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為什麼要拯救人類?

相關神話:

  起初神本是在安息之中的,那時地上並沒有人類也沒有萬物,神並不作任何工作,當有了人類而且人類被敗壞之後神才開始了經營工作,從此神便不再安息而是開始忙碌於人類中間。因著人類的敗壞神失去了安息,也因著天使長的背叛神失去了安息,若不打敗撒但,不拯救被敗壞的人類,神將永遠不能進入安息之中。人沒有了安息神也就沒有了安息,當神再次進入安息之中時,人也就進入了安息之中。所謂進入安息中的生活就是沒有爭戰、沒有污穢、沒有不義存留的生活,也就是沒有撒但(即敵勢力)的攪擾,沒有撒但的敗壞,沒有任何與神敵對的勢力的侵擾,萬物都各從其類,都能敬拜造物的,天上、地上都一片安寧,這是人類安息的生活。神進入安息之中時地上就再沒有不義存留,再沒有任何敵勢力的侵擾了,人類也進入了一個新的境地之中,不再是撒但敗壞的人類,而是經撒但敗壞後而又蒙拯救的人類。人類的安息之日也是神的安息之日,神是因著人類不能進入安息之中而才失去了安息的,並不是起初就沒有安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Continue reading “神為什麼要拯救人類?"

廣告

神就在我的身邊(有聲讀物)

東方閃電 | 神就在我的身邊(有聲讀物)

美國 果子

        我出生在一個基督教世家,奶奶和媽媽都是基督徒。在我一歲的時候,媽媽接受了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的新工作,但奶奶卻極力反對。記得小時候,奶奶最常對我說的話就是:「身體不舒服、作業不會做就禱告主耶穌,他會加給你智慧,能保守你平安。」而媽媽則經常告訴我:「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了我們,神隨時都在我們身邊,臨到事記得禱告全能神,神就會看顧保守你的。」這兩種不同的聲音時常在我耳邊響起,我曾帶著疑惑問媽媽:「媽媽,奶奶讓我禱告主耶穌,你讓我禱告全能神,我到底該聽誰的啊?」媽媽說:「其實啊,主耶穌和全能神是同一位神,只是時代不同,名字不同,作的工作也不同罷了。主耶穌作的是恩典時代的工作,全能神作的是國度時代的工作,一個時代神要換一種作工方式,也要換一個名。但不管神的名和神的工作怎麼變,神的實質是不變的。就像你今天穿紅色的衣服去學校,明天穿藍色的衣服去飯館,雖然你穿了不一樣的衣服,在不同的地方做不同的事情,但你還是你啊。不過,在神新的時代來到的時候,我們就得跟上神新的作工,所以,現在就要禱告全能神啊。」儘管聽了媽媽的解答,但我心裡還是很迷茫,對全能神所作的新工作仍然是持著半信半疑的態度。 Continue reading “神就在我的身邊(有聲讀物)"

基督教歌曲:《怎樣進入真實的禱告》——基督徒靈修詩歌

東方閃電基督教歌曲:《怎樣進入真實的禱告》——基督徒靈修詩歌

1 禱告時得有一顆 安靜在神面前的心, 有一顆真誠真誠的心, 是和神有真實的交通、禱告, 不是要你說好聽的話來欺哄神。 禱告圍繞神現在要作成的, 願神多開啟光照你, 將自己的實際情形與難處 帶到神面前禱告, 包括和神立的心志。

2 禱告不是為了走過程, 乃是用一顆真心來尋求神, 求神保守你的心保守你的心, 使你的心能夠時常安靜在神面前, 在神給你擺設的環境當中 使你能認識自己、恨惡自己, 使你能恨惡自己、背叛自己, 從而使你和神有一個正常的關係, 真正成為一個愛神的人。

推薦更多:

永恆的福音

關於全能神教會

耶穌的重歸

全能神教會的由來

「5·28」引起的家庭風波(上)

HK-20171007-A01-ZB

恩 惠

  我是普通的農村婦女,沉重的家庭負擔時常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的性格也因此變得異常暴躁,強勢,倔強,跟丈夫是三天一大吵,兩天一小吵,日子根本沒法過下去。每當痛苦的時候,我就喊:「老天爺啊,求你救救我吧……」2013年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臨到了我,通過看神的話語以及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我痛苦中呼求的老天爺,於是我欣然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Continue reading “「5·28」引起的家庭風波(上)"

「虎口」逃生(下)

小 優

  想不到剛踏實了兩天,撒但的攪擾逼迫再次臨到了我。一天晚上,媽媽和我的幾個叔叔、嬸嬸還有三奶奶來到我家,攔阻我信全能神。當我看到這個場面時心裡非常氣憤,心想:我怎麼了,我幹什麼了?我不就是信真神了嗎,這有什麼錯?為什麼就跟我沒完沒了了?這時,只見三奶奶陰陽怪氣地對我說:「妮兒啊,走!咱回家看你奶奶去。」聽三奶奶這麼說,我心裡一驚:他們這是想把我弄到我媽家,和有精神病的奶奶關在一起。哎呀!這哪是親人呀,怎麼這麼狠心呢!我剛想到這兒,媽媽就拿著一條繩子衝我走過來,蹲在地上開始綁我的腳。我一看急了,一邊推著她的手一邊大聲說:「你要幹什麼?為什麼要綁我?」兩個叔叔見狀搶步走過來,一人摁住我的一隻肩膀不讓我反抗。當時我坐在沙發上,站都站不起來,看見他們這樣,我在心裡急切地呼求神:「神啊!他們要把我綁走,我就沒法信神了,也找不著教會了。神啊!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為我開闢出路吧!」禱告後,我覺得身上特別有勁,一邊掙扎一邊大聲說:「你們這是要幹什麼呀!你們放開我……」他們見我反抗得厲害就把我放開了,我心裡特別感謝神,真實地體會到只要人真心依靠神,就能看見神的作為,也實際地感受到神就在我的身邊時時看顧保守著我。我心想:在這個環境中,我一定要把真心拿出來獻給神,徹底羞辱魔鬼撒但。於是,我堅定地對他們說:「在其他的事上我都能聽你們的,但在信神的事上我只聽神的!我已經認定全能神就是天主的再來,不管你們怎麼逼我,我都不會動搖的!」當我立定心志要跟隨神時,我再次看到了神的作為。我的一個嬸嬸說:「你們別綁她了,再綁也沒有用,我看她是信定了。」他們這才灰溜溜地走了。他們走後,我一下子癱軟了,感到身心疲憊,沒有一點力氣,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就睡著了。第二天早上,想起昨晚的一幕幕,我的心情還很沉重。想到親人對待我的態度,我不由地想:唉!我媽和家裡人被神父、會長散佈的謠言迷惑,一個勁兒地逼迫我,這什麼時候是個頭啊?回想以往和弟兄姊妹在一起的情景,大家同心合意追求真理、盡本分,互相扶持幫助,沒有欺壓,也不用防備,心裡釋放自由,每一天都過得特別充實、踏實。而現在我被圈在家裡,沒有一點自由,每天提心吊膽地活著,不知什麼時候家裡人或教堂裡的人就來了,輕則訓斥我一頓,重則威脅、恐嚇,我心裡特別痛苦、難受,我真想回到教會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唱詩歌讚美神…… Continue reading “「虎口」逃生(下)"

東方閃電|穿過隧道,陽光很溫暖(下)

東方閃電|穿過隧道,陽光很溫暖(下)

王玉萍

  一個月後,撒但的試探再次臨到了我。一天,出嫁不久的女兒回來時,突然暈倒在大門口,鄰居把她扶回了家。看到女兒病了,剛開始我以為是普通的感冒,就沒當回事,沒想到睡到半夜,女兒突然渾身發抖,嚇得我不知所措,我一下子把女兒緊緊地摟在懷裡,過了一會兒,女兒才好一些了。第二天早上,女兒對我說:「媽,你去盡本分吧,不用管我,我沒事。」我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掌握,我把女兒交託在你的手中……」之後,我對女兒說:「小靜,你要多禱告神、依靠神,神是我們堅強的後盾。」叮囑完女兒,我就去盡本分了。沒想到,兩天後我回來時,女兒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不省人事了。兒媳傷心地對我說:「媽,你走了之後小靜的病就嚴重起來,醫生檢查說是腦出血,需要做開顱手術,因為這兩天小靜的丈夫沒有來,你也沒有回來,沒人簽字,已經錯過了手術的時間。我又聽見醫生對小靜的婆婆說,小靜的病治不好了,即使醒過來也是植物人。」聽到這話,我心如刀絞,淚水奪眶而出,怎麼也接受不了這個事實。當我抱著一線希望去問專家時,專家搖頭說:「該用的藥我們都用了,我們已經盡力了,最好的結果醒了也是個植物人。」聽了醫生的話,我覺得天都要塌下來了,活在了無盡的痛苦中……後來,女婿來了,看見女兒成了這樣,不但不管女兒的死活,還沒有人性地向我要回結婚時的彩禮錢。那一天,從醫院到家的路顯得那麼遙遠,我失魂落魄地走在路上,彷彿走在一條黑暗幽長的隧道裡,看不到前方的光亮。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穿過隧道,陽光很溫暖(下)"

東方閃電 | 如此較量,我獲益很多!

東方閃電| 如此較量,我獲益很多!

馬 新

  因著丈夫不務正業,經常喝酒,對家裡的事不聞不問,我常常陷在痛苦中。就在我無力掙扎時,一個親戚將全能神的國度福音傳給了我。通過讀神的話語我明白了,神發表真理作末世審判工作,就是要把我們人類從撒但手裡拯救出來,使我們認識神、順服神、歸向神,從而得到神的看顧保守。於是,我欣然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並且很快過上了教會生活。然而,就在我為找到了人生的依靠感到慶幸快樂的時候,撒但的試探卻如猛獸撲食一般向我襲來,一場靈界爭戰拉開了序幕……

  一天,女兒放學回到家對我說:「媽,我今天幫老師往樓上拿東西時,手不小心撞到了樓梯扶手,特別疼。」我擔心地看了看女兒的手,不紅也不腫,只是大拇指根部有點破皮,就安慰女兒說:「沒事兒,過兩天就好了。」我想:我信了全能神,有神的看顧保守,孩子一定會沒事的。可過了十多天,女兒的大拇指和半個手掌腫得越來越厲害,兩個月後,孩子的大拇指和半個手掌都變成了黑紫色,拇指腫得比大腳趾頭還粗。這下可把我急壞了,我和丈夫趕緊帶著女兒去了醫院,可是該檢查的都檢查了,卻查不出病因。我就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女兒的手是咋回事啊?我願把孩子向你交託仰望,求你看顧保守。」可是,親戚朋友看到女兒的手都說:「這孩子的手可是個怪病。」婆婆也擔心地說:「這孩子的手可能得廢了!」聽到這些話,我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特別不是滋味,女兒這手要是真廢了,以後可咋辦啊?她還這麼小,怎麼能承受得了這樣的打擊啊?我越想心裡越煩,痛苦、焦慮集聚心頭,心想:我都跟神禱告這麼長時間了,女兒的手怎麼還不見好呢?神也沒成全我的禱告,沒有保守我的女兒啊!我心裡滿了對神的誤解、埋怨。就在這時,丈夫又因喝酒誤事,老闆要解雇他,真是屋漏又逢連陰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聽到這個消息,我心裡更加煩亂:丈夫要是沒了工作,這一家人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呀?我被這些事攪得心神不寧,怎麼也安靜不下來,看神的話也看不進去,心想:我信神家裡怎麼還臨到這麼多不如意的事,神怎麼沒有看顧保守呢?為此,我活在了消極中。
給我傳福音的親戚知道了我的想法後,就耐心地給我交通,說:「咱們今天臨到這些不順的事,都是撒但的攪擾,在靈界都是一場爭戰。末世神作工就是來拯救人類,當人背叛撒但歸向神後,撒但不甘心失敗,它就千方百計地來攪擾人、迷惑人,加給人各種各樣的患難、痛苦,讓人對神產生誤解、埋怨,目的就讓人否認神、棄絕神,失去神的救恩,重新回到撒但的權下。咱們這樣消極遠離神,正是中了撒但的詭計啊!其實,咱們就是不信神,這些事也是免不了要發生的,就是因著我們信神的觀點不對,才給了撒但苦害我們的機會。咱們來看一段全能神的話吧,全能神說:『多數人信神都是為了平安,為了得利,你是沒利就不信的人,你是得不著恩典就噘嘴的人,這怎麼能是你的真實身量呢?就平時難免的家庭事故(孩子得病、丈夫住院、莊稼減產、家人逼迫等等),這些日常生活中經常發生的事你都經不起,遇到這些事總是驚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而且多數都是埋怨神。埋怨神說的話都是欺騙你,埋怨神的作工都是捉弄你,這些不都是在你們心裡存在的嗎?你以為這些事在你們中間發生得還少嗎?你們整天就活在這些事裡,根本沒有心思想如何把神信到家,如何做到滿足神心意,你們真實的身量太小了,簡直沒有一隻小雞那麼大。……你滿肚子裡裝的都是埋怨,有時因此便不聚會了,也不吃喝神話了,說不定消極多長時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三)》)」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 如此較量,我獲益很多!"

東方閃電|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東方閃電| 是我生命的力量

河南省 小何

  時光如梭,一晃我跟隨全能神已十四個年頭了。在這些年裡,雖然經歷了風風雨雨、崎嶇坎坷,但有神的話語伴隨,有神的憐陪伴,我心裡特別充實。在這十四年裡,讓我最刻骨銘心的就是2003年8月份的那場抓捕,在那次抓捕中,我受到了中共警方的殘酷折磨,幾近殘廢,是全能神看顧保守了我,並用他的生命話語一次次帶領我,才使我勝過惡魔的酷刑站住了見證。經歷中我深感全能神話語力量之超凡,全能神生命力之偉大,認定全能神就是主宰一切、掌管萬有的獨一真神,更是我唯一的拯救與依靠,任何的敵勢力都無法將我從神手裡奪走,也無法攔阻我跟隨神的腳步。

  記得那天晚上,我和兩個姊妹正在聚會,突然聽見屋外有狗叫聲,同時還聽到有人翻牆的聲音,緊接著就聽見急促的撞門聲,有人叫喊著:「快開門,你們被包圍了!」我們迅速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就在這時,門「哐啷」一聲被人撞開,幾束強烈的手電光直射過來,刺得我們眼睛都睜不開。霎時,十幾個人闖入屋內,他們強行把我們推到牆角,大聲呵斥道:「都不許動!放老實點!」然後,他們像土匪一樣在屋內到處亂翻。就在這時,我又聽到門外「呯呯」傳來兩聲槍響,接著有人喊:「抓到了,有三個人!」他們給我們戴上手銬,連推帶搡押上警車。此時我才回過神來,原來我們被警察抓捕了。上車後,一個惡警手持電棍吼道:「都給我聽著,誰也不許叫,誰叫老子的電棍就對準誰,打死你們也不犯法!」一路上,兩個惡警把我擠在車座中間,其中一個夾住我的雙腿,一把將我摟在懷裡,色迷迷地說:「老子今天這便宜不佔白不佔!」他死死地抱住我,我拚命地掙脫,直到一個惡警說:「別胡來!抓緊時間完成任務好交差。」他才將我放開。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東方閃電| 第二十四篇結合第二十五篇說話的揭示

  在這兩天的說話當中,若不細看,發現不了什麼問題,實際上,這兩天的說話是該在一天當中說的,但神把話語的分量分開在兩天說,即這兩天的說話是一個整體,但為了能使人更好地接受,所以神分開兩天說,讓人有喘氣的機會,這是神對人的體貼之心。在神的所有作工之中,所有的人都在「自己的位上」盡著自己的功用,盡著自己的本分,不僅是有天使之靈的人在配合,而且有魔鬼之靈的人也在「配合」,而且所有的撒但之靈也在「配合」。在神的說話當中看見了神的心意,看見神對人的要求,從這句話「我的刑罰臨及所有的人,但又遠遠避開所有的人,在所有人的所有生活之中,都充滿著對我的愛與恨」當中可看出,神是用刑罰威逼所有的人,使人對神有所認識,因著撒但的敗壞,因著天使的脆弱,所以說神只是用話語來「刑罰」人,並不是用行政來刑罰人,這是神從創世到如今對天使、對所有人作工的原則。因著天使本是屬神,所以到有一天必會成為神國中的子民受神的看顧、保守。而除天使以外的人也都各從其類,凡屬撒但的各種邪靈都受刑罰,凡屬無靈的人都在眾子、子民的管轄之下,這是神的計劃。所以神曾這樣說「難道我日到來之時正是人的死亡之際嗎?難道我會在國度成形之時將人都滅沒嗎?」雖然這是兩句簡單的問話,但卻是神對全人類歸宿的安排,當神到來之時,也正是神「將全宇之人倒釘十字架」之時,神向萬人顯現的目的正是如此,以刑罰的方式讓所有的人都認識神的存在。因著神降在地之時正是末時,是地上的國最混亂之時,所以神說「當我降在地上之時,地之上漆黑一片,人都在『熟睡』」。因此,今天能夠認識道成肉身的神的人屈指可數,相當於一片空白,因著是末了時代,所以不曾有一個人對實際的神有真實的認識,都是在外表上有「認識」,正因為這,所有的人才都活在痛苦的熬煉之中。當人都脫離熬煉之時,也正是人開始受刑罰的時候,是神向萬人顯現讓人親眼看見之時,因著「在肉身的神的緣故」,人都已落在災難之中不能自拔了,這是神對大紅龍的懲罰,是神的行政。當春暖花開之際,當天之下都遍佈綠色之時,當一切在地的事物都就緒之時,所有的人、所有的物都逐漸進入神的刑罰之中,那時在地的一切工作都完畢,從此,神再不在地上動工,不在地上生存,因為神的大功已告成了。難道在這短暫之際,人就不能放下肉體嗎?什麼物能把人與神的愛隔絕呢?有何人能拆開與神的愛呢?難道是父母、是丈夫、是姐妹、是妻子、是痛苦的熬煉嗎?難道良心的感覺能把神在人裡面的形像而塗抹掉嗎?難道人對人的虧欠、對人的所作所為是人為的嗎?難道是人可以彌補的嗎?誰能自我保守呢?難道人都會自我供給嗎?誰是生活的強者呢?誰能離開「我」而獨立生活呢?為什麼神一再讓所有的人都作作自我反省的工作呢?為什麼神說「有誰的『苦衷』能是自己親手佈置的呢」?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二十四篇結合第二十五篇說話的揭示"

東方閃電 | 話在肉身顯現・ 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 四 十 六 篇 說 話

        真心為我花費、為我擺上的我必保守你到路終,我的手也必托著你,使你一直平安、喜樂,天天有我的亮光、啟示,我必加倍地祝福於你,使你有我的所有,有我的所是。加在你裡面的就是你的生命,任何人不能奪去。不要自尋煩惱、悶悶不樂,在我裡面只有平安喜樂。真心聽話順服的孩子,我也真心愛你,假冒為善的人我最恨,我一定要剪除。從我家中除去世界味道,除去一切我看不慣的東西。

  誰是真心要我,誰是不真心要我的,我心裡有數,別看他外表裝得好、裝得像,甚至可以說成是世上最佳的演員,但他心裡存在什麼我都一一察清。不要認為自己心裡的東西我不知道,實際再沒有比我更清楚的人了。你心裡是什麼我也知道,自己願意為神擺上、為神花費,只不過不願用花言巧語博得人的歡欣罷了。必須看清!今天的國度不是用人的力量去建造,而完全是用我的百般智慧、我的心血建造成功的。誰有智慧、有我的所是在裡面,誰就在國度的建造上有份。不要再憂慮,自己總是憂慮重重,不顧我的心意在你裡面的啟示,在你裡面的光照,以後不要再這樣,有啥事多和我交通,免得你自作自受。

  也許從我的外表看來,對誰都是不冷不熱,但你知道我裡面想什麼嗎?我對那些降卑者一直抬高,對那些自高自大者一直往下踩。不明白我心意的會受大虧損的,要知道這是我的所是、是我的性情,無人能改變,無人能看透,只有我啟示你,你才能明白,否則你也看不透,不要驕傲。雖然有的人嘴裡說得好,但心裡對我總是不忠心,對我總是暗地裡抵觸,對於這樣的人我會審判他的。

  你不要只注重看別人的眼色,應注意看我的舉止,看我的樣式,這樣才會漸漸摸著我的心意,做事也會符合我的心意,且沒有一點差錯。不要自己流淚、自己悲傷,你所做、所為、所想我都看清,也知道你誠心所願,我會用你的。現在是關鍵,考驗你的時候到了,難道你仍未看清嗎?仍未覺察嗎?為什麼我對你是那樣的態度?你可知道?這些我都啟示給你了,你也稍有看見,不過不要停步,繼續向前進入,我會繼續開啟你的,你體會到沒有,越是順服聽話裡面就越亮堂、越有啟示,對我也越有認識越有經歷。不要總抱著自己的觀念不放,這樣會阻塞我的活水流通,會攔阻我旨意的通行。要知道,完全得著一個人不是容易的事!不要想得那麼複雜,簡單跟從不要再考慮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文章來源:第 四 十 六 篇 說 話

更多推薦:

東方閃電 | 我這個罪魁終於仆倒在神話面前 

 全能神 | 在離開全能神的日子裡 

全能神教會 |《寶座流出生命河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