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閃電| 拯救之音《神寶愛聽他話、順服他的人》 【MV】

寶愛能聽他話、順服他的人
在神看,一個人無論是偉大還是渺小,他只要能夠聽神的話,順服神的吩咐與託付,能夠配合神的作工,配合神的旨意、神的計劃,達到讓神的旨意、讓神的計劃得以暢通得以成就,這樣的行為在神那兒是值得神紀念的,是配接受神祝福的是配接受神祝福的。神寶愛這樣的人,也珍惜人這樣的行為,珍惜人對神的這份情、這份心,這是神的態度。
在神看,一個人無論是偉大還是渺小,他只要能夠聽神的話,順服神的吩咐與託付,能夠配合神的作工,配合神的旨意、神的計劃,達到讓神的旨意、讓神的計劃得以暢通得以成就,這樣的行為在神那兒是值得神紀念的,是配接受神祝福的是配接受神祝福的。神寶愛這樣的人,也珍惜人這樣的行為,珍惜人對神的這份情、這份心,這是神的態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廣告

東方閃電| 第二十二篇結合第二十三篇說話的揭示

  現在所有的人都願意摸神的心意,都願意認識神的性情,但誰也不知是什麼原因,為什麼不能隨從己意,為什麼心總是背叛己,想達到卻又不能。因此,所有的人都處於又一次的悲痛欲絕之中,但又害怕,矛盾的心情無法表達,只好是垂頭喪氣,心裡總琢磨:莫非神不開啟我?莫非神暗自把我丟棄了?可能其他人都行,除了我神都開啟,為什麼看神的話時總有攪擾、總摸不著呢?雖然人的心裡都這樣想,但誰也不敢有所表現,只是心裡用勁。其實,除了神之外,無人能明白他的話,無人能摸著他的真實心意,但神卻總讓人摸神的心意,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嗎?神難道就不知人的缺陷嗎?這是神作工的交接點,是人所不明白的,所以神這樣說:「人雖活在光中卻並不覺光的寶貴,並不知光的實質,不知光的來源,更不知光的所屬。」按神話所說所要求的,那所有的人沒有一個能存活下去,因為在人的肉體當中根本沒有一點接受神話的成分,所以,人能順服神的話,能夠寶愛、渴慕神的話,能將神話中點人情形的話針對自己的光景,從而認識自己,這是最高標準了。到最後國度實現之時,活在肉體之中的人仍不能摸著神的心意,非得神親自引領,只不過是人沒有撒但的攪擾而有了正常人的生活,這是神打敗撒但的目的,主要是為了恢復神所造之人原有的本質。在神的原意中,「肉體」的定義即指:不能認識神的本質,不能看見靈界的事,而且能叫撒但敗壞,但能受神靈的支配。這是神所造肉體的實質,當然這也是為了避免人類生活無規律從而雜亂無章。神的話越說得多,越說得透,隨之人也越明白。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二十二篇結合第二十三篇說話的揭示"

東方閃電| 第 十 七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其實,凡從神口裡說出的話都是人所不知道的,都是人未聽過的語言,因此,可以這樣說,神的話本身就是奧祕。多數人都錯認為凡是人的觀念達不到的,今天神讓人知道的在天上的事,或者是在靈界神作事的真相,這才是奧祕。足見人對神所有的話並不是一律看待,也並不寶愛神的話,而是側重人所認為的「奧祕」。說明人不知道什麼是神的話,什麼是奧祕,只是在自己的觀念中來看神的話,實際上無一人真愛神的話,之所以說「人都是糊弄我的專家」,其根源就在此處,並不是神把人說得無一是處、一塌糊塗,這些都是人的實際情形。神到底在人心中佔有多少地位,這個人自己也不太清楚,只有神自己完全知道。所以現在的人猶如吃奶的嬰兒一樣,自己為什麼要吃奶,為什麼要生存,這些他們全然不知,只有做母親的才知道嬰兒的需要,不讓其餓死,也不讓其撐死。神最知道人的需要,所以在他的話中時而體現出他的愛,時而流露出他的審判,時而傷人肺腑,時而又語重心長,讓人覺著神的可親可近,而不是想像當中的「大人物」——不可接觸,也不是人心目中的「天子」——不能正視,更不是人想像當中的「劊子手」——亂殺無辜。神的全部性情都在他的作工中顯明出來,今天在肉身中的神的性情仍是通過作工來體現,所以說神所盡職分是話語的職分,不是外面怎麼作、怎麼顯露。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十 七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第 十 四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在神的話當中,人不曾摸著什麼,只是在「寶愛」神話的外皮,卻並不知神話所含的真實含義。所以,雖然多數人也喜愛神的話,而神卻說其並不寶愛神的話,因為在神看來,雖然神話寶貝,但人卻嘗不到真實的甘甜,所以只好是望梅止渴,以除去心中的貪婪之心。在所有的人中間,不僅有神靈的運行,當然也有神話的開啟,只是人太粗糙,不能真實摸著神話的實質罷了。在人的心目中,現在是國度完全實現的時代,而實質並非是如此,雖然神預言的事是神作成的事,但實際的國度並未完全降在地上,而是隨著人的變化,隨著工作的進展,隨著東方閃電的發出,也就是隨著神的說話的進深,國度隨之逐步形成在地,即逐步完全降臨在地。國度降臨的過程也是神性在地作工的過程,就在這同時,神在全宇開始作歷代以來未作過的工作,將全地重新調整。例如以色列國的變化、美利堅合眾國政變、埃及之變、蘇維埃之變、中國之顛覆等等全宇之下的重大變化。當全宇平定恢復正常之時,也正是神在地的工作完成之時,即國度降臨在地之時,這是「當世界各國分裂之時,也正是我的國度建造成形之時,也就是我改變形像面向全宇之時」這句話的真意。神對人並不隱藏,只是一個勁兒地向人述說在他的一切豐富,但人並不解其意,只是猶如一個傻子一樣在「領受」神的話。就在這一步工作中人便覺察到神的深不可測,更覺著對神的認識這一功課的難度有多大,所以人都覺著現在信神是一件最難的事,猶如趕鴨子上架一樣,人簡直是束手無策,猶如白麵缸裡的耗子一樣是白瞪眼。的確,即使人的能量再多,或是人的功夫再深,或者在人心裡有無限量的能力,但對神的話來說是無濟於事,似乎人在神的眼中是一堆燒過的紙灰,根本沒有其價值,更不必談什麼用途了。這足以證實「對於人來說,我越來越隱藏,而且對於人來說,我越來越是深不可測」這句話的真實含義。從此看出,神作工是順其自然的,也是根據人的接受器官來作的,當人本性堅固未動搖之時,神說話完全合乎人的觀念,而且似乎讓人覺得神與人的觀念幾乎是同類項,並沒有一點區別,讓人也覺著點「神的實際」,但這並不是神的主要目的,神是讓人在穩定下來之後正式開始作他在地真實的工作。所以在這令人不解的開端之中,人都覺察到以往的想法並不正確,神與人是天地之別,並不相同。因為在人的觀念之中再不能去衡量神的話,所以隨之人對神立時「另眼看待」,從而對神投來一絲驚異之光,似乎實際的神是看不到、摸不著的神那樣令人不可接近,似乎神的肉身只有外表並無實質,雖是靈的化身但隨時可以變化為靈而飄然離去,所以說人對神多加了三分戒備之心。一提起神,人便能在觀念當中修飾一番,說其能騰雲駕霧,能在水上行走,能在人中間突然出現、突然消失,甚至有的會作更多的解釋說明。因著人的愚昧、人的見識太少,所以神說「在人認為是抵擋我,或觸犯我的行政,但我卻並不理睬」。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十 四 篇 說 話 的 揭 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