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東方閃電 -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生命的道不是任何一個人都能具備的,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輕易得到的,因為生命只能從而來,也就是說只有神自己才具備生命的實質,只有神自己才有生命的道,所以說只有神才是生命的源頭,只有神才是湧流不斷的生命活水泉源。創世以來神作了大量的帶有生命活力的工作,作了許多帶給人生命的工作,付出了許多使人能得生的代價,因為神自己就是永生,神自己就是使人復活的道。神無時無刻不在人的心中,無時無刻不活在人的中間,他作了人生活的動力,作了人生存的根本,又作了人後天生存的豐富的礦藏。他使人轉而復生,使人頑強地活在人的每一個角色中,靠著他的力量,靠著他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人活了一代又一代,而神生命的力量始終如一地在人的中間支撐著,他付出了常人未曾有的代價。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人的生命是來源於神,天的存在是因著神,地的生存也是來源於神的生命的力量,任何帶有生機的東西都不能超越神的主宰,任何帶有活力的東西都不能擺脫神權柄的範圍。這樣,無論何許人士都得歸服於神的權下,都得活在神的掌管之中,都不能逃出神的手心。

繼續閱讀 “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廣告

東方閃電| 獄中的花季

         東方閃電| 獄中的花季

                                                                   河北 晨昔

  人都說花季雨季是人生中最燦爛、最純真的時光,也許很多人的花季雨季都充滿了美好的回憶,可是,令我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是,我的花季年華卻是在監獄中度過的,也許你會投來異樣的目光,但是我不遺憾。雖然在獄中度過的花季充滿了苦澀、充滿了淚水,但卻是我生命中一份最珍貴的禮物,我從中收穫了很多。

  我出生在一個幸福的家庭,從小就跟著媽媽信耶穌。十五歲時,我和家人定真了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欣然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2002年4月的一天,十七歲的我和一個姊妹在一個地方盡本分,凌晨一點,我們正在接待家熟睡,突然被一陣急促的砸門聲吵醒,只聽見外面有人大聲喊叫:「開門,開門!」接待家的阿姨剛把門打開,幾個警察猛地一把將門推開,一擁而入,氣勢洶洶地說:「我們是公安局的。」我一聽「公安局」三個字,立刻緊張起來,難道他們是為信神的事來抓我們?我也曾聽到過一些弟兄姊妹因信神被抓捕受迫害的事,莫非今天會臨到我?此時我的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慌亂得不知如何是好,我就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求你與我同在,加給我信心、膽量,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願為你站住見證,也求你加給我智慧與該說的話,保守我不背叛你,也不出賣弟兄姊妹。」禱告後,我的心慢慢平靜下來。只見四五個惡警像土匪一樣在屋裡亂翻,把床上的被褥還有各個櫃子、箱子、床下等地方都翻了個遍,最後他們搜出了神話書籍和詩歌光盤。帶頭的惡警一本正經地對我說:「有這些東西就證明你是信神的,跟我們走一趟吧,去錄個口供登個記。」我心裡一驚,說:「有話在這兒說就行了,我不想跟你們去。」他立即換上了一副笑臉對我說道:「你不要怕,去錄個口供一會兒就讓你回來。」我信以為真,於是跟著他們上了警車。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獄中的花季"

東方閃電| 你 真 是 信 神 的 人 嗎 ?

基督, 冠冕, 榮耀, 這裡, 忠心,

東方閃電| 你 真 是 信 神 的 人 嗎 ?

  或許你走信神的道路不只是一年兩年了,在這幾年的生涯中或許你受了許多苦,或許你並未受苦,而是得了許多恩典,或許你並未受苦也未得恩典,而是生活得特別平庸。不管怎麼樣,你總歸還是一個跟隨神的人,那我們就跟隨神這一問題來作一次交通。不過我要提醒每一位看這話的人,神自己的說話都是針對每一個承認神的人說的,是針對每一個跟隨神的人說的,並不是針對所有包括承認與不承認神的人說的。若你認為神是向大眾說話,是向世人說話,那神的話對你就沒有效力了,這樣你就應該把所有的言語都記在自己的心上,不要總是將自己置身於這些言語以外。總之我們還是談談我們自己家裡的事吧!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你 真 是 信 神 的 人 嗎 ?"

東方閃電| 告誡三則

神,真理,誠實,光明,拯救

東方閃電| 告誡三則

  作為一個信神的人應該凡事都對神忠心無二,凡事都能合神心意,不過每個人都明白這樣的道理,只是因著人的種種難處,比如人的無知、謬妄或是敗壞,這些在人來說最淺顯而且是最基本的真理在人身上都不能完全看見,所以,在未定規你們的結局以先我應當先告訴你們一些事情,這些事情對你們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在說出這些事情以先你們應該先明白這樣一個問題:我的說話是面向全人類的真理,不是專為某一個人或某一類人而發表的。所以你們只管從真理的角度上來領受我的話語,而且態度一定要專一誠懇,不要忽略我話語的每一個字句與我所說的所有真理,不要用輕慢的態度來對待我的所有說話。在你們生活當中我看見了你們做了大量的與真理無關的事,所以我特別要求你們都要做真理的奴僕,不要做邪惡與醜陋的奴役,不要踐踏真理、玷污神家的每一個角落。這就是我要告誡你們的。下面我就來說我要說的問題: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告誡三則"

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預言,國度,福音,擴展,真心

東方閃電| 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我在外邦之中擴展工作,在全宇之下都閃現我的榮光,星星點點的人身上都包含著我的心意,都在我手的擺佈之下做著我分配幹的活計,從此,我進入了新的時代,我將人都帶入了另一個世界。當我重返「故鄉」之時,我又開始了我原計劃中的另一部分工作,讓人對我更有認識。我眼觀看宇宙全貌,正是我作工的好時機,我便各處奔忙,在人的身上作我新的工作。畢竟是新的時代,我又帶來新的工作,將更多的新人帶入新的時代,將更多的我將淘汰之人都廢棄。在大紅龍國家,我作了一步令人莫測的工作,使人都在風中搖擺,隨之許多人都隨著風的颳動而悄悄飄去,這也正是我所要揚盡的「場」,是我所盼望,也是我的計劃。因在我作工之時,不知不覺進來許多「惡者」,但我並不急於將其趕走,而是在適當的時候將其沖散。從此,我才作生命的起源,讓那些真心愛我的人從我得著無花果樹的果子,從我得著百合花的香氣。因為在撒但寄居之地、在屬灰塵之地上無有純金存留,只有沙土,所以,面對此情,我就作了一步這樣的工作。要知道,我得著的是提煉出來的純金,不是沙土,惡者怎能存留在我的家中呢?我怎能容讓狐狸寄生在我的樂園中呢?我千方百計將其趕走,在我的心意未顯明以先,誰也不知我要作什麼,趁此機會,我便將那些惡者趕了出去,他們被迫離開我。對待惡者,我就是這樣作,但其仍有為我效力的一天。因著人得福的心太強烈,所以我便扭轉身軀將榮臉顯現「外邦」,讓人都活在自己的天地裡而自我審判,我卻說著我該說的話,「供應」著人的所需。當人都醒悟之時,我早已將我的工作擴展開來,我便將我的心意向人發表出來,在人身上開始我第二部分的工作,讓人都緊緊隨著我,以便配合我的工作,讓人都盡其所能地與我一起作我該作的工作。 繼續閱讀 “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東方閃電|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東方閃電|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河南省 小何

  時光如梭,一晃我跟隨全能神已十四個年頭了。在這些年裡,雖然經歷了風風雨雨、崎嶇坎坷,但有神的話語伴隨,有神的愛憐陪伴,我心裡特別充實。在這十四年裡,讓我最刻骨銘心的就是2003年8月份的那場抓捕,在那次抓捕中,我受到了中共警方的殘酷折磨,幾近殘廢,是全能神看顧保守了我,並用他的生命話語一次次帶領我,才使我勝過惡魔的酷刑站住了見證。經歷中我深感全能神話語力量之超凡,全能神生命力之偉大,認定全能神就是主宰一切、掌管萬有的獨一真神,更是我唯一的拯救與依靠,任何的敵勢力都無法將我從神手裡奪走,也無法攔阻我跟隨神的腳步。

  記得那天晚上,我和兩個姊妹正在聚會,突然聽見屋外有狗叫聲,同時還聽到有人翻牆的聲音,緊接著就聽見急促的撞門聲,有人叫喊著:「快開門,你們被包圍了!」我們迅速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就在這時,門「哐啷」一聲被人撞開,幾束強烈的手電光直射過來,刺得我們眼睛都睜不開。霎時,十幾個人闖入屋內,他們強行把我們推到牆角,大聲呵斥道:「都不許動!放老實點!」然後,他們像土匪一樣在屋內到處亂翻。就在這時,我又聽到門外「呯呯」傳來兩聲槍響,接著有人喊:「抓到了,有三個人!」他們給我們戴上手銬,連推帶搡押上警車。此時我才回過神來,原來我們被警察抓捕了。上車後,一個惡警手持電棍吼道:「都給我聽著,誰也不許叫,誰叫老子的電棍就對準誰,打死你們也不犯法!」一路上,兩個惡警把我擠在車座中間,其中一個夾住我的雙腿,一把將我摟在懷裡,色迷迷地說:「老子今天這便宜不佔白不佔!」他死死地抱住我,我拚命地掙脫,直到一個惡警說:「別胡來!抓緊時間完成任務好交差。」他才將我放開。

  惡警把我們帶到了派出所關進一間小屋,分別銬在鐵椅上,由一人看管我們,不讓我們說話,這個惡警厲聲問我們叫什麼名字,家住哪裡。因著緊張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就默默禱告神,求神賜給我聰明智慧與當說的話。這時神話開啟我:不管做什麼事都以神家利益為重,接受神的鑒察,順服神的安排。」(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是呀!我得以神家利益為重,無論遭受什麼折磨,都不能連累弟兄姊妹,不能出賣弟兄姊妹,更不能出賣神,得為神站住見證,絕對不能當猶大,所以不管他怎麼問,我就是不理他。第二天早上,他們要把我們送到看守所,那個流氓惡警皮笑肉不笑地說:「我們佈下天羅地網總算逮住了你們,一天抓不到你們,我們就一天不放鬆!」說完就給我戴上手銬,還趁機雙手在我胸前推了兩下,我非常氣憤,真沒想到人民警察竟在這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簡直就是一夥黑社會、土匪!實在令人噁心、憤恨!

  在看守所裡,惡警為了讓我說出家庭住址和信神的事,他們先讓一個女警用軟招勸我,套我的話。見我不說,他們就強行給我錄像,並說要把錄像拿到電視台播放,敗壞我的名譽,但我知道我只是信神,追求走人生正道,並沒有做任何見不得人的事,更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便對他們說:「隨你們的便!」惡警們見詭計不成就採用毒招來折磨我。他們像對待重刑犯一樣給我戴上手銬和十斤重的腳鐐,把我押上車帶出去審訊。因腳鐐太重,腳後跟只能擦地而行,行走十分困難,沒走幾步我腳上的皮就被磨破了。上車後,他們立即用黑袋子將我的頭罩上,兩個惡警把我夾在中間。我心裡猛地一驚:這夥惡魔沒有人性,不知他們會用什麼毒招來折磨我,我若承受不住怎麼辦?於是,我趕緊向神禱告:「全能神啊!面對即將臨到的環境,我的肉體有些軟弱,求你保守我,加給我信心,無論什麼酷刑臨到,我都願站住見證滿足你,堅決不背叛你。」進屋後,他們取下我的頭罩,命令我站一天。晚上,只見一個惡警坐在我對面,蹺著二郎腿,惡狠狠地對我說:「好好回答我的問題,答完就放你!你信神幾年了?誰傳你信的?你們教會的負責人是誰?」見我不吱聲,他怒喝道:「看來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是不會說的!」說完,他就喝令我把雙手舉過頭頂紋絲不動地站著。一會兒,我的兩隻胳膊開始酸痛支撐不住,他們不許我放下,直到我兩隻胳膊抬不起來,渾身是汗,瑟瑟發抖,他們才讓我把手放下,但仍不許我坐,一直讓我站到天亮,站得我腿腳麻木、腫痛。

  第二天上午,惡警又開始審問我,我還是不說。他們就把手銬(帶鏈的)一端取下,惡警頭目用一根10公分粗、70公分長的木棍猛擊我的腿彎,將我打跪在地,木棍順勢夾在了我的兩腿彎中間,他們隨即把我兩隻胳膊從木棍下拉過,又強行給我戴上手銬。立時,我胸口憋悶,呼吸困難,兩肩的筋像要被拉斷一樣,小腿繃得似乎要斷裂,疼得我渾身發抖。大約過了三分鐘,我左右搖擺支撐不住,「咚」的一聲一屁股蹲在地上,仰面朝天。接著,四個惡警一個指揮,兩邊的惡警一手摁木棍,一手搬我肩膀往上搬,另一人雙手掂起我的頭,用腳蹬我的後背將我慢慢蹬起來,讓我繼續蹲著。就這樣倒下、扶起反反覆覆地折磨了我一個小時左右。直到他們累得氣喘吁吁滿頭大汗,惡警頭目才說:「算了,算了,累得受不了了!」他們才把刑具卸下。我渾身無力,像一灘爛泥一樣癱坐在那裡喘著粗氣。此時,我的手腕被手銬磨破,雙腳也被腳鐐磨破淌著血,我疼得渾身淌汗,汗水流到傷口處,如同刀割一樣疼。在極度的痛苦中,我在心裡不住地喊著:神啊!救救我吧,我快受不了了!就在這時,神的話開啟了我: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麼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麼能比『命』更重要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使我心裡猛然一亮,撒但知道人最寶愛肉體,更怕死,它就是想藉著摧殘我的肉體,讓我恐懼死亡而背叛神,這是撒但的詭計,但神正是利用撒但的詭計來成全我對神的信心和忠心,讓我在撒但面前為神作見證,以此來羞辱撒但。明白了神的心意,我裡面又有了信心與力量,也有了寧死也要為神站住見證的決心。當我立定心志豁出命來滿足神時,渾身的疼痛感減輕了許多,心裡也不覺得痛苦難受了。後來,惡警卸掉了我的刑具,命令我站起來,並咬牙切齒地說:「不說就讓你一直站著,看你能撐多久!」就這樣他們一直讓我站到天黑。晚上去廁所時,我因戴著腳鐐,雙腳腫脹得早已潰爛流血,只能腳擦地一點點地挪移,行動特別艱難,每挪一點腳都揪心般地疼,地上留下一行很清晰的血印,大約三十米的路我來回用了將近一個小時。那一夜,我不住地用手揉著腫脹的腿,伸也不是,縮也不是,難受極了,但讓我得安慰的是,因著神的保守我沒有背叛神。

  第三天上午,惡警再次用同樣的手段來折磨我,我每倒下一次,惡警頭目就獰笑著說:「這個跟頭翻得漂亮,再來一個!」我又被扶起、再倒下,他說:「這個姿勢好看,我看著舒服,再來一個!」就這樣,他們反覆折騰我一個小時左右,直到累得滿頭大汗才停下來。我仰面朝天倒在地上,感覺天旋地轉,渾身抖個不停,汗水醃得我眼睛都睜不開,胃裡翻江倒海直想嘔吐,感覺自己快要斷氣了。這時神的話閃現在我的腦海裡:『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讓我明白,在中國——這個惡魔掌權的國家中信神、跟隨神就注定要受許多羞辱、迫害,這也正是我們為神作見證彰顯神的榮耀之時,神要藉著撒但的逼迫來作成一班得勝者,以此來打敗撒但。今天我能為神的榮耀獻上自己的一份,這是我的榮幸。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心裡不禁產生了一股強大的力量,向撒但宣告:可恨的老惡魔,我已鐵了心,無論你怎麼折磨,我也不會向你屈服,誓死站在神一邊。惡警頭目見我仍是一言不發,氣得他卸下刑具,怒吼道:「去給我站著,看你能頑固到什麼時候,我們要對你實施長久戰,不信對付不了你!」我只好很吃力地爬起來,我雙腿又腫又疼,實在無法站立,只能靠牆站著。下午,惡警頭目對我說:「別人『盪鞦韆』一次就招了,你真能撐,你的兩條腿都成這樣了還不說,真不知道你從哪兒來的勁……」他又瞪著我叫囂道:「那麼多人在我面前都招了,你還敢跟我鬥,看樣子你是想坐牢,判你個十年八年的,讓牢裡的人天天打你罵你,整死你!」聽到這話我心想:有神與我同在,你就是判十年八年我也不怕。他見我不吱聲,氣得拍著大腿跺著腳罵道:「對付你一個人就讓我耗上幾天,要是都像你這樣,老子的工作還咋幹!」聽了他的話我心中暗笑,看到撒但太無能,確實是神手中的敗將!此時我不禁想到神的話說: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句句都是真理,今天讓我親身經歷並體嘗到了,我三天沒吃沒喝也沒睡,又遭受了那樣的酷刑還能挺住,這完全是神加給我的力量,是神在看顧保守著我,若不是神作我的後盾,我早已癱倒如泥,神的生命力真是太超凡偉大了,神太全能了!我看見了神的作為,更有信心在撒但面前為神作見證了。

  第四天上午,惡警強迫我雙臂平伸蹲馬步,還在我兩手背上放一根木棍,一會兒我就支撐不住了,兩手下垂,木棍掉在了地上。他們撿起木棍就狠打我的手關節、膝關節,每打一下我都疼得鑽心,打完繼續逼我蹲馬步。連續幾天的折磨,我的腿已是又腫又痛,剛蹲一會兒,雙腿就承受不住重重地跌坐在地上,他們把我揪起來,但一放手我又跌倒,反覆數次,我的屁股被摔得都不能碰,疼得渾身是汗,就這樣我被他們折磨了大約一個小時。隨後,他們強令我坐在地上,並拿來一碗濃鹽水逼我喝,我不喝,一個惡警便使勁捏我的兩腮,另一惡警用一隻胳膊夾住我的頭,另一隻手將我的嘴掰開,硬給我灌進去。鹽水將我的喉嚨醃得又苦又澀,胃裡頓覺像火燒一樣,難受得我只想掉淚。看我痛苦的樣子,他們凶狠地說:「喝完鹽水打你就不那麼容易出血了。」這幫惡魔不但捉弄、殘害我,還侮辱我。晚上,一個惡警走到我面前蹲下,伸手就摸我的臉,邊摸邊說下流話,我氣得將一口唾沫吐到他臉上。他惱羞成怒,狠搧了我一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頭「嗡嗡」直響,他還惡狠狠地說:「我們的十八般酷刑還在後邊,整死你也沒人知道,不說有你好戲看!」夜裡,我躺在地上動彈不得,我要求上廁所,他們讓我自己爬起來,我用盡渾身的力氣才慢慢地站起來,剛走一步就摔倒在地上。沒辦法一個女警才拖我去廁所,在廁所裡我又一次暈倒。醒來後我已在屋裡,看到雙腿腫得發亮,手銬、腳鐐都深嵌肉裡,傷口流著膿血水,疼痛不已。想起剛才那個惡警說還要對我用十八般酷刑,心裡不禁有些軟弱,我就向神禱告:「神啊!不知這群惡魔還會怎樣折磨我,我快要支撐不住了,願你帶領我,加給我信心,賜給我力量,使我能夠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後,我想起了神兩次道成肉身為拯救人類所受的苦:主耶穌被兵丁和民眾戲弄、鞭打、侮辱,被戴上荊棘冠冕,最後又被活活釘死在十字架上;今天神再次道成肉身冒著更大的風險來作工,中共政府的追捕、逼迫,宗教界的瘋狂抵擋、棄絕定罪,神都默默地承受著,毫無一點怨言。又想到神的話說:「現在你們所臨到的痛苦不正是神所受的痛苦嗎?你們是在與神一同受苦,也是神陪伴人受苦,是不是?你們今天都在基督的患難、國度、忍耐裡有份,最後才得榮耀呢!這種苦受得有意義,是不是?你沒有心志不行,你得認識今天受苦的意義是啥,今天為啥受這苦,你從這裡找點真理,明白點神的心意,你就有受苦的心志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是啊,我今天所受的苦神早已受過,神是為拯救敗壞的人類無辜受痛苦,而我今天所受的苦是為了自己蒙拯救,比起神所受的苦,我受這點苦簡直不值一提。此時,我才體會到神為拯救我們所受的痛苦與屈辱有多大,感受到神對人類的愛太偉大、太無私!心裡產生了對神的依戀與渴慕。藉著受這苦,使我更多地看到了神的大能與權柄,體會到了神的話語就是人的生命力量,能帶領我勝過千難萬險;藉著受這苦也熬煉了我的信心,鍛煉了我的意志,使我的缺少得著補足、成全。我明白了神的心意,認識到今天我能受這苦是神極大的恩待,並且有神陪伴我並不孤單。此時我不禁唱起經歷詩歌:「神是我後盾我還怕什麼 與撒但爭戰到底 神高抬我們當撇下一切 在基督苦裡有份 預備好我愛完全獻給神 榮耀中與神降臨」

  第五天,惡警繼續讓我蹲馬步,我雙腳雙腿腫得根本沒法站立,幾個惡警把我圍在中間推來推去,有人還趁機佔我便宜,而我只能像木偶一樣被他們玩弄,我被折磨得頭暈目眩。就在我無法承受時,突然來了一個人,他們聽到腳步聲,慌忙跑出去把門關上,我知道這是神在憐憫我,緩解了我的痛苦。晚上,惡警坐到我跟前,脫了皮鞋,將臭腳伸到我臉前,說下流話:「坐著想什麼呢?是不是想男人了?怎麼樣?我這臭腳的味道還可以吧!我看我這味道挺適合你的。」聽著他滿口的污言穢語,我肺都要氣炸了,我怒視著他,看著他無恥邪惡的樣子,再回想他們一次次任意折磨、羞辱我,沒有一點人性,連畜牲都不如,就是一夥不可理喻的惡魔,我恨透了這個魔鬼!藉著這幾天的親身經歷,我看到自己以往崇拜的人民警察竟是這樣的無恥邪惡,這更激起了我背叛撒但、站住見證滿足神的心志。

  熬到第六天,我開始打瞌睡了,一個惡警頭目得意地說:「終於到你瞌睡的時候了,想睡覺,沒門!非熬垮你不可,看你還能撐多久!」惡警們輪流看守著我,只要我一閉眼打盹,他們就用棍子敲我的腿,或扯我的頭髮、踢我的腳,有時他們一腳踢在我潰爛的傷口處,疼得我直打顫。最後,我被熬得頭痛到像要爆炸一樣,感到天旋地轉,然後一頭栽倒在地,暈死過去……朦朧中我聽到醫生說:「幾天不讓她吃飯、睡覺,你們也太狠了,這腳鐐已嵌到肉裡,不能再戴了。」醫生走後,惡警給我換了個五斤重的腳鐐,又灌了些藥,我才清醒過來。我知道我能活過來全是神的大能,是神在暗中保守我,又藉醫生的口來減輕我的酷刑、緩解我的痛苦,我裡面對神更有信心了,也有了與撒但爭戰到底的決心。神是我的後盾,是我的避難所,若神不許可,撒但用什麼酷刑也折磨不死我。

  第七天上午,我熬得實在受不了了,不停地打瞌睡,一個惡警見狀就一個勁地踩我腳趾,掐我手背,打我耳光。下午,惡警又審問我教會的情況。我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我熬得迷糊了,願你保守我,給我一個清明的心,使我無論在什麼時候都能為你站住見證。」感謝神的保守,我雖被熬了七天六夜,沒吃沒喝也沒睡,但心裡十分清醒,仍是什麼也沒說。後來,惡警頭目拿出我記的傳福音人員名單審問我,讓我說出其他人。我已飽嘗了這群惡魔的殘害,絕不能讓弟兄姊妹再落入他們的手中,於是我就呼求神加給我力量,趁他不備,我猛地上前一把抓過名單塞到嘴裡吃了。兩個惡警氣急敗壞地對我大罵,衝上來用力掐住我的嘴,猛搧我耳光,打得我嘴角流血,暈頭轉向,臉部腫脹起來。

  因審訊無果,他們只好放棄,將我押回看守所。看守所的警察看我傷勢嚴重,怕我死在裡面要承擔責任,就不收我,惡警不得不把我送醫院輸氧。他們把我送回看守所後,我昏迷了四天四夜,犯人們將我喚醒,後來我又昏死過去兩次。最後,中共政府以「參加邪教組織」的罪名判我一年零九個月的勞教。但因我被他們折磨得遍體鱗傷,全身癱瘓無法行走,勞教所不收,警方就把我的錄像公布在電視上。三個月後,我的丈夫得知消息,花了一萬兩千元將我保釋出來,實行監外執行。丈夫來接我時,我因傷勢太重無法走路,他只好將我抱到車上。回家後,經醫生檢查,我腰椎錯位兩節,生活無法自理,已成廢人。原本以為我會在床上躺一輩子,但後來因著神的憐憫,再加上配合治療,一年後,我的身體竟然逐漸康復了。我真是看到了神的全能,也看到了神對我的愛,我又可以盡受造之物的本分了,感謝神!

  經歷這次逼迫患難,雖然我飽嘗了一些痛苦,但我得到了生命的財富。我不僅看清了中共政府的惡魔實質,更看見了神的奇妙作為、神話語的權柄和能力,感受到了神生命力的無限與浩瀚:當我軟弱無助時,是神的話給了我力量和勇氣,使我有信心衝破撒但的黑暗勢力;當我肉體承受不住酷刑折磨時,神擺佈人、事、物來為我解圍;當我被惡魔折磨得昏死之時,神奇妙地作工在我身上,使我轉危為安……經歷中看到神就在我身邊時時看顧保守我,伴我同行,神對我的愛太大了!神就是我的生命,是我隨時的幫助與依靠,我願意把身心都獻給神,追求認識神,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更多推薦:

全能神教會的產生與發展

 

 

東方閃電| 實 行 真 理 才 是 有 實 際

東方閃電| 實 行 真 理 才 是 有 實 際

  不是你拿起神話可以明目張膽地解釋一番就是有實際了,事情不像你想像得那麼簡單。有實際不是你憑著嘴說出來的,乃是你活出來的,神話能夠成為你的生命,成為你的自然流露,這才算是實際,才算你真有認識,有實際身量。能夠經得起長時間的檢驗,能夠活出合神要求的樣式,不是裝腔作勢,而是自然流露,這才算是真實際,才算是有生命。就拿眾所周知的「效力者」一例來說,所有的人都能談出對「效力者」的最高理論,認識的程度都不淺,一個比一個會說,活像上了擂台,但是人未經過一次大的試煉很難說有好的見證,總之,人的活出還是很差,與人的認識格格不入。所以說,仍不是人的實際身量,不是人的生命。因為人的認識並未帶到實際當中,人的身量還是像空中樓閣——搖搖欲墜,實際還是太少,幾乎在人的身上看不見多少實際,因為人的自然流露實際的成分太少,都是在強迫下的活出,所以我說人沒有實際。別看人嘴上都說無論何時愛神的心不變,這只是在人未臨到試煉之前說的話,萬一有一天突然臨到了試煉,人的所說與實際就又一次格格不入了,仍然可以證明人並沒有實際。可以說,凡是臨到不符合你觀念的事,需要你放下自己的時候,對你都是試煉。在神的心意未顯明之前,對每個人都是一次嚴峻的考驗,對每個人都是一次極大的試煉,這事你能看透嗎?神要試煉人總是在事實真相沒顯明之前讓人來選擇,就是說神要試煉人時,總是不告訴你真相,這才能顯明人,這是神作工的一種方式,就看你對今天的神到底認識不認識,看你到底有無實際。你對神的工作真不疑惑嗎?來一次大的試煉你真能站立住嗎?誰敢說「保證沒問題」這話?誰敢說「有誰疑惑我也不疑惑」這話呢?就如彼得受試煉一樣,「在真相大白之前總是說大話」,這不僅是彼得一個人的缺欠,而且是現在每個人的最大的難處。不妨我走訪幾個地方,或走訪幾個弟兄姊妹,看你們對今天神的作工認識得怎麼樣了,你們保證能談出許多的認識,而且似乎一點疑惑沒有,我如果問你:對今天的作工你真定真是神自己作的嗎?一點不差嗎?你保證回答:一點不差,就是神的靈作的工!你這樣回答完之後,肯定也沒有一點疑惑,而且覺著特別有享受,覺著自己已有一點實際了。越是這樣認識的人,越沒有實際,越認為自己「有了」的人越在試煉之中站立不住。狂妄自大的人有禍了,不認識自己的人有禍了,這樣的人說得最好,行出來的卻最次,稍有一點風吹草動就疑惑,就想著退出去,沒有一點實際,只有高於宗教的理論,卻沒有今天神所要求的實際。我最厭憎只講理論沒有實際的人,平時作工喊得比誰都響,一臨到實際就癱了,這不是沒有一點實際嗎?不論有多大風、多大浪你都能站立住,你都不疑惑,即使沒有一個人你還能站立住,你還不否認,這算你真有認識,算你真有實際。隨風倒,隨從大流,學習說別人口裡的話,你說得再好,也不算你有實際,所以我勸你空的字句不要喊得太早了,你知道神要怎麼作嗎?不要扮演彼得的第二形象,免得到時候蒙羞,抬不起頭來,這樣對誰都不利。多數人沒有一點實際身量,就神作了這麼多工作沒有一點事實臨及,說得確切點,就是沒有親自刑罰任何一個人,有些人就都被此試煉給顯明了,罪惡的手越伸越長,認為神好欺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就這樣的試煉都經不起,還談什麼更大的試煉,還談什麼實際,這不是糊弄神的說法嗎?有實際不是你裝出來的,也不是你認識出來的,乃是你的實際身量到底如何,能否在一切試煉中站立得住,你明白嗎?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實 行 真 理 才 是 有 實 際"

你當認識到實際的神就是神自己

  在實際的身上你應認識的有哪些?靈、人、話組成實際的神自己,這是實際的神自己的真正含義。你如果只對這個人有認識了,知道他的生活習慣了,知道他的性格了,但對於靈的作工你不認識,對於靈在肉身中作的不認識,只注重靈、注重話,只在靈面前禱告,對神的靈在實際的神身上的作工你不認識,仍然證明你對實際的神不認識。對實際的神有認識,包括認識他的話語,經歷他的話語,摸著聖靈作工的規律、聖靈作工的原則,摸著神的靈在肉身中是怎麼作工的,而且你能認識到在肉身中的神的一舉一動都是受靈的支配的,他說的話是靈的直接發表。所以說,要認識實際的神,主要是認識神在人性與在神性裡是怎麼作工的,這個就關乎到所有人都接觸的靈的發表。

  靈的發表包括哪幾方面呢?有時是在人性裡作,有時是在神性裡作,但總的來說,都是受靈的支配。人裡面的靈是什麼,外面就發表什麼,靈作事正常,不過他受靈支配分兩部分,一部分工作是在人性裡作,另一部分工作是藉著神性作,你得把這認識透,就是根據不同情況靈的作工也不一樣,需要人性作工的時候,靈就支配人性作,需要神性作工的時候,神性直接出來作,因為神是在肉身中作工,是在肉身中顯現,所以他既在人性裡作,也能在神性裡作。在人性裡作工是受靈的支配的,是為了滿足人肉體的需要,讓人好接觸,讓人看見神的實際、正常,而且還讓人看見神的靈是來在了肉身,來在了人間,與人一同生活,與人接觸。在神性裡作工,是為了供應人的生命,一切從正面引導,變化人的性情,讓人真實地看見靈就在肉身中顯現。人的生命長進主要是藉著神性的說話、作工而直接達到的,接受神性的作工才能達到性情變化,達到靈裡得飽足,再加上人性的作工,就是神在人性裡牧養、扶持、供應,人才能達到滿足神的心意。守好誡命最起碼要達到的就是對實際在肉身中顯現的神有認識,不模糊,就是抓住守好誡命的原則。守誡命不是亂守、隨便守,乃是有根據、有目的、有原則地守,首先達到異象透亮。今天所談的實際的神自己既在人性裡作工,又在神性裡作工,藉著實際神的顯現,達到既有正常的人性作工,有正常的人性生活,又有完全的神性作工,人性與神性聯於一體,而且都是藉著話語來成全的,不管是在人性裡還是在神性裡都是說話發聲。在人性裡作工是說人性一類的語言,讓人好接觸、好明白,通俗易懂,能夠供應所有的人,無論是有知識的,還是沒文化的,都能接受過來;在神性裡作工仍然是藉著說話,但是滿了供應、滿了生命,不摻有人的意思,不涉及人性的嗜好,沒有人性的限制,不受任何正常人性的轄制,同樣還是在肉身之中作,但是靈的直接發表。人如果只能接受神在人性裡的作工,只能局限在一個範圍之內,需要常年的對付、修理、管教才能稍有變化,但是如果沒有聖靈工作、沒有聖靈同在的人還是老病重犯,藉著神性作工來補足這個弊病、這個缺欠,使人達到完全。不需要長期的對付、修理,乃是從正面供應,用話語來補足一切缺欠,用話語來揭示人的一切情形,用話語來支配人的生活,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點透人的存心目的,這就是實際的神作的實際工作。所以說,對實際的神的態度應是既要在他人性面前順服下來,認清、定準,更要接受順服神性的作工說話。「神」在「肉身」顯現就是神靈的一切作工說話,藉著正常人性來作,藉著道成的肉身來作,就是神的靈既支配人性作工,又在肉身中作神性的工作,在道成的肉身的神身上,你既能看見神在人性裡的作工,又能看見完全的神性作工,這就是更實際的神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你如果把這看透了,你就能夠把神的各部分聯於一了,就不過高地看重神性作工,也不過低地輕看在人性裡的作工,不走極端,不走彎路。總的來說,實際神的含義就是受靈支配的人性作工與神性作工在肉身之中發表出來,讓人看見活靈活現,實實在在。

繼續閱讀 “你當認識到實際的神就是神自己"

東方閃電| 在神的話中重生

東方閃電| 在神的話中重生

                                                      山東省 王剛

  我是一名農民,因家裡貧窮,我一直四處打工掙錢,只想通過自己的勞動能使生活富裕一些。然而,在現實生活中,我卻看到像我這樣的農民工的合法權益根本得不到保障,工資常常被無緣無故地扣發,一次次被人欺騙宰割,辛苦一年卻得不到該得的報酬,我感到這個世界太黑暗了!人與人之間就像動物一樣弱肉強食,互相爭奪、廝殺,簡直沒有我的立足之地。就在我心靈極度痛苦、壓抑對生活失去信心之時,一個朋友將全能神的末世救恩傳給了我。從此,我經常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禱告、唱歌,交通真理,互相取長補短,心裡感到特別開心、得釋放。在全能神教會裡,看到弟兄姊妹之間沒有爾虞我詐、高低貴賤之分,都能單純敞開、和睦相處,大家都為脫去敗壞性情、活出正常人性達到蒙拯救而努力追求真理,這讓我體嘗到了生活的快樂,明白了人生的價值與意義。因此,我總覺得自己應該傳福音,讓更多活在黑暗中的人能來到神面前蒙神拯救重見光明,於是便加入了傳福音見證神的行列。但意想不到的是,我卻因傳福音被中共政府抓捕,並遭受了慘絕人寰的酷刑折磨與監禁。

  那是2008年冬天的一個中午,我與兩個姊妹在給福音對象見證神的末世作工時被惡人舉報。六名警察以查戶口為由突然闖入福音對象的家,進門就衝我們大吼:「不許動!」其中兩名惡警像瘋了似的向我撲過來,一個抓住我胸前的衣服,另一個抓住我的胳膊使勁往後擰,並惡狠狠地問:「幹什麼的?你是哪裡人?叫什麼名字?」我反問道:「你們是幹什麼的?憑什麼抓我?」他們一聽這話立時火冒三丈,氣勢洶洶地說:「別管憑什麼,抓的就是你,跟我們走一趟!」隨後,惡警們把我和兩個姊妹推上警車,押往當地派出所。

  到派出所後,惡警們把我關進了一間小屋裡,勒令我蹲在地上,並安排四個人看著我。因我蹲的時間久了,累得實在受不了,剛想站起來,惡警們就竄上來摁住我的頭不許我站立。直到晚上他們來搜我身時,才讓我站起來,見沒搜到什麼,之後他們都走了。不一會兒,我聽到隔壁房間傳來被用刑之人的慘叫聲,此時,我心裡非常害怕:接下來還不知他們要用什麼酷刑折磨我呢!我就在心裡迫切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現在心裡很害怕,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剛強有膽量,能夠為你站住見證,我若經受不住他們的酷刑折磨,咬舌自盡我也絕不當猶大背叛神!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是啊,有全能神作我的後盾,與我同在,我還有什麼可怕的呢?我要靠著神與撒但爭戰。神的話除去了我心中的膽怯,揪著的心也釋放開了。

  當天晚上,又過來四個凶神惡煞的警察,其中一個指著我大聲吼道:「可把你這條大魚逮住了,你們信全能神是擾亂社會治安,破壞國家法律……」他一邊吼著,一邊把我推到二樓的一間刑訊室,喝令我蹲下。刑訊室裡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刑具,繩子、木棍、警棍、鋼鞭、槍……橫七豎八地擺了一地。一個橫眉怒目的惡警一手抓著我的頭髮,另一隻手拿著電警棍弄得「噼哩啪啦」地亂響,對我實施恐嚇逼問:「你們教會有多少人?你們的聚會點在哪裡?頭兒是誰?有多少人在我們這一帶傳福音?快說!不然有你好受的!」我望著冒著藍光的電棍,又看看滿屋子的刑具,心裡不禁有些緊張、害怕,不知自己能否勝得過這場酷刑。就在這緊要關頭,我想起全能神的話說:我喝的苦杯你必須得喝(這是耶穌復活以後說的),我所走的路你必定要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認識到這是神的囑託,也是神親自為我們開闢出來的生命之道,走信神追求真理這條路注定要經歷一些苦難、坎坷,這是必然的,這苦成就的是神的祝福,人只有在苦難中才能得著神賜給的真理之道,這真理就是神賜給人的永遠的生命,我應踏著神的腳蹤前行,勇敢地去面對,不應該膽怯害怕。想到這裡,我心裡頓時產生了一股力量,就大聲說:「我只信全能神,其他的什麼都不知道!」惡警聽到這話,氣急敗壞,瘋狂地用電棍猛戳我的左胸,電擊了將近一分鐘,我立時感到身體裡的血液像被燒開了一樣,渾身疼痛難忍,在地上滾來滾去,不停地慘叫。他們仍不罷休,又猛地一下子把我拽起來,用警棍挑著我的下巴怒吼道:「快說!不交代是吧?」邊吼邊用電棍戳我的右胸,電得我渾身直打哆嗦,後來疼得昏了過去,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不知過了多久,等我醒來時,聽到惡警說:「你裝死啊?你裝!我叫你裝!」他們又用警棍戳我的臉,用腳踢我的大腿,隨後一把將我從地上拽起來,惡狠狠地問:「說不說!」我仍然不回答。惡警又衝我臉上狠狠地搗了一拳,我的牙齒被打掉一顆,另一顆被打得鬆動,嘴裡立時流出了血。面對這夥喪心病狂的惡魔如此的折磨,我真怕自己經受不住他們的酷刑而背叛神。這時,我又想到神說: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再次給了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認識到,眼前這些惡警雖然瘋狂、囂張,但他們都在神的手中擺佈,此時神是借用他們來檢驗我的信心,只要我憑信心依靠神,不向他們屈服,他們必然會蒙羞失敗。想到這,我使上全身的力氣大聲反問他們:「你們憑什麼把我抓到這裡來?為什麼用電棍電我?我犯了什麼罪?」惡警做賊心虛,一下被我震住了,吞吞吐吐地說:「我……我……我不該把你抓到這裡來?……」灰溜溜地出去了。看到撒但狼狽不堪的醜態,我激動得流下了眼淚。在這苦境之中,我真實經歷到了全能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只要按神的話去實行、去配合,就會有神的看顧保守,就有神的能力伴隨。與此同時,我也為自己的信心太小而感到虧欠神。之後,又進來一個高個子警察,走到我跟前說:「你只要說出你家住哪裡,家中有幾口人,我們馬上就放了你。」見我什麼也不說,就氣急敗壞地抓著我的手強行在他們事先編造的口供上按了手印。我看到口供上根本不是我說的,純屬他們造假、誣陷,我義憤填膺,一把奪過來給撕掉了。惡警立時惱羞成怒,猛地一拳打在我的左臉上,又猛搧了我兩個耳光,打得我頭暈目眩。之後,他們又將我關進了原來的小屋。

  回到小屋後,已被折磨得傷痕累累疼痛難忍的我,心中不由得產生一陣軟弱、傷感:信神怎麼還得受這樣的苦呢?我好心好意給人傳福音,讓人追求真理蒙拯救,竟遭到這樣的折磨……想到這,我更感覺委屈難受。痛苦中,我想起了神的話:你既是一個人,就應該為神花費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現在受這點苦,你應心裡高興踏實地接受才是,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像約伯一樣,像彼得一樣。……你們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你們在大紅龍國家站立起來,是被神稱為義的人,這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神的話句句敲打著我的心。是啊,全能神把他豐富的生命言語澆灌供應給了我,讓我白白享受了神諸多的恩典,知道了歷代以來無人能知曉的奧祕,明白了歷代以來無人能明白的真理,這是神對我的特別祝福,我理應為神作見證,為神忍受一切痛苦,受多少苦都值,因這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事!而今天我因著傳福音受逼迫,受一點皮肉之苦就不願意了,就覺得委屈、不甘心,我這不是太讓神傷心了嗎?不是太沒有良心了嗎?怎能對得起神的恩典祝福與神生命的供應呢?歷代聖徒因著遵行神的道為神作出了剛強響亮的見證,活出了有意義的一生,我今天從神得著了那麼多話語的供應,不更應該為神作美好的見證嗎?……想著想著,我身上感覺不那麼疼痛了,我深知這是全能神的話語給了我生命的力量,使我勝過了肉體的軟弱。

  第二天,惡警們已是無計可施,他們恐嚇威脅我:「你不說是吧?那就讓你去蹲大牢!」隨後,他們就把我送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裡,惡警們繼續用各種手段折磨我,還經常唆使犯人毆打我。寒冬臘月,他們指使犯人將一盆盆涼水澆在我的身上,逼著我洗涼水澡,凍得我渾身發抖。在這裡,犯人就是為政府賺錢的機器,沒有任何合法權利,只能像奴隸一樣忍受獄警的壓搾、宰割。他們逼著我白天一直不停地印火紙,晚上還得加班,只要一休息,就會有人過來劈頭蓋臉地毆打我一頓。他們一開始給我規定一天印兩千張,接著又增加到兩千八百張,最後加到了三千張,這個數目別說我這樣的新手,就是老手也完不成。其實,他們就是故意讓我完不成,好找藉口折磨我、摧殘我。我只要完不成定額,惡警們就給我戴上十幾斤重的腳鐐,並把我的手和腳銬在一起,我只能低著頭、彎著腰坐在那裡一動也不能動,而這夥慘無人道的惡警對我的吃喝拉撒不管不問。雖然馬桶就在監室內,但我卻無法走過去大小便,只能哀求同室的犯人把我拉到馬桶上。若碰上好一點的犯人,他們就將我拉過去,若沒有人幫忙,我就只能在褲子裡方便。最痛苦的還是吃飯的時候,因我的手腳被銬在一起,我只能使勁往下低頭,同時還得抬著腳和手,這樣才能將饅頭送進嘴裡,每吃一口都得費很大的勁,手腳上的銬鎖磨得我鑽心地疼。時間一長,我的手腕、腳腕都被磨出了一圈黑亮發光的硬繭子。我被鎖著時經常吃不到飯,少數時候犯人會給我兩個小饅頭,多數時候他們就把我的那份也給吃掉了,我只有餓肚子的份。至於喝水更是少得可憐,原本每人每天只給兩碗水,可我被鎖著不能動,那就很少喝到水了,而且我也沒法喝水。這苦不堪言的非人折磨,我共遭受了四次,每次最少鎖三天,多則八天。每當我飢餓難耐時,我想到了神以往說過的話:「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太4:4)我漸漸認識到,神要藉著撒但對我的苦害在我身上作成「話語成為生命」這個事實。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心裡得到了釋放,就安靜在神面前禱告神,揣摩神的話,不知不覺,我不再感覺多麼痛苦,也不覺得餓了。這讓我真實感受到:神的話就是真理、道路、生命,的確是我賴以生存的根本。因此,我對神的信心不覺又加增了幾分。記得有一次,獄警又故意折磨我,把我銬在那裡,我三天三夜滴水未進,與我同銬在一起的犯人說:「之前有一個年輕人就是被他們這樣銬著餓死的,看你幾天沒吃東西還蠻有精神的。」聽了他的話,想到自己這三天三夜雖沒吃沒喝,但並沒有感覺餓得多難受,我深深地感到這是神話語的生命力量在支撐著我,使我真實看見了神在話中向我顯現。我心裡激動不已,在這苦難的環境中我能真實經歷「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這一真理的實際,實在是神賜給我的最寶貴的生命財富,也是我的偏得,更是我在衣食無憂的安逸環境中永遠無法得到的,今天這苦受得太有意義、受得值了!這時,我不禁想起了神的話:你們今天所承受的高過歷代的使徒、先知,甚至高於摩西、高於彼得。福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得著的,得付許多代價,那就是你們得具備被熬煉的愛,具備極大的信心,具備神所要求達到的許多真理,而且能夠面向正義,不屈不撓,而且有至死不變愛神的心,需你們的心志,需你們的生命性情變化,你們的敗壞得醫治,接受神的一切擺佈,不埋怨,甚至能順服至死,這是你們該達到的,是神的最終目的,是神對這班人的要求。」(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揣摩著神的話,我認識到苦難試煉成就的的確是神的祝福,是神對我最實際的生命供應與澆灌。現在,雖然神賜給我的話語超過了歷代聖徒,但還得需要我有信心、有毅力去承受,能在患難中不屈不撓,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接受神的拯救,這樣我才能進入神話語的實際,才能看見神的奇妙作為,若沒有這苦的代價,我就沒有資格承受神賜給的應許與祝福。神話語的開啟引導使我裡面更加剛強有力量,我立定心志:要好好與神配合,在這苦難環境中滿足神的要求,為神作見證,能使自己有最大的收穫。

  一個月後,中共警方以「涉嫌擾亂社會治安、破壞法律實施」為罪名判了我一年勞教。我一進勞教所,惡警就向犯人散佈謠言、鬼話,說我是信全能神的,比殺人犯、搶劫犯還壞,唆使犯人折磨我,因此我經常無緣無故地遭到犯人的拳打腳踢,百般刁難。這讓我真實看到,中國就是一個被撒但惡魔牢牢控制的活地獄,每一個角落都是黑暗的,都不允許光的存在,根本沒有信全能神之人的生存空間。白天,惡警逼著我下車間幹活,如果完不成定額,等我回到監室,他們就讓犯人打我,聲稱這是「殺雞駭猴」。在車間數袋子時,我按每捆一百個數好後,犯人總是故意在我數好的裡面拿出一個或一部分,然後說我沒數好,藉機對我拳打腳踢。監獄長見我被打得差不多了,就過來假惺惺地問是怎麼回事,犯人們就誣陷我數的袋子不夠數,我還得挨監獄長一頓訓斥。此外,每天早上,他們還令我背「行為規範」,若不背就得挨打;他們還強迫我唱歌頌共產黨的歌,看我不唱或看我的嘴不動,到晚上我就免不了遭受一頓毒打;他們還罰我拖地,我一旦拖得不如他們的意,就會遭到一頓暴打。有一次,一夥犯人突然對我拳腳相加,打完後問我:「小子,你知道為什麼挨打嗎?就是因為監獄長過來你沒站起來問好!」每次被打後,我都敢怒不敢言,只能流著淚默默地向神禱告,將心中的憤懣與委屈向神訴說,因為這是個無法無天、有理無處講的地方,在這裡沒有理,只有暴力;在這裡沒有人,只有喪心病狂的惡魔、毒蠍!我生活在這樣的苦境中,感到好痛苦、好受壓,一分鐘也不願再待下去了……每當我軟弱痛苦到一個地步時,我就會想起全能神的話:天上的神來在一個最污穢的淫亂之地,從不喊冤,也不埋怨人,而是默默無聞地受著人的摧殘,受著人的欺壓,但他從不反抗人的無理的要求,從不對人提出過分的要求,從不對人有無理的要求,只是在任勞任怨為人作著一切人所需的工作:教導、開啟、責備、話語熬煉、提醒、勸勉、安慰、審判、揭示。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命?雖然將人的前途、命運挪去,但神所作的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命運?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存?哪一步不是為了讓人擺脫這苦難而又漆黑如夜的黑暗勢力的壓制?哪一步不是為了人?誰能明白神的一顆慈母般的心?誰能理解神那急切的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激勵著我。是啊,神此次道成肉身忍受極大屈辱痛苦來在人間作工作,就是為了把我們這些敗壞至深的人從撒但的苦海深淵中拯救出來,讓我們活在神的光中,活在沒有撒但殘害,沒有痛苦、憂傷,沒有眼淚的美好歸宿中。神在我身上所作的不管是恩典祝福,還是試煉熬煉,都是為了供應我、拯救我,為了把真理作到我裡面,使真理成為我的生命。今天神許可這逼迫患難臨到我,雖然使我受了許多苦,但這能使我實實際際地體會到神與我同在,實實際際地享受到神的話成了我的生命食糧,成為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指引著我在這黑暗魔窟中一步步前行,這都是我在受苦的過程中所享受、所得著的神的愛、神的保守。此時,我才看到自己太瞎眼、太自私,又太貪婪,信神只知道一味地享受神的恩典祝福,卻絲毫不追求真理生命,一旦肉體受點苦就叫苦連天,根本不去體察神的心意,不去尋求認識神的作工,總是讓神為我憂傷、痛苦,我真是太沒良心!懊悔自責中,我默默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看到你作的一切都是為了拯救我、得著我,只恨我太悖逆、太瞎眼,沒有人性,總是誤解你,不體貼你的心意。神啊,今天是你的話語喚醒了我麻木的心與靈,使我明白了你的心意,我不願再有自己的慾望與要求,只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即使受盡一切苦也要好好與你配合,在撒但的迫害中為你作響亮的見證,追求脫離撒但的權勢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滿足你。禱告後,我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知道凡是神許可我經歷的環境都是神對我最大的愛與拯救,因此我不再有退縮的想法,也不再誤解神,雖然環境還是那個環境,但我心裡卻滿了喜樂與享受,總覺得自己今天能因信全能神而受苦、受逼迫是我的榮幸與自豪,也是我這個敗壞之人的偏得,是神對我特別的恩待與祝福。

  經歷了一年的牢獄之苦,我看到自己的身量太小,缺少的真理太多,全能神正是藉著這特殊的環境補足我的缺少,讓我的身量長大,使我在逆境中得到了最寶貴的生命財富,明白了許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徹底看清了撒但惡魔的醜惡嘴臉與抵擋神的反動實質,認識了它逼迫全能神、殘害基督徒的滔天罪行。我切實體會到了全能神對我這個敗壞之人極大的憐憫與拯救,感受到全能神的話的確帶著權柄、帶著生命力,能給我帶來光明,能作我的生命,帶領我戰勝撒但,頑強地走出死陰的幽谷。同時,我也認識到全能神帶領我所走的正是一條人生正道,是得真理、生命的光明之路!今後,不管遭遇多少逼迫患難、危險試探,我都願好好追求真理,得著全能神賜給我的永生之道。

 

 

東方閃電| 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

東方閃電| 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

  人信神愛神滿足神,都是用心來接觸神的,以此來獲得神的滿意,用心來接觸神的話,因此而受神靈的感動。要想達到有正常的靈生活,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首先必須把心交給神,心安靜在神面前,全心傾向神之後,才能逐步產生正常的靈生活。人信神若心不給神,心不在神的身上,不以神的負擔為負擔,那他所做的都是在欺騙神,都是宗教人士所為,不能獲得神的稱許,在這樣的人身上,神什麼也得不著,這樣的人只能作為神作工的襯托物,好像神家中的裝飾品,是充數的,屬於廢物,神不使用這樣的人。在這樣的人身上,不僅沒有聖靈作工的機會,更沒有成全的價值,這樣的人是標準的行屍走肉,沒有一點聖靈使用的成分,都是被撒但侵佔的,被撒但敗壞至極的,是神淘汰的對象。今天使用人不僅是利用人可取的部分來借題發揮,而且要成全、變化人不可取的部分。若你的心能夠傾注在神的身上,安靜在神的面前,那你就有機會、有資格被聖靈使用,得到聖靈的開啟光照,更有機會獲得聖靈對你不足之處的彌補。當你的心交給神的時候,在積極方面你能更深地進入,有更拔高的看見,在消極方面,你對自己的不足、對自己的缺欠更有認識,更渴慕尋求滿足神的心意,而且不消極,能夠積極進入,這說明你這個人是一個對的人。在你的心安靜在神面前的前提之下,你是否得著聖靈的稱許,蒙神喜悅,關鍵一點就看你能不能積極進入。聖靈開啟人、使用人沒有一點是讓人消極的,都是讓人積極進取的,雖然有軟弱,但能不憑這個活著,能不耽誤生命長進,繼續尋求滿足神的心意,這是一個標準,就這一條足以證明你已獲得聖靈的同在。人若總消極,即使蒙光照認識自己,但仍然是消極被動,不能站起來與神配合,這樣的人只是蒙了神的恩典,不是獲得聖靈同在。就人消極這一面來說,說明人的心沒有歸向神,靈未受神靈的感動,這一點都應該有所認識。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