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上集)

 

  神在人中間的作工都是離不開人的,因為作工的對象就是人,人是神所造的唯一可以作神見證的受造之物,人的生活與人的一切活動都離不開神,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甚至可以說沒有一個人可以離開神而獨立生存,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可以否認的,因這是事實。神作的一切都是針對人類的利益,也是針對撒但的詭計,人所需要的一切都是從神而來的,人生命的源頭就是神,所以說人根本沒法離開神,而且神也從不有意離開人。神作的工作都是為了全人類的,他的意念總是善的,這樣對人來說,神作的工作與神的意念(即神的心意)就都是人所該認識的「異象」,這些異象也都是神的經營,是人所作不了的工作,神在作工中對人的要求則稱為人的「實行」。「異象」是神自己的工作,或他對人的心意與他作工的目的或意義;「異象」又可稱為「經營」中的一部分,因為「經營」是神作的工作,是針對人作的,也就是神作在人中間的工作。這些工作都是人認識神的憑據與途徑,而且這些工作對人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人若只講一些信神的道理或一些雞毛蒜皮的枝節小事,卻不講對神作工的認識,那人就根本不會認識神,更不會做到合神心意。這些對人認識神極有幫助的神的作工就叫做「異象」,這些「異象」都是對人有益的神的作工、神的心意與神作工的目的、意義。「實行」是指人該做的,是一個跟隨神的受造之物該做的,也就是人的本分。人該做的並不是人起初就早已明白的,而是神在作他工作的同時對人所提出的要求,這要求都是隨著神的工作而逐步進深拔高的,例如律法時代需要人守律法,恩典時代需要人都能背十字架,國度時代就不一樣了,對人的要求比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更高。隨著「異象」的拔高對人的要求也就越來越高,而且對人的要求越來越明確、實際,同樣,「異象」也越來越實際,這麼多實際的「異象」不僅有利於人更能順服神,更有利於人對神的認識。 Continue reading “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上集)"

廣告

惡人必被懲罰

  檢查自己所做的是不是在行義,所作所為是不是經神的鑒察,這是信神之人的行事原則。你們因著能滿足神而被稱為義,因著接受神的保守看顧而被稱為義。在神的眼中凡是接受神的看顧、保守、成全,被神得著的都是義人,都是被神看為寶貴的人。越接受神現實的說話,越能領受明白神的心意,因而越能活出神的話,滿足神的要求,這是神對你們的託付,是你們所有人該做到的。人若用觀念衡量神,來定規神,猶如說神是一尊永不變的泥像一樣,完全把神定規在聖經中,把神定形在有限的工作中,證明你們把神定了罪。舊約時代的猶太人因著把神當作心中定了型的偶像,似乎神只能稱為彌賽亞,只有叫彌賽亞的才是神,就因著人把神都當作泥像(無生命)一樣來供奉、來敬拜,把當時的耶穌釘了十字架,判了死刑,原本無罪的耶穌被定了死罪。神是無辜的,但是人卻不放過神,硬是把他判了死刑,因而耶穌被釘了十字架。人總認為神是一成不變的,根據一本聖經就把神定規了,好像看透了神的經營,好像神的所作所為都在人的掌握之中。人類荒唐到極點,狂妄到極點,人都善於誇誇其談。不管你對神的認識怎麼高,但我還是說你是不認識神的人,你是最抵擋神的人,你是定神罪的人,因你根本不會順服神的工作而走神成全人的路。為什麼神對人做的總不滿意呢?因為人總是不認識神,人的觀念太多了,對神的認識無一點是合乎實情的,而是千篇一律,死搬硬套。所以說神今天來在地上,讓人重新釘在了十字架上。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為家庭為兒女、工作、前途、地位、虛榮、錢財,為吃為穿為肉體,有誰真正為了神?即使是為了神的人也幾乎很少有幾個是認識神的,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所以說不知多少次神被迫被判為死刑,多少殘酷的法官給神定了罪,把神重新釘在十字架上,有幾個是真正為了神而能夠稱為義人的?

信神,耶穌,教會,聖經,十字架
Continue reading “惡人必被懲罰"

《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選段

  現在作的工作是將恩典時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中的工作向前發展了,恩典時代雖結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進深了。為什麼一再說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律法時代的基礎上作的?就是說,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時代工作的繼續,也是律法時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緊緊相聯,一環緊扣一環。為什麼還說這步工作是在耶穌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若不在耶穌那步作工的基礎上,這步還得釘十字架,還作上步的救贖的工作,這就沒有意義了。所以,不是工作徹底結束了,乃是時代向前推移了,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可以說,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時代的基礎上的,也是建立在耶穌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建造起來的,並不是這步工作是另外又起頭了,三步工作的綜合才可稱為六千年的經營計劃。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工作的基礎上作的,如果這兩步工作沒關係,那這步為什麼不重新釘十字架?為什麼不擔當人的罪?也不是聖靈感孕,也不釘十字架擔當人的罪,而是直接來刑罰人,若不在釘十字架之後作刑罰人的工作,而且現在來了還不是聖靈感孕,那就沒資格來刑罰人,正因為與耶穌是一,才直接來刑罰、審判人的。這一步的工作都是在以前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所以說這樣的工作才能將人一步一步拯救出來。耶穌與我是從一位靈來的。雖然肉身沒關係,但靈是一位;作工的內容雖不一樣,擔當的工作也不一樣,但實質是一樣的;肉身所取的形像不一樣,那是因著時代不同,因著工作的需要而不相同;職分不同,帶來的工作也就不一樣,向人顯明的性情也不一樣。所以人今天所看見的、所領受到的與以往都不一樣,這都是因著時代的不同而有的。儘管他們的肉身的性別並不相同,形像也不相同,也不是生在一個家族中,更不是生在同一個時期,但他們的靈是一位。儘管他們的肉身沒有任何血統關係,也沒有任何肉體關係,但這些並不能否認他們是神在兩個不同時期所道成的肉身。是神道成的肉身,這個是不可推諉的事實,但他們並不是相同的血緣,他們也沒有共同的人類語言(一個是會說猶太語的男性,一個是專說中國漢語的女性),就因著這些,他們便分布在不同的國家中來作各自該作的工作,而且是在不同的時期。儘管他們是一位靈,也就是具有相同的實質,但他們的肉身的外殼根本沒有完全相仿的地方,只不過有相同的人性,但就肉身的長相、出生並不相同。就這些並不影響各自的作工,也並不影響人對他們的認識,因為他們總歸還是一位靈,誰也不能把他們拆開,儘管他們沒有血緣關係,但就他們的靈支配了他們的全人,使他們在不同時期擔當了不同的工作,而且他們的肉身並不是一個血統。就如耶和華的靈並不是耶穌的靈的父一樣,也就如耶穌的靈根本不是耶和華的靈的子一樣,他們乃是一位靈。就如今天道成肉身的神與耶穌一樣,沒有血系相聯,但他們本為一,這乃是因為他們的靈原是一位。他能作憐憫慈愛的工作,也能作公義審判的工作,能作刑罰人的工作,還能作咒詛人的工作,到最終還能作滅世懲罰惡人的工作,這不都是他自己作的嗎?這不是神的全能嗎?他既能給人頒布律法,又能給人頒布誡命,還能帶領當時的以色列人在地上生活,帶領人建聖殿、建祭壇,把所有的以色列人都掌握在他的權下,因著他的權柄他與以色列人在地上生活了兩千年。以色列人都不敢悖逆,都敬畏耶和華,遵守誡命,這都是因著他的權柄與他的全能而作的工作。到恩典時代耶穌來了救贖墮落的全人類(並不單是以色列人),他施憐憫慈愛給人,人看見的恩典時代的耶穌滿了慈愛,對人總是愛,因為他就是來拯救人脫離罪的,他能饒恕人的罪,直到他上了十字架徹底將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在這個時期,神就是以憐憫慈愛出現在人的面前,也就是他成了人的贖罪祭,為人的罪而釘了十字架永遠饒恕人的罪。他有憐憫慈愛,還能忍耐,講愛心,凡是跟隨耶穌的恩典時代的人,也都講凡事忍耐、有愛心,一味地受苦,別人打、罵、用石頭砸都不反抗。到最終這一步就不那樣作了,就如耶穌與耶和華的靈雖是一位,但作的工作不完全一樣,耶和華作工不是結束時代,而是帶領時代,是開展人類在地上的生活,而現在是征服那些外邦中被敗壞至深的人類,而且現在不是只帶領中國家族,乃是帶領全宇宙。你看現在只在中國作,其實在國外也開始擴展了,為什麼外國人一再尋求真道?就是靈開始動工了,而且現在說話是對全宇之人說的話,這就已經動了一半工程了。就神的靈從創世到現在動了如此大的工程,而且是在不同的時代作了不同的工作,也是在不同的國家中作工,每個時代人都看見他不相同的性情,當然這都是藉著他所作的不同的工作而顯明的。他是滿了慈愛、滿了憐憫的神,他是人的贖罪祭,是人的牧人,但他又是人的審判,是人的刑罰,是人的咒詛,他能帶領人在地上生活兩千年,也能將敗壞了的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到了今天,他又能將不認識他的人類征服在他的權下,讓人都完全順服他。到最終把全宇之人裡面不潔淨、不義的東西都焚燒淨盡,讓人看見他不僅是憐憫慈愛的神,他也不僅是智慧、奇妙的神,也不僅是聖潔的神,更是審判人的神。對全人類的惡者來說,他是焚燒、審判、懲罰;對被成全的人來說,他是患難、熬煉、試煉,還有安慰、扶持、話語供應、對付、修理;對被淘汰的人來說,是懲罰,也是報應。你說神是不是全能?他什麼工作都能作,並不是按你想像的他就能釘十字架,你把神看得太低了!他只能釘十字架把整個人類救贖出來就完事了嗎?然後你就能跟著他上天堂吃生命樹的果子,喝生命河的水……能那麼簡單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為什麼全能神的教會越來越興旺而恩典時代的教會都那麼荒涼呢?

神話答案:

  「聖靈的作工最明顯的表現就是現實不守舊,跟不上今天作工的、與今天的實行脫節的就都是抵擋不接受聖靈作工的,這樣的人都是抵擋神現時作工的人。他們雖持守以往的亮光,但不能因此而否認他們是並不認識聖靈作工的人。……人如果停止在一個地步上證明人沒能夠上神的工作與新的亮光,並不能證明神的經營計劃不變。在聖靈流以外的那些人總認為他們的對,其實神在他們身上的工作早已停止了,他們身上根本沒有聖靈工作,神的工作早已轉到另外一班人身上了,他要在這些人身上成全他新的工作。因為那些在宗教裡的人不能接受他的新工作,只是持守以往的舊工作,所以神就將這些人棄絕,將他新的作工作在那些接受他新工作的人身上,這些人是配合他新的工作的人,只有這樣才能成就他的經營。神的經營一直在向前,人的實行也不斷提高,神總是在作工而人也總有需求,以至於兩者都達到頂峰,神與人能完全結合,這就是大功告成的一個表現,是整個經營最終的結果。

宗教,真理,見證,耶和華,聖靈

Continue reading “為什麼全能神的教會越來越興旺而恩典時代的教會都那麼荒涼呢?"

神的發表—-《神所在「肉身」的實質》選段一

  第一次道成肉身的神並沒有將道成肉身的工作作完全,只是作完了肉身該作的第一步工作。所以,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工作,神第二次重返肉身,將肉身的全部正常、實際都活出,即讓神的道在一個最正常、普通的肉身中顯現,來完成神在肉身還未作完的工作。第二次道成的肉身有同於第一次道成肉身的實質,但比第一次所道成的肉身更實際、更正常,這樣,第二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比第一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更大,但這苦是因著肉身的職分而才有的,並不同於被敗壞之人所該受的苦。這苦也是因著肉身的正常實際而才有的,因著盡職分是在最正常而又實際的肉身中,所以肉身必要受很多苦。肉身越正常越實際,在盡職分時所受的苦越大。神的工作在一個極其平常的肉身中,沒有一點超然,因為肉身正常而且又要擔當拯救人的工作,所以他所受的苦就比有超然的肉身所受的苦要大得多,這苦都是因著肉身的實際正常而才有的。就從兩次道成肉身盡職分所受的苦就可知道道成肉身的實質,越是正常的肉身擔當工作中所受的苦越大,越是實際的肉身擔當工作人的觀念越重,而且擔的風險越大,但是越是實際的肉身、越是有正常人的完全理智與需求的肉身越能擔當神在肉身中的工作。耶穌是以肉身來釘十字架,以肉身來作贖罪祭,即以一個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來打敗撒但,將人從十字架上完全救了下來。第二次的道成肉身是以一個完全的肉身來作征服的工作,以一個完全的肉身來打敗撒但。只有肉身是一個完全正常、實際的肉身才能作完全的征服工作,才能作出有力的見證。也就是說,征服人是藉著在肉身中的神的實際與正常而達到果效的,不是藉著超然的異能與啟示而征服的。此次道成肉身的神所盡的職分就是說話,藉著說話征服人、成全人,也就是靈實化在肉身中的工作就是說話,肉身的本職工作就是說話,藉此達到完全征服人、顯明人、成全人與淘汰人的目的。所以說,神在肉身中的工作是在征服工作中徹底完全的。而第一次的贖罪工作只是道成肉身的起步工作,征服工作中的肉身才補充了道成肉身的全部工作。在性別上,一個是男性,一個是女性,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讓人對神沒有一點觀念,即神能成為男性也能成為女性,道成肉身的神的實質沒有性別劃分,他造了男人也造了女人,在他來看沒有性別劃分。這步工作不顯神蹟奇事,就是為了完成藉著話語達到果效的工作;另一方面原因,就是此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不是醫病趕鬼而是藉著說話來征服人,也就是說神此次道成的肉身的本能是說話,是征服人,不是醫病趕鬼。他在正常人性裡作的工作不是顯神蹟,不是醫病趕鬼,而是說話,所以在人看,第二次道成的肉身比起第一次的肉身要正常得多,在人來看,神道成了肉身這是不假,但是此次道成肉身與耶穌道成肉身又不一樣,雖是道成了肉身,但是並不完全一樣。耶穌是有正常的人性,有普通的人性,但是在他身上又有很多神蹟奇事跟著。這一次道成肉身人的肉眼看不出什麼神蹟奇事,或者給人醫病趕鬼,或者在海面上行走,或者四十天禁食……他不作這些與耶穌相同的工作,不是他肉身的實質不同於耶穌,乃是因他的職分並不是醫病趕鬼,他不拆毀他自己的工作,不攪擾他自己的工作。既用實際的話語來征服,就不用神蹟來折服人,所以說這步是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工作的。你今天所看見的肉身中的神就是完完全全的一個肉身,沒有一點超然,別人有疾病他也有疾病,別人有吃穿他也有吃穿,完完全全是一個肉身。假如這次道成肉身又行超然的神蹟奇事,又醫病趕鬼,說讓誰死他馬上就倒下了,這還怎麼作征服的工作呢?還怎麼擴展外邦的工作呢?為人醫病趕鬼這是恩典時代的工作,是救贖工作的起步工作,神既將人從十字架上救下來,就不再作醫病趕鬼的工作。若在末世來了一位與耶穌相同的「神」,給人醫病趕鬼,為人釘十字架,這樣的一位「神」雖與聖經中記載的神相同,雖然人都容易接受,但其實質不是神靈穿戴的肉身,而是邪靈穿戴的肉身,因為神作工的原則是一次作成就永不重複,所以說,第二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是不同於第一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的。末世神將征服的工作實化在一個普通而又正常的肉身中,他不為人醫病,也不為人釘十字架,而是只在肉身中說話,在肉身中征服人,這樣的肉身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這樣的肉身才能完全神在肉身中的工作。 Continue reading “神的發表—-《神所在「肉身」的實質》選段一"

神的名變了,但神的實質永不改變

相關神話:

「有的人說神是永恆不變的,這話也對,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是永恆不變的,他的名變了、工作變了,並不能證明他的實質變了,就是說,神永遠是神,這是永恆不變的。若你說神的工作永恆不變,那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能結束嗎?你單知道神是永恆不變的,但神還是常新不舊的你知道嗎?若他的工作是永恆不變的,他能將人類帶到今天嗎?他是永恆不變的為什麼他已作了兩個時代的工作了呢?他的工作不斷向前,也就是他的性情逐步向人顯明,顯明的都是他原有的性情。因為起初神的性情向人是隱祕的,他從不公開向人顯明,人根本不認識他,他就藉著作工來逐步向人顯明他的性情,他這樣作工並不是每個時代都改變性情。不是神的心意不斷變化因而神的性情也不斷變化,而是因著工作時代的不同,神將他原有的所有性情逐步向人顯明,讓人來認識他。但這並不能證明神原來沒有特定的性情,隨著時代的不同他的性情才逐步變化,這是錯謬的領受。他是將原有的特定的性情,即他的所是來向人顯明,是按著時代的不同來顯明的,不是一個時代的工作能將神的全部性情都發表出來的。所以,『神是常新不舊的』這話是針對他的工作而言的,『神是永恆不變的』這話是針對神的原有的所有、所是而言的。無論如何,你不能將六千年的工作定在一個點上,或套在一句死的話上,這是人的愚昧,神不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他的工作不能停留在一個時代中,就如耶和華這個名不能永遠代替神的名,神還能叫耶穌這個名來作工,這就是神的工作在不斷向前發展的標誌。」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Continue reading “神的名變了,但神的實質永不改變"

基督教會詩歌《效法主耶穌》跟隨主走十字架的路

1 耶穌之所以能完成神的託付,完成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就是因為他能夠體貼神的心意,無有個人的打算安排,他能夠以神的經營計劃為核心,總禱告、尋求天父的旨意。他禱告說:父神哪!若是你的旨意你就成全,但你不要按著我的意思來,而要按著你的計劃行事,人雖有軟弱你何必顧念呢?人雖有軟弱你何必顧念呢?在你手中猶如螞蟻一樣的人怎配受你眷顧呢?我心只願成就你的旨意,願你能夠按著你的意思在我身上作成你要作的。 Continue reading “基督教會詩歌《效法主耶穌》跟隨主走十字架的路"

神現時的說話《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怎能獲得神的「啟示」呢?》【粵語】

現時的說話《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怎能獲得神的「啟示」呢?》 全能神說:「歷史向前發展,神的工作也向前發展,神的心意在不斷地變,他不能將一步工作持續六千年,因人都知道神是常新不舊的,他不可能將一項類似釘十字架的工作一直延續下去,一次、二次、三次……地釘十字架,這是謬妄的人的認識法。神不持續一樣的工作,他的工作是不斷地變化的,他總有新的工作,就如我對你們天天說新話、作新工作一樣,這就是我作的工作,關鍵在於一個『新』字,一個『奇』字。『神是一成不變的,神總歸是神』這話一點不假,神的本質不變,神總歸是神,他不能變成撒但,但這些並不能證明他的工作就如他的本質一樣永恆不變,你說神永恆不變,那你說神常新不舊又怎麼說?神作的工作不斷地擴展,不斷地變化,神的心意不斷地向人顯明,向人公開。」

更多推薦:

東方閃電–拯救之光

全能神教會是神親自設立的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