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閃電| 第 二 十 九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在人所作的工作當中,有些是神直接指示而作的,但有一部分神並未明確指示,足見神所作的在今天並未完全顯明,就是說,有許多事仍是隱藏而未公開,但有一些事需公開,有一部分事就需讓人糊裡糊塗,這是神作工的需要。比如就神從天上來在人間這事,神怎麼來的,在哪一秒鐘來的,或者來時天地萬物有無變化,這些事就需人糊裡糊塗,這也是根據實際情況說的,因為人的肉體本身就不能直通靈界。所以,即使神明說我怎麼從天上來到地上,或說「當萬物復甦之日,我來在了人間,與人一同度過美好的日日夜夜」,這一類話似乎是人對著樹杆說話——毫無反應。因為人不知道神的工作步驟,即使人真知道,也是想像的神像仙子一樣從天上飛到地上,來在人間脫胎換骨,這些想法都是人的思維能達到的。因為「人」的本質就是不能明白「神」的實質,不能明白靈界的實情。單說人的本質,人就沒法在人中間作標杆,因為人與人本相同,不相異,所以讓人效法或作標杆這事化為泡影,成為水上散發的熱氣,而神所說的「對我的所有、所是有所認識」,這只是針對神在肉身所作工作的表現說的,即針對神的本來面目即神性說的,主要是指神聖的性情。就是說,讓人明白神為什麼要這樣作工,神的話要成全哪些事,神在地要作成什麼,在人的中間要得著什麼,或者神的說話方式有哪些,或者神對人的態度是什麼這一類事,可以這樣說,在人的身上無有可誇耀之處,就是在人的身上無有在人中間可效法之處。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第 二 十 九 篇 說 話 的 揭 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