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閃電| 守 誡 命 與 實 行 真 理

東方閃電| 守 誡 命 與 實 行 真 理

  實行當中把誡命與實行真理聯繫起來,在守誡命的同時實行真理,在實行真理的時候不違背誡命的原則、不觸犯誡命,神要求你怎麼做就怎麼做。實行真理與守誡命互相聯繫並不矛盾,你越實行真理越能守住誡命的實質,越實行真理對誡命中神所說的話越透亮明白。實行真理與守誡命並不矛盾,是互相關聯的,最初人在守好誡命之後才能實行出真理來,才能有聖靈的開啟,但這並不是神的原意,神是要讓你用心來敬拜神,不是只讓你有好的行為,但是你最起碼得在外面守好誡命。在逐步的經歷當中,人對神有了更清楚的認識,不悖逆神不抵擋神,對神的工作不疑惑,人才能守住誡命的實質。所以說只守誡命而不實行真理,還是不能達到果效,還不是真實的敬拜神,因你沒有實際的身量,你沒有真理只守誡命是死守規條,你這樣實行,誡命就成了你的律法,不能幫助你生命長大,反倒成了你的累贅,像舊約律法一樣把你捆得結結實實,使你失去聖靈的同在。所以說實行真理才能守好誡命,守好誡命是為了實行真理,在守誡命中實行更多的真理,在實行真理時更明白誡命的實際含義。神讓人守誡命的目的、意義不是人所想像的守規條,而是關係到人的生命進入。你的生命長到什麼程度守誡命也就到什麼程度,雖然說誡命是讓人來「守」,但誡命的實質只有藉著人的生命經歷才能達到透亮。多數人都認為守好誡命就「萬事俱備,只差被提」,這種想法是奢侈的想法,不是神的心意,是沒有進取的人說的話,是貪圖肉體的人說的話,是謬論!不符合實際!只實行真理,不實際地守住誡命,這不是神的心意,這樣的人是殘廢,就像人缺一條腿似的;只守誡命抱著誡命不放死吃硬啃,但沒有真理,還是不能滿足神的心意,就像人缺一隻眼睛一樣,還是殘廢。可以說,你守好誡命對實際的神認識透了,你就有了真理,相對來說,你就有了實際身量。你的真理實行出來了,同時你也守住了誡命,互不矛盾。實行真理與守誡命這是兩大系統,是人生命經歷當中必不可少的兩部分,人的經歷應該把守誡命與實行真理融於一體,不要分割開,但是在這兩者中間既有區別又有聯繫。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守 誡 命 與 實 行 真 理"

重新做人滿足神《將愛給神》【MV】

給神

道成肉身來在我們中間

為了拯救我們受盡了屈辱

而我卻不曾認識神 誤解埋怨神

多次悖逆抵擋神 傷透了神的心

親愛的全能神 你沒看我的過犯

忍受我多少悖逆 今天又恩待了

我 看見你對我的高抬 真是羞愧難當

實在不配承受你對我的愛

親愛的全能神 我聽見你的發聲

手捧著你的話潸然淚下

句句話語暖在心 使我與你更相近

從消極中奮起 緊緊追隨你

今天我已醒悟 我心懊悔已極

立志重新做人 滿足你心意

我要還報你愛 盡上最後的忠心

作出響亮的見證 安慰你的心

你愛喚醒我心 立志盡好本分

一直忠心到底 體貼你心意

我要還報你愛 盡上最後的忠心

作出響亮的見證 安慰你的心

作出響亮的見證 安慰你的心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更多推薦:

探討東方閃電

全能神教會是主耶稣基督末世重歸設立的教會

關 乎 正 常 的 靈 生 活

  信神必須有正常的靈生活,這是經歷神話進入實際的基礎。你們現在所實行的禱告、親近神、唱詩、讚美、默想、揣摩神話是否夠得上正常的靈生活的標準?你們都不太清楚。正常的靈生活不是僅限制在有禱告、有唱詩、有教會生活及其吃喝神的話等等這些作法上,乃是活在新鮮活潑的靈生活裡,不是作法如何,而是果效如何。多數人認為,要有正常的靈生活必須禱告、唱詩、吃喝神的話或揣摩神的話。不管有沒有果效,有沒有真實的認識,這些人就注重在外表走過程,並不注重果效,他們是活在宗教儀式裡的人,不是活在教會中的人,更不是國度中的人。這樣的人的禱告唱詩或吃喝神的話都屬於守規條,是迫不得已的,是隨潮流的,不是心甘情願的,不是發自內心的,這些人即使禱告再多,或唱詩再多也毫無果效,因為他實行的只是宗教規條儀式,並不是實行神的話。只注重在作法上做文章,把神的話當作規條來守,這樣的人不是在實行神的話,他是在滿足肉體,是做給人看的,這些宗教的儀式規條都來自於人,不是來自於神。神不守規條,也不守律法,而是天天作新事,作實際的工作。就如三自教堂裡的人,僅限制在天天守晨更、作晚禱、飯前謝飯、凡事謝恩等等這些作法上,這些人做得再多、實行得再久,卻沒有聖靈的作工。人若活在規條之中,心傾注在作法上,聖靈就沒法作工,因為人的心被規條佔有,被人的觀念佔有,所以神沒法插手作工,人只能一直活在律法的轄制之下,這樣的人永遠不能得到神的稱許。

  正常的靈生活就是活在神面前的生活。禱告能夠把心安靜在神面前,藉著禱告尋求聖靈開啟,認識神話,能夠明白神的心意。吃喝神的話能夠對神現時要作的更清楚、更透亮,而且能夠有新的實行路,能不守舊,所實行的都是為了達到生命長進。就如禱告,不是為了說幾句好聽的話,或者在神的面前大哭一場表示自己的虧欠,而是為了操練運用靈,為了把心安靜在神面前,操練在凡事上尋求引導,使人的心能夠天天被新鮮的亮光吸引,不消極也不懶惰,進入實行神話的正軌。現在多數人都注重作法,並不是為了追求真理達到生命長進,這是人的偏差之處。還有一部分人雖然也能領受新亮光,但是作法不變,他是結合以往的宗教觀念來領受神今天的說話,他所領受的仍是帶著宗教觀念的道理,不是單純領受今天的亮光,那他的實行就帶著摻雜,是換湯不換藥,他做得再好也屬於假冒為善。神天天帶領人作新事,要求人天天都有新的看見、新的認識,不是老氣橫秋、千篇一律。若你信神多年,作法一點沒變,還在外面熱外面忙,沒有一顆安靜的心來到神面前享受神話,那樣什麼也得不著。接受神新的作工,你如果不另立計劃,不按著新的實行法去實行,不追求更新的認識,而是持守以往老舊的東西,只領受點有限的新亮光,但實行法不變,這樣的人名義上是這道流裡的人,實際上是聖靈流以外的宗教法利賽人。

  要過上正常的靈生活,必須能夠天天領受新的亮光,追求在神的話上有真實的認識,對於真理能達到透亮,凡事都有實行路,天天看神的話能發現新問題,發現自己的不足之處,因此而產生渴慕尋求的心,帶動你的全人,能夠時時安靜在神面前,深怕自己落後。人能有這個渴慕的心、尋求的心,而且願意不斷地進入,這就走上了靈生活的正軌。凡是能夠接受聖靈的感動的、有上進心的、願意追求被神成全的人,渴慕在神的話上有更深認識的人,也不追求超然,而是實際地付代價,實際地體貼神的心意,實際地進入,使自己的經歷更真實、更實際,不追求空洞的字句道理,也不追求摸超然的感覺,也不崇拜任何大人物,這樣的人就進入了正常的靈生活裡,他所做的都是為了達到生命更有長進,靈裡新鮮而不死沉,總能夠積極進入。就如飯前禱告,他不是迫不得已,而是把心安靜在神面前,在心裡感謝神,願意為神活著,把時間交在神手裡,願意與神配合,為神花費。若心不能安靜在神面前,他寧可不吃飯也得接著操練,那麼他這種作法就不是屬於守規條,而是在實行神話。有的人在飯前禱告故意做出一個姿勢來裝腔作勢,好像挺敬虔,心裡卻琢磨著:「為什麼要這樣實行呢?不禱告不也挺好嗎?禱告完之後還是以前那樣,何苦來呢?」這樣的人是在守規條,嘴上說的願意滿足神,他的心並沒有在神的面前,不是為了操練把心安靜在神面前而作這樣的禱告,而是為了應付人做給人看的。這樣的人純粹是假冒為善的人,像宗教的牧師,只能為別人代禱卻不能自己進入,這樣的人是宗教官員,貨真價實一點不假!神天天說新話、作新事,你卻天天在守規條,在糊弄神,在應付神,那你不是抵擋神的人嗎?你守規條抵擋神能得著福氣嗎?還不是被神刑罰嗎?

  神的作工飛速向前發展,把各宗各派那些宗教家、守禮拜堂的「名人」都撇得好遠好遠,把你們中間特別愛守規條的那些「專家」也拋到九霄雲外。神作工不等不靠也不拖泥帶水,不拉這個扯那個,你若跟不上就被撇棄,不管你跟隨多少年。你資格再老,若是守規條那也得被淘汰,我勸這樣的人還是有點自知之明,自覺退居二線,別持守你那老舊的一套,讓別人按照你的行事原則來實行神的話,這不是籠絡人心嗎?你所實行的是在守規條,是教訓人守禮拜,總讓人按著你的來,這不是拉幫結夥嗎?這不是分裂教會嗎?還有什麼臉面說體貼神的心意?有何資格說是為了成全別人?若這樣帶下去,還不是把人帶入宗教儀式裡了嗎?人若有正常的靈生活,靈裡天天得釋放自由,就能夠運用自如地實行神的話滿足神,即使是作禱告也不是走形式走過程,天天能夠跟上新的亮光。如操練把心安靜在神面前,能夠把心真實安靜在神面前了,誰也攪擾不了,任何人、事、物不能轄制其正常的靈生活。這種操練是為了達到一個果效,並不是給人找出一個規條來讓人去守。這樣實行並不是守規條,而是為了促進人的生命長進。若你只當規條守,那你的生命永遠也沒變化,雖然說別人也這樣操練,你也這樣做,但是到頭來,別人能跟上聖靈作工的步伐,而你卻被聖靈的流淘汰,這不是糊弄自己嗎?說這些話的目的都是為了讓人把心安靜在神面前歸向神,讓神的作工在人身上通行無阻,達到果效。

摘自 《話在肉身顯現》

更多推薦:

了解東方閃電

全能神的話語

全能神教會是主耶稣基督末世重歸設立的教會

 

福音電影《天路艱險》精彩片段:人類為什麼抵擋神???

兩千年前,神道成肉身成為主耶穌來到人間救贖人類遭到了黑暗世代的棄絕,最終被邪惡敗壞的人類釘在了十字架上。主耶穌預言他末世再來時說:「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路17:24-25)主末世再來為什麼「又被這世代棄絕」呢?神兩次道成肉身顯現作工為什麼都遭到敗壞人類的瘋狂抵擋與定罪呢?你知道其中的原由嗎?本短片將告訴你答案!

更多推薦:

考察東方閃電

全能神的話語

全能神教會是主耶稣基督末世重歸設立的教會

東方閃電| 蒙拯救的人是肯實行真理的人

東方閃電| 蒙拯救的人是肯實行真理的人

  在講道裡很早就講了要有正當的教會生活,那麼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教會生活仍沒有改進,還是老調重唱?為什麼就沒有一個別出心裁的生活方式呢?九十年代的人再過以往時代皇帝的生活能是正常嗎?雖然吃喝的東西甚是佳美歷代稀有,但是教會情形卻沒有多大轉機,似乎是換湯不換藥,那神說這麼多話有什麼用?多數地方的教會根本一點沒變,我是看在眼裡明在心上,別看我沒有親自體驗教會生活,但教會聚會情況我是瞭如指掌,沒有多大長進,還是那句話「換湯不換藥」,沒變,一點沒變!有人去牧養如一盆火,無人扶持時就如一塊凍結的冰一樣,沒有幾個能講出實際東西的,幾乎很少有幾個能掌舵的,別看道講得高,但很少有人進入,沒有幾個寶愛神話的人,都是拿起神話淚汪汪,放下神話笑哈哈,離開神話暗淡無光。說句老實話,你們根本不寶愛神的話,根本不把今天神的親口發聲當作寶貝一樣來看待。只是看神話時著急,背神話時費勁,實行神話時如馬尾提豆腐一樣——提不起來,都是看神話有勁,行神話忘記。其實這些話根本沒必要這麼苦口婆心地講,但是人只聽不實行,成了神工作中的攔阻,我不得不講不得不說,我是被逼上梁山,並不是我愛揭別人短處。你們以為實行得都差不多了,你們以為啟示達到高潮,你們就進入高潮了?是那麼簡單嗎?你們也不檢查檢查自己的經歷到底是在什麼基礎上。就現在來說,你們的聚會根本稱不上什麼正當的教會生活,根本不是什麼正當的靈生活,是幾個愛說愛唱的人強湊的。嚴格地來說,根本沒有多少實際,說得明白點,你不實行哪有實際,你說有實際那不是自誇嗎?一貫作工的狂妄自大,一貫順服的低頭不語,沒有一點操練機會。作工的人只會講,誇誇其談,大話連篇,跟隨的人只會聽,根本談不到什麼變化,全是以往的作法!今天能順服不敢插手任意亂做是神的行政臨到,並不是你經歷之後的變化,有許多昨天幹的事今天不幹,是因神的作工太明顯,把人征服了。不妨我問一個人,你今天的成果有幾分是你辛勤的汗水換來的?有幾分是神直接告訴給你的?你該怎麼說?你會不會目瞪口呆啞口無言?會不會伸舌頭?為什麼別人能講出許多經歷來供應你,你就單吃別人做好的飯?你不覺羞恥嗎?不覺著抹不開嗎?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蒙拯救的人是肯實行真理的人"

東方閃電| 永不熄滅的生命力

                河南省 董梅

  我是一個平凡的人,在平淡如水的生活中,我也曾經像許多渴慕光明的人一樣嘗試過許多途徑尋找人生的真諦,好讓自己的生命變得有意義,但最終仍是空勞無獲。自從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我的生活發生了奇妙的變化,開始變得多姿多彩,我明白了唯有神才是人心靈與生命的真正供應者,唯有神的話才是人生的真諦,我慶幸自己終於找到了人生的正道。然而,我卻在一次盡本分的過程中被中共非法抓捕並遭受了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從此,在我的人生之旅中有了一段刻骨銘心的生命經歷……

  那是2011年12月的一天,早上七點左右,我和另一名教會帶領正在清點教會財物,十多名警察突然破門而入,一惡警衝到我們面前大吼:「不許動!」見此,我的頭「嗡」的一下,心想:壞了,這下教會財物要受大損失了。接著,惡警像土匪打劫一樣對我們進行搜身,又在各個房間到處亂翻,不一會兒就把屋內翻得狼藉遍地。最終,他們搜出了教會的一些財物和三張銀行卡、存款單據、電腦、手機等,並全部沒收,隨後將我們四人押到了派出所。

  到了下午,惡警又抓進來三個姊妹,將我們七人關在一個房間,不讓我們說話,晚上也不讓我們睡覺。我看到幾個姊妹都關在這兒,又想到教會的錢財損失那麼多,一時間,我心如油煎,只有迫切地向神禱告:神啊!臨到這樣的環境,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願你保守我的心能安靜下來。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你們不要怕,教會出現這樣的事,都有我的許可,站起來為我說話,相信萬事萬物都有寶座的許可,都有我的心意在其中……」「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裡來滿足我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使我慌亂的心平靜了下來,認識到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是神的許可,是神讓我為他作見證的時候到了。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向神禱告:「神啊!我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為你站住見證,但我身量小,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保守我能站立住。」

  第二天上午,他們將我們分開審訊。審我的惡警得意地說:「我知道你是教會帶領,我們已經監視你們五個月了……」聽著他詳細描述監視我的整個經過,我倒吸了一口涼氣,心想:惡警為了抓捕我們真是下了大功夫,既然他們已知道我是教會帶領,這次肯定不會放過我的。我當即在神前立下心志:寧死也不能背叛神做猶大。見審問沒有結果,他們就派專人看守著我,不准我睡覺。

  第三天審訊時,惡警頭目打開電腦讓我看毀謗神的材料,見我不為所動,他接著就逼問教會錢財的事,我把頭扭到一邊不搭理他,他氣得破口大罵,惡狠狠地威脅道:「你不說也沒關係,我們可以無限期地關押你,隨時折磨你。」深夜,惡警開始對我用刑了。他們將我的一隻手向後從肩膀往下拽,另一隻手從背後往上提,用腳蹬著我的後背使勁把兩隻手拉到一塊兒後再戴上手銬,痛得我大聲慘叫,感覺肩膀上的骨頭和肉就要撕裂開一樣,只能頭頂地半跪著,一動不敢動。滿以為我的慘叫會使他們心軟一些,沒承想他們又往我背上塞了個茶杯,致使我疼痛加劇,上身的骨頭就像斷了一樣,痛得我不敢出氣,冷汗從臉上直往下流。就在我感到疼痛難忍時,一惡警趁機說:「只要你說出一個名字,我們立馬把你放了。」這時,我呼求神保守我的心,隨即我想起了一首經歷詩歌:「道成肉身受苦難,何況我這敗壞人,屈服黑暗權勢,如何見神。……寧願受盡苦,補償傷痛心……」詩歌給了我力量。是啊,道成肉身的神為拯救我們還忍受那麼多的痛苦,更何況我這個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若是我因受不了疼痛而屈服撒但,我還有什麼臉面再見神?想到這裡,我心裡有了力量,又剛強了起來。惡警折磨了我大約一個小時,當鬆開手銬時,我渾身癱軟倒在地上,他們衝我大吼:「你要不說還給你上背銬!」我看了他們一眼,沒有回答,心裡恨透了這夥惡警!接著一個惡警就來給我打背銬,我想到剛才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就在心裡一個勁地向神禱告。沒想到惡警把我的手往後背拉時怎麼也拉不動,而且我的手也沒有太痛的感覺,他累得滿頭大汗也沒銬成,便氣呼呼地說:「你還挺有勁啊!」我知道這是神在眷顧著我,是神加給了我力量,感謝神!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回想惡警對我用刑的那一幕,我仍是心有餘悸,而且惡警還恐嚇過我,如果我不說,就要把我拉到深山老林裡槍斃了,以後他們抓人時就說是我出賣了教會,把我的名聲搞臭,讓弟兄姊妹都恨我、棄絕我。想到這一切,我心裡泛起了一陣陣的淒涼與無助,不禁膽怯、軟弱了,心想:不如一死了之,這樣既不當猶大背叛神,也免得遭受弟兄姊妹的棄絕,還能免去肉體受折磨的痛苦。於是,我趁看守我的惡警不注意,便使足了勁猛地一頭撞在了牆上,結果我只是撞得頭暈目眩卻沒有傷及性命。這時,神的話及時地在我裡面開啟:「……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在別人誤解你的時候,你能禱告神:神哪!我不求人能寬容我,也不求人能原諒我,我只求心裡能愛你,心裡踏實,良心得平安,不求別人誇我、高抬我,我只追求從心裡滿足你……」(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驅散了我心裡的陰霾,是啊,神要的是有心志的人,是能在撒但面前為神作見證的人,是不管受多大的苦都能堅持到底、任神擺佈的人,況且,神察看人心肺腑,惡警誣陷我,即便弟兄姊妹因不明真相真誤解、棄絕我,相信也有神的美意,是神在檢驗我的信心與愛心,我應該追求讓神滿意。識透了魔鬼的詭計,我突然感到很蒙羞、很慚愧,看到自己對神的信心太小了,受點苦就站不住立場,就想以死來逃避、擺脫神的擺佈,人一旦遠離神,就活在黑暗中,惡警說恐嚇話的目的就是使我背叛神,若不是神的保守我就正好中了他們的詭計。揣摩著神的話,我心裡亮堂了,我不再想著死了,我要好好活著,用實際活出來為神作見證羞辱撒但。

  兩個負責看守我的惡警問我為什麼撞牆,我說有警察打我,其中一個惡警笑著對我說:「我們主要是以教育為主,你放心,以後我不讓他們再打你。」聽了他一番安慰的話,我想:這兩人還不錯,從被抓到現在對我的態度挺好,於是我放鬆了警惕。可就在這時,神的話在我心裡閃現:「我民應時時防備撒但的詭計,為我把守我家中之門……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後悔也來不及。」(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及時提醒了我,使我認識到魔鬼詭計多端,我得時時防備他們。沒想到,他們很快就原形畢露,一個惡警開始說毀謗神的話,另一個則坐在我身邊拍著我的大腿,色迷迷地看著我,套問我教會錢財的事,晚上見我打瞌睡,他就往我胸前亂摸。看到他們露出了真面目,我憤恨不止,這才看到這些所謂的「人民警察」純粹都是一些流氓、惡霸!竟然做出這麼卑鄙齷齪的事來!於是,我只有迫切地禱告神,求神保守我,使我不受他們的殘害。

  接下來一連幾天,惡警不僅逼問我教會的情況,而且還輪流看著我不讓我睡覺,後來審我的兩個惡警看我一直不交代,便惱羞成怒,其中一個對我大打出手,左右開弓,不知打了我多少記耳光,我的臉被打得由疼到腫,最後麻木得沒有了知覺。由於在我身上審不出任何東西,一天晚上,惡警頭目對我吼道:「你嘴太硬了,你他媽的考驗老子的耐力,我就不信治不了你,比你硬的老子見多了,不動點真格的你他媽的服不下來!」他一聲令下,幾個惡警開始對我「重刑伺候」。夜晚的審訊室陰森可怕,我猶如置身地獄一般。他們喝令我蹲坐在地上,把戴著手銬的雙手從膝蓋跨到腳前,然後用一根木棒插在兩胳膊彎與雙腿彎中間,使整個身子蜷縮成一團。他們抬起木棒的兩頭擔在兩張桌子上,把我頭朝下吊起來,使我整個身體懸在空中。當吊起來的那一瞬間,我感到頭昏腦脹、呼吸困難,有種要窒息的感覺。由於我被懸空倒掛著,全身重量的支點全部在手腕上,一開始,為了不讓手銬的鋸齒勒進肉裡,我的雙手緊緊地拽在一起,身子蜷成一團竭力保持著這種姿勢。慢慢地體力不支,我的手從腳脖滑到了膝蓋處,手銬的鋸齒深深地勒進肉裡,讓我感到鑽心地痛。這樣吊了約有半個小時,我感覺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匯聚在了頭上,頭部和眼睛漸漸脹痛得像要爆裂開來,手腕被勒出一道深深的溝,雙手腫得像麵包,我感覺自己快要死了,就拚命地喊:「我受不了了,快把我放下來!」惡警凶狠地說:「誰也救不了你,只有你自己能救自己,你只要說出一個名字,我們就把你放了。」最後,他們看我實在不行了才把我放了下來,給我灌了一支葡萄糖後又逼問我,我癱軟如泥倒在地上,緊閉雙眼不搭理他們。沒承想,這夥惡警又將我吊了起來,此時,我的雙手再無力緊握,只能任憑手銬深深地嵌入手腕,手銬的鋸齒撕扯著手腕的肉,那一刻,我痛得撕心裂肺地慘叫,我再也沒有力氣掙扎了,呼吸十分微弱,時間在這一刻像是停止了,我感覺自己就像徘徊在死亡的邊緣,想到這一次我真的要死了,就想在生命結束之前向神說說我的心裡話:「神啊!現在真的要面臨死亡之時,我還是感到害怕,但是今晚我就是死了,我也要讚美你的公義。神啊!在我短短的人生旅途中,我感謝你將我從這個罪惡的世界中揀選回家,讓我沒有繼續在迷途中流浪,讓我一直活在你的暖懷中。神啊,我享受了你太多的愛,可是,此時此刻,在我生命要結束的時候,我才發現我沒有珍惜你的愛,我曾多次讓你傷心、失望,我就像不懂事的孩子,只知道享受母親的愛,卻從來沒有想過要去還報,當我要失去生命的時候,我才懂得珍惜,才懊悔我曾經失去了多少好時光。此時,我感到最悔恨的就是,我沒能為你做什麼,我虧欠你太多,如果還能活著出去的話,我一定好好盡本分,彌補對你的虧欠。此刻只求你加給我力量,使我不再恐懼死亡,能堅強地去面對……」淚水順著我的額頭一滴一滴地滑落。夜靜得可怕,只聽見鐘錶「嗒嗒」地走著,好像在記錄著我生命的倒計時,就在這時,奇妙的事情發生了,彷彿有陽光暖暖地照著我,我漸漸感覺不到來自身體的痛苦了,我的腦海中迴蕩起了神的話:「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著神的計劃、為著神的命定而扮演著你的角色,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無論你的背景怎麼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麼樣,總之,沒有一個人能逃脫上天的擺佈與安排,沒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是啊,神是我生命的源頭,神主宰著我的命運,我得把自己交在神手裡任神擺佈。揣摩著神的話,我心裡感到是那樣的愉悅和寧靜,就像躺在神的暖懷裡一樣,不知不覺,我竟然睡著了。惡警們以為我死了,就把我放了下來,連忙給我灌葡萄糖和水。在與死亡擦肩而過的這次經歷中,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

  接下來的一天,惡警又反覆吊了我一個晚上,逼問被他們沒收的單據上教會錢款的下落,我始終一言不發,但他們仍不死心,為了得到教會的錢財,用盡了各種卑鄙手段來折磨我。此時,神的話在我心裡回響:「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頭,萬古的罪惡記在心頭,怎能不叫人恨惡?為神報仇雪恨,將這神的仇敵徹底滅絕,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亂踢亂闖!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信心和力量,我要與撒但決一死戰,就是死也要為神站住見證。在神話語的激勵下,我不知不覺忘記了疼痛。就這樣,每次他們吊我的時候,都是神的話激勵著我,給我動力,所以,他們越吊我,我越看透他們的惡魔實質,越激發我站住見證滿足神的心志。最後他們個個精疲力盡,議論道:「一般人像這樣吊半小時就受不住了,她被吊這麼長時間居然還沒事,這人還真夠硬啊!」聽到這些話,我心裡激動萬分,心想:有神作我的後盾,你們打不垮我。在派出所的九天九夜,惡警們不僅用酷刑折磨我,還不讓我睡覺,只要我一閉眼打瞌睡,他們就用木棍猛敲桌子,或叫我站立、跑步,或對我大聲吼叫,企圖將我熬垮,讓我精神崩潰。九天後,惡警們見沒有達到目的仍不罷休,他們又把我帶到一間賓館,將我戴著手銬的雙手從膝蓋跨到腳前,然後又用一根木棒插在我兩胳膊彎與雙腿彎中間,使我身體蜷曲著坐在地上。之後的幾天就一直讓我以這個姿勢坐在地上,致使手銬勒進肉裡,我的手和手脖烏紫腫脹,臀部疼得不敢摸、不敢碰,就像坐在針上一樣。一天,一個惡警頭目見審問始終沒有結果,便氣急敗壞地走到我的面前猛搧我耳光,致使我的兩顆牙齒被打鬆動。

  最後,省公安廳來了兩個科長,他們一進來就把手銬給我打開,扶我坐在沙發上,又給我倒了一杯水,假惺惺地說:「這些天你受苦了,他們也是奉命行事,你別計較這些事……」看到這些惡警假仁假義,我恨得咬牙切齒。他們又拿聖經上的話來勸我,並打開電腦裡的假證據讓我看,說了許多定罪、褻瀆神的話。我心裡怒不可遏,真想與他們爭辯,但是我知道這樣做只能使他們更加瘋狂地褻瀆神。這一刻,我真切地感受到神道成肉身所受的痛苦有多大,神為拯救人受了多少屈辱,更看到惡魔的可恨與卑鄙,我在心裡暗暗發誓,要與撒但徹底決裂,永遠忠於神。之後,無論他們怎麼誘騙,我都閉口不言。兩個科長見勸說無效,只好悻悻地走了。

  在賓館的十天十夜裡,他們一直給我戴著手銬,讓我抱著雙腿蹲坐在地上。回想自我被抓後,從派出所到賓館,十九個日日夜夜,是神愛的保守讓我曾小睡了一會,除此之外,惡警一直都不讓我睡覺,只要我的眼睛閉一下,他們就施盡各種招數,猛敲桌子、猛踹我,對我大吼大叫,勒令我跑步等,我每次被驚嚇,心臟就猛地一顫,精神十分緊張,再加上惡警不時地折磨,最後我的體力嚴重透支,全身腫脹難受,看東西都是重影,知道有人在面前說話,但說話的聲音都像來自遙遠的天際,而且,我的反應也變得特別遲鈍,在這種情況下我竟然熬了過來,這全是神的大能啊!正如神的話說:「他使人轉而復生,使人頑強地活在人的每一個角色中,靠著他的力量,靠著他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人活了一代又一代,而神生命的力量始終如一地在人的中間支撐著……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從心裡對神發出了由衷的感謝與讚美:神啊,你主宰萬有,你的作為不可估量,只有你是全能的,你是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你是我生命的活水泉源。在這特殊的環境中,我看到了你獨一無二的能力與權柄!最終,惡警們在我身上沒審出什麼,他們就把我送往看守所。

  在去看守所的路上,兩個警察對我說:「你真是好樣的,你們這些人到看守所也是好人。那裡面販毒的、殺人的、賣淫的什麼人都有,你進去看看就知道了。」我問他們:「既然知道我們是好人,為什麼還要抓我們?國家不是說信仰自由嗎?」警察說:「那是共產黨騙你們的,我們吃共產黨的,肯定得為共產黨辦事。我們跟你既無冤又無仇,就是因為你信神才抓你的。」聽了他們的這番話,回想自己所經歷的這一切,我不禁想起神的話:「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一針見血,讓我在經歷中真實看清了中共政府欺世盜名的真面目,它表面打著信仰自由的旗號,暗地裡卻到處抓捕、鎮壓、殘害信神之人,侵吞擄掠教會的錢財,這一切徹底暴露了它罪惡滔天的惡魔實質。

  在看守所被關押的日子,我也有過軟弱和痛苦,但神的話語一直激勵著我,帶給我信心和力量,讓我明白雖然撒但剝奪了我肉體的自由,但苦難卻造就了我,讓我在惡魔的酷刑中學會了依靠神,明白了許多真理的真意,看到了真理的寶貴,使我更加有了追求真理的心志和動力。我願意順服下來,經歷神為我擺設的這一切。於是,在看守所幹活時,我就唱詩歌,默默地思念神的愛,感覺心離神近了,也不再覺得日子痛苦難熬了。

  期間,惡警又提審我好幾次,感謝神帶領我一次次地勝過了惡警的嚴刑拷打。後來惡警把我三張銀行卡裡的錢都取了出來,眼睜睜地看著教會的錢財被惡警取走,我的心如同刀絞,從心裡恨透了這個貪婪邪惡的惡魔集團,更盼望基督的國度早日降臨。最終,他們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以「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判我勞教一年零三個月。

  經歷了中共政府的殘酷迫害,我真切地體嘗到了神對我的愛和拯救,領略了神的全能主宰與奇妙作為,看見了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更對撒但有了真實的恨惡。在受逼迫的日子裡,是神的話一直陪伴我度過了那一個個難熬的日日夜夜,神的話使我識透了撒但的詭計,作了我及時的保守;神的話使我剛強壯膽,一次次勝過酷刑的折磨;神的話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有了與撒但決戰的勇氣……感謝神!全能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我願永遠跟隨全能神走到底!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後基督全能神的顯現與作工而產生的,是由所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被神話語征服拯救的人組成的,完全是全能神親自設立的,也是全能神親自帶領牧養的,絕對不是哪個人創建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只要閱讀全能神的話語就會看見神已顯現。

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

 今天主要交通點信神該怎樣事奉神,事奉神的人具備哪些條件,明白哪些事,在你們的事奉當中有哪些偏差,這些都是你們該明白的。這些問題涉及到你們怎麼信神,怎樣走上被聖靈帶領的路,一切任神擺佈,使你們認識神在你們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當你們走到這個地步的時候,你們就能知道到底什麼是信神,怎樣才能信好神,怎樣做才能行到神的心意上,使你們對神所作都百依百順,沒有任何怨言,也不論斷,也不分析,更不研究,以至於你們都能對神順服至死,像羊一樣任神牽、任神殺,使你們每個人都能成為九十年代的彼得,在十字架上也能對神愛到至極,沒有一點怨言,這樣才是活出了九十年代的彼得風格。

  每個有心志的人都可以事奉神,但必須是體貼神的心意、明白神心意的人才有資格、才有權利事奉神。在你們經歷中看見,許多人認為憑著一顆火熱的心為神傳道、為神奔跑、為神花費、為神撇棄等等這就是事奉神;有更多的宗教人士認為捧著聖經各處傳講天國福音,讓人悔改認罪來拯救人這是事奉神;還有許多宗教官員認為在神學院深造培訓之後,在各個禮拜堂講道,藉著讀聖經章節來教訓人,這是事奉神;還有許多同行的弟兄姊妹認為終身不結婚、不成家,為神奉獻全人,他認為這樣是事奉神;更有一些「貧困地區」的人認為為弟兄姊妹醫病趕鬼、代禱、服事人這是事奉神;在你們中間有許多人認為天天能夠吃喝神話,禱告神,在各處教會行走這是事奉神;或者有的人說能過教會生活就是事奉神。但究竟什麼是事奉神,卻很少有人明白。雖然說事奉神的人多如繁星,但是能夠直接事奉神的人、能夠事奉到神心意上的人卻是寥寥無幾,微不足道。為什麼這樣說呢?就是因為你們對事奉神這幾個字眼的實質不明白,對於怎樣事奉能夠做到神的心意上明白得太少。今天主要交通什麼樣的事奉符合神心意,怎樣事奉能夠滿足神心意。 繼續閱讀 “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

神管理萬物的奇妙作為

管理萬物的奇妙作為

朗誦:神為人類創造天地萬物,創造生存環境,萬物相生相息、相互依存,在這樣的一個原則下,人類的生存環境得以保護,得以生存,得以繼續,因著有了這樣的生存環境人類才能繁衍生息,才能繁衍生息。

1 千百年來,小溪在大山的腳下就這樣靜靜地靜靜地流淌著,它順著大山指引的方向回到了它的家鄉,匯成了河,匯成了海,匯成了海。因著大山的守候,小溪從未迷失方向,小溪與大山相生相息、相生相剋又相互依存。

2 千百年來,狂風從未改變改變它怒吼的怒吼的習慣,它依然常常席捲著常常席捲著沙石「光顧」大山,威脅著大山,威脅著大山,但它從未折斷從未折斷大山的腰,大山與它相生相息、相生相剋又相互依存。

3 千百年來,巨浪也從未歇息,從未停止它擴張土地的腳步,它一遍又一遍重複著向大山咆哮,而大山也從未因著因著它的咆哮而挪動它的身軀。它守望著這片海,就這樣,海中的萬物得以繁衍生息。啊……啊……大山與巨浪相生相息、相生相剋又相互依存。大山與巨浪相生相息、相生相剋又相互依存。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教會簡介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後基督全能神的顯現與作工而產生的,是由所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被神話語征服拯救的人組成的,完全是全能神親自設立的,也是全能神親自帶領牧養的,絕對不是哪個人創建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只要閱讀全能神的話語就會看見神已顯現。

全能神的發表《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選段(舞台版朗誦)

全能神說:「不知不覺之中,我們被這個小小的人帶領進入了神一個又一個的作工步驟之中,我們經歷了無數的試煉,經歷了無數的責打,也經歷了死的考驗。我們得知了神的公義威嚴的性情,也享受了神的慈愛、憐憫,領略了神的大能與智慧,看見了神的可愛,看見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他的說話讓我們死去,又讓我們復活;他的說話讓我們得安慰,也讓我們倍感內疚、虧欠;他的說話給我們喜樂、平安,也讓我們痛苦萬分。有時我們猶如他手中的羔羊,任他宰割;有時我們猶如他眼中的瞳人,享受著他的憐愛;有時我們猶如他的仇敵,在他的眼目中被他的怒氣化為灰燼。我們是他拯救的人類,我們是他眼中的蛆蟲,我們又是他日思夜想要找回來的丟失的羊。……除了他,沒有人能知道我們的所思所想,沒有人能對我們的本性、實質瞭如指掌,沒有人能審判人類的悖逆、人類的敗壞,也沒有人能代表天上的神與我們如此說話,對我們如此作工;除了他,沒有人具備神的權柄、神的智慧、神的尊嚴,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在他身上發表無遺;除了他,再沒有人能指給我們道路,帶給我們光明;除了他,沒有人能揭示神從創世到如今還未公開的奧祕;除了他,沒有人能拯救我們脫離撒但的捆綁,脫離敗壞性情。……從那一刻開始,我們的心有了知覺,我們的靈似乎也復甦了:這個普通的人,這個小小的人,這個生活在我們中間,被我們棄絕了許久的人不正是我們朝思夜想、日夜盼望的主耶穌嗎?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我們的神!他就是真理、道路、生命!」

教會簡介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後基督全能神的顯現與作工而產生的,是由所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被神話語征服拯救的人組成的,完全是全能神親自設立的,也是全能神親自帶領牧養的,絕對不是哪個人創建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只要閱讀全能神的話語就會看見神已顯現。

 

東方閃電| 路……(八)

東方閃電| 路……(八)

  神來在地上與人接觸、與人一同生活也不止一日兩日了,或許在這麼長時間以來,人對神認識得差不多了;或許在這麼長時間以來,人對於事奉方面的事也長了不少的見識,信神也信得很老練。總之,不管怎麼樣,神的性情人也了解得差不多了,人的各種各樣的性情表現得也很豐富。在我看,就人的各種表現足夠神拿來作標本的,人的心理活動足夠神拿來作參考的,或許這是人與神配合的一個方面,是人與神無意識的配合,使神所導演的這部戲繪聲繪色,形象極了。作為這部戲的總導演我向弟兄姊妹說些話,說說我們每個人演戲之後的感想,談談我們每個人是怎樣體驗戲中的生活的,不妨我們開一個別開生面的座談會,敞開我們的心懷說說我們個人的表演藝術,看神是怎麼引導每個人的,以便我們在下一部戲當中能表現出我們更高超的技藝,讓我們都表演出我們最拿手的戲,別讓神失望。我希望弟兄姊妹都能把這當作一回事,誰也別忽略,因為演好一部戲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成功的,得需我們長時間地體驗生活,需我們長時間地深入我們現實的生活中,實際地體嘗各種各樣的生活,之後才能上台表演。我對弟兄姊妹都滿懷希望,相信你們不灰心、不失望,不管神怎麼作,你們都如一盆火,不冷淡而是能忍耐到底,直到神的作工完全顯現,直到神要排演的戲全部結束。我對你們沒有別的要求,只希望你們都忍耐,別急於求結果,配合我把我該作的工作都作好,誰也別打岔,誰也別攪擾,這部分工作作好了,神會向你們顯明一切的,當我的工作完成之後,我帶著你們的功勞到神面前去交賬,這樣不是更好嗎?我們雙方互相成全,這不是兩全其美的事嗎?現在是艱苦的歲月,需你們付點代價,因為現在是我在做導演,所以我希望你們誰也不要厭煩,我作的就是這個工作,或許有一天我換一個合適的「工作單位」,那時我就不難為你們了,你們願意看什麼我就顯給你們看,你們願意聽什麼我也滿足你們。可是現在不行,今天作的是這個工作,我不能任著你們的性子,想幹什麼就幹什麼,這樣我的工作不好作,說得實在點,就是達不到果效,對你們沒益處。所以現在需「委屈」你們,到有一天我的這一步工作完成了,那時我也自由了,不擔這麼重的擔子了,你們怎麼要求我都答應,只要對你們的生命有益處,我都滿足你們。現在我的重任在身,我不能違背父神的命令,不能打亂我的作工計劃,我不能在公職中辦私事,望你們都諒解我,因我作一切事都是隨著父神的意思的,凡是他讓我作的我就作,不管他是什麼意思,我不願惹他生氣,讓他發怒,我只管作我該作的。所以,我代表父神勸你們忍耐幾天,誰也不要著急,等我把我該作的都作完,隨你們的便,隨你們怎麼看,但我得把我該作的工作都作完。

  在這步工作當中需我們極大的信心,需我們極大的愛心,稍不小心就會失腳,因為這步工作不同以往的任何一步工作,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既看不見又摸不著,神作的就是話語成為信心,話語成為愛心,話語成為生命。達到人都百經熬煉,具備高於約伯的信心,需要人都受極大的痛苦,百般的折磨,不論何時都不離開神,當人都順服至死,對神有極大的信心,神的這一步工作就算結束了。我擔任的就是這個工作,所以我希望弟兄姊妹都理解我的難處,不要對我另有要求,這是父神對我的要求,我不能脫離這個現實,我得作我該作的工作。我只希望你們不要強詞奪理,多長點見識,不要把問題看得太簡單了,你們想得太幼稚、太天真。神的工作不能像你們想像得那麼簡單,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神若這麼作,他的計劃就被打破了,你們說不是嗎?我幹的是神的工作,不是給人打零雜,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幹不幹都由我自己安排,現在不是那麼簡單,我是奉父的差遣來做這個導演的,你們以為是我自己安排選擇的嗎?人的想法總打岔神的工作,所以在我作了一段工作之後,有許多未能滿足人的要求,人就都對我另有看法了,這些看法你們都應自己清楚,我不必一一點明,我只好向你們說明我作的工作,我並不為此事傷心。你們明白以後隨你們怎麼看,我也不提出抗議,因為神就是這麼作的,不必我解釋表白,我就是來作話語工作的,藉著話語的支配來作工、演戲,別的不用我多說,讓我作別的我是無能為力,我話是說明了,你們怎麼看都可以,我都不在乎。但我還是提醒你們,神的工作不像你們想像得那麼簡單,作得越不符合人的觀念,意義越深刻,越符合人的觀念越無價值,無實在意義,這話你們都應仔細想想,在這事上我只說這麼一句話,其餘的事由你們自己分析,我不作任何解釋。

  在人的想像當中認為神會這麼作、會那麼作,但是在這一年多來,我們所經歷的、我們所看見的神的工作到底是不是按著人的觀念作的?就從創世到現在也沒有一個人能摸著神的工作步驟、作工規律,如果有人能摸著的話,為什麼那些宗教領袖也不明白神今天會這樣作工呢?對今天的實際為什麼很少有人認識呢?從此我們看見神的工作無人明白,人只能隨著神的靈引導而行事,卻不能按著規律來死套神的作工。你如果拿耶穌的形像、作工來對照今天神的作工,那就如猶太人拿著耶和華來套耶穌一樣,這不是吃虧的事嗎?就是耶穌也不知道神在末世要作什麼工作,他只知道自己完成的是釘十字架的工作,更何況其餘的人呢?怎能知道神以後到底要作什麼工作呢?神怎能把自己的計劃告訴給叫撒但侵佔的人類呢?這不是糊塗了嗎?神讓你知道的、領受的是他的心意,不讓你考慮神以後的工作,我們只管相信神,隨著神的引領行事,實際難處實際處理,別難為神,讓神過不去,我們該做的我們就去做,只要能在神現時的作工裡就足矣!我帶領你們走的路就是這個,只管向前走,神不會虧待我們任何一個人的,在你們一年來的不平凡的經歷中也得著了不少的東西,相信你們不是那麼想不開的。我帶領你們走的路是我的工作、任務,也是神早已命定好的,使我們有緣走到今天,我們能走到今天都是我們天大的福氣,雖然我們走的路並不平坦,但我們的友誼還是地久天長、流傳萬代的。不管是歡聲、笑語,或是傷心、流淚,都作為我們美好的回憶吧!或許你們該知道我的工作之日並不長久,我的工作項目很多,不能與你們常相隨,望你們都諒解我,因為我們的舊情還是依舊的,或許有一天我又出現在你們面前,我希望你們都不要與我過不去,畢竟我與你們還不相同,我是周遊各處作工的,不是停留在客店過生活的,不管你們怎麼樣,總之我該怎樣就怎樣,但願我們的往事能成為我們友誼的花朵。

  可以說,這路是我開闢出來的,或苦或甜,都是我帶領的,能走到今天全是神的恩待,或許有的人感謝我,或許有的人埋怨我,這都無關緊要,我只願意看到在這班人身上都達到應有的果效,這是該慶賀的。所以我並不記恨埋怨我的人,我只是儘快完成我該作的工作,好讓神的心早日得享安息,那時我也不擔任何重擔,不讓神的心總擔憂,你們願意更好地配合嗎?把神的工作搞好不是我們更好的奮鬥目標嗎?在我們這段生涯中,真可說是歷盡了千辛萬苦,嘗盡了酸甜苦辣,總之,每個人表演得基本上還算合格。或許以後有更好的工作需你們作,你們也不要惦念我,該怎麼作就怎麼作,我該作的已經差不多了,希望你們不論何時都忠心,別留戀我的作工,要知道我只是來完成一步工作的,並不是作神全部的工作,這點你們應看透,不要產生別的看法,神的工作需要更多的方式來達到完全,別總依靠我。或許你們早已看出來我作的只是一部分工作,不代表耶和華,也不代表耶穌,因為神的工作是分許多步驟的,所以你們不要太死了。在我作工時你們必須聽我說,在每一個時代神的作工都不一樣,不是千篇一律、老調重唱,在每一步都有他合適的工作,都是因著時代不同而變化的。所以說,你既然生在今天這個時代,你就得吃喝神的話、看神的話,或許有一天我的作工變化,你們該怎麼走還怎麼走,神的工作不會錯,不要管外界怎麼變化,神不會錯,他的工作不會錯,只不過是有時候神的舊工作廢去,新工作開始,但並不能說新工作來臨,舊工作是錯誤,這是謬論!神的工作不分對錯只分前後,這些都作為人信神的指南,千萬不可忽略。

摘自 《話在肉身顯現》

文章來源:路……(八)

更多推薦:

感謝讚美全能神 – 跟隨羔羊唱新歌

《全能神教會中文合唱第十三輯》精彩片段:神國降臨(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