的,也是不可估量的,因為他的肉身並不是與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一樣的肉身,外殼雖相同但實質並不一樣。因著他的肉身使人對神產生許許多多的觀念,但他的肉身也能讓人得著許許多多的認識,甚至他的肉身能征服任何一個與他有相似外殼的人,因他並不僅僅是一個人,而是有人外殼的神,沒有人能完全測透他,也沒有一個人能完全了解他。看不見的神、摸不著的神是所有人都愛戴和歡迎的,神若僅是一個人看不著的靈,那人信神就太容易了,人可以隨便想像,任意選擇一個自己喜歡的形像來充當神的形像,以便人自己心裡高興、痛快。這樣,人就可以毫不顧忌地做自己的「神」最喜歡、最願意幹的事,而且人自己都認為只有他自己才是對「神」最忠心、最虔誠的人,而別人則都是外邦狗,都是對神不忠心的人。可以說,在渺茫與道理中信神的人都是這樣追求,大同小異,並沒有太大的區別,只不過各人想像中的神的形像各有不同罷了,但其實質則都是相同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以貌取人太謬妄

河南省商丘市 一凡

  以前,我總愛以貌取人,特別高看那些風度翩翩、知識淵博、談吐不凡的人,認為這樣的人通情達理、善解人意,是善良的好人。最近,藉著事實的顯明,才扭轉了我這一謬妄的看事觀點。

  一天傍晚,我一到接待家庭,就看見屋裡坐著一位年輕人,他西裝革履,言談舉止落落大方,一副近視鏡更透出他那文質彬彬的儒雅之氣。經接待家庭的阿姨介紹,方知這是她在某大城市市政府當幹部的兒子。看著他穿著打扮那麼有風度,言談舉止那麼有修養,還有高等院校畢業的那個名氣,及在市政府裡的那個體面工作,讓我這個家境貧困早早輟學的人真是羨慕至極!我還是頭一次遇見這樣有氣質、有學問的人,心想:這樣一位有文化、有地位、有修養的人,肯定是一個平易近人、有人性、有理智的好人。於是,我便試著與他談起信神之事,誰知他的反應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只見他「呼」地一下站起來,拍著桌子吼道:「你趕快給我走,快出去!要不我馬上打電話報警把你抓走!」說著他掏出手機就要打110,我急忙隨和著說:「哥,我知道你不會打電話的,你是在開玩笑。」可他態度堅決,仍是催促我趕快走。一時間我愣在那兒,不知如何是好,一看錶都快晚上十點了,要是現在走了晚上住哪兒呢?這時,阿姨說:「今天太晚了,明天再走。」他一看我準備住下更凶了,連推帶搡把我趕出房門,還厲聲說:「我一個國家幹部,吃著國家的皇糧,豈能容讓你們這些傳教的人住在我家,你趕快給我走!」說著便氣勢洶洶地抓起我的自行車往我身上猛地一甩,接著將我連人帶車就推出了大門。阿姨趕緊跟著出來打算送我去另一個接待家庭,誰知他一把將阿姨拉進院裡,隨手鎖上了大門。只聽見阿姨說:「一個女孩子,這麼晚了你讓她去哪兒呢?」「願去哪兒去哪兒,她的神保佑她,天黑也不怕!」他大聲嚷著硬是把阿姨拽進了屋。 Continue reading “ 以貌取人太謬妄"

 嚴己才能律人

河南省信陽市 小艷

  我與一個老姊妹配搭盡事務方面的本分,相處了一段時間後,我發現她做事粗心大意,而且還不接受真理,因此對她產生了看法。漸漸地,我們之間沒有了正常關係,生活中不能和睦相處,工作上也配搭不來。我認為我們的關係能發展到這個地步全是她造成的,於是我就想方設法給她交通讓她認識自己。可無論我怎麼努力給她交通都無濟於事,甚至有時還起反作用,最後弄得不歡而散,這樣我更加確定她是一個不接受真理的人。後來,教會安排我到另一個接待家庭住。沒過多久,我發現接待家庭的弟兄和姊妹身上也存在很多問題,我又「不辭勞苦」地給他們交通,可是每次交通都沒有達到果效,而且他們還對我產生了成見。面對這些環境,我很苦惱,也很納悶:我遇到的人怎麼都不接受真理呢?直到有一天,藉著工作上的碰壁我才找到了問題的根源。 Continue reading “ 嚴己才能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