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話語|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

  作為每一個相信神的人都應明白,今天能夠接受神在末世作的工作,接受神在你身上作的所有計劃中的工作,你實在是蒙了神極大的高抬和拯救。神將全宇的工作的重點全部作在這班人身上,將他全部的心血代價都獻給了你們,他將全宇的靈的工作全都收回給了你們,所以說,你們是幸運者。而且將他的榮耀從以色列——他的選民身上挪到了你們身上,要把他的計劃的宗旨藉著你們這班人全部顯明出來,所以你們都是承受神產業的,更是承受神榮耀的人。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因著在抵擋神的地方開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極大的攔阻,而且神的許多話不能及時得到成就,人便因著神的話而受了熬煉,這也是屬於「苦」中的成分。神在大紅龍之地開展他的工作是相當難的,而神又藉此「難」來作了他的一步工作,來顯明神的智慧,顯明神的奇妙作為,藉此機會神將這班人作成。就因著人受的苦,因著人的素質,因著這個污穢之地的人所有的撒但性情來作神的潔淨、征服工作,使神從此得著榮耀,使神從此得著見證他作為的人,這是神在這班人身上付出的所有代價的全部意義。就是說,神就是藉著抵擋神的人來作征服的工作,所以說,只有這樣作才可顯明神的大能,就是只有在污穢之地的人才有資格承受神的榮耀,這樣才可襯托神的大能。所以說,神得榮耀是從污穢之地裡得著,是從污穢之地的人身上得著,這是神的心意。就如耶穌那一步工作,就在逼迫他的法利賽人中間才可得著榮耀,若是沒有法利賽人的逼迫,沒有猶大的出賣,耶穌不能受譏笑,不能受毀謗,更不能釘十字架,也不能得著榮耀。神在每一個時代在什麼地方作工,在何處作他在肉身的工作,他就在何處得著榮耀,也從那處得著他要得著的人,這是神作工的計劃,是神的經營。 Continue reading “神的話語|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

廣告

《道成肉身的奧祕(四)》選段二

        神拯救人,並不是直接以靈的方式、以靈的身分來拯救人,因為他的靈是人摸不著、看不見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靈的角度來直接拯救人,人就沒法得著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個受造之人的外殼,人也沒法得著這救恩。因為人根本沒法靠近他,就如耶和華的雲彩無人能靠近一樣,只有他成為受造的人,也就是他將他的「道」裝在他要成為的肉身中,才能將這「道」親自作在所有跟隨他的人身上,人才能親自聽見他的道、看見他的道,以至於得著他的道,藉此人才能被完全拯救出來。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凡屬血氣的無一人能得著這極大的救恩,也沒有一個人能蒙拯救的。若是神的靈直接作工在人中間,那人都會被擊殺的,或者會因著人沒法接觸神而被撒但徹底擄去。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將人從罪中贖出來,是藉著耶穌的肉身來將人贖出來,就是將人從十字架上救了下來,但是撒但的敗壞性情仍在人的裡面存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不再是作贖罪祭了,而是將那些從罪中贖出來的人徹底拯救出來,讓那些罪得赦免的人能夠脫離罪,得著完全的潔淨,達到性情變化而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歸到神的寶座前,這樣人才完全聖潔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几千年来,人一直盼望能够看见救世主的降临,盼望能够看见救世主耶稣驾着白云亲自降临在渴慕盼望他几千年的人中间,人也都盼望救世主重归与人重逢,就是盼望那与人分别了几千年的救主耶稣重新归回,仍旧作他在犹太人中间作的救赎的工作,来怜悯人,来爱人,来赦免人的罪、担当人的罪,以至于他担当人的一切所有过犯,把人从罪中拯救出来。人所盼望的就是救主耶稣仍旧作人可爱的、可亲可敬的救世主,从不向人发怒,也不责备人,而是饶恕、担当人的一切所有罪过,以至于仍旧为人死在十字架上。自从耶稣走后,跟随他的门徒,以至于因着他的名得救的所有的圣徒都是在这样苦苦地想念他、期盼他,恩典时代所有的从耶稣基督蒙恩得救的人,都是盼望救主耶稣能够驾着白云在末世的某一个大喜的日子降临在人中间向万人显现。当然,这也是今天所有的接受耶稣救主之名的人所共同盼望的,全宇之下凡知道耶稣救主救恩的人都在“苦苦地巴望”耶稣基督能够突然降临,来“应验”耶稣在世时所说的话“我怎么走,同样我还要怎么来”。人都这样认为,耶稣钉十字架复活以后,是驾着白云归到天上至高者的右边的,同样,他仍然驾着一朵白云(白云就指耶稣归到天上之时所驾的白云)带着犹太人的形像、穿着犹太人的服饰降临在苦苦巴望他几千年的人类中间,向他们显现之后赐给他们食物,向他们涌出活水,满有恩典、满有慈爱地生活在人中间,活灵活现等等这一切人的观念中所认为的。但是,耶稣救主却并没有那样作,他作的与人的观念恰恰相反,他并不在那些苦盼他重归的人中间降临,而且也没有驾着“白云”向万人显现。他早已降临,但人却并不认识,人也并不知晓,只是在漫无目的地等待着他,岂不知他早已驾着白云(白云就指他的灵、他的话、他的全部性情与所是)降在了末世要作成的一班得胜者中间!人怎么能知道圣洁的救主耶稣,虽然满有慈爱、满有爱人的心,但他怎能在那些满了污秽、污鬼群居的“圣殿”里面作工呢?人虽然都等待他的降临,但是他又怎能向那些吃不义之人的肉、喝不义之人的血、穿不义之人的衣服、信他却不认识他而是一味地向他勒索的人而显现呢?人只知道救主耶稣满了慈爱、满了怜悯,而且他又是充满救赎的赎罪祭,但是人却并不知道他是满载着公义、威严、烈怒、审判的带有权柄、满有尊严的神自己,所以即使人都苦苦地巴望、渴慕救赎主的重归,甚至人的祈祷感动了“上天”,但是救主耶稣却并不向这些信他却并不认识他的人显现。 Continue reading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道成肉身的奥秘(四)》选段一

        恩典时代耶稣没少作那些工作,医病赶鬼、按手祷告、给人祝福,今天再那样作就没有意义了。圣灵当时就是那么作的,因为是恩典时代,人有足够的恩典可以享受,不需要人付任何代价,只要信就可得着恩典,对任何人都特别恩待。现在时代变了,神的工作又向前发展了,而是借着刑罚、审判脱去人的悖逆,脱去人里面不洁净的东西。那一步是救赎,所以他非得那样作,给人足够的恩典让人享受,才能把人从罪中救赎出来,借着恩典使人的罪得赦免。这一步是借着刑罚、审判,话语的击打,话语的管教、揭露,使人里面不义的东西显露出来,之后达到被拯救,是比救赎更进深的工作。恩典时代的恩典已够人享用了,人已经历过了,不让人再享受了,这工作已过时了,不作了。现在是借着话语的审判来拯救人,人受审判刑罚熬炼,性情有了变化,不都是因着我说出的这些话吗?每步工作所作的都是按着全人类的发展情况来作的,都是根据时代作的,所作的工作都有意义,都是为了最终的拯救,都是为了以后人类能有美好的归宿,为了人最终的各从其类。 Continue reading “《道成肉身的奥秘(四)》选段一"

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上集)

 

  神在人中間的作工都是離不開人的,因為作工的對象就是人,人是神所造的唯一可以作神見證的受造之物,人的生活與人的一切活動都離不開神,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甚至可以說沒有一個人可以離開神而獨立生存,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可以否認的,因這是事實。神作的一切都是針對人類的利益,也是針對撒但的詭計,人所需要的一切都是從神而來的,人生命的源頭就是神,所以說人根本沒法離開神,而且神也從不有意離開人。神作的工作都是為了全人類的,他的意念總是善的,這樣對人來說,神作的工作與神的意念(即神的心意)就都是人所該認識的「異象」,這些異象也都是神的經營,是人所作不了的工作,神在作工中對人的要求則稱為人的「實行」。「異象」是神自己的工作,或他對人的心意與他作工的目的或意義;「異象」又可稱為「經營」中的一部分,因為「經營」是神作的工作,是針對人作的,也就是神作在人中間的工作。這些工作都是人認識神的憑據與途徑,而且這些工作對人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人若只講一些信神的道理或一些雞毛蒜皮的枝節小事,卻不講對神作工的認識,那人就根本不會認識神,更不會做到合神心意。這些對人認識神極有幫助的神的作工就叫做「異象」,這些「異象」都是對人有益的神的作工、神的心意與神作工的目的、意義。「實行」是指人該做的,是一個跟隨神的受造之物該做的,也就是人的本分。人該做的並不是人起初就早已明白的,而是神在作他工作的同時對人所提出的要求,這要求都是隨著神的工作而逐步進深拔高的,例如律法時代需要人守律法,恩典時代需要人都能背十字架,國度時代就不一樣了,對人的要求比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更高。隨著「異象」的拔高對人的要求也就越來越高,而且對人的要求越來越明確、實際,同樣,「異象」也越來越實際,這麼多實際的「異象」不僅有利於人更能順服神,更有利於人對神的認識。 Continue reading “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上集)"

惡人必被懲罰

  檢查自己所做的是不是在行義,所作所為是不是經神的鑒察,這是信神之人的行事原則。你們因著能滿足神而被稱為義,因著接受神的保守看顧而被稱為義。在神的眼中凡是接受神的看顧、保守、成全,被神得著的都是義人,都是被神看為寶貴的人。越接受神現實的說話,越能領受明白神的心意,因而越能活出神的話,滿足神的要求,這是神對你們的託付,是你們所有人該做到的。人若用觀念衡量神,來定規神,猶如說神是一尊永不變的泥像一樣,完全把神定規在聖經中,把神定形在有限的工作中,證明你們把神定了罪。舊約時代的猶太人因著把神當作心中定了型的偶像,似乎神只能稱為彌賽亞,只有叫彌賽亞的才是神,就因著人把神都當作泥像(無生命)一樣來供奉、來敬拜,把當時的耶穌釘了十字架,判了死刑,原本無罪的耶穌被定了死罪。神是無辜的,但是人卻不放過神,硬是把他判了死刑,因而耶穌被釘了十字架。人總認為神是一成不變的,根據一本聖經就把神定規了,好像看透了神的經營,好像神的所作所為都在人的掌握之中。人類荒唐到極點,狂妄到極點,人都善於誇誇其談。不管你對神的認識怎麼高,但我還是說你是不認識神的人,你是最抵擋神的人,你是定神罪的人,因你根本不會順服神的工作而走神成全人的路。為什麼神對人做的總不滿意呢?因為人總是不認識神,人的觀念太多了,對神的認識無一點是合乎實情的,而是千篇一律,死搬硬套。所以說神今天來在地上,讓人重新釘在了十字架上。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為家庭為兒女、工作、前途、地位、虛榮、錢財,為吃為穿為肉體,有誰真正為了神?即使是為了神的人也幾乎很少有幾個是認識神的,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所以說不知多少次神被迫被判為死刑,多少殘酷的法官給神定了罪,把神重新釘在十字架上,有幾個是真正為了神而能夠稱為義人的?

信神,耶穌,教會,聖經,十字架
Continue reading “惡人必被懲罰"

《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選段

  現在作的工作是將恩典時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中的工作向前發展了,恩典時代雖結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進深了。為什麼一再說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律法時代的基礎上作的?就是說,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時代工作的繼續,也是律法時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緊緊相聯,一環緊扣一環。為什麼還說這步工作是在耶穌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若不在耶穌那步作工的基礎上,這步還得釘十字架,還作上步的救贖的工作,這就沒有意義了。所以,不是工作徹底結束了,乃是時代向前推移了,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可以說,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時代的基礎上的,也是建立在耶穌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建造起來的,並不是這步工作是另外又起頭了,三步工作的綜合才可稱為六千年的經營計劃。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工作的基礎上作的,如果這兩步工作沒關係,那這步為什麼不重新釘十字架?為什麼不擔當人的罪?也不是聖靈感孕,也不釘十字架擔當人的罪,而是直接來刑罰人,若不在釘十字架之後作刑罰人的工作,而且現在來了還不是聖靈感孕,那就沒資格來刑罰人,正因為與耶穌是一,才直接來刑罰、審判人的。這一步的工作都是在以前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所以說這樣的工作才能將人一步一步拯救出來。耶穌與我是從一位靈來的。雖然肉身沒關係,但靈是一位;作工的內容雖不一樣,擔當的工作也不一樣,但實質是一樣的;肉身所取的形像不一樣,那是因著時代不同,因著工作的需要而不相同;職分不同,帶來的工作也就不一樣,向人顯明的性情也不一樣。所以人今天所看見的、所領受到的與以往都不一樣,這都是因著時代的不同而有的。儘管他們的肉身的性別並不相同,形像也不相同,也不是生在一個家族中,更不是生在同一個時期,但他們的靈是一位。儘管他們的肉身沒有任何血統關係,也沒有任何肉體關係,但這些並不能否認他們是神在兩個不同時期所道成的肉身。是神道成的肉身,這個是不可推諉的事實,但他們並不是相同的血緣,他們也沒有共同的人類語言(一個是會說猶太語的男性,一個是專說中國漢語的女性),就因著這些,他們便分布在不同的國家中來作各自該作的工作,而且是在不同的時期。儘管他們是一位靈,也就是具有相同的實質,但他們的肉身的外殼根本沒有完全相仿的地方,只不過有相同的人性,但就肉身的長相、出生並不相同。就這些並不影響各自的作工,也並不影響人對他們的認識,因為他們總歸還是一位靈,誰也不能把他們拆開,儘管他們沒有血緣關係,但就他們的靈支配了他們的全人,使他們在不同時期擔當了不同的工作,而且他們的肉身並不是一個血統。就如耶和華的靈並不是耶穌的靈的父一樣,也就如耶穌的靈根本不是耶和華的靈的子一樣,他們乃是一位靈。就如今天道成肉身的神與耶穌一樣,沒有血系相聯,但他們本為一,這乃是因為他們的靈原是一位。他能作憐憫慈愛的工作,也能作公義審判的工作,能作刑罰人的工作,還能作咒詛人的工作,到最終還能作滅世懲罰惡人的工作,這不都是他自己作的嗎?這不是神的全能嗎?他既能給人頒布律法,又能給人頒布誡命,還能帶領當時的以色列人在地上生活,帶領人建聖殿、建祭壇,把所有的以色列人都掌握在他的權下,因著他的權柄他與以色列人在地上生活了兩千年。以色列人都不敢悖逆,都敬畏耶和華,遵守誡命,這都是因著他的權柄與他的全能而作的工作。到恩典時代耶穌來了救贖墮落的全人類(並不單是以色列人),他施憐憫慈愛給人,人看見的恩典時代的耶穌滿了慈愛,對人總是愛,因為他就是來拯救人脫離罪的,他能饒恕人的罪,直到他上了十字架徹底將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在這個時期,神就是以憐憫慈愛出現在人的面前,也就是他成了人的贖罪祭,為人的罪而釘了十字架永遠饒恕人的罪。他有憐憫慈愛,還能忍耐,講愛心,凡是跟隨耶穌的恩典時代的人,也都講凡事忍耐、有愛心,一味地受苦,別人打、罵、用石頭砸都不反抗。到最終這一步就不那樣作了,就如耶穌與耶和華的靈雖是一位,但作的工作不完全一樣,耶和華作工不是結束時代,而是帶領時代,是開展人類在地上的生活,而現在是征服那些外邦中被敗壞至深的人類,而且現在不是只帶領中國家族,乃是帶領全宇宙。你看現在只在中國作,其實在國外也開始擴展了,為什麼外國人一再尋求真道?就是靈開始動工了,而且現在說話是對全宇之人說的話,這就已經動了一半工程了。就神的靈從創世到現在動了如此大的工程,而且是在不同的時代作了不同的工作,也是在不同的國家中作工,每個時代人都看見他不相同的性情,當然這都是藉著他所作的不同的工作而顯明的。他是滿了慈愛、滿了憐憫的神,他是人的贖罪祭,是人的牧人,但他又是人的審判,是人的刑罰,是人的咒詛,他能帶領人在地上生活兩千年,也能將敗壞了的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到了今天,他又能將不認識他的人類征服在他的權下,讓人都完全順服他。到最終把全宇之人裡面不潔淨、不義的東西都焚燒淨盡,讓人看見他不僅是憐憫慈愛的神,他也不僅是智慧、奇妙的神,也不僅是聖潔的神,更是審判人的神。對全人類的惡者來說,他是焚燒、審判、懲罰;對被成全的人來說,他是患難、熬煉、試煉,還有安慰、扶持、話語供應、對付、修理;對被淘汰的人來說,是懲罰,也是報應。你說神是不是全能?他什麼工作都能作,並不是按你想像的他就能釘十字架,你把神看得太低了!他只能釘十字架把整個人類救贖出來就完事了嗎?然後你就能跟著他上天堂吃生命樹的果子,喝生命河的水……能那麼簡單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為什麼全能神的教會越來越興旺而恩典時代的教會都那麼荒涼呢?

神話答案:

  「聖靈的作工最明顯的表現就是現實不守舊,跟不上今天作工的、與今天的實行脫節的就都是抵擋不接受聖靈作工的,這樣的人都是抵擋神現時作工的人。他們雖持守以往的亮光,但不能因此而否認他們是並不認識聖靈作工的人。……人如果停止在一個地步上證明人沒能夠上神的工作與新的亮光,並不能證明神的經營計劃不變。在聖靈流以外的那些人總認為他們的對,其實神在他們身上的工作早已停止了,他們身上根本沒有聖靈工作,神的工作早已轉到另外一班人身上了,他要在這些人身上成全他新的工作。因為那些在宗教裡的人不能接受他的新工作,只是持守以往的舊工作,所以神就將這些人棄絕,將他新的作工作在那些接受他新工作的人身上,這些人是配合他新的工作的人,只有這樣才能成就他的經營。神的經營一直在向前,人的實行也不斷提高,神總是在作工而人也總有需求,以至於兩者都達到頂峰,神與人能完全結合,這就是大功告成的一個表現,是整個經營最終的結果。

宗教,真理,見證,耶和華,聖靈

Continue reading “為什麼全能神的教會越來越興旺而恩典時代的教會都那麼荒涼呢?"

神的發表—-《神所在「肉身」的實質》選段一

  第一次道成肉身的神並沒有將道成肉身的工作作完全,只是作完了肉身該作的第一步工作。所以,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工作,神第二次重返肉身,將肉身的全部正常、實際都活出,即讓神的道在一個最正常、普通的肉身中顯現,來完成神在肉身還未作完的工作。第二次道成的肉身有同於第一次道成肉身的實質,但比第一次所道成的肉身更實際、更正常,這樣,第二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比第一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更大,但這苦是因著肉身的職分而才有的,並不同於被敗壞之人所該受的苦。這苦也是因著肉身的正常實際而才有的,因著盡職分是在最正常而又實際的肉身中,所以肉身必要受很多苦。肉身越正常越實際,在盡職分時所受的苦越大。神的工作在一個極其平常的肉身中,沒有一點超然,因為肉身正常而且又要擔當拯救人的工作,所以他所受的苦就比有超然的肉身所受的苦要大得多,這苦都是因著肉身的實際正常而才有的。就從兩次道成肉身盡職分所受的苦就可知道道成肉身的實質,越是正常的肉身擔當工作中所受的苦越大,越是實際的肉身擔當工作人的觀念越重,而且擔的風險越大,但是越是實際的肉身、越是有正常人的完全理智與需求的肉身越能擔當神在肉身中的工作。耶穌是以肉身來釘十字架,以肉身來作贖罪祭,即以一個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來打敗撒但,將人從十字架上完全救了下來。第二次的道成肉身是以一個完全的肉身來作征服的工作,以一個完全的肉身來打敗撒但。只有肉身是一個完全正常、實際的肉身才能作完全的征服工作,才能作出有力的見證。也就是說,征服人是藉著在肉身中的神的實際與正常而達到果效的,不是藉著超然的異能與啟示而征服的。此次道成肉身的神所盡的職分就是說話,藉著說話征服人、成全人,也就是靈實化在肉身中的工作就是說話,肉身的本職工作就是說話,藉此達到完全征服人、顯明人、成全人與淘汰人的目的。所以說,神在肉身中的工作是在征服工作中徹底完全的。而第一次的贖罪工作只是道成肉身的起步工作,征服工作中的肉身才補充了道成肉身的全部工作。在性別上,一個是男性,一個是女性,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讓人對神沒有一點觀念,即神能成為男性也能成為女性,道成肉身的神的實質沒有性別劃分,他造了男人也造了女人,在他來看沒有性別劃分。這步工作不顯神蹟奇事,就是為了完成藉著話語達到果效的工作;另一方面原因,就是此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不是醫病趕鬼而是藉著說話來征服人,也就是說神此次道成的肉身的本能是說話,是征服人,不是醫病趕鬼。他在正常人性裡作的工作不是顯神蹟,不是醫病趕鬼,而是說話,所以在人看,第二次道成的肉身比起第一次的肉身要正常得多,在人來看,神道成了肉身這是不假,但是此次道成肉身與耶穌道成肉身又不一樣,雖是道成了肉身,但是並不完全一樣。耶穌是有正常的人性,有普通的人性,但是在他身上又有很多神蹟奇事跟著。這一次道成肉身人的肉眼看不出什麼神蹟奇事,或者給人醫病趕鬼,或者在海面上行走,或者四十天禁食……他不作這些與耶穌相同的工作,不是他肉身的實質不同於耶穌,乃是因他的職分並不是醫病趕鬼,他不拆毀他自己的工作,不攪擾他自己的工作。既用實際的話語來征服,就不用神蹟來折服人,所以說這步是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工作的。你今天所看見的肉身中的神就是完完全全的一個肉身,沒有一點超然,別人有疾病他也有疾病,別人有吃穿他也有吃穿,完完全全是一個肉身。假如這次道成肉身又行超然的神蹟奇事,又醫病趕鬼,說讓誰死他馬上就倒下了,這還怎麼作征服的工作呢?還怎麼擴展外邦的工作呢?為人醫病趕鬼這是恩典時代的工作,是救贖工作的起步工作,神既將人從十字架上救下來,就不再作醫病趕鬼的工作。若在末世來了一位與耶穌相同的「神」,給人醫病趕鬼,為人釘十字架,這樣的一位「神」雖與聖經中記載的神相同,雖然人都容易接受,但其實質不是神靈穿戴的肉身,而是邪靈穿戴的肉身,因為神作工的原則是一次作成就永不重複,所以說,第二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是不同於第一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的。末世神將征服的工作實化在一個普通而又正常的肉身中,他不為人醫病,也不為人釘十字架,而是只在肉身中說話,在肉身中征服人,這樣的肉身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這樣的肉身才能完全神在肉身中的工作。 Continue reading “神的發表—-《神所在「肉身」的實質》選段一"

神的名變了,但神的實質永不改變

相關神話:

「有的人說神是永恆不變的,這話也對,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是永恆不變的,他的名變了、工作變了,並不能證明他的實質變了,就是說,神永遠是神,這是永恆不變的。若你說神的工作永恆不變,那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能結束嗎?你單知道神是永恆不變的,但神還是常新不舊的你知道嗎?若他的工作是永恆不變的,他能將人類帶到今天嗎?他是永恆不變的為什麼他已作了兩個時代的工作了呢?他的工作不斷向前,也就是他的性情逐步向人顯明,顯明的都是他原有的性情。因為起初神的性情向人是隱祕的,他從不公開向人顯明,人根本不認識他,他就藉著作工來逐步向人顯明他的性情,他這樣作工並不是每個時代都改變性情。不是神的心意不斷變化因而神的性情也不斷變化,而是因著工作時代的不同,神將他原有的所有性情逐步向人顯明,讓人來認識他。但這並不能證明神原來沒有特定的性情,隨著時代的不同他的性情才逐步變化,這是錯謬的領受。他是將原有的特定的性情,即他的所是來向人顯明,是按著時代的不同來顯明的,不是一個時代的工作能將神的全部性情都發表出來的。所以,『神是常新不舊的』這話是針對他的工作而言的,『神是永恆不變的』這話是針對神的原有的所有、所是而言的。無論如何,你不能將六千年的工作定在一個點上,或套在一句死的話上,這是人的愚昧,神不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他的工作不能停留在一個時代中,就如耶和華這個名不能永遠代替神的名,神還能叫耶穌這個名來作工,這就是神的工作在不斷向前發展的標誌。」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Continue reading “神的名變了,但神的實質永不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