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紀錄片 中國宗教迫害實錄之七《血淚青春》

全能神教會紀錄片 中國宗教迫害實錄之七《血淚青春》

中國共產黨自1949年在中國大陸執政以來,就一直迫害宗教信仰,瘋狂抓捕、屠殺基督徒,驅逐、殘害在華傳教士,沒收、銷毀無數《聖經》,查封、拆毀教堂,妄圖取締所有家庭教會。本紀錄片講述了中國基督徒林皓晨一家遭受中共迫害的真實經歷。林皓晨自幼跟隨父母信主,他從小就看到村支書常來家裡威脅、恐嚇父母,不讓他們信主、傳福音。林皓晨一家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後,遭到了中共政府更加瘋狂的抓捕、迫害。林皓晨的母親在逃亡中病逝,他與父親、哥哥三人四處逃亡、有家難歸,原本幸福、美滿的家被中共迫害得骨肉分離、家破人亡……

廣告

基督教會電影《肩負使命》十字架路上神愛相伴

基督徒陳毅欣信主多年,有幸迎接到了末世重歸的主耶穌——全能神!從全能神的話語中,她明白了神拯救人類的急切心意與一個受造之物肩負的使命、責任,便開始傳福音見證神的末世作工。期間她走過多個省市,屢遭宗教界逼迫、棄絕和中共的追捕、迫害,受了很多苦,但在神話語的引領之下,她依然肩負使命,不畏險難,奮勇向前……

觀看更多:

基督教會電影《何處是我家》神給了我一個幸福的家

不變的選擇

我因著有病而信了主耶穌,信主後蒙主的恩典我的病好了。幾年後鄰居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了我,通過看神的話與姊妹的交通,我認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就把神的話拿給丈夫看,丈夫看後對我說:「這書裡的話說得太好了,都是讓人追求真理怎麼做好人、做誠實人走人生正道,並且這些話滿有權柄能力,不是人能說出來,你就好好信吧!我支持你信全能神。」我聽後心裡很高興,不久我也加入到了傳福音的隊伍之中。

正當我信心百倍地與神配合時,中共政府開始利用各種宣傳工具,散佈謠言定罪、褻瀆、毀謗全能神教會……攪得人心惶惶,就連以往支持我信神的丈夫也被中共的謠言所迷惑。

一天,我傳福音回家剛要做午飯,丈夫從工地上回來,滿臉不高興地對我說:「你別出去給別人傳福音了,你聽聽大廣播喇叭、報紙、電視新聞上都說你們信全能神的是參與政治,而且還各處掛條幅要抓捕信全能神的人……」聽了丈夫的話,我氣憤地對他說:「你怎麼能聽信它們這些顛倒黑白、胡說八道的謠言呢?你也看到了來咱家信全能神的那些弟兄姊妹都是端莊正派的人,怎麼還隨從中共說話?一個國家政府這樣不擇手段地歪曲事實、編造謊言,利用人對媒體新聞的信任來迷惑人、欺騙人,讓人都起來抵擋神的作工,這就是共產黨抵擋神、殘酷迫害神選民的慣用伎倆。咱可不能上了它的當,跟著它抵擋神,最終被神毀滅。全能神的話早已說過:「神不參與人類的政治,但神卻掌握著每一個國家與民族的命運,掌握著這個世界,掌握著整個宇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我們信全能神的人,只傳國度福音,從來不參與什麼政治活動,你也親眼目睹了,你怎麼能聽信那些鬼話、謠言呢?」這時丈夫無奈地對我說:「你說的是這麼回事,但咱不是小家小戶嗎?胳膊擰不過大腿,這是在中國,咱是在共產黨的權下生活,政府反對的事,你與它對抗能有好果子吃嗎?共產黨整人治人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可是有苦沒處說,有冤無處訴啊,你與它作對,那就是雞蛋碰石頭,還會有好嗎?」我今天信神天經地義,絕不能上當,於是無論丈夫怎麼勸說,我出去傳福音的心絲毫沒有動搖。

不久村支書又對我丈夫施加壓力,讓我丈夫無論如何也要想方設法攔阻我,不讓我再出去傳福音,並且村支書和村治安隊長親自到我家,他們先是奉承我說:「你可是咱村出了名的賢妻良母,又是五好家庭。現在你信全能神是政府反對的,你就別信了。」聽到他的話,我在心裡一直呼求神,願神保守我的心,不受他們謊言的迷惑。他看我不吱聲又對我說:「你要是再出去傳福音,讓政府知道咱村有信全能神的人,那咱這個文明村就保不住了,我這個村支書也得下台了。再說你總得為你的兒子想想吧,他的工作那麼好,多少人擠破腦袋都進不去,你也不願意他因你信神而丟了工作,毀了他的一生吧?你可得好好考慮考慮啊?」聽了這些話,我的心一顫:中共真是太卑鄙了,我信神還要株連九族,要真是那樣兒子不就受牽連了嗎?我內心在激烈地爭戰著,我只有一個勁地呼求神,讓神保守我的心。他們見我仍沒有表態,治安隊長變了臉色,威脅我說:「你若不聽勸的話,你走到哪兒我們就跟到哪兒,看看你都去誰家傳福音。」聽到這兒我生氣地說:「我信神又沒犯法,共產黨不是宣傳信仰自由嗎?為什麼對信神之人處處逼迫限制呢?而且我們信神就是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追求真理脫去敗壞性情,得潔淨蒙拯救,我丈夫也承認這是正道,還支持我信神,倒是政府給全能神教會製造的謠言,還有你們的挑撥才使我丈夫反對我信神,讓我的家庭鬧矛盾。」最後他們只好對我說:「這是共產黨的天下,它不允許的事,你就別幹了,現在政府統一下令重點打擊家庭教會,其中就包括全能神教會,中央三令五申,高度重視,讓各級政府一把手來抓這項工作,你要是不聽我們勸,以後被抓了,別怪我們沒提醒你。」是神的保守使我站住了見證,他們走後,我心裡又開始翻騰起來,信神本是天經地義的事,可為什麼中共這樣步步緊逼呢?我又想到他們說的那些話,就開始為兒子的前途擔心,怕因為我信神使兒子因此丟了工作。而且我們家在村裡是數一數二的富戶,現在年紀一年比一年大,是該在家享受這天倫之樂的生活了。可又一想,不對啊!雖然這個家是我與丈夫用汗水換來的,但神不給個好身體,神若不祝福,人灑多少汗水也是白搭工。可沒過一會兒我又想到:如果我仍然堅持傳福音,親人會怎麼看我呢?能不能失去在他們心中賢妻良母、孝敬老人的好名聲呢?我越想心裡越亂,越想越怕失去這一切,這時肉體軟弱靈裡也開始下沉。尤其想到我出去傳福音治安隊長要跟著我時,我就更受轄制了,心想:這要是讓村裡人都知道了,我因信全能神被治安隊長跟著,我的臉往哪兒放啊?我還怎麼在這個村裡住?這個家門還怎麼進出啊?我越想越軟弱,就想要妥協不出去傳福音了。可當我有這種想法時,心裡就很難受,一點也不平安,於是我就在心裡禱告:「神哪,我現在的處境你最清楚,我不知該怎麼辦了,願你帶領我、引導我。」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著神的計劃、為著神的命定而扮演著你的角色,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無論你的背景怎麼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麼樣,總之,沒有一個人能逃脫上天的擺佈與安排,沒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我兒子的命運是在神的手中主宰,不是在共產黨的手中。還有治安隊長能不能跟蹤我,都是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的,不是他說了算的,這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不是哪一個人能說了算的。這時我的心裡踏實了許多。我想起前幾天看到的一段神的話:「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撒但是想方設法總送意念,時時求神光照開啟,時時靠神潔淨我們裡面撒但的毒素,靈裡時時操練和神親近,讓神掌權佔有全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六篇說話》)神的話給了我信心,使我認識到膽怯害怕的意念是撒但在攪擾、愚弄我,讓我失去信心,失去蒙拯救的機會。神的話把撒但的詭計揭露了出來,我不能因著怕失去好名聲,失去幸福的家庭,失去與家人之間的關係而背叛神,失去見證。感謝神的開啟與引導,讓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

pray, God's word

村書記和治安隊長走後,丈夫看我仍是傳福音看望弟兄姊妹,就對我越來越冷淡了,以往我倆是夫唱婦隨,美滿幸福地過了二十多年。可如今他被謠言迷惑後,不但對我發火,還說些不三不四的話。有了上次的經歷,我知道這是撒但的詭計,撒但就藉此挑撥我與家人的關係,讓家人逼迫我,讓我離開神,我不能上撒但的當。於是我就心平氣和地跟丈夫談,可這次無論我怎麼說他都不聽,還總是與我吵鬧。我只有一個勁地呼求全能神幫助我,帶領我走前面的路,禱告時我想起一段全能神的話說:「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我一下子意識到,原來我臨到的這些環境都是一場靈界的爭戰啊,是神和撒但在打賭,看我怎麼選擇,是站在神一邊,還是站在撒但一邊,撒但利用我的家人來攪擾我,讓我離開神,失去神的拯救,最終與它一起被神毀滅。撒但的詭計太陰險了,我不能隨從撒但的引誘,我得站住見證滿足神,感謝全能神的話讓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

後來家人看到我信神的心越來越堅定,他們就再也不說什麼了,有一天,我丈夫豎起大拇指對我說:「你信的神太有能力了,我們這麼多人來硬的、軟的都沒把你攔住,真是佩服!」聽到這話,我從心裡感謝神,是全能神的話語帶領我超脫了黑暗權勢的圍攻,帶領我走上光明的人生正道,我願好好滿足神為神作好見證,讓神得著我的心,以此來安慰神心!
願將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王新

末班車

東北的三九天格外寒冷,刺骨的北風中還夾雜著大片的雪花,伴著暮色降臨,路上的行人也隨之少了起來,這時從稀稀拉拉的行人裡急匆匆地走來一位中年女子,她叫丁香。丁香傳了一天的福音,此時的她雖然有些疲憊,但是她害怕趕不上末班車,就卯足了勁兒地奔公交車站點趕去。到了站點,丁香看見公交車停靠在那裡,她這才長舒了一口氣,下意識地抖抖自己身上的雪花,又看了看手上的錶,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終於趕上了今天最後的一班車。

丁香抬頭往車裡看去,開車的師傅大約有五十多歲,兩鬢有些斑白,一看就是一個駕齡很長的老司機。丁香站在車門口禮貌地問道:「師傅,幾點開車?」開車師傅很和善地回答:「快了,最多也就十分鐘。天太冷了,趕緊先上車坐下吧!」丁香點點頭,快步上車就近找了一個靠窗的座位輕輕地坐下,身體半倚在靠背上,就在坐下的一剎那,她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來,此時疲憊與寒冷也一起向她襲來。今天傳福音跑了一天,不僅沒有人尋求考察,還遭到一個宗派人朝她吐口水,狠狠地跺著腳說:「你們信全能神的人背叛了主耶穌,我奉主耶穌的名狠狠地咒詛你!」這時的丁香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心裡忽然感覺特別委屈,一股酸楚湧向心頭,就覺得給這些宗派人傳神的國度福音咋就這麼難呢?丁香想想自己這幾年一直奔走在傳福音的路上,雖然道成肉身的全能神隱祕降臨在中華大陸作工20多年了,神的發聲說話已經傳遍了千家萬戶,震動了各宗各界,很多真心信神渴慕真理的人聽見了神的聲音紛紛地歸到了全能神面前,但宗教裡還有很多人因著牧師長老對神末世作工的定罪、誹謗而受迷惑捆綁,不願意尋求考察真道。當她給「生命道」教派信主的朋友傳全能神的國度福音時,昔日的好朋友從此反目成仇;給「班次」教派的一個姊妹傳福音,沒想到這個姊妹竟然拿著糞叉狠狠地叉向她……回想著他們仇視的目光一次次地拒絕全能神的末世救恩時,丁香感覺心裡有些消極、軟弱……

這時,車上一陣嘈雜聲打斷了丁香的思緒,只見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凶巴巴地對著司機不耐煩地吼道:「不是6點10分發車嗎?都過了10分鐘了咋還不開車?」聽了中年男子的話,其他乘客也紛紛指責司機說話不算數,有的抱怨太冷,有的說自己著急回家給孩子做飯,一時間車上的人都七嘴八舌地數落起司機來。沒想到,司機卻滿臉賠笑:「對不起!對不起!再等一小會兒,這是最後一班車,今天早上拉出來的乘客還有兩個孩子沒到,假如她們趕不上末班車,就得打車回去,那得花多少錢哪!」司機手握著方向盤,一邊跟乘客解釋著,一邊眼睛不時地往外張望。一會兒,兩位年輕的姑娘左手裡拎著包,右手摀著胸口,頂著滿頭的雪花,呼哧呼哧地上了車,這時車子開動了起來。兩位姑娘對司機一個勁兒地表示謝意,司機有些欣慰地說:「哎!孩子,不用謝我,這是我的職責,只是對不起這一車的乘客,要謝就謝謝他們吧!」兩位年輕姑娘對著車上的乘客一會兒點頭,一會兒抱歉,一會兒感謝……

客車穩穩地向前方疾馳而去,然而,丁香卻被剛才車上發生的這一幕感動著,慚愧著。她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謝謝你藉著司機給我上了最好的一課,司機知道自己帶出來多少乘客,他的職責就是再把他們帶回去,司機甚至不顧眾人的埋怨、指責,也要堅持履行自己的職責,堅決要把自己載出的乘客如數載回,司機盡上了他的職責,他是問心無愧的。可我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在傳福音時當盡的職責與本分都盡上了嗎?為什麼臨到點難處、宗教人的辱罵、誹謗就退後消極呢?可見我對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不明白。

想想神六千年經營人類的工作,從律法時代到恩典時代,神就一直在帶領人類、拯救人類,現在國度時代的工作是神拯救人類經營計劃的最後一步工作,神預定要拯救的人神一個也不丟棄,神要把這班人帶入神為人預備的美好歸宿之中。時候不多了,神的工作即將結束,但是現在還有很多人沒有回來,神在等待,神心焦急!神對那些沒有跟上神末世作工的人,不也是希望他們能奔跑著趕上神末世拯救人的「末班車」嗎?那些還沒有來到全能神面前的各宗派的弟兄姊妹,因著不明白神拯救人的經營計劃,只是聽信牧師長老所講的聖經字句道理,把神的說話作工定規在聖經裡,出了聖經就不是信神,認為神只是憐憫慈愛的神,只能作恩典時代的救贖工作,不知道神的作工是隨著時代向前發展的,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已在恩典時代救贖工作的基礎上又作了一步審判人、潔淨人的新工作,使那些活在犯罪認罪、認罪犯罪循環往復中的人,能在神的末世審判工作中得以脫離罪惡,得著潔淨、變化達到蒙拯救。他們抵擋神、拒絕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是因為他們愚昧地聽從牧師長老的迷惑控制,不注重尋求真理,不注重聽神的聲音,固步自封不尋求考察真道造成的。可儘管麻木的人類對神的拯救滿了誤解、抵擋,但神的作工依然向前發展,說話發聲,擴展福音,神拯救人的心意依然不變。面對神的末世作工及對人的拯救,又想想當初神曾擺佈多少弟兄姊妹給自己傳福音,而自己也是一次次地悖逆抵擋,傷神的心,但是神卻沒有按着自己的悖逆來對待,仍然給自己機會回轉。整整三年弟兄姊妹從來沒有放棄過自己,一次次地耐心給自己見證神的末世作工,最終才使自己搭上了進入國度的「末班車」。

bible of the Age of Kingdom, book

想到此,丁香感到良心倍受責備,同時神的話也在她耳邊輕輕地響起:「他們貧窮、可憐、瞎眼,不知所措,落在黑暗之中哀號,路在何方?多麼渴慕光明猶如流星一樣,突然降下來驅散這將人壓抑了多少年的黑暗勢力。苦苦巴望、日思夜想,有誰盡都知曉?這苦難深重的人竟然在光劃過之日仍被囚禁在黑暗的監牢裡不得釋放,何時不再哀哭?這些從未有過安息的脆弱的靈竟這樣慘遭不幸,無情的繩索、凝固了的歷史早將其封鎖在其中,哀哭之聲誰曾耳聞?愁苦之態誰曾目睹呢?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憂傷著急,怎忍看著親手造的無辜的人類遭受這樣的折磨呢?人類畢竟是經受過毒害的不幸者,雖然今天倖存下來,但誰知人類早已經歷了惡者的毒害。難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個嗎?你不願因愛神而努力地將這些倖存者都拯救回來嗎?以自己所有的力量來還報那愛人如愛自己骨肉的神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以後的使命,你當怎麼對待》)丁香感到神的話帶著權柄,又帶著責備,既溫柔又有力,讓她羞愧又讓她無地自容。是啊!我怎麼就忘了自己曾經也是受害者中的一個呢!想想剛才那兩個乘客即使趕不上末班車,她們還可以花錢打車回家,但是那些仍停留在恩典時代,光接受主耶穌的救贖卻不接受全能神末世救恩的人,如果趕不上神拯救人的這趟「末班車」,那將會永遠失去蒙拯救的機會。

丁香在心裡一遍又一遍默默地向神說:「神啊!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一定要盡全力與神配合,傳福音滿足神。」此時丁香渾身充滿了力量,疲倦與飢餓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她在心裡唱道:「我不去想以後的道路如何,我只以通行神旨意為天職,我更不想前途是得福受禍,既然選擇了愛神我就忠心到底。不管身後潛伏多大危險患難,不管眼前是多麼崎嶇坎坷,既然目標是神得榮之日,就將一切撇棄,努力向前。你曾想到神的心何等焦急,當怎樣與神配合才是為神分憂,我更當想該怎樣安慰神心,既然我要愛神就當拼命獻上。為神盡忠的時候已經到了,我們該為見證神而受苦,神為我們受苦太多,該是還報神愛的時候。弟兄姊妹我們站起來,愛神就不受任何人事物轄制,放棄一切竭力忠於神,讓神早日得享安息,迎接神的得榮之日得榮之日。」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前進在愛神的路上》

夜幕中,耀眼的車燈照亮了前方的路,飛舞的雪花迎面拍打在車窗上,客車迎著風雪載著滿車的乘客,捲起一陣陣白色的煙霧,疾馳在回家的路上。

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