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生命的洗禮(二)

之後,我又多次臨到老闆、大廚的指責和痛罵,通過神話的引導,雖然我也知道要往真理方面進入,但要將神的話帶入現實生活中,使神話成為人的實際活出真不是一件容易達到的事。在那樣的場面中,我心裡還是很不服氣,忍不住又去與他們在事情上較勁、理論,發完脾氣後當時心裡是很好受,覺得駁回點面子,但過後來到神面前時又受熬了,「你為什麼較勁呢?你如果不較勁,你就得著真理了。你要是較勁,那就什麼也得不著,還讓神傷心、失望。」(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要想得著真理就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我的腦子裡充滿了這幾句神的話,我不禁問自己:為什麼又去較勁呢?雖然在人前我是爭對了,爭贏了,但從神的話來看,我又沒有實行出真理,讓撒但看笑話了,唉,真感到爭強好勝、狂妄自大的性情太難變了。

後來,我又想到神的話說:「他為人類的邪惡敗壞而怒而憂而傷;他為人類的悔改與信服而喜而樂而回轉而慶賀;他的每一個心思、每一個意念都為人類而有而轉動;他的所是所有都為人類而發表;他的喜怒哀樂都與人類的生存息息相關。他為著人類遊走奔忙,為著人類靜靜地付出他生命的點點滴滴,為著人類奉獻他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他不曾懂得如何憐惜自己的生命,但他卻一直愛惜著他所親手造的人類……他把他的一切都給了這個人類……他無條件地、無償地施下他的憐憫與寬容,為的只是人類能繼續存活在他的眼目之下,存活在他生命的供應之下,為的只是有朝一日人類能歸服在他的面前,認得出他就是滋養人類生存、供應萬物生命的那一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這段神的話讓我感受到了神對人的牽掛就如父母疼愛兒女一樣,每一個心思每一個舉動都是為著人,時時刻刻地在等待著人能歸回到他的身旁。神想看到的是被撒但敗壞得沒有一點人樣的人能恢復原有的良心、理智與愛神的心,想要得到的是一班不再受撒但權勢控制,能脫去撒但性情,活出神話實際,能見證神、榮耀神的人。為著這個目標,神從人類被撒但敗壞之後就不再安息,為著拯救人一直作著他的經營工作,不管人類有多麼敗壞、多麼悖逆,但神拯救人的心從未改變,神只是希望人類能早點醒悟,明白他的良苦用心,起來與他配合,被他完全得著,神盼望這一天能早點到來。明白點神的心意後,我深感人身上的撒但性情是人與神相合的最大阻礙,如果不解決,人永遠也不能被神得著。而我面臨的這個環境正是神為變化我的狂妄性情而擺上的,只有神才會這麼愛我,對我的生命如此負責,我要甘心接受,這不是苦,而是甜;這也不是恨,而是愛。在這樣的對比之下,我才有了點恨惡自己的心,願意站起來繼續接受這場生命的洗禮。爭取在現階段的打工生活中脫去一些狂妄性情,不辜負神心。雖然前方還有很多的苦難,但我知道這苦受得有價值有意義,這苦能讓我的生命性情得到變化,能讓神心得滿足。

後來,當老闆、大廚們再針對我的時候,我就在心中默禱,求神帶領我,讓我學會順服、學會謙卑,但有時候還是想憑血氣,過後我就找相關神的話看,印象很深刻的一段神的話說:「你們的本性就是沒有刑罰、咒詛就不肯低頭,也不肯服氣,沒有眼見的事實就達不到果效,你們的人格太低賤,不值錢!不用刑罰、審判難得將你們征服,難得將你們的不義、不服壓倒,你們的舊性實在是根深蒂固,若將你們放到寶座上,你們就不知天高地厚,更不知何去何從,你們連自己從哪來的都不知道,怎麼能認識造物的主呢?沒有今天及時的刑罰與咒詛,你們的末日早就臨及你們了,更何況你們的命運,不更是危在旦夕嗎?沒有這及時的刑罰、審判,你們不知要狂妄到什麼地步,也不知要墮落到什麼地步,這刑罰與審判將你們帶到今天,維持了你們的生活,若仍按著你們的『父親』那樣地『教育』你們,你們不知要進入什麼天地之中呢!你們根本沒有自我控制、自我反省的能力,就你們這樣的人能跟隨、順服、不打岔、不攪擾就達到我的目的了,你們不應該更好地接受今天的刑罰與審判嗎?還有什麼選擇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六)》)神的話把人的狂妄性情揭示得非常清楚透亮,話語雖嚴厲扎心,但對人益處很大,就我這根深蒂固又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之徒,沒有神嚴厲的審判刑罰、擊打管教,我不會對自己的撒但性情有認識,也不會有恨惡,更看不透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能讓人心中無神、目中無人。如果不是神的作工扭轉了我的追求觀點,按著自己的狂妄本性走下去,就會像天使長那樣要升為至高,最終必因胡作非為,抵擋神而被神毀滅。在經歷中讓我看到,的確是神的刑罰審判拯救了我,引領我走向性情變化、蒙拯救之路。我不願再唯我獨尊、狂妄自大了,而是要好好地接受神的刑罰審判。

慢慢地,我不去頂嘴、爭辯了,心態也不像之前總是不服氣、想報復了,是神垂聽了我的禱告,在這半年多的熬煉過程中,我感受到自己的狂妄減少,謙卑增多了,我心裡也踏實平安了。在這個過程中的確讓我有所得著:一方面在工作環境中讓我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不僅僅是工作經驗,還有讓我學會辦事穩重、遇事鎮定。更重要的是,這受苦的環境能磨煉我的意志,能促使我反省自己,讓我低下高傲的頭,學會怎麼做人、怎麼順服神,讓我終於有了點人樣,所以這半年來的苦沒有白受。

一天,在一次吃夜宵的時候,那個天天抓我把柄,罵得我狗血淋頭的老闆突然坐下來和我談心,他說:「我來這個國家十幾年了,幾乎沒有中國女的出來上廚房的班,也沒有女孩子能受得了這苦的,我也不是天天想罵你,實在是你總是犯低級的錯誤,不過你真的已經讓我很佩服了,很多女孩都不願受苦,都走不正經的路,但你是腳踏實地,正直的人。」聽到老闆的話,我心中有點自喜,但馬上意識到都是神的作為。多少次當老闆、主廚罵我時,我都熬不下去了,如果不是神一直藉著他的話語帶領我,憑我自己哪能支撐到現在?榮耀應該歸給神。在回去的路上,我腦子清晰地想到神話:「每臨到一件事,都是神需要人為他站住見證的時候,別看現在你沒臨到什麼大事,不作什麼大的見證,但在日常生活的細節當中,都關乎到神的見證。讓弟兄姊妹佩服,讓家裡人佩服,讓周圍的人都佩服,等到有一天外邦人進來,對你的所做所行都佩服,看見神作得實在太好了,在你身上就是一個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我突然明白原來這個環境不止是讓我去認識、去解決自己的狂妄性情,還得讓自己的所作所行活出人樣,在弟兄姊妹面前、在外邦人面前都能見證神,大的試煉我沒有臨到,但在這些生活的細節小事上,我都應該活出真正人的樣式,就如:不貪佔小便宜、為人端莊正派、做誠實人等等。正如神的話所說:「其實神跟你們要的不多,神要的就是人的一顆真心。不是要奪去你們個人的利益,要剝奪你們的一切,而是要成就你們的一切,給你們機會操練……最終神要讓你在各種環境、各種本分當中得著真理,讓你明白神的心意,讓你活得像個人。」(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我從神話語中明白,無論神擺設什麼樣的環境,不管是合我意還是不合我意,神的最終目的只有一個:要讓我活得像個真正的人!神希望我能朝著這個方向去實行、去努力。當我注重凡事實行神的話時,敗壞性情的流露減少了。不知不覺,在工作環境中我越來越得心應手,什麼時候被罵的環境不見了我也不知道;在與老闆相處時,讓我感受到的不是僱工與僱主的關係,而是他們對我多了一份信任。一次,老闆、大廚和所有的人都要去另一個地方吃飯,老闆很放心地把整個店交給我,讓我看好門,這件事激動得我眼淚都快掉出來了。回想一年前,他們對我處處不放心,酒水、蔬菜、水果、奶酪、肉類,時時點數,如今卻對我如此信任,是神的話使我活出了點人樣。通過這些事,我深深地感受到,活出一個人樣太重要了,但活出真正人的樣式的唯一途徑就是實行神的話,當神的話成為人的行事原則、做人目標的時候,你就能逐步地走上信神的正軌,最終活出一個真正的人的樣式。

seaside, release, sunshine, girl

跟隨神走到今天,我才知道了如何做人,回想以往的自己,沒有踏上信神的道路時活得好墮落,被撒但敗壞踐踏得沒有人的模樣,不知道人該怎麼活著,更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生命。若不是神的拯救,我不知自己會淪落到什麼地步,不知自己早死在何方。如今是全能神的作工使我活出了點人樣,我感到很幸運,雖然我離神的要求、離性情變化還差得很遠,但我願意繼續努力追求,堅定信心往前走,相信神的審判刑罰一定能改變我、成全我,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拯救!阿們!(全篇完)

文章來源: https://www.figprayer.com/second-life-a-baptism.html

廣告

一場生命的洗禮(一)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家境雖不富裕,但因著我排行最小,全家人都對我寵愛有加,我想要得到的東西,家人都會最大限度地滿足我,致使我從小就特別驕縱、狂妄、唯我獨尊。在小學六年級時,我就學會了抽煙、喝酒、賭博、打架鬥毆。到了初三那年,我們一夥鐵哥們的勢力已經擴張到整個學校,多數學生會成員也都是我們的內部人員,低年級的學生都怕招惹到我們,就常常給我們保護費、香煙、零食等。交代他們辦事時,他們都是一副言聽計從、點頭哈腰的模樣。我享受著這樣的待遇,變得越來越蠻橫、霸道,甚至目中無人、目空一切。到了讀大專時,我結交上一些不三不四的社會人,靠著這樣的背景,我更是在學校專橫跋扈、仗勢欺人,放學後便常常沉迷於燈紅酒綠的娛樂場所虛度光陰。在這樣的成長背景下,我身上狂妄自大、唯我獨尊的撒但性情膨脹到了頂點,「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等毒瘤在我內心滋生已久,我的思想被腐化,不知道什麼叫做人。

感謝全能神的憐憫與拯救,2013年,剛滿18歲的我就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自從接觸了弟兄姊妹後,我覺得他們的活出與我在世上接觸的人完全不一樣,我很新奇。在神的帶領下,我越來越喜歡聽弟兄姊妹和我說追求性情變化方面的話題,不知不覺我也開始注重追求性情變化、憑神的話做人。一年後,我以往的惡行終於得到改變,戒了煙、戒了酒,不再說髒話,待人也能有點愛心了,我便覺得自己所活出的樣式比世人好多了,自己已經有點變化、有點人樣了。但是外表的變化遠遠夠不上性情變化,正如神的話說:「在人身上有時候因有聖靈作工而發一些熱心,外表上有一些改變做了一些好事,這不等於性情變化,你沒有真理,你的看事觀點還是老舊,甚至和外邦人一樣,你的價值觀、人生觀仍沒有變化,起碼該具備的敬畏神的心都沒有,這就離性情變化差得太遠了。」(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外表的改變與性情變化的區別》)

2015年,神根據我的需要,給我擺上了豐富的宴席來變化我狂妄自大、唯我獨尊的撒但性情。在神的主宰安排下,我找了一份中意餐二廚的工作,剛開始我對意語菜單看不懂,菜常常做不好,但大廚、老闆還能耐心教我。一個月後,我還是很多菜做不好,活也忙不出來,並且炸油鍋、砍肉時常常弄傷手,手上總是舊傷未癒又添新傷,他們的態度也變得不耐煩了,看到我受傷也沒一句安慰的話,還因著我菜單上的菜做不出來狠狠地罵我。每天的工作中,我聽到最多的話就是:「快點!快點!客人都等急了!你連這幾張菜單都做不出來,還有什麼用?你腦袋裡裝的是腦漿嗎?這麼簡單也做錯!」他們還總是要我按他們的意思這樣做那樣做,還總找我茬:檸檬粒切大說大,切小又說小;雞排劈薄說太薄,劈厚說我提高了成本;豬排砍大說都是骨頭,砍小又說分配不均勻,煮魚時西紅柿汁放多了說我浪費料,放少了又罵我:「你連紅色都看不到,你煮的是中餐還是意大利餐?……」我覺得我快要被他們逼瘋了,實在是接受不了這樣的環境,只要他們一進廚房隨之而來的聲音就是:「你是死人啊?到現在還不會做,就是死人也能教會了。」「快點行不行?磨磨蹭蹭的什麼時候出菜啊!想做大家閨秀找個男人生孩子去!」從小到大,我沒有受過這樣的氣,內心很苦,還有讓我最不能接受的是:不管事情對錯,最終都是怪罪到我的頭上,實在是不講理啊!這種向人低頭的煎熬日子讓我生不如死,多少次我都在心裡自問:為什麼他們都不照顧我是一個瘦小的女孩子,甚至不把我當人待?我感到自己的忍耐真的到了極限,多少次被他們罵的時候我都想拿著手裡的勺子與他們拼了,但馬上又意識到我是信神的,不能再像以前在世上一樣動血氣,於是只好咬牙忍住。可每天一想到上班就感覺度日如年,身體累,心更累,情形也非常消極。想換工作,又找不到合適的,屢屢碰壁,真是山窮水盡了!

那段時間裡,我白天就是幹活、被罵,下班後就是坐在床上發呆,坐著坐著忍不住就痛哭一場,哭得鼻塞腦脹無法入眠,才來到神面前禱告,沒禱告幾句又是痛哭流涕。每天就這麼循環著。前進沒力量後退沒膽量,心志也沒了,我好怕是不是神已經把我拋棄,讓我自生自滅了,我痛苦到極點,甚至想以死了結此生。雖然我走極端硬著頸項與神對抗,但神還在我身上作著拯救工作,那一段時間都沒看過神話語的我,一天下班後看到一個經歷迫害見證類視頻,裡面唱到神話詩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愛神》:「現在多數人認識不到,認為受苦沒有價值,世界也棄絕,家裡也不平安,神還不喜悅,前途暗淡,有些人痛苦到一個地步痛苦到一個地步都想到死,這還不是真實愛神,這樣的人是狗熊一個,沒有毅力,是懦弱無能之人是懦弱無能之人!神巴不得人能愛他,但人越愛他,受的苦越大,越愛他,受的試煉越大。越愛他,受的試煉越大。」(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愛神》)我反覆地聽著這首歌,看著視頻中的姊妹穿著囚服但眼神卻特別堅定,遭受中共惡警的百般摧殘折磨,仍能站住見證滿足神,我心裡特別受激勵。相比之下,我看到自己的身量太小,只是臨到點老闆、大廚的辱罵,就受不了苦還想輕生,我這哪有一點愛神的表現呢?想到這,我跪下來向神禱告,但此時除了痛哭,什麼也說不出來。在神的感動下,我知道自己不能再走極端,我得依靠神走前面的路。

神深知我的身量,體諒我的軟弱,之後又感動一個姊妹來扶持我,姊妹給我讀了兩段神的話:「神作工在每一個人身上,不管方式是什麼,不管用什麼樣的形式,不管對人說話是什麼樣的語氣,最終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拯救你。在拯救你之前就是要變化你,那你不受點兒苦能行嗎?你就得受點兒苦。……神怎麼賜給的?是神親自端著一碗飯餵到你嘴邊,讓你吃了之後得飽足,得以剛強站立。這些你都得這麼看、這麼領會,這就是順服從神來的一切。你得具備這樣的心態與態度,得學會尋求真理,不能從外面找原因,不能總找人的麻煩,不能總找人的毛病。外表看有些人對你是有看法,但是咱不站在那個角度看,你如果站在那個角度看,你什麼也得不著;你站在另一個角度看,你的觀點擺正了,你的心態擺正了,你就得著真理了,那你何樂而不為呢?……

神在每一個人身上都付出了心血代價,都有他的心意,神在每一個人身上都有期盼,都寄託了希望。他的心血代價白白地賜給這些人,他的生命、真理供應給每一個人,那是心甘情願的,神這樣作的目的是什麼人如果能理解,神就感到欣慰了。你如果能接受,能順服,一切從神領受,神就覺得這心血代價沒有白付,就是你沒有辜負神的良苦用心,你在每次的環境當中都有所收穫,沒有辜負神對你的期望,神在你身上要作的達到了預期的果效與目標,神的心就滿足了。」(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要想得著真理就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這兩段神的話語特別觸動我,我猛然醒悟:原來我一直想擺脫卻一直臨到的這個環境是神親手端給我的一碗飯,這是神為變化我的狂妄性情而精心預備的環境,神希望通過這樣的環境讓我能認識到自己身上根深蒂固的撒但性情,去接受神的審判刑罰,早日脫去敗壞性情。但我的心太麻木、太剛硬,一直不明白神的心意,根本就沒有感受到神對我的期望,當神再三地端上這碗飯時,我都因傷害到臉面而一次次地推開了。回想自己以往在世上的種種行徑,以及在教會盡本分時,因狂妄自大不接受他人的意見,不能與弟兄姊妹和諧配搭耽誤了教會工作。在配合修改文章的本分時,當我與姊妹思路不一致時,狂妄自大、唯我獨尊的撒但性情讓我總是持守自己,想要人都順服我、採納我的意見,為此沒少轄制人。生活中也是如此,我給弟兄姊妹帶來的都是轄制與傷害,自己猶如一個仙人球,滿身都是刺,一靠近人就要傷害到人。如今,神為了變化我的狂妄性情而擺上這個工作環境,雖然讓我經受老闆、主廚的辱罵、欺諷,心裡天天都被戳痛,但是如果我不經歷這樣的環境,我永遠也體會不到,以往我這麼欺負別人的時候,別人是怎樣的感受,也體會不到什麼叫:「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通過看這些世人身上狂妄自大、自私自利的表現,讓我在恨惡他們身上撒但性情的同時,也看到自己身上的撒但性情一樣是遭人唾棄的。我這才意識到,這麼多年來,我憑著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而活,已經讓我成了一個活撒但,害人也害己,讓神恨惡也讓人厭惡。感謝神給我這樣的環境才能讓我這高傲的頭一點一點地低下來。然而我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並沒有完全解決,神在接下來的光陰中還在繼續帶領我,潔淨我。(未完待續)

文章來源: https://www.figprayer.com/a-life-of-a-baptism.html

因中共逼迫使我十三年不敢與家人聯繫(二)

到了2004年11月,我離家已經整整三年,期間沒有與家人聯繫過。一天,一個姊妹告訴我,我兒子找好對象要訂婚了,想見見我,弟兄姊妹考慮到安全,只好將兒子約到很遠的地方。見面後我們去了我原來住過的廠房,各自訴說了被中共迫害的痛苦經歷,一晚上都沒有睡覺,兒子說他在被審訊時遭惡警無故毆打,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被強行拘留了三個月……我更加恨惡中共這夥惡魔,它們就是神的仇敵,也是我們神選民的仇敵。因為環境惡劣,這裡也不宜久留,第二天一早我們不得不分開了。此後,每當夜深人靜時我就禁不住想家,總想冒著被抓的危險回家看看。雖然離家只有短短二十五公里的路程,但由於中共的阻隔彷彿遠在天邊。2004年年底的一天,一個姊妹說我兒子要結婚了,並將兒子的電話號碼給了我,我心裡百感交集:要不是中共的逼迫,我真想立馬回家参加儿子的婚礼。可如今我因信神成了被中共追捕的「逃犯」,有家也不能回。我來到了電話亭旁,看著手中的電話號碼,心裡極度痛苦糾結:打?還是不打?但一想到我被惡警抓捕、毒打的情景和無數弟兄姊妹因打電話被監控而被捕入獄的事實時,我开始犹豫了。我在電話亭旁邊爭戰了半小時後,含著眼淚痛苦地離開了。回到住處後,我看到神的話說:「因著在抵擋神的地方開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極大的攔阻,而且神的許多話不能及時得到成就,人便因著神的話而受了熬煉,這也是屬於『苦』中的成分。神在大紅龍之地開展他的工作是相當難的,而神又藉此『難』來作了他的一步工作,來顯明神的智慧,顯明神的奇妙作為,藉此機會神將這班人作成。就因著人受的苦,因著人的素質,因著這個污穢之地的人所有的撒但性情來作神的潔淨、征服工作,使神從此得著榮耀,使神從此得著見證他作為的人,這是神在這班人身上付出的所有代價的全部意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神的話使我豁然開朗,讓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因著我們在無神論國家信神,就注定要受到中共惡魔的逼迫與追捕,神正是要藉著撒但惡魔的逼迫來成全我們的信心,最終作成一班得勝撒但勢力,面向正義不屈不撓的人,使我們以後能有資格承受神的應許,所以,今天受這苦是有價值、有意義的,這正是神對我的祝福。同時,藉著中共的逼迫讓我看清它邪惡、醜陋的實質,使我從心裡恨透它,願徹底背叛它;從中看到神的智慧、全能,這個可恨又愚蠢的中共惡魔萬萬沒有想到,它恰恰為神的工作效了一步力,最終神得著榮耀,它就徹底蒙羞失敗,只有等著神公義的懲罰臨到。我只願在神面前立下心志:「無論以後家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背叛你,受苦再大,我都要忠心盡好自己的本分。」

china, road, field

2011年,教會安排我與一個弟兄去我家鄉完成一項工作,我們村就在路邊,是我們的必經之路。正月初二,弟兄騎摩托車帶著我行駛在回家鄉的路上,弟兄喊著說:「出了隧道就是你的家鄉啦!」聽到弟兄的話,我立刻坐直身子探出頭來盯著前方,我的心情很激動,多想看到自己的家人啊!完成教會工作原路返回時,我迫不及待地想見見自己的親人,但又怕被人發現、舉報我,就戴上了弟兄的頭盔,並讓弟兄避開大路走村中間的小路。在拐彎時,遠遠地看見四五個鄰居,我急忙把頭盔上的擋風放了下來。這時從院裡走出來一個女人,提著垃圾桶從我身邊擦過,我清清楚楚地看見她就是我十年未見的妻子,人老了許多,頭髮也變得花白了。我在心裡喊了一聲她的名字,看著她的背影我心裡酸楚。但因幾個鄰居都在路上,我不敢摘下頭盔,也不敢說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妻子一步一步向家門走去。弟兄騎著摩托車越走越遠,我坐在摩托車上,沉默寡言,有淚往肚子裡流,只覺返程的路好長啊,身體也被寒風吹得直打哆嗦。好不容易到了接待家,我整個人像癱了一樣,滿腦子都是妻子的身影,從那天起我變得萎靡不振,再也沒有往日的勁頭了。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就趕緊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帶領我明白神的心意,禱告後,我想起了自己曾在神前立過的心志:「無論苦再大都得盡上自己的本分」,可今天試煉臨到,我以往的心志、信心都蕩然無存。我信神多年竟連撒但利用肉體親情捆綁人、吞吃人的詭計都識不破,我這還是追求真理的人嗎?我今天之所以有家難歸,妻離子散,都是中共政府的逼迫造成的,因著它的抓捕,我現在到了家門口卻不能進,看見多年未見的妻子更不敢相認,只能默默忍受著想念妻子的痛苦。中共政府才是拆散我的家庭,給我帶來一系列苦難的罪魁禍首,我應該徹底看清它的醜惡嘴臉,從心裡恨惡它,在這黑暗壓迫中奮起,而不應活在消極中埋怨神,傷神的心。因為神藉著這樣的環境是要促使我擺脫肉體情感的轄制進入真理實際,達到生命長大,從而背叛中共這老惡魔,這正是神對我的拯救與愛,我不能再辜負神,中共越逼迫我,我越得背叛肉體,竭力追求真理,以自己所作的見證來羞辱撒但。正如神的話說:「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在神的帶領下,我又恢復了往日的信心。

後來,我看到一段全能神的話:「多次談到神在末世作的工作是為了改變每一個人的心靈,改變每一個人的靈魂,以至於將人遭受極大創傷的心感化,將人深受罪惡侵害的靈魂挽救回來,就是為了將人的靈喚醒,使人冰冷的心『開化』,得以復甦,這是神最大的心意。……人的內心都能達到變化了,才能更好地進入,因為神作的工作就是將贖回的、仍活在黑暗勢力下的、從未覺醒的人從魔鬼集聚之地徹底拯救出來,脫離千古之罪,成為神所喜愛的人,將大紅龍徹底摔死,使神的國得堅立,讓神的心早享安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神的話裡飽含著神的良苦用心,看到神藉著中共政府效力,就是為了喚醒我那們顆麻木的心,使我們能脫離大紅龍的黑暗權勢,將一顆真心歸給神。經歷神的作工十三年,雖然被中共追捕、逼迫有家難歸,受了不少熬煉之苦,但神利用中共惡魔效了一步力,讓我看清了它邪惡反動的實質,心靈逐漸甦醒;也使我在離家盡本分中體嘗神作工的艱辛,認識神的拯救,從而更加願意體貼神的心意,不受任何轄制地盡本分,良心理智逐步得到恢復;還有,這麼多年雖然我離開了親人、朋友,但我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我的家也在神手中,兒子在神的看顧之下結婚成家,這都是神的愛。因著神一步步的引領,我與神的關係更近了,對神的性情有了更多认识。經歷過來才看到,這樣的環境對我的生命長大實在太有益處了,使我得著了在安逸的環境中得不著的真理,這是我的偏得,更是我今生的福氣!雖然我現在仍是有家難歸,不敢與家人聯繫,但我已經體嚐到了神的愛,只願橫下一條心來滿足神,今後能否與家人聯繫上,只願神來主宰,我只願忠心盡好本分還報神的愛!(全篇完)

中國 山西省 馬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