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生命的洗禮(二)

之後,我又多次臨到老闆、大廚的指責和痛罵,通過神話的引導,雖然我也知道要往真理方面進入,但要將神的話帶入現實生活中,使神話成為人的實際活出真不是一件容易達到的事。在那樣的場面中,我心裡還是很不服氣,忍不住又去與他們在事情上較勁、理論,發完脾氣後當時心裡是很好受,覺得駁回點面子,但過後來到神面前時又受熬了,「你為什麼較勁呢?你如果不較勁,你就得著真理了。你要是較勁,那就什麼也得不著,還讓神傷心、失望。」(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要想得著真理就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我的腦子裡充滿了這幾句神的話,我不禁問自己:為什麼又去較勁呢?雖然在人前我是爭對了,爭贏了,但從神的話來看,我又沒有實行出真理,讓撒但看笑話了,唉,真感到爭強好勝、狂妄自大的性情太難變了。

後來,我又想到神的話說:「他為人類的邪惡敗壞而怒而憂而傷;他為人類的悔改與信服而喜而樂而回轉而慶賀;他的每一個心思、每一個意念都為人類而有而轉動;他的所是所有都為人類而發表;他的喜怒哀樂都與人類的生存息息相關。他為著人類遊走奔忙,為著人類靜靜地付出他生命的點點滴滴,為著人類奉獻他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他不曾懂得如何憐惜自己的生命,但他卻一直愛惜著他所親手造的人類……他把他的一切都給了這個人類……他無條件地、無償地施下他的憐憫與寬容,為的只是人類能繼續存活在他的眼目之下,存活在他生命的供應之下,為的只是有朝一日人類能歸服在他的面前,認得出他就是滋養人類生存、供應萬物生命的那一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這段神的話讓我感受到了神對人的牽掛就如父母疼愛兒女一樣,每一個心思每一個舉動都是為著人,時時刻刻地在等待著人能歸回到他的身旁。神想看到的是被撒但敗壞得沒有一點人樣的人能恢復原有的良心、理智與愛神的心,想要得到的是一班不再受撒但權勢控制,能脫去撒但性情,活出神話實際,能見證神、榮耀神的人。為著這個目標,神從人類被撒但敗壞之後就不再安息,為著拯救人一直作著他的經營工作,不管人類有多麼敗壞、多麼悖逆,但神拯救人的心從未改變,神只是希望人類能早點醒悟,明白他的良苦用心,起來與他配合,被他完全得著,神盼望這一天能早點到來。明白點神的心意後,我深感人身上的撒但性情是人與神相合的最大阻礙,如果不解決,人永遠也不能被神得著。而我面臨的這個環境正是神為變化我的狂妄性情而擺上的,只有神才會這麼愛我,對我的生命如此負責,我要甘心接受,這不是苦,而是甜;這也不是恨,而是愛。在這樣的對比之下,我才有了點恨惡自己的心,願意站起來繼續接受這場生命的洗禮。爭取在現階段的打工生活中脫去一些狂妄性情,不辜負神心。雖然前方還有很多的苦難,但我知道這苦受得有價值有意義,這苦能讓我的生命性情得到變化,能讓神心得滿足。

後來,當老闆、大廚們再針對我的時候,我就在心中默禱,求神帶領我,讓我學會順服、學會謙卑,但有時候還是想憑血氣,過後我就找相關神的話看,印象很深刻的一段神的話說:「你們的本性就是沒有刑罰、咒詛就不肯低頭,也不肯服氣,沒有眼見的事實就達不到果效,你們的人格太低賤,不值錢!不用刑罰、審判難得將你們征服,難得將你們的不義、不服壓倒,你們的舊性實在是根深蒂固,若將你們放到寶座上,你們就不知天高地厚,更不知何去何從,你們連自己從哪來的都不知道,怎麼能認識造物的主呢?沒有今天及時的刑罰與咒詛,你們的末日早就臨及你們了,更何況你們的命運,不更是危在旦夕嗎?沒有這及時的刑罰、審判,你們不知要狂妄到什麼地步,也不知要墮落到什麼地步,這刑罰與審判將你們帶到今天,維持了你們的生活,若仍按著你們的『父親』那樣地『教育』你們,你們不知要進入什麼天地之中呢!你們根本沒有自我控制、自我反省的能力,就你們這樣的人能跟隨、順服、不打岔、不攪擾就達到我的目的了,你們不應該更好地接受今天的刑罰與審判嗎?還有什麼選擇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六)》)神的話把人的狂妄性情揭示得非常清楚透亮,話語雖嚴厲扎心,但對人益處很大,就我這根深蒂固又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之徒,沒有神嚴厲的審判刑罰、擊打管教,我不會對自己的撒但性情有認識,也不會有恨惡,更看不透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能讓人心中無神、目中無人。如果不是神的作工扭轉了我的追求觀點,按著自己的狂妄本性走下去,就會像天使長那樣要升為至高,最終必因胡作非為,抵擋神而被神毀滅。在經歷中讓我看到,的確是神的刑罰審判拯救了我,引領我走向性情變化、蒙拯救之路。我不願再唯我獨尊、狂妄自大了,而是要好好地接受神的刑罰審判。

慢慢地,我不去頂嘴、爭辯了,心態也不像之前總是不服氣、想報復了,是神垂聽了我的禱告,在這半年多的熬煉過程中,我感受到自己的狂妄減少,謙卑增多了,我心裡也踏實平安了。在這個過程中的確讓我有所得著:一方面在工作環境中讓我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不僅僅是工作經驗,還有讓我學會辦事穩重、遇事鎮定。更重要的是,這受苦的環境能磨煉我的意志,能促使我反省自己,讓我低下高傲的頭,學會怎麼做人、怎麼順服神,讓我終於有了點人樣,所以這半年來的苦沒有白受。

一天,在一次吃夜宵的時候,那個天天抓我把柄,罵得我狗血淋頭的老闆突然坐下來和我談心,他說:「我來這個國家十幾年了,幾乎沒有中國女的出來上廚房的班,也沒有女孩子能受得了這苦的,我也不是天天想罵你,實在是你總是犯低級的錯誤,不過你真的已經讓我很佩服了,很多女孩都不願受苦,都走不正經的路,但你是腳踏實地,正直的人。」聽到老闆的話,我心中有點自喜,但馬上意識到都是神的作為。多少次當老闆、主廚罵我時,我都熬不下去了,如果不是神一直藉著他的話語帶領我,憑我自己哪能支撐到現在?榮耀應該歸給神。在回去的路上,我腦子清晰地想到神話:「每臨到一件事,都是神需要人為他站住見證的時候,別看現在你沒臨到什麼大事,不作什麼大的見證,但在日常生活的細節當中,都關乎到神的見證。讓弟兄姊妹佩服,讓家裡人佩服,讓周圍的人都佩服,等到有一天外邦人進來,對你的所做所行都佩服,看見神作得實在太好了,在你身上就是一個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我突然明白原來這個環境不止是讓我去認識、去解決自己的狂妄性情,還得讓自己的所作所行活出人樣,在弟兄姊妹面前、在外邦人面前都能見證神,大的試煉我沒有臨到,但在這些生活的細節小事上,我都應該活出真正人的樣式,就如:不貪佔小便宜、為人端莊正派、做誠實人等等。正如神的話所說:「其實神跟你們要的不多,神要的就是人的一顆真心。不是要奪去你們個人的利益,要剝奪你們的一切,而是要成就你們的一切,給你們機會操練……最終神要讓你在各種環境、各種本分當中得著真理,讓你明白神的心意,讓你活得像個人。」(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我從神話語中明白,無論神擺設什麼樣的環境,不管是合我意還是不合我意,神的最終目的只有一個:要讓我活得像個真正的人!神希望我能朝著這個方向去實行、去努力。當我注重凡事實行神的話時,敗壞性情的流露減少了。不知不覺,在工作環境中我越來越得心應手,什麼時候被罵的環境不見了我也不知道;在與老闆相處時,讓我感受到的不是僱工與僱主的關係,而是他們對我多了一份信任。一次,老闆、大廚和所有的人都要去另一個地方吃飯,老闆很放心地把整個店交給我,讓我看好門,這件事激動得我眼淚都快掉出來了。回想一年前,他們對我處處不放心,酒水、蔬菜、水果、奶酪、肉類,時時點數,如今卻對我如此信任,是神的話使我活出了點人樣。通過這些事,我深深地感受到,活出一個人樣太重要了,但活出真正人的樣式的唯一途徑就是實行神的話,當神的話成為人的行事原則、做人目標的時候,你就能逐步地走上信神的正軌,最終活出一個真正的人的樣式。

seaside, release, sunshine, girl

跟隨神走到今天,我才知道了如何做人,回想以往的自己,沒有踏上信神的道路時活得好墮落,被撒但敗壞踐踏得沒有人的模樣,不知道人該怎麼活著,更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生命。若不是神的拯救,我不知自己會淪落到什麼地步,不知自己早死在何方。如今是全能神的作工使我活出了點人樣,我感到很幸運,雖然我離神的要求、離性情變化還差得很遠,但我願意繼續努力追求,堅定信心往前走,相信神的審判刑罰一定能改變我、成全我,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拯救!阿們!(全篇完)

文章來源: https://www.figprayer.com/second-life-a-baptism.html

廣告

棄惡從善

以前,我特別祟尚地位權勢,喜歡結交一些有權勢的親戚、朋友,為的是能在社會上站穩腳跟,臨到難處時有人幫忙。2008年5月,我隨著妻子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對神的聖潔、公義有了一點淺顯的認識,知道神恨惡撒但權勢,厭憎人祟拜勢力。後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突然臨到我,讓我看清了權勢對人的苦害,真理給人帶來的光明……

2009年8月5日下午2點多鐘,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吵醒了我,妹夫告訴我鄰居李中因宅基地邊界與我媽發生口角,李中把我媽打傷了,現在我媽已經被送進了縣人民醫院,讓我趕快過去。聽到消息後,我慌慌張張地趕到醫院,在病房裡看見母親的傷情,我惱火極了,心想:李中呀!李中!你要人沒人,要勢力你沒勢力,你也太不自量力了,竟敢打我媽,你不是自找麻煩嗎?當我剛把母親住院的手續辦理完,在派出所上班的表哥就打來電話,要求讓法醫給我母親做鑒定,之後馬上到派出所報案,並讓我趕緊催李中出醫療費,他若不服就把他抓起來。

晚上,我把表哥打電話催促報案的事給妻子說了,妻子說:「咱是信神的人,不能和不信神的人一樣啊!我們心思得清明,這都是屬靈的爭戰,涉及到神的見證,千萬別上撒但的當做出羞辱神名的事。你知道現在執法的人都想撈油水,你表哥也不例外,他們都心狠手辣、唯利是圖,哪管老百姓的死活。你若到派出所一立案,李中被抓,他家人就得給這些人送禮,弄不好還得變賣家產,就別說給咱媽出醫療費了。再說咱藉著親戚、朋友的勢力整治他,這不是以牙還牙在作惡嗎?這可不是神的心意啊!我想這件事咱們應該私了,只要李中能給咱媽付醫療費,其他事就不再為難他了。」聽到這兒,我很勉強地點了點頭。

這時妻子拿起神的話說:「來,我們看段神的話吧!全能神說:『你無論辦哪一件事,無論大事小事,無論是在神家盡本分,還是你個人的私事,你都得考慮到這事合不合神心意,這事是不是有人性的人該做的,你做的事神高興不高興,這些是你應該考慮的,若你這樣做了,那你就是尋求真理的人,是一個真正信神的人。這樣認真地對待每一件事,對待每一個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有些人認為他是幹個人的事,管他真理怎麼說,我這是私事,就任意做吧,自己怎麼高興怎麼來,怎麼對自己有益處就怎麼來,絲毫不考慮什麼神家的影響,不考慮是否合乎聖徒的體統,最後做完事裡面就黑暗了、難受了,難受也不知怎麼回事,這不是應得的報應嗎?不被神認可的事你做了那你就是得罪神。』」(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尋求神的意思 做到最大程度地實行真理》)我聽了這段神的話,如同神在面對面地提醒我,不讓我做羞辱神名的事,不知不覺我心裡的氣也消了,但想到這麼簡單地處理這件事,別人會不會笑話我呢?妻子看出我的心思,她又耐心地說:「高坡,咱信神了,家裡臨到這事咱得用真理解決問題,千萬不能隨從個人的利益做事呀!若我們依靠勢力對付李中,那不就失去了聖徒的體統嗎?咱們今天信神要依靠神,不依靠勢力,能公平地對待李中,不是我們窩囊,而是得有敬畏神遠離惡的心呀!」妻子又拿起神的話讀道:「讓弟兄姊妹佩服,讓家裡人佩服,讓周圍的人都佩服,等到有一天外邦人進來,對你的所作所行都佩服,看見神作得實在太好了,在你身上就是一個見證。雖然你沒有什麼見識,素質又差,但通過神的成全,你能滿足神,能體貼神的心意,看見神在這素質最差的人身上作了這麼大的工作,人認識了神,都成了在撒但面前的得勝者,對神忠心到一個地步,那這班人就是最有骨氣的人,這是最大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神的話語都是要求每一個信神的人該追求達到的,可我心裡還是有點放不下。我對妻子說:「咱媽不信神,家裡兄弟姐妹多,親戚也多,咱要是按著神的要求來處理家事,以後會不會惹家裡人、親戚們不滿呢?母親都八十多歲了,我們把這事若處理不好,萬一有什麼責任誰來承擔呢?」妻子說:「神要求信他的人無論大事、小事,無論是教會的事還是家裡的事,在做事之前都得先衡量是否合神心意,而不是讓我們考慮合不合人的意思,若那樣想我們就會失去見證,人在撒但面前能不能站住見證,能不能讓撒但蒙羞,直接涉及到我們的蒙拯救。因此我們做啥事都得接受神的鑒察,得憑神的話活著才能為神站住見證呀!」我揣摩著神的話,心裡經過一番爭戰之後,慢慢地想明白了。是啊!我是信神的人,不能和外邦人一樣依靠勢力處理問題,得憑神的話行事,為神站住見證,活出正常人性啊!當我從心裡放下此事時,也不覺得苦了,反而覺著這樣做人光明磊落,心裡也踏實。於是我就和妻子商量,不用法醫給母親做傷勢鑒定了、不報案,與李中商量解決。

接下來,每天到醫院看望母親的親戚朋友特別多,這幾個人剛走,那幾個人又來了,而且他們都要追問我事情處理的結果:「法醫鑒定書做了沒有?當事人李中給抓起來沒有?」「醫療費拿來沒有?」「李中來道歉沒有?」有些有權勢的親戚聽說李中還沒來,就吵著讓我趕緊報案,把他抓起來送進拘留所,他就老老實實地把錢拿來了。甚至就連醫院病房裡的病人與陪護人員也都在議論紛紛,說我辦事太差勁,這麼多天了,連個法醫鑒定也辦不成。聽到這些讓人難堪的話,我的臉天天就像挨過巴掌一樣火辣辣的,感到自己顏面失盡。同時我還得扮演一個母親被人打傷、兒子卻不能為她出頭伸冤的窩囊廢的角色,我真是一肚子委屈有苦難言。

一天,我從醫院回家,途中有個朋友問我老母親的事處理好沒有?他的問話使我很尷尬。此時,我越想越生氣、越惱火。覺得當事人李中也太不爭氣了,他10多天都不出面,也不給我個台階下。回到家裡我沒好氣地對妻子說:「李中一直不出面,我又不能先找人出面調解,那樣感覺好像我怕他了似的。」妻子看我心情不好,低頭思索什麼沒吭聲,我又說:「像李中這樣不明事理的人,還真需要到監獄裡受皮肉之苦,才會順順當當地出醫療錢,這次若不讓李中到拘留所裡住幾天,人都會笑話我們沒本事,並且全家族的人都得跟著丟臉面,說咱家人窩囊。現在咱媽己經入院十多天了,李中卻一直沒來,哪有這樣不通情達理的人呢?乾脆報案讓派出所把他抓起來算了。」這時妻子打開神的話讓我看,我看到神的話說:「信神的人如果與不信神的人的言談、舉止都是一樣的隨便不受約束,那這人比外邦人還邪惡,是典型的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要想摸著並體貼我的心意,必須在我話上留心,不能亂做,不是我稱許的都是禍!只有我稱許的才是祝福。我說有就有,命立就立,凡是我不許的,你們千萬別做,免得我發怒於你,那時你後悔來不及!」(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笫二十一篇說話》)我看了神的話非常吃驚,從神的話中我看到了神的威嚴烈怒,沒敢再說什麼,也不敢再憑血氣由著自己的性子來。我心裡驚恐萬狀,坐在了沙發上揣摩著神的話……

半個月後,母親傷口恢復得差不多了,早上八點多鐘,我和妻子到街上給母親買飯,剛出來就看見舅父和一個中年男人走過來,我趕緊打招呼,舅父問我為什麼還沒有做法醫鑒定?我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他扭頭指著同來的一個中年男人對我說:「這是我們縣裡最有知名度的胡法醫,我倆是老朋友了,今天我把他請過來給你媽做鑒定,鑒定做了趕緊把李中抓起來。」舅父的話音剛落,法醫高興地和我倆打招呼,並大聲地說:「你倆放心!我可以把輕微傷鑒定成輕傷,把輕傷鑒定成重傷。」此時面對正在生氣的舅父我不知所措,妻子對法醫說:「下午吧。」法醫一看我倆不歡迎他,後來就知趣地走了。感謝神保守我沒有中撒但的詭計,隨同法醫給母親做傷勢鑒定。後來的幾天裡,我真是度日如年,每天我在大街上,看見熟人就迴避。

一天下午2點多鐘,表姐和幾個親戚們開車來醫院吵著要替我出頭抓人。她們的出現讓我有點得安慰,雖在親戚們面前我丟了面子,但也能讓大家看看我們家族有本事的人大有人在。我何不順水推舟找個理由離開,母親的事讓親戚們來管,反正表哥也急著插手撈外快!於是,我找個藉口離開病房回家了。

到家後,我心裡感到有些不踏實,覺著這樣做不太合適,吃過晚飯,我看到神的話說:「你的心思意念我都鑒察。你裡面沒有責備嗎?你拿出一副假臉給人看,還坦然自若裝出一副自以為是的模樣給人看,這是為自己掩護,想把你的惡掩護起來,甚至想方設法推到別人身上,你的心何等詭詐!」(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三篇說話)讀過神的話我感到神在看著我一樣,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我就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不要人前一套,人後一套,你所作所為我是一一看清,你騙了人,騙不了我,我都看清了,你還想瞞,那是不可能的事,都在我的手中。不要認為自己聰明,小算盤打得好,告訴你,人千打算、萬打算,最終也逃不出我的手心,萬事萬物都在我手中掌管,更何況一個人!不要躲,不要藏,不要欺哄和隱瞞,難道還看不見我的榮顏、我的烈怒、我的審判已公開顯明?凡不真心要我的,我馬上審判,毫不留情,我的憐憫已到頭再沒有,不要再假冒為善,休要再猖狂。」(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四十四篇說話》)神的話如同一把利劍剖開我的肺腑,把我心中隱藏的陰險詭詐全部暴露在了光中,我不得不坐下來仔細思想自己做事的存心。此時才看見我做人不老實,人前做一套,人後做一套,為了自己的名譽、地位,耍詭詐背叛神。若再這樣繼續不思悔改,可能災禍己離我不遠了。想到這裡我感到神那威嚴不可觸犯的性情,不由得驚出了一身冷汗,趕緊跪到地上向神禱告:「神啊!你的性情活靈活現,你的眼目鑒察人心,神啊!我明白了,是你威嚴烈怒的話語,攔阻了我作惡的腳步,我隨從世界潮流、以強凌弱,看到自己的本性實質是多麼的惡毒,同時也讓我看見你那聖潔美麗的容顏。神啊!我願意按照你的話去行事,對人能包容、忍耐,有愛心,活出一個聖徒的樣式……」

晚上妻子從醫院回來,我把自己的心裡話與妻子述說之後,我們一起看到神的話說:「人裡面嚮往的不是正義的東西,不是光明的、有真理的、合乎事實的東西,而是嚮往那些世俗的、屬撒但的人看為好的東西。……就人崇拜的這些東西有哪些是神所喜悅的?沒有一樣!知識、地位、名利、錢財、勢力,有哪樣是神所喜歡的?有哪樣是正面事物、是合乎真理的?沒有一樣!」(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人裡面不信的成分與背叛神的本性》)看了神的話,我深有感觸地對妻子說:「感謝神,藉著咱媽這件事,把我的敗壞性情,顯明得淋漓盡致。」妻子說:「你想想,為什麼這件事讓你這麼痛苦?就是因為人的臉面地位心太重,臨到事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利益,甚至依靠勢力整人、治人,這也顯明了我們的惡毒本性。若沒有神末世作的刑罰、審判的作工,我們將永遠都活在撒但的權下,與人勾心鬥角,永遠被撒但踐踏、玩弄,永遠沒有資格蒙神的拯救。神的話說:『人的勾心鬥角、詭詐、彎曲這些都是屬於撒但的東西,拯救你就是讓你脫離這些,神的作工不會錯,都是為了拯救人脫離黑暗。你信到一個地步能脫離肉體這些敗壞,不受肉體敗壞轄制,這不是得救了嗎?你活在撒但的權下你就不能彰顯神,你屬於污穢的東西,不能承受神的產業。你被潔淨之後、被成全以後是聖潔的人了,是一個正常的人了,你就蒙神祝福、蒙神喜悅。』(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二)》)」聽了之後,我也誠懇地點點頭。

晚上我躺在床上,揣摩著神的話,想到自己這一段時間的所思所想,完全是為了名譽、地位,為了維護自已的利益,心思意念總是受撒但的驅使,若不是神話語及時的審判刑罰,我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樣的惡來。母親住院這段時間裡,完全顯明了我的心太惡毒,沒有敬畏神、遠離惡,而且還特別崇尚撒但權勢。所以,撒但藉著親戚來圍攻我、讓我在神面前失去見證,背叛神活在人與人之間的爭鬥之中,神也藉著這件事讓我尋求真理按照神的話去做,活出人的樣式來。明白神的心意後,我願背叛撒但向神回轉。

第二天,我來到醫院裡,對母親說:「媽!你一輩子也喜歡做善事,從小就教育我們做好人。李中和咱是多年的老鄰居,他一時頭腦犯渾做錯了事,我大哥大嫂也不在家,今天讓我管這事,你知道我倆信全能神,不能做坑害人的事。我若像不信神的人那樣依靠權勢把李中抓起來,讓他在監獄裡被打得皮開肉綻,再把他弄個傾家蕩產,你的良心也過不去呀,媽!就是李中不拿醫療費,咱不抓他不是怕他,是因為我們信神,得堂堂正正地做人。這樣做不是我們活著窩囊,是活得仗義。這次你的住院費我們倆全拿了。媽!你說這樣行嗎?」當時病房裡的幾個人,他們聽了我的話都驚呆了。一個老頭高興地伸出大拇指說:「兄弟啊!我真服你,你們信神的人都是好人啊!」屋裡幾個人也都真誠地讚賞著。母親從床上坐起來高興地說:「孩子,行!媽聽你的,那要這樣咱們今天就出院吧!你知道,我在醫院裡都快悶死了。」說罷母親開心地笑了。看到這一切,我站在病房心裡默默地向神獻上感謝讚美!

當我辦完出院手續送母親回家時,表姐帶著公安局刑警隊的人開著警車趕來,告訴我她己給我母親做了法醫鑒定,說要去抓人,我和妻子就向神禱告,把這事交在神手中,求神作工吧!只見母親也會意我和妻子的心思,她說話也向著我倆,表姐卻固執地坐著車先走了。

到家後,當地派出所的人知道刑警隊的人來了,他們也開著車趕來湊熱鬧,李中聽說我母親出院回來,一家人一起跑來跪在母親床前哭著認錯,我母親也和氣地對李中說:「孩子,你知道錯就好了,快起來吧!大嬸也不追究你的事了,咱們以後還是好鄰居。」李中一家人聽後很受感動,他們都哭了。李中的妻子也說:「大嬸啊!你救了我們一家人呀!」屋裡的人都很受感動,派出所一個年輕幹警對我媽說:「唉!這場面真感人,人要是都像您這一家人這麼善良,社會也就太平了!」表姐看到此情此景,很生氣地瞪了我一眼,憤憤地與刑警隊兩個幹警坐著警車走了,這時,派出所的幾個人也尷尬地離開了。

一幫來看熱鬧的鄰居和親戚,都用不解的眼光看著母親,母親告訴他們說:「這都是因為他們信的全能神好,你們也都信神吧!」當時就有兩個親戚和鄰居,還有一個宗派的姊妹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來,大哥、大嫂打工回來,我和妻子藉著給他們讀神的話、交通真理,他們明白了實情不但沒埋怨我們,並且也高興地信了神。後來,以往我勸過三個妹妹信神,當時她們說看不見信神的好處在哪兒,經過這件事,她們也都主動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工作。感謝神,一切榮耀歸給神!

海邊, 藍天, 舒暢

感謝全能神末世的刑罰、審判喚醒了我的良心,使我棄惡從善得見光明,走上了人生的正道。經歷中才明白人要想明白真理,達到性情有變化對神有認識,只有藉著經歷審判刑罰,經歷神所擺設的環境才能達到果效,生命有長進。同時也讓我明白每件事的背後都有神的智慧作為在其中,都是神在作拯救人的工作,為了讓人活出真正人的樣式,活出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能榮耀神,敬拜神!(全篇完)

高坡

文章來源: https://www.figprayer.com/abandon-evil.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