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閃電| 路……(一)

東方閃電| 路……(一)

  人的一生之中不知要遇什麼挫折,也不知要受什麼熬煉,有的人是在工作之上,有的是在前途之上,有的人是在所生家庭之中,有的人是在婚姻上,但與其不同的是,今天我們這班人是在的話上受痛苦。就是說,作為一個事奉神的人,在信神的路上受了挫折,這是所有信神的人所走的路,是我們所有的人腳下所踏之路,從此正式開始了我們信神的生涯,正式拉開了人生的序幕,走上了人生的正道,也可以說,走上了神與人同生活的、正常人所走的正道。作為一個站在神面前事奉神的人,可以說,作為一個在聖殿穿祭司袍、帶有神尊嚴、帶有神權柄威嚴的人,我向所有的人表態,說得明白一點就是:我以神的榮顏為榮耀,以神的經營計劃為核心,不求來世得百倍,只求今世通行神旨意,讓神在地因著我的肉身所盡的微薄之力得享榮耀中的萬分之一,這是我的唯一心願,在我的認為之中,這就是我唯一的精神寄託,我認為這是一個活在肉身中而且滿有情感的人該留的遺言,這正是我今天腳下所踩之路。我想,我的這個看法是我在肉身中的最後遺言,我也希望人不要對我另有觀念或其他想法。雖然我也盡過所能,但還是不能滿足在天之神的心意,我的心情便憂傷萬分,為什麼肉身的本質會是這樣呢?所以,因著以往我所作所為,加上神在我身上作的征服工作,我此時才對人的本質有了更深的認識,之後,對我自己才有了一個最低要求標準:只求通行神旨意,盡到所能,良心無虧欠。我不管其他事奉神的人對自己是什麼要求,總之,我是橫下一條心來通行神旨意,這就是我——一個被神拯救、蒙神愛戀、受神擊打的,在神面前事奉神的一個受造之物的自白書,一個蒙神看顧、保守、眷愛,被神重用的人的自白書。從此之後,以此為路走下去,直至完成神所託付的重任。但在我看來,此後的「路終」就在眼前了,因為神的工作已作完了,人所能做到的就只不過到今天為止罷了。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路……(一)"

廣告

東方閃電| 第 四 十 一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神在人身上是怎麼作工的?這個摸清了嗎?透亮了嗎?在教會當中又是怎麼作的?這些都看得怎麼樣了?這個你想過嗎?在教會當中作的是為成全什麼?這些都透亮了嗎?若這些都不透亮,那所做都是徒勞,都是虛空!這話打動你的心了嗎?就只是積極進取、不消極退後就達到神的心意了嗎?愚昧地配合就足夠了嗎?異象不透亮怎麼辦?不尋求行嗎?神說「我曾在人中間搞過一番大的事業,但人卻不曾發現,我就只好以話語來向人一一顯明,但人卻對我的話仍是不明白,仍不知我計劃的宗旨是什麼」這話什麼意思?考慮過宗旨嗎?真是漫無目的亂作嗎?這樣作有什麼意義?「宗旨」都不清楚、不明白,怎麼達到真實的配合呢?神說人的追求都是在無邊無際的海面上,在空洞的字句道理其間,究竟你們的追求屬於哪一類,你也講不清。神在人身上要作成什麼?這些都要清楚,就單為了在消極方面羞辱大紅龍嗎?難道羞辱過大紅龍之後就讓神兩手空空隱居山間嗎?那麼神到底要什麼?真是要人的心嗎?還是要人的命?或是要人的萬貫家產?這些有什麼用?在神那邊派不上用場,神在人身上作了這麼多工就是為了把人當作打敗撒但的證據來顯明他的「本事」嗎?這不是顯得神太「小氣」了嗎?神就是那樣的神嗎?就像小孩拉著大人與別人幹仗嗎?這有什麼意思?人總用自己的觀念來衡量神。以往神說「一年有四季,一季有三個月」,人聽了這話,便記在心間,總說一年有四季,一季有三個月,當神說一年有幾個季節?一季又有幾個月?人便異口同聲地答道:四季、三個月。人都是以規律這個方式來給神下定義,如今到了「一年有三個季,一季有四個月」這個時代,人仍不知道,似乎人的眼睛都失明了,都是在凡事上找規律,今天又把「規律」套在了神的頭上,真是瞎眼!不看看現在已無「冬季」,只是「春、夏、秋季」?人真傻!處在現在這個地步仍不知怎麼認識神,就如一個二十年代的人一樣,還認為交通不便利,人都是步行或是牽著小驢出門,或認為還是點油燈,或認為還是原始人的生活方式,這不正是人大腦中的觀念嗎?為什麼如今還講什麼憐憫慈愛呢?這有什麼用呢?像一個絮絮叨叨的老太太一般總說她以往的日子,這些話有什麼用?現在畢竟是現在,能倒回去二三十年嗎?人都是隨著「潮流」過,為什麼要那麼想不開呢?如今這個刑罰時代還講什麼憐憫、慈愛,這有什麼用?難道神只有憐憫、慈愛嗎?為什麼在今天這個「白麵、大米」的時代,總把糠皮子、苦菜往上端呢?神不願意作的事,而人卻強行壓制他,若他反抗,便給他扣一個「反革命」的帽子,說了多少次神原初不是憐憫、慈愛的神,但有誰聽呢?人都是太謬,似乎神的話根本沒有果效,人總是對我的話「另眼看待」。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四 十 一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第 二 十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神造了全人類,又帶領全人類到今天,所以,在人中間的所有事神都知道,他知道人間的苦,明白人間的甜,所以他天天在描繪著全人類生活的狀況,更是在對付全人類的軟弱加敗壞。神的心意不是將人類全部打入無底深坑,或是全部拯救,神作事總是有原則的,但在作所有的事當中,無人能摸著規律。當人知道神的「威嚴」「烈怒」時,神立時轉換口氣,變為「憐憫」「慈愛」,但當人認識神的「憐憫」「慈愛」時,神又立時轉換口氣,使人在神的話上猶如吃活雞一般無法下口。在神所有的說話當中,開頭一句不曾有重複的,而且不曾有一次說話是按著「昨天」的說話原則說的,甚至口氣也不相同,說話內容也不聯貫,這樣,人更摸不著頭腦,這叫神的智慧,是神性情的顯露。以說話口氣、方式來將人的觀念沖散,是為了迷惑撒但,讓其在神所有的作事當中沒有機會「放毒藥」。因著神作事的奇妙,所有的人都被神的話說得昏頭昏腦的,幾乎自家的門都找不著,或者什麼時候該吃飯、什麼時候該休息都不知,真正做到了「廢寢忘食為神花費」。但就是到了如此地步,神仍不滿足現狀,而是一直在向人發怒,以逼迫人把真心拿出來,若不這樣的話,神稍一鬆勁,人就立時「順服」下來而懈怠了,這是人的卑賤之處,不能哄著走,而是「打」著走,「牽」著走。「在我所看到的人中間,不曾有人直接自覺地來尋求我,都是在別人的慫恿之下來我前的,都是順從大流的,沒有人願意付代價、花時間來充實自己的生活。」這是在地所有人的光景,所以若無使徒、無帶領的人作工,那麼,所有的人早就東奔西跑了,所以歷代以來未曾缺少使徒、先知。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二 十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第 六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當人看到神的發聲之時都目瞪口呆,認為神在靈界已幹了大事,是人所幹不了的,必須是神自己親自作的,因此神又提出了對人寬容的話,當人的心都處於矛盾之中時:神是沒有憐憫慈愛的神,而是專門擊殺人的神,那又為什麼寬容我們呢?難道神又轉入「方式」之中了?當人在心中有這一觀念、這一想法時都竭力對付,不過,當神的工作再進行一段時間,聖靈在教會中大作工,人人都開始盡自己的功用之時,所有的人就都進入了神的這種方式之中,因為在神的說話、作事當中,沒有一個人能看出破綻來,具體神在下一步怎麼作,誰也不知誰也不曉,正如神口所說的「天下之人,有誰不是在我手中呢?有誰不是隨著我的引領行事呢?」但我奉勸各位,在看不透的事上誰也不要做,誰也不要說。以上所說並不是打消你的積極性,而是讓你隨著神的引領行事,千萬不要因著我說的「破綻」而失望、起疑心,其目的主要是提醒你來注重神的話。當神說「對靈裡的事要細嫩,對我的話要注重,真正能夠達到把我的靈與人、話與人看為不可分割的整體,使所有的人都能在我前滿足我」這句話,人一看就又目瞪口呆了,在昨天看到的是警告之言,看到的是神的寬容,但今天又突然談到靈裡的事,這是怎麼回事呢?為什麼神的說話方式一再是改變呢?而且為什麼是看為不可分割的整體?莫非神的話也不現實嗎?細讀此句發現:當神的靈與肉身分開,便是與肉體屬性一樣的肉體,即人所說的行屍走肉。道成的肉身本是來自於靈的,是靈的化身,即「道」成了肉身。也就是說,「神自己」在肉身中存活。從中看見若把靈與人分開的嚴重性究竟在何處。所以雖稱人但又不屬人類,沒有人的屬性,是神所穿的人,是神所稱許的人。在話當中,包含著神的靈,神的話直接在肉身顯明,更說明神在肉身活著,是更實際的神,從而證實了「神」的存在,結束了人悖逆神的時代。在把人對神的認識途徑告訴人之後,神就把話題又轉了,轉向了問題的另一個方面。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六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第 三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因著現在已不是恩典時代,也不是憐憫時代,而是顯明眾子民的國度時代,是神性直接作事的時代,所以就這一份神的說話,神把所有領受他話的人都帶入了靈界,在開頭一段就預先作好了這一個準備,若對神的話有認識,便可以順藤摸瓜,直接摸著神在眾子民身上要作成什麼。以往是藉著「效力者」這稱呼進行對人的考驗,今天人在接受試煉之後,便正式開始接受訓練,而且在以往說話的基礎上要對神的工作更加認識,而且將話與人、靈與人看為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即一口、一心、一個行動、一個源頭,這個要求是創世以來神對人的最高要求。從此足見,神要在這些眾子民身上花費他的一部分精力,要顯明一部分神蹟奇事,更重要的是讓所有的人都順服神的一切作工與說話。一方面是神自己在維護他的見證,另一方面是他在眾子民身上提出了要求,而且直接將神的行政頒布於眾:所以既稱為子民,便不同於以往,你們應順服聽我靈的發聲,緊隨我的作工,不可將我的靈與肉身分開,因我們本是一,原不是分散的。在這其中,為了避免所有的人對道成肉身的神的忽略,所以著重又強調了「因我們本是一,原不是分散的」,因為這是人的弊病,所以又一次列在了行政裡。接著將觸犯行政的後果也不隱不藏地告訴了所有的人,即「那樣會吃虧的,只能是自己造的苦杯自己喝」,因著人的軟弱,聽了神這樣的話,禁不住對神多加了幾分防備之心,因為其中的「苦杯」就夠所有的人揣摩一陣子的。所說的「苦杯」人有多種解釋:受話語的審判或開除出國度之外,或者是隔離一段時間,或是肉體被撒但敗壞、被邪靈所附,或是神的靈離棄,或是將其肉體取締落入陰間。這幾種解釋都是人的頭腦能夠達到的,所以在人的想像當中不外乎就這幾種。但神的想法卻與人的不同,即所說的「苦杯」並不是指上述所說的任意一條,而是指人在接受神的對付之後對神的認識程度。再說得明白點就是,當一個人隨便將神的靈與他的話分開,或者將話與人,或者將靈與他所穿的肉身分開,這人不僅不能在神的話中認識神,而且對神稍加疑惑,從此之後便會處處受蒙蔽。這裡並不是人所想像的直接就割除,而是逐漸就落在了神的刑罰之中,即落在了大災大難之中,所有的人都與其不能相合,就猶如被邪靈所附一樣,又猶如沒頭的蒼蠅一樣到處亂闖亂碰。雖然是這樣,但仍不能離開,他心裡有說不出的難受,就好像心裡有難言之苦,但又不可啟齒,整天迷迷糊糊,摸不著神。就在這種情況下,神的行政威脅著他,所以沒有享受仍不敢離開「教會」,這叫裡外夾攻,是人難以忍受的。這裡所說的不同於人的觀念是因為在這種情況下仍然知道尋求神,而且是在神背離他之時,更重要的是他猶如一個不信的人根本摸不著神,這樣的人神不直接拯救,什麼時候他的苦杯倒空了,什麼時候他的末日也到了。但在此時,他仍尋求神的心意,想再享受享受,但此時已不同於以往,除非是特殊情況。

  在這之後,神將積極方面又向所有的人說明,因而所有的人又重得生命,因為在以往神說效力者根本就沒有生命,而今天又突然談到「內在的生命」。一談到生命,人才知道自己裡面還會有神的生命,這樣對神的愛多加幾分,更加認識了神對人的慈愛、憐憫。因而在看了此話之後,所有的人都痛改前非,暗自流下了痛悔的眼淚,而且多數人都會暗下決心,一定要滿足神。神的話語有時刺透人心肺腑,使人難以接受,難安下心來;有時神的話卻是語重心長、暖人心懷,讓人看了之後猶如多年丟失的小羊重新看到了自己的親生母親一樣,眼淚汪汪,激動異常,恨不得一頭扎進神的懷抱大哭一場,以釋放多年來心中的難言之苦,好用來表示對神的一片忠誠。由於幾個月對人的試驗,所以這些人猶如多年臥床不起的病人一樣,已經有點精神過敏,似乎神經剛受過刺激一樣,為了讓人都死心塌地地相信神的話,所以神多次強調:「為著使我的下一步工作能夠暢通無阻,所以我用話語的熬煉來試驗所有在我家中的人。」這裡神說是「試驗所有在我家中的人」,若是細細看來,便知道在充當效力者之時仍是神家裡的人,更強調了神對「子民」稱呼的真實性,使人的心又鬆弛了幾分。那麼神為什麼多次點出了人在看了神話之後或在未顯明「子民」之前的多種表現呢?單是為了說明神是察看人心肺腑的神嗎?這只是一部分原因,在這裡已屬次要原因。為了使所有的人都心服口服,為了使所有的人都各自從神的話中認識自己的不足,認識自己以往在生命方面的缺欠,更重要的是為下一步工作打基礎的。在認識自己的基礎上才力爭認識神,追求效法神,因著這些話人都從消極被動轉向積極主動,從而為第二部分工作扎下了根。可以說有這一步工作的根基,第二部分工作就是易如反掌,不費吹灰之力。所以當人除去自己心中的不快而轉入積極主動之時,神趁此機會對子民又提出了要求:「我的話語在隨時隨地地釋放、發表,而你們也應每時每刻地在我面前認識自己。因為今天畢竟不同以往,再不是你願意就能做到的,而是必須要在我話語的引領之下能夠攻克己身,以我的話語為主心,不可任意妄為。」在這其中,神主要強調「我的話語」,而且在以往也多次談到「我的話語」,這樣作為每一個人不禁對此也稍有注意了。這就點出了神下一步工作的核心,讓所有的人都對神的話注重起來,不可另有所愛,凡神口裡說出的話語,所有的人都應寶愛,不可糊弄,從而結束了以往在教會中一人唸讀神話多人阿們順服這一情形。在那時並不認識神話而是把神的話當作自我防衛的武器,為了扭轉這一情形,神在地上對人又有了新的、更高的要求。為了使人在看了神的高標準、嚴要求之後不至於消極被動,所以神多次這樣對人勉勵:「既然到了今天這種情況,你們也不必再為以往的所作所為而過分悲傷、懊悔,我的度量海闊天空,難道人能夠做到什麼程度,能夠認識我到什麼地步,我還不是瞭如指掌嗎?」就這幾句語重心長的話語使人茅塞頓開,立時從失望中轉入對神的愛之中,轉入積極主動這種狀況之中,因為神抓住人心中的軟弱點說話。在不知不覺中,人總意識到以往所作所為對不起神,而且多次懊悔,所以神也特別自然而且特別正常地流露出這樣的話,使人並不覺得神的話生硬、呆板,而是有剛有柔、活靈活現。

  從創世到如今神只是自己默默地在靈界為人安排一切,從未向人述說靈界真相,而今天突然談到靈界交戰概況,這自然使人摸不著頭腦,更加覺得神的深不可測,而且更加找不到神說話的根源。可以說就這一靈界交戰情況把所有的人都帶進靈中,這是以後工作中的第一步必不可少的部分,也是人進入靈界的線索。從此足見神下一步工作主要是往靈中突擊,其目的主要是為了讓所有的人更加認識神的靈在肉身的奇妙作為,從而讓所有對神忠心的人更加認識撒但的愚蠢和它的本性。雖不是生在靈界,卻猶如看見撒但一樣,在人有了這個感覺之後,神馬上轉入了另一個說話方式裡,人達到這個思維之後,接著問「為什麼我要加急訓練你們?為什麼我將靈界實情告訴你們?為什麼我一再提醒、勸勉你們?」等等一連串的問題,使人的頭腦中也出現不少問題:為什麼神要採用這種說話口氣呢?為什麼說的是靈界的事,而不是以往教會建造時對人的要求呢?為什麼神不採用揭示奧祕的方式來打擊人的觀念呢?就這樣稍加思慮,人對神的作工步驟就稍有認識了,從而在以後遇到試探之後產生對撒但真實的恨惡感,而且即使以後臨到試煉,人仍能認識神而加深對撒但的厭憎,因而對它咒詛。

  在最後將神的心意全部顯明給人:「使我的每一句話語都能在你的靈裡生根、開花、結果,更重要的是多結果子。因我所要並不是艷麗、繁茂的花朵,而是要那纍纍的果實,而且是不變質的。」在神幾次對子民的要求之中,這一次最完整,而且是中心點,是開門見山的方式。因著我是從在正常人性裡作工過渡到在完全神性裡作工的,所以以往在我通俗易懂的說話之中,並不需我多加註釋,大部分的人可以明白我話所指,所以在那時只需人對我話有認識能談出實際即可。而這一步卻大不相同,我的神性徹底掌權,不給人性留有一點插手餘地,所以,在子民中間要想明白我話真意是難上加難,只有藉著我的發聲才能得著開啟、光照,若不藉此途徑誰也休想摸著我說話的目的。當所有的人都在接受我的發聲之後而更加認識我時,是眾子民活出我時,是我在肉身工作完成之時,是我的神性在肉身完全活出之時。在此之際,所有的人都在認識肉身中的我,真能說出了「神在肉身顯現」這樣的話,這就叫「果子」。這就進一步說明神對教會的建造已經厭煩,即「所有溫室裡的花,雖然多如繁星數點不清,而且吸引著所有的遊人,但花謝之後,便如撒但的詭計破爛不堪,無人問津」,雖然在教會建造時期也是神親自作工,但由於神是常新不舊的神,所以對於以往的事他並不留戀。為了避免讓人回想以往,他採用了「猶如撒但的詭計破爛不堪」這樣的說法,說明神並不守規條。有的人會誤解神的心意,說為什麼既然是神自己作的工卻說是「花凋謝之後,便無人問津」呢?這給人一個啟示,最重要的是讓所有的人都能有一個新的正確的起點,從而才能滿足神的心意。最後達到使眾子民對神有發自內心的、不是強迫性的、真實的讚美,這正是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中心點,即六千年經營計劃的結晶——讓所有的人都認識神道成肉身的意義——實際地認識在肉身的神,即神在肉身的作為,從而對渺茫的神加以否認,認識今天的也是昨天的,更是明天的,從亙古到永遠實實際際存在著的神,這樣,神才進入安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文章來源:第 三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更多推薦:

東方閃電| 《寶座流出生命河的水》精彩片段:怎樣尋找神作工的腳蹤

全能神的話語征服了我

全能神教會| 末世基督的發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一)》第三部分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三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 話在肉身顯現・ 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 三 十 八 篇 說 話

不是你信得好,不是你信得純,乃是我的工作奇妙!全數是我的憐憫!千萬不可有絲毫自私、驕傲的敗壞性情,否則,我就不作工。要認識清楚,讓人跌倒、讓人剛強的不是人,而是我。今天,若是認不清這一步,斷乎進不了國度!必須認清今天是神的奇妙作工,不是人的作為。人的作為算什麼?不是自私、自傲、自大,就是打岔神的經營,破壞神的計劃。敗壞的人哪!必須今天來依靠我,不依靠我的,今天我告訴你,一定一事無成,全是徒然,白搭工程。

別再拖拉,別再遲疑,今天我的奇妙工作就在每一個愛我的人身上通行。若不降卑、卑微,我絕對不使用,今天使用的全是降卑到底的。只有那真心愛我的,人不能瞧得起的,能全然向我敞開的,我就全向你打開,讓你看清我的心意,每時每刻都在我的面前蒙我的祝福。今天為我花費、為我擺上、為我擔負擔的我絕不虧待,我的公義就在此顯明。不要向我發怨言,我的恩典夠你們用的,不妨你就來取用,你就會嘗到其間甘甜無比,使你不僅對我產生愛情,並會使你的愛加深。

我的工作是一步一步的,絕不是馬馬虎虎,糊裡糊塗,你們要跟隨我,也必須這樣,看我舉止,學我樣式,這樣,跟上我腳蹤的就能被帶入國度的實現。同聲歡呼吧!我的兒子們!神的工作就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不覺得有福嗎?

的的確確,真是難測!我把你們帶到了今天,叫你們看見我的奇妙作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文章來源:第 三 十 八 篇 說 話

更多推薦:

東方閃電 | 《得勝的凱歌》 精彩片段

全能神的作工變化了我 –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全能神教會 | 末世基督的發表《認識神是達到敬畏神遠離惡的途徑》

 

全能神教會國度讚美中文合唱第十八輯 讚美神已凱旋歸來

「神是初也是終」,只有神能開闢新時代、結束舊時代 。自從主耶穌開闢恩典時代,結束律法時代,兩千年來,人一直活在神的恩典之中,享受主的慈愛與憐憫。直到末世全能神來了,才結束了恩典時代,帶來的國度時代,拉開了白色大寶座審判的序幕,從此人類進入新紀元。

全能神帶著審判降臨,在神威嚴的審判中,一切邪惡勢力,污穢的舊世界在神的烈怒中倒下,歸於烏有,那些嚮往光明,渴慕真理的人在神的審判中得以潔淨,蒙神拯救。整個世界煥然一新!全能神完成了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這是何等振奮人心的時刻,萬民都在為神的大功告成而高歌歡呼,讚美獨一真神。

rj002-cn

神是初,也是終,神是自有永有的,是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

rj008-cn

只有自己神自己來了,又將新的工作作在人中間了,人才能徹底從撒但的權下出來得到解脫,人才能有新的生活、新的開頭,否則,人永遠活在舊的時代裡,永遠活在撒但老舊的權勢之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rj016-cn

神從天宇之上降臨人間,蒼茫已久的世間重現了萬道光芒;
救贖、拯救得著一班人,神的榮耀顯穹蒼,萬古頌揚神聖名!

rj021-cn

聖經中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我是初,我是終。」(啟示錄22:13 )
全能神說:「神是初也是終,他自己開展工作,也得由他自己來結束舊時代,這就是打敗撒但、戰勝世界的證據。」(摘自《話在肉身顯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