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選段四

        人經撒但敗壞了,而人又是神造的最高的受造之物,所以人需要神的拯救。拯救的對象是人,並不是撒但,拯救的是人的肉體,是人的靈魂,並不是魔鬼。撒但是神毀滅的對象,人是神拯救的對象,而人的肉體叫撒但敗壞了,所以務必得先拯救人的肉體。人的肉體敗壞最深,成了抵擋神的東西,甚至公開抵擋否認神的存在,敗壞的肉體簡直是頑固不化,肉體的敗壞性情是最不好對付、最不容易改變的。撒但來在人的肉體中攪擾,利用人的肉體來攪擾神的工作,破壞神的計劃,從而人也就成了撒但,成了神的仇敵。要拯救人先得將人征服,因此,神也不甘示弱,來在肉身中作他要作的工作,與撒但展開爭戰,目的是為了拯救被敗壞的人類,打敗、毀滅悖逆他的撒但。藉著征服人的工作來打敗撒但,同時拯救敗壞的人類,這是兩全其美的工作。他在肉身之中作工、在肉身之中說話、在肉身之中擔當一切工作,就是為了更好地與人接觸,更好地征服人。最後一次道成肉身把末世作的工作都在肉身中結束,將所有的人各從其類,結束他的整個經營,也結束他在肉身中的全部工作。所有在地上的工作結束之後,他就徹底得勝了。在肉身中作工的神把人類徹底征服了,把人類徹底得著了,這不是神的全部經營結束了嗎?神在肉身的工作一結束,把撒但徹底打敗了,神已經得勝了,撒但就再也沒有機會在人身上敗壞了。第一次道成肉身作工是救贖、赦免人的罪,現在是征服,把人徹底得著,這樣,撒但就再也沒法作了,徹底失敗了,神也就完全得勝了,這是肉身作的工作,也是神自己作的工作。三步工作的起始工作是神的靈直接作的,並不是肉身作的工作,三步工作的收尾工作則是道成肉身的神作的,並不是靈直接作的,中間一步救贖的工作也是在肉身中的神作的工作。在整個經營工作當中,最重要的工作是將人拯救出來脫離撒但的權勢,關鍵的工作是將敗壞的人徹底征服,使被征服的人能恢復人原有的敬畏神的心,能達到有正常人的生活,也就是有正常的受造之物的生活,這是關鍵的工作,是經營工作的核心。在這三步拯救工作之中,第一步律法的工作與經營工作的核心相差許多,只是稍有一點拯救工作的外表,並沒有開始著手將人從撒但的權下拯救出來的工作。之所以第一步工作是靈直接作,就是因為律法下的人只知道守住律法,並沒有更多的真理,因為律法時代的工作幾乎不涉及人的性情變化,更不關乎如何將人從撒但權下拯救出來的工作,就此神的靈將這步極其簡單的不涉及人敗壞性情的工作給完成了。這步工作與經營的核心沒有太大的關係,與正式拯救人的工作也沒有太大的關聯,也就不需要神道成肉身來親自作工。靈作的工作隱含、難測,而且令人心驚膽戰不易接近,不適應直接作拯救的工作,不適應直接作人的生命供應。最適合人的還是將靈的工作變成另一種與人相近的方式,即最適合人的就是神成為一個普通、正常的人來作工作,這就得神道成肉身來代替靈的工作了,這個作工方式對人來說是最適合不過了。在這三步作工之中兩步作工是肉身作的,而這兩步作工又是經營工作的關鍵環節,兩次道成肉身是互相補充、互相完善的,第一步道成肉身為第二步打基礎,可以說兩次道成肉身是成一體的,並不是格格不入的。這兩步工作之所以以道成肉身的身分來作工,就是因為這兩步工作對於整個經營工作實在是太重要了,幾乎可以說沒有兩次道成肉身的作工,整個經營工作就會停滯不前,拯救人類的工作也就是無稽之談了。工作的重要與否,是根據人類的需要、根據人類墮落的實情、根據撒但的悖逆與攪擾工作的輕重程度而言的,而能勝任工作的準確對象是根據工作者的作工性質、根據工作的重要性才確定的。就工作的重要程度來說,到底如何採取作工的方式,是神的靈直接作工,是道成肉身作工,還是用人來作工,在這三者中間首先淘汰的是「用人來作工」的方式,其餘根據工作的性質,也根據靈與肉身作工的性質來看,最終確定,還是肉身作工比靈直接作工對人更有益處,而且工作佔有更多的優勢,這是當時確定是靈還是肉身作工的神的意念。作每一步工作都是有意義而且有根據的,並不是憑空想像,也不是隨意亂作,都是有一定智慧在其中的,這是神作所有工作的內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廣告

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我在外邦之中扩展工作,在全宇之下都闪现我的荣光,星星点点的人身上都包含着我的心意,都在我手的摆布之下做着我分配干的活计,从此,我进入了新的时代,我将人都带入了另一个世界。当我重返“故乡”之时,我又开始了我原计划中的另一部分工作,让人对我更有认识。我眼观看宇宙全貌,正是我作工的好时机,我便各处奔忙,在人的身上作我新的工作。毕竟是新的时代,我又带来新的工作,将更多的新人带入新的时代,将更多的我将淘汰之人都废弃。在大红龙国家,我作了一步令人莫测的工作,使人都在风中摇摆,随之许多人都随着风的刮动而悄悄飘去,这也正是我所要扬尽的“场”,是我所盼望,也是我的计划。因在我作工之时,不知不觉进来许多“恶者”,但我并不急于将其赶走,而是在适当的时候将其冲散。从此,我才作生命的起源,让那些真心爱我的人从我得着无花果树的果子,从我得着百合花的香气。因为在撒但寄居之地、在属灰尘之地上无有纯金存留,只有沙土,所以,面对此情,我就作了一步这样的工作。要知道,我得着的是提炼出来的纯金,不是沙土,恶者怎能存留在我的家中呢?我怎能容让狐狸寄生在我的乐园中呢?我千方百计将其赶走,在我的心意未显明以先,谁也不知我要作什么,趁此机会,我便将那些恶者赶了出去,他们被迫离开我。对待恶者,我就是这样作,但其仍有为我效力的一天。因着人得福的心太强烈,所以我便扭转身躯将荣脸显现“外邦”,让人都活在自己的天地里而自我审判,我却说着我该说的话,“供应”着人的所需。当人都醒悟之时,我早已将我的工作扩展开来,我便将我的心意向人发表出来,在人身上开始我第二部分的工作,让人都紧紧随着我,以便配合我的工作,让人都尽其所能地与我一起作我该作的工作。 Continue reading “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過 犯 會 給 人 帶 入 地 獄

  我給了你們許多警告,也賜給了你們許多為了征服你們的真理,如今你們都感覺自己比以往充實了許多,也明白了許多做人的道理,懂得許多信實之人該具備的常識,這些都是你們多年來的收穫。我不否認你們的成果,但我也很坦然地說我也不否認你們這麼多年來對我的種種悖逆與背叛,因為你們中間沒有一個聖人,而是毫不例外的都是被撒但敗壞的人,是基督的仇敵。到如今你們的過犯與你們的悖逆還是多得不可勝數,所以也難怪我總是在你們面前嘮嘮叨叨,我也不想這樣與你們共處,但為了你們的前途、為了你們的歸宿,我還是在這裡再嘮叨一次。希望你們多多諒解,更希望你們都能相信我所說出來的一字一句,更能從我的說話中體會我的深切含義。不要疑疑惑惑,更不要將我的話語隨手撿起之後便隨意棄之,這是我所難以忍受的。你們不要論斷我的話語,更不要輕慢對待我的話語,不要說我總是試探你們,更不要說我說的話沒有準確性,這些都是我難以忍受的。因為你們對待我、對待我的話總是那樣顧慮重重、視而不理,所以我鄭重地告訴你們每一個人:不要把我的話與哲學聯繫在一起,不要把我的話與騙子的謊言連在一起,更不要以藐視的眼光來應付我的話語。以後或許沒有人能告訴你們這樣的話,或許沒有人會這樣仁慈地對你們這樣說話,更或許以後沒有一個人能這樣循循善誘你們。那時的日子或者是你們在想念過去美好的時刻,或者是你們嚎啕大哭,或者是你們都在痛苦的呻吟之中,或者是你們活在毫無真理、生命供應的黑夜之中,或者是你們只有等待,但並沒有一絲希望,或者是你們悔恨得失去理智……這些「或者」的可能都是你們中間任何一個人都難以逃脫的。因為你們中間沒有一個人是在真正的敬拜神的座席上,而是在淫亂與邪惡的世界中混雜,你們的信中、你們的靈、魂、體中都摻雜了許多與生命與真理毫無關係的東西,而且是恰恰相抵觸的東西。所以,我希望你們的也正是你們能獲得光明的路途。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你們能「愛護」自己、能珍重自己,不要把自己的歸宿看得很重要,卻把自己的行為與過犯都看得很淡漠。 Continue reading “過 犯 會 給 人 帶 入 地 獄"

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上集)

 

  神在人中間的作工都是離不開人的,因為作工的對象就是人,人是神所造的唯一可以作神見證的受造之物,人的生活與人的一切活動都離不開神,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甚至可以說沒有一個人可以離開神而獨立生存,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可以否認的,因這是事實。神作的一切都是針對人類的利益,也是針對撒但的詭計,人所需要的一切都是從神而來的,人生命的源頭就是神,所以說人根本沒法離開神,而且神也從不有意離開人。神作的工作都是為了全人類的,他的意念總是善的,這樣對人來說,神作的工作與神的意念(即神的心意)就都是人所該認識的「異象」,這些異象也都是神的經營,是人所作不了的工作,神在作工中對人的要求則稱為人的「實行」。「異象」是神自己的工作,或他對人的心意與他作工的目的或意義;「異象」又可稱為「經營」中的一部分,因為「經營」是神作的工作,是針對人作的,也就是神作在人中間的工作。這些工作都是人認識神的憑據與途徑,而且這些工作對人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人若只講一些信神的道理或一些雞毛蒜皮的枝節小事,卻不講對神作工的認識,那人就根本不會認識神,更不會做到合神心意。這些對人認識神極有幫助的神的作工就叫做「異象」,這些「異象」都是對人有益的神的作工、神的心意與神作工的目的、意義。「實行」是指人該做的,是一個跟隨神的受造之物該做的,也就是人的本分。人該做的並不是人起初就早已明白的,而是神在作他工作的同時對人所提出的要求,這要求都是隨著神的工作而逐步進深拔高的,例如律法時代需要人守律法,恩典時代需要人都能背十字架,國度時代就不一樣了,對人的要求比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更高。隨著「異象」的拔高對人的要求也就越來越高,而且對人的要求越來越明確、實際,同樣,「異象」也越來越實際,這麼多實際的「異象」不僅有利於人更能順服神,更有利於人對神的認識。 Continue reading “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上集)"

神的發表—-《神所在「肉身」的實質》選段一

  第一次道成肉身的神並沒有將道成肉身的工作作完全,只是作完了肉身該作的第一步工作。所以,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工作,神第二次重返肉身,將肉身的全部正常、實際都活出,即讓神的道在一個最正常、普通的肉身中顯現,來完成神在肉身還未作完的工作。第二次道成的肉身有同於第一次道成肉身的實質,但比第一次所道成的肉身更實際、更正常,這樣,第二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比第一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更大,但這苦是因著肉身的職分而才有的,並不同於被敗壞之人所該受的苦。這苦也是因著肉身的正常實際而才有的,因著盡職分是在最正常而又實際的肉身中,所以肉身必要受很多苦。肉身越正常越實際,在盡職分時所受的苦越大。神的工作在一個極其平常的肉身中,沒有一點超然,因為肉身正常而且又要擔當拯救人的工作,所以他所受的苦就比有超然的肉身所受的苦要大得多,這苦都是因著肉身的實際正常而才有的。就從兩次道成肉身盡職分所受的苦就可知道道成肉身的實質,越是正常的肉身擔當工作中所受的苦越大,越是實際的肉身擔當工作人的觀念越重,而且擔的風險越大,但是越是實際的肉身、越是有正常人的完全理智與需求的肉身越能擔當神在肉身中的工作。耶穌是以肉身來釘十字架,以肉身來作贖罪祭,即以一個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來打敗撒但,將人從十字架上完全救了下來。第二次的道成肉身是以一個完全的肉身來作征服的工作,以一個完全的肉身來打敗撒但。只有肉身是一個完全正常、實際的肉身才能作完全的征服工作,才能作出有力的見證。也就是說,征服人是藉著在肉身中的神的實際與正常而達到果效的,不是藉著超然的異能與啟示而征服的。此次道成肉身的神所盡的職分就是說話,藉著說話征服人、成全人,也就是靈實化在肉身中的工作就是說話,肉身的本職工作就是說話,藉此達到完全征服人、顯明人、成全人與淘汰人的目的。所以說,神在肉身中的工作是在征服工作中徹底完全的。而第一次的贖罪工作只是道成肉身的起步工作,征服工作中的肉身才補充了道成肉身的全部工作。在性別上,一個是男性,一個是女性,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讓人對神沒有一點觀念,即神能成為男性也能成為女性,道成肉身的神的實質沒有性別劃分,他造了男人也造了女人,在他來看沒有性別劃分。這步工作不顯神蹟奇事,就是為了完成藉著話語達到果效的工作;另一方面原因,就是此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不是醫病趕鬼而是藉著說話來征服人,也就是說神此次道成的肉身的本能是說話,是征服人,不是醫病趕鬼。他在正常人性裡作的工作不是顯神蹟,不是醫病趕鬼,而是說話,所以在人看,第二次道成的肉身比起第一次的肉身要正常得多,在人來看,神道成了肉身這是不假,但是此次道成肉身與耶穌道成肉身又不一樣,雖是道成了肉身,但是並不完全一樣。耶穌是有正常的人性,有普通的人性,但是在他身上又有很多神蹟奇事跟著。這一次道成肉身人的肉眼看不出什麼神蹟奇事,或者給人醫病趕鬼,或者在海面上行走,或者四十天禁食……他不作這些與耶穌相同的工作,不是他肉身的實質不同於耶穌,乃是因他的職分並不是醫病趕鬼,他不拆毀他自己的工作,不攪擾他自己的工作。既用實際的話語來征服,就不用神蹟來折服人,所以說這步是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工作的。你今天所看見的肉身中的神就是完完全全的一個肉身,沒有一點超然,別人有疾病他也有疾病,別人有吃穿他也有吃穿,完完全全是一個肉身。假如這次道成肉身又行超然的神蹟奇事,又醫病趕鬼,說讓誰死他馬上就倒下了,這還怎麼作征服的工作呢?還怎麼擴展外邦的工作呢?為人醫病趕鬼這是恩典時代的工作,是救贖工作的起步工作,神既將人從十字架上救下來,就不再作醫病趕鬼的工作。若在末世來了一位與耶穌相同的「神」,給人醫病趕鬼,為人釘十字架,這樣的一位「神」雖與聖經中記載的神相同,雖然人都容易接受,但其實質不是神靈穿戴的肉身,而是邪靈穿戴的肉身,因為神作工的原則是一次作成就永不重複,所以說,第二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是不同於第一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的。末世神將征服的工作實化在一個普通而又正常的肉身中,他不為人醫病,也不為人釘十字架,而是只在肉身中說話,在肉身中征服人,這樣的肉身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這樣的肉身才能完全神在肉身中的工作。 Continue reading “神的發表—-《神所在「肉身」的實質》選段一"

神的最新說話《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上集

全能神說:「征服工作結束之後,人類將被帶入一個美好的天地之中,當然,這生活仍舊是在地上,但與現在人的生活大不相同,這個生活是在全人類都被征服之後而有的生活,這生活是人類在地上的另一個新的開端,人類有這樣的生活就證明人類又進入了另一個新的美好的境地,是神與人在地上生活的開端。有這樣美好生活的前提務必是人被潔淨、被征服之後都服在造物的主面前而達到的。所以說,征服工作是人類進入美好歸宿之前的最後一步工作。人類有這種生活,這是以後地上的生活,是地上最美好的生活,也是人嚮往的一種生活,是有史以來人未曾達到的一種生活,這是六千年經營工作最終的果效,是人類最盼望的,也是神給人的應許。」

更多推薦:

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了解東方閃電

神 是 人 生 命 的 源 頭

全能神教會簡介

 全能神的發表《國度時代就是話語時代》

 

全能神說:「在國度時代神用話語來開闢時代,用話語來改變作工方式,用話語來作整個時代的工作,這是話語時代神作工的原則。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說話,使人真正看見了話在肉身顯現的神,看見了神的智慧與奇妙。這樣作工是為了更好地達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這才是話語時代話語來作工的真實含義。」

更多推薦:

認識全能神教會

考察東方閃電

神 是 人 生 命 的 源 頭

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