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神話語《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選段

拯救, 憐憫, 慈愛, 愛神, 十字架

  在人看,拯救就是神的愛,但神的愛就不能是刑罰、審判與咒詛,拯救務必得有憐憫、慈愛,更得有安慰之語,有神所賜的無窮的祝福。人都認為,神拯救人是藉著神給人的祝福、給人的恩典來感動人,讓人的心都給神,從而將人拯救出來,即感動人就是拯救人,這樣的拯救也就是交易的拯救。神賜給人百倍,人才能歸服在神的名下,從而為神爭氣、增光,這都不是神對全人類的心意。神來在地上作工作一點不假就是為了拯救敗壞的人類,否則,他決不會親自來作工作的。以往拯救的方式是施盡他的憐憫慈愛,以至於將自己的全部都交給撒但來換取全人類,今天並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們是末了各從其類的時候,拯救你們的方式不是憐憫慈愛,而是以刑罰、審判來更徹底地拯救人類。所以,你們接受的盡是刑罰、審判與無情的擊打,但你們該知道,在這無情的擊打裡並沒有一絲的懲罰,無論話語怎麼嚴厲,臨到你們的只是幾句在你們來看沒有一點人情味道的話語,無論我的怒氣有多大,臨到你們的仍是教訓之語,並無一點意思要傷害你們,也並無意思要將你們治於死地,這不都是事實嗎?你們知道,現在無論是公義的審判,還是無情的熬煉與刑罰,都是為了拯救,不管現在是要各從其類,還是要顯明各類人,所有的說話、作工都是為了拯救那些真心愛神的人。公義的審判是為了潔淨人,無情的熬煉是為了潔淨人,嚴厲之語或責打都是為了潔淨,都是為了拯救。所以說,如今的拯救方式再不比以往,今天,公義的審判作了你們的拯救,作了你們各從其類的上好的工具,無情的刑罰作了你們的極大的拯救,面對這刑罰、審判你們又有何言語呢?你們從始到終所享受的不都是拯救嗎?你們既看見了神所道成的肉身,也領略了他的全能、智慧之所在,更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擊打、管教,但你們不也得著了極大的恩典了嗎?你們的福分不比誰的都大嗎?你們的恩典比那所羅門所享受的榮華富貴還豐盛呢!你們想一想:若我來了對你們的意思就是定罪與懲罰,不是為了拯救,那你們的日子還會持續這麼長時間嗎?你們這屬罪的血氣之人還能存留到今天嗎?若單是為了懲罰你們,何必道成肉身來動這麼大工程呢?就你們這些無名小輩若懲罰你們不是一句話的功夫嗎?還需有意將你們定罪之後再將你們滅了嗎?你們還不信我這話嗎?我拯救人只能用憐憫、慈愛的方式嗎?或只能以釘十字架來拯救人嗎?公義的性情不更有利於讓人完全順服下來嗎?不更能將人拯救到底嗎?

  我說的話雖嚴厲但對人都是拯救,因我只是說話,並未懲罰人的肉體,這話使人都活在了光中,認識了光的存在,知道了光的寶貴,更認識這些話語對人太有益處,認識了神就是拯救。我雖然說了許多刑罰審判的話,但並沒有事實臨及你們,我來了就是作工作,就是說話,話語雖然嚴厲,但都是審判你們的敗壞、你們的悖逆,這樣作的目的仍是為了將人從撒但的權下拯救出來,就是為了用話語來拯救人,並不是用話語來傷害人。話語嚴厲是為了達到作工果效,只有這樣作工人才能認識自己,而且能脫離悖逆性情。

摘自 東方閃電的書籍《話在肉身顯現 · 經典神話語《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選段》

 

我跟上了羔羊的腳蹤

新加坡 申愛

 

  在我十八歲那年,媽媽因病信了主耶穌,那時候我只知道主耶穌的名,但對信主的事一點也不明白。說來也巧,後來我到一家企業上班,企業裡多數人都信主,在和他們的接觸中,我看到他們的言語行為和不信神的人很不一樣,他們對人有愛心,講忍耐,我感覺信主的人挺好的。當時,有個同事經常給我傳講主耶穌釘十字架救贖人類的故事,漸漸地,我對信主的事也有了興趣,就跟同事去教堂做禮拜。當我第一次踏入教堂,聽到一首首讚美神的詩歌時,我的心被主的愛感動,眼淚不知不覺流了出來,我在心裡禱告:「主耶穌啊!感謝你在這茫茫人海中揀選了我,讓我成為你的兒女,我願永遠跟隨你……」那時候,每當遇到生活中的難處,或者因信主遭到親人朋友的譏笑,我只要來到主面前禱告,靈裡就特別得釋放,我感覺主耶穌就是我唯一的依靠,我再也不能離開主了。那時我最愛唱的詩歌是:「磐石,磐石,耶穌基督!除他以外別無救贖,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惟有你是救贖主。你是人子,你是中保,你是神子,你是羔羊,你是道路,你是真理,你是生命,你是光,磐石,山寨,逃城,盾牌。我們屬於你,永不動搖,直到萬代。」就這樣,靠著主的大能帶領和主話的激勵,我從各種難處、困境中走了過來。 繼續閱讀 “我跟上了羔羊的腳蹤"

東方閃電| 第 二 十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神造了全人類,又帶領全人類到今天,所以,在人中間的所有事神都知道,他知道人間的苦,明白人間的甜,所以他天天在描繪著全人類生活的狀況,更是在對付全人類的軟弱加敗壞。神的心意不是將人類全部打入無底深坑,或是全部拯救,神作事總是有原則的,但在作所有的事當中,無人能摸著規律。當人知道神的「威嚴」「烈怒」時,神立時轉換口氣,變為「憐憫」「慈愛」,但當人認識神的「憐憫」「慈愛」時,神又立時轉換口氣,使人在神的話上猶如吃活雞一般無法下口。在神所有的說話當中,開頭一句不曾有重複的,而且不曾有一次說話是按著「昨天」的說話原則說的,甚至口氣也不相同,說話內容也不聯貫,這樣,人更摸不著頭腦,這叫神的智慧,是神性情的顯露。以說話口氣、方式來將人的觀念沖散,是為了迷惑撒但,讓其在神所有的作事當中沒有機會「放毒藥」。因著神作事的奇妙,所有的人都被神的話說得昏頭昏腦的,幾乎自家的門都找不著,或者什麼時候該吃飯、什麼時候該休息都不知,真正做到了「廢寢忘食為神花費」。但就是到了如此地步,神仍不滿足現狀,而是一直在向人發怒,以逼迫人把真心拿出來,若不這樣的話,神稍一鬆勁,人就立時「順服」下來而懈怠了,這是人的卑賤之處,不能哄著走,而是「打」著走,「牽」著走。「在我所看到的人中間,不曾有人直接自覺地來尋求我,都是在別人的慫恿之下來我前的,都是順從大流的,沒有人願意付代價、花時間來充實自己的生活。」這是在地所有人的光景,所以若無使徒、無帶領的人作工,那麼,所有的人早就東奔西跑了,所以歷代以來未曾缺少使徒、先知。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第 二 十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第 六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當人看到神的發聲之時都目瞪口呆,認為神在靈界已幹了大事,是人所幹不了的,必須是神自己親自作的,因此神又提出了對人寬容的話,當人的心都處於矛盾之中時:神是沒有憐憫慈愛的神,而是專門擊殺人的神,那又為什麼寬容我們呢?難道神又轉入「方式」之中了?當人在心中有這一觀念、這一想法時都竭力對付,不過,當神的工作再進行一段時間,聖靈在教會中大作工,人人都開始盡自己的功用之時,所有的人就都進入了神的這種方式之中,因為在神的說話、作事當中,沒有一個人能看出破綻來,具體神在下一步怎麼作,誰也不知誰也不曉,正如神口所說的「天下之人,有誰不是在我手中呢?有誰不是隨著我的引領行事呢?」但我奉勸各位,在看不透的事上誰也不要做,誰也不要說。以上所說並不是打消你的積極性,而是讓你隨著神的引領行事,千萬不要因著我說的「破綻」而失望、起疑心,其目的主要是提醒你來注重神的話。當神說「對靈裡的事要細嫩,對我的話要注重,真正能夠達到把我的靈與人、話與人看為不可分割的整體,使所有的人都能在我前滿足我」這句話,人一看就又目瞪口呆了,在昨天看到的是警告之言,看到的是神的寬容,但今天又突然談到靈裡的事,這是怎麼回事呢?為什麼神的說話方式一再是改變呢?而且為什麼是看為不可分割的整體?莫非神的話也不現實嗎?細讀此句發現:當神的靈與肉身分開,便是與肉體屬性一樣的肉體,即人所說的行屍走肉。道成的肉身本是來自於靈的,是靈的化身,即「道」成了肉身。也就是說,「神自己」在肉身中存活。從中看見若把靈與人分開的嚴重性究竟在何處。所以雖稱人但又不屬人類,沒有人的屬性,是神所穿的人,是神所稱許的人。在話當中,包含著神的靈,神的話直接在肉身顯明,更說明神在肉身活著,是更實際的神,從而證實了「神」的存在,結束了人悖逆神的時代。在把人對神的認識途徑告訴人之後,神就把話題又轉了,轉向了問題的另一個方面。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第 六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神話語詩歌《信實際的神得著的太多了》

信實際的神得著的太多了
1 不知不覺之中,我們被這個小小的人帶領進入了神一個又一個的作工步驟之中,我們經歷了無數的試煉,經歷了無數的責打,也經歷了死的考驗死的考驗。我們得知了神的公義威嚴的性情,也享受了神的慈愛、憐憫,領略了神的大能與智慧,看見了神的可愛,看見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在這個普通之人的說話之中,我們認識了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明白了神的心意,也認識了人的本性實質,看見了蒙拯救、被成全的路。

2 他的說話讓我們死去,又讓我們復活;他的說話讓我們得安慰,也讓我們倍感內疚、虧欠;他的說話給我們喜樂、平安,也讓我們痛苦萬分痛苦萬分。有時我們猶如他手中的羔羊,任他宰割;有時我們猶如他眼中的瞳人,享受著他的憐愛;有時我們猶如他的仇敵,在他的眼目中被他的怒氣化為灰燼。我們是他拯救的人類,我們是他是他眼中的蛆蟲,我們又是他是他日思夜想要找回來的丟失的羊。

3 他憐憫我們,他厭憎我們,他提拔我們,他安慰勸勉我們,他引導我們,他開啟我們,他又責罰管教我們,甚至咒詛我們。他何嘗不在日夜擔憂我們,日夜看顧我們、保守著我們,不離我們左右,為我們傾注了傾注了所有的心血、所有的代價。我們在這個小小的普通肉身的話語中享受了神的全部,也看到了看到了神賜給賜給了我們的歸宿。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