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閃電| 拯救之音《神寶愛聽他話、順服他的人》 【MV】

神寶愛能聽他話、順服他的人

在神看,一個人無論是偉大還是渺小,他只要能夠聽神的話,順服神的吩咐與託付,能夠配合神的作工,配合神的旨意、神的計劃,達到讓神的旨意、讓神的計劃得以暢通得以成就,這樣的行為在神那兒是值得神紀念的,是配接受神祝福的是配接受神祝福的。神寶愛這樣的人,也珍惜人這樣的行為,珍惜人對神的這份情、這份心,這是神的態度。

在神看,一個人無論是偉大還是渺小,他只要能夠聽神的話,順服神的吩咐與託付,能夠配合神的作工,配合神的旨意、神的計劃,達到讓神的旨意、讓神的計劃得以暢通得以成就,這樣的行為在神那兒是值得神紀念的,是配接受神祝福的是配接受神祝福的。神寶愛這樣的人,也珍惜人這樣的行為,珍惜人對神的這份情、這份心,這是神的態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更多推薦:

考察東方閃電

耶穌的重歸

全能神教會影視

全能神教會是神親自設立的教會

廣告

東方閃電| 第 四 十 一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神在人身上是怎麼作工的?這個摸清了嗎?透亮了嗎?在教會當中又是怎麼作的?這些都看得怎麼樣了?這個你想過嗎?在教會當中作的是為成全什麼?這些都透亮了嗎?若這些都不透亮,那所做都是徒勞,都是虛空!這話打動你的心了嗎?就只是積極進取、不消極退後就達到神的心意了嗎?愚昧地配合就足夠了嗎?異象不透亮怎麼辦?不尋求行嗎?神說「我曾在人中間搞過一番大的事業,但人卻不曾發現,我就只好以話語來向人一一顯明,但人卻對我的話仍是不明白,仍不知我計劃的宗旨是什麼」這話什麼意思?考慮過宗旨嗎?真是漫無目的亂作嗎?這樣作有什麼意義?「宗旨」都不清楚、不明白,怎麼達到真實的配合呢?神說人的追求都是在無邊無際的海面上,在空洞的字句道理其間,究竟你們的追求屬於哪一類,你也講不清。神在人身上要作成什麼?這些都要清楚,就單為了在消極方面羞辱大紅龍嗎?難道羞辱過大紅龍之後就讓神兩手空空隱居山間嗎?那麼神到底要什麼?真是要人的心嗎?還是要人的命?或是要人的萬貫家產?這些有什麼用?在神那邊派不上用場,神在人身上作了這麼多工就是為了把人當作打敗撒但的證據來顯明他的「本事」嗎?這不是顯得神太「小氣」了嗎?神就是那樣的神嗎?就像小孩拉著大人與別人幹仗嗎?這有什麼意思?人總用自己的觀念來衡量神。以往神說「一年有四季,一季有三個月」,人聽了這話,便記在心間,總說一年有四季,一季有三個月,當神說一年有幾個季節?一季又有幾個月?人便異口同聲地答道:四季、三個月。人都是以規律這個方式來給神下定義,如今到了「一年有三個季,一季有四個月」這個時代,人仍不知道,似乎人的眼睛都失明了,都是在凡事上找規律,今天又把「規律」套在了神的頭上,真是瞎眼!不看看現在已無「冬季」,只是「春、夏、秋季」?人真傻!處在現在這個地步仍不知怎麼認識神,就如一個二十年代的人一樣,還認為交通不便利,人都是步行或是牽著小驢出門,或認為還是點油燈,或認為還是原始人的生活方式,這不正是人大腦中的觀念嗎?為什麼如今還講什麼憐憫慈愛呢?這有什麼用呢?像一個絮絮叨叨的老太太一般總說她以往的日子,這些話有什麼用?現在畢竟是現在,能倒回去二三十年嗎?人都是隨著「潮流」過,為什麼要那麼想不開呢?如今這個刑罰時代還講什麼憐憫、慈愛,這有什麼用?難道神只有憐憫、慈愛嗎?為什麼在今天這個「白麵、大米」的時代,總把糠皮子、苦菜往上端呢?神不願意作的事,而人卻強行壓制他,若他反抗,便給他扣一個「反革命」的帽子,說了多少次神原初不是憐憫、慈愛的神,但有誰聽呢?人都是太謬,似乎神的話根本沒有果效,人總是對我的話「另眼看待」。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四 十 一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第 四 十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的眼中,人猶如神手中的玩物一樣,就如人是神手中的拉麵一樣,願意要細的就要細的,願意要粗的就要粗的,神願意怎麼作就怎麼作。可以這樣說,人就是神手中的玩物,就如貴婦從市場上買回的波斯貓一樣,完全可說成是神手中的玩物,所以說彼得的認識一點兒不假。從此看出,神在人身上作的工、在人身上說的話都是輕鬆加愉快地作的,並不是人所想像的怎麼費腦筋想或計劃,在人身上作的工是特別正常的,在人身上說的話也是特別正常的,在神那邊的說話猶如「信口開河」,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並不受轄制,但當人看了神的話之後,卻是心服口服、啞口無言、瞠目結舌,這是怎麼回事?足見神的智慧到底有多少,若按人的想像說神在人的身上作工是通過精密地計算的,之後才準確無誤的,那麼,不妨就按這種想法「走」下去,這樣,神的智慧、神的奇妙、神的難測這些詞將都是有數的,說明人對神的「估價」太低。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四 十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九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九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在的話之外,我們再說點有關我們生命的事,使我們的生命更加旺盛,不辜負神對我們的希望。尤其到了今天這個各從其類,而且是刑罰的時代,更得顧全大局,以「集體利益」為重,這是神的心意,是所有的人該做到的。為了在天之神的心意,我們怎能不獻上自己呢?神「將各種各樣的人都編成號碼,在各種各樣的人身上標記著不同的記號,以便讓其『祖先』將其領回其家族之中」,從此足見,人都各從其類了,所以各種人都在顯露著原形,因此與其說人都在為神盡忠,不如說成是為其祖先在盡忠。而所有的人又都在其祖先的支配下為神效力,這是神作工的奇妙之處,萬有都在為神效力,即使撒但在人身上進行攪擾,但神就藉此機會來就地取材為他效力,這一點在人卻不能看透。正如神說的「所以我也講『勞動分配』、講『分工合作』,這是我計劃中的項目,無人能打破」。凡是神定意的事,神要作成的事,在神未作以先,人都看不透,除非神把工作都作完了人方能看見,否則人都是兩眼墨黑,什麼也看不清。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九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八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八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按著人原有的屬性,即按著人本來的面目,能夠「支撐」到今天,真是不容易的事,從此才真看到了神的大能。按著肉體的本質,再加上被大紅龍敗壞至今,若不是神靈的引導,人怎能站立至今呢?人本不配來在神的面前,但為了神的經營,為了神的大功早日告成,神愛了人,說句老實話,就神對人的愛,人終生也報答不完,或許有的人想以死來報答神的恩,但我告訴你:人不配在神面前死去,所以人的死也是枉然,因為人的死在神面前不值得一提,一文錢不值,猶如地上的螞蟻之死,我勸人不要把自己看得太寶貴了,別認為為神而死是重如泰山。說實在的,人的死都是輕如鴻毛,不值得一提,但話又說回來了,人的肉體本是該死的,所以最終肉體都得在地上告一段落的,這個是事實的真相,誰也推不倒。因這是我在所有的人生經歷中總結的一條「自然規律」,所以不知不覺中神對人類的結局有了這樣一個定義,你明白嗎?難怪神這樣說「我恨惡人類的悖逆,不知是何原因,似乎有生以來我就恨惡人類,但我對人類又頗感同情,因此人對我總是持有兩種態度,因我愛人,我又恨人」。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八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全能神教會讚美詩歌《人活著到底該為誰》

人活著到底該為誰

人活著到底該為誰,今天我有所醒悟,
以前活著盡為自己,全是為名譽地位
禱告神好話說盡,行事全憑己意,
信神只為前途命運,絲毫沒有真理實際。
信神活在宗教儀式裡,過後一切都是虛空,
絲毫沒有活出人樣,不配承受神的愛。

我心已經甦醒,才知還報神的愛,
恨我以往沒有良心,悖逆神傷透神心。
從未體貼神的心意,從未理睬神的話語,
人沒有良心沒有理智,怎配稱為人。
經歷神審判我才看見,我被撒但敗壞太深,
世界邪惡充滿誘惑,信神就要選擇真理。
神哪!你這樣愛我,最大限度拯救我,
為我付出的這一切我怎能忘記!
我要體貼神的心意,立下心志追求真理,
為神花費獻上全人獻上全人還報神的愛,
獻上全人還報神的愛。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後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六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六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現在開始刑罰人了,但究竟刑罰的原意是否臨到了人的身上,這個誰也說不清、道不明。由於神所說的話,說「在刑罰之中,人不曾發現什麼,因人只是雙手抓住夾在脖頸上的枷鎖,雙眼瞪著我,似乎在注視著仇敵一般,在此時,我才看見人的瘦小身材,所以我說在『試煉當中不曾有人站立住』」。神把未臨到的刑罰的實況告訴人,說得一五一十,滴水不漏,似乎是人進入了刑罰當中真未站立住,把人的醜態描繪得逼真、形象,所以人在精神上就受壓了:既然神說在試煉當中不曾有站立住的,那我怎麼能打破世界記錄,被破格錄取呢?就在此時,人便開始琢磨了。實際上,正如神說的「難道是我將人帶到絕路上來了嗎?」確實,神把所有的人都帶到了絕路上來了,所以在人的意識當中,總認為神是慘無人道的。神將所有的人從世界的苦海之中打撈上來,之後「為了避免一切『事故』,所以我將打撈上來的『魚』全部宰殺,之後,『魚』便『順服聽話』了,絲毫不發一點怨言」。這不是事實嗎?神將所有的人從一個死亡的苦海中又拉向另一個死亡的深淵,把所有的人都推上了斷頭台,逼到了絕路上來,為什麼神在其餘的眾子、子民身上卻不這樣作呢?在大紅龍國家作這樣的工有什麼意圖呢?為什麼神的手就這麼毒辣呢?這也難怪「人在我需要其時總是躲藏,似乎人未見過驚人的場面一般,又似乎人都是出生在『鄉下』,對『城裡』的事一竅不通」。其實,在人的裡面都認為:神這樣作工圖個什麼呢?不是把我們治死嗎?又有何意義呢?為什麼這樣一步緊逼一步,對我們絲毫不放鬆呢?但是人都不敢說,也由於神的話將人這些想法都甩掉,使人沒有機會再想下去,所以只好是放棄不再去想。只不過神會將人的觀念都揭示出來,所以人便將觀念都「打」回去不讓其出來。以往說這些人是大紅龍的子孫,實際上說得明白點,這些人就是大紅龍的化身。當神將這些人逼到絕路上,將其宰殺之時,那麼無疑大紅龍的靈在這些人身上再無機會作工了,這樣人走到絕路上來也就是大紅龍以死告終,可以說是以死來報效神的「大恩」,這是神在大紅龍國家作工的目的。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麼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麼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無法再作什麼,撒但拿人也沒辦法。雖然在「肉體」的定義中說肉體受撒但的敗壞,但人若真把自己交出來,不受撒但的驅使,這樣,誰也難不倒人的,就在此時,肉體發揮其另一個功用,開始正式受神的靈支配,這都是必要過程,必須得這樣一步一步地來,否則,神無法在頑固的肉體中作工,這是神的智慧。就這樣,不知不覺所有的人都進入了今天這個境地,人所走的「絕路」不正是神帶領的嗎?難道是人開闢出的「新路」嗎?從經歷中看,神在你們身上作的似乎是用最狠的手段作的,因此足見神的公義,你們怎能不發出讚美呢?因著神在你們身上作的讓人看見神的公義性情,這不值得你們對神「敬佩」嗎?如今,在這舊時代仍存、新時代未現的交接之時,你們怎樣為神作見證呢?難道這麼嚴重的問題就不值得你們陷入沉思嗎?還考慮什麼額外的事呢?為什麼神這樣說「雖然人曾經口喊『理解萬歲』,但人並不把『理解』這兩個字眼多加分析,足見人並無愛我之意」?不用神說這樣的話,難道你們就不能自覺地去理解神的心嗎?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六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全能神教會讚美詩歌《迦南美地的快樂》

迦南美地的快樂
我回到了的家中,心情快樂激動無比,
我手抓住了我的良人,我的心已交給了神。
雖然經過了流淚谷,我看見了神的可愛,
我與神的愛日益密切,我心因神而快樂。
神的美麗使我著迷,我心緊緊貼著神,
我心對神愛不夠,心底裡滿了讚美的歌。
神的美麗使我著迷,我心緊緊貼著神,
我心對神愛不夠,心底裡滿了讚美的歌。

在這迦南美地上,一切都是新鮮活潑,充滿了生機,
實際的神流出活水,使我得著生命供應,享受屬天的福氣,
從此不再尋尋覓覓,我已來到迦南美地,享受無比。
愛神的心生發出無窮的力量,
讚美的聲音響徹雲霄,抒發著我們心中的愛,
良人的美麗佔有了我心,香氣濃郁使我更加愛戀神,
良人的美麗佔有了我心,香氣濃郁使我更加愛戀神。

天上星星向我微笑,太陽也在向我點頭,
陽光普照雨露滋潤,生命美果茁壯成長,
神的話語豐富無比,我們的筵席真甜蜜,
神豐富全備的供應使我們飽足富有。
迦南美地是神話語的世界,活在神的愛中享受無比,
迦南美地是神話語的世界,活在神的愛中享受無比,
果實纍纍飄清香,在這裡生活幾天的人,
都會無比愛戀,再也不願離開這裡。

皎潔的月兒發出亮光,我的生活多麼美好,
我心上的良人,你的可愛訴說不完。
我心甜蜜地愛著你,怎能不手舞足蹈,
我的心中擁有你,我願一生陪伴你,
我的心時時思念著你,我心因愛你終日快樂,
我心所愛的良人,我把一切愛都獻給了你,
我的心時時思念著你,我心因愛你終日快樂,
我心所愛的良人,我把一切愛都獻給了你。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後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東方閃電| 全能神教會讚美詩歌《萬國都來就你的光》

萬國都來就你的光

你展開寬大的胸懷吔,撫摸呻吟的人類,
揮動你威武的臂膀啊,閃現亮麗的眼神哪。
愛與憐惜千迴百轉,隱祕榮顏顯現哪,
蒼茫已久的世間喲,重現了萬道光芒哎!
啊嘿……啊嘿……啊嘿……
這個世間邪惡又墮落,需要救贖主的再現哪。
你帶來了人類的希望,結束兩千年的期盼哪!


你展開寬大的胸懷吔,撫摸呻吟的人類,
揮動你威武的臂膀啊,閃現亮麗的眼神哪。
這個世間邪惡又墮落,需要救贖主的再現哪,
你帶來了人類的希望,結束兩千年的期盼哪!
啊嘿……啊嘿……啊嘿……
萬國都來就你的光,不再受惡者侵害吔。
讓黑暗永遠不存在,萬古頌揚你的聖名哎!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後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五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當今,所有的人都不同程度地進入了刑罰之中,正如神說「我與人齊頭並進」這個是一點不差的,但就這點人仍然看不透,所以作了一部分不必要的工作,神說的「是根據人的身量來扶持人、來供應人,因在整個經營計劃當中,人是主角,所以我對『人』這個角色多加幾分指導,讓所有的人都能盡心盡力演好這一角色」,再有就是「……但我卻並不直接去批判人的良心,而是在作著循循善誘的工作,因為人畢竟還是脆弱的,作不了什麼工作」。神的心即是:即使是在最後把所有這些人都滅了,但在地的工作仍按著他原有的計劃作,神並不是作無用的工,在神作的一切都好。正如彼得說的:即使神把人當作玩具一樣玩弄,人又有什麼怨言可發呢?人有什麼資格呢?今天,神在所有的人身上成就的不也是這個嗎?人真能有這個看見嗎?為什麼幾千年前的彼得能說出這樣的話,而當今在這高科技的現代化時代的彼得卻說不出這樣的話呢?我也說不清楚,「歷史」到底是向前推進還是向後倒退呢?科學是發達了還是倒退了,到目前為止這個問題還無人能解答。神在人身上作的都是為了讓人積極的,都是讓人生命長大的,這點還看不透嗎?凡是能使你消極的便是你的軟弱點,是撒但攻擊的要害,這點看清了嗎?為什麼神這樣說呢?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五 篇 說 話 的 揭 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