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會電影《「好人」的醒悟》預告片

  基督教會電影《「好人」的醒悟》預告片 楊慧欣是名基督徒,因她熱心為神花費,能為教會工作受苦付代價,贏得了弟兄姊妹的好評。在一次選舉中,楊慧欣與劉文秀同時被選上教會帶領。楊慧欣知道劉文秀是詭詐人,不適合做教會帶領,但因怕得罪劉文秀,就沒有向上層帶領反映。在盡本分中,劉文秀憑情感選用自己的表妹李靜做組長,楊慧欣明知道李靜狂妄自大,沒負擔,不追求真理,不適合做組長,但為了顧及劉文秀的面子,維護兩人的關係,她就沒有堅持真理原則。結果,李靜盡本分應付糊弄,還狂妄、沒有耐心,導致她負責的聚會點的弟兄姊妹消極軟弱。後來,楊慧欣又發現劉文秀違背原則,在電話裡說信神的事,就提醒她這容易被中共監控,給教會帶來安全隱患,但劉文秀找理由辯解,不接受,楊慧欣因怕得罪她便不再吱聲。事後,楊慧欣藉著禱告、讀神的話,她對自己怕得罪人、不堅持真理原則的情形有了點認識,於是向上層帶領檢舉了劉文秀,就在這時,因劉文秀打電話被中共監控跟蹤,導致七個弟兄姊妹被抓捕。上層帶領針對這些事,揭露解剖楊慧欣的老好人的實質,以及給教會工作帶來的嚴重後果,楊慧欣感到扎心、難受。之後,她反省認識到自己並不是好人,而是一個老好人,是最自私、最詭詐的人!是憑撒但哲學活著的人,不是誠實人!老好人不能遵行神的旨意,也不是順服神的人,不能蒙神祝福;老好人沒有真理實際,若不悔改,絕對不能蒙神拯救

廣告

基督教會電影《共產主義謠言》之揭露中共把基督說成普通人的錯謬

視頻簡介

恩典時代,道成肉身的主耶穌從外表看是一個普通正常的人,但耶穌發表了「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的道,作了釘十字架救贖人類的工作,足以證明主耶穌就是道成肉身的神;末世基督——全能神跟主耶穌一樣,外表看都是一個普通的人,但他能發表真理作潔淨、拯救人類的工作,這證明了他就是道成肉身的神。但中共卻竭力否認基督、定罪基督,把道成肉身的基督說成是普通的人,中共為何如此荒唐、謬妄?!

《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選段

  整個經營分三個階段,在每一個階段對人都有合適的要求,而且隨著時代的轉移、時代的發展神對整個人類的要求就越來越高,這樣經營工作也就逐步發展到了高潮,以至於人都看到了「話在肉身顯現」這一事實,這樣對人的要求就更高了,要求人作的見證也就更高了。人越能與神有真實的配合神就越能得著榮耀,人的配合就是人所要作的見證,人所作的見證就是人的實行。所以說,神的作工是否能得著應有的果效,是否能有真實的見證,這與人的配合、人的見證有極大的關係。到工作結束的時候,也就是到全部經營都告終的時候就需要人作出更高的見證來,神的工作到終結的時候人的實行、人的進入也就到了高潮階段。以往是要求人能遵守律法、誡命,要求人忍耐、謙卑,現在是要求人能順服神的一切安排、愛神至極,最終要求人在患難中仍能愛神,這三步是整個經營對人的逐步要求。工作一步比一步進深,對人的要求一步比一步拔高,這樣整個經營就逐步成形,正是因為對人的要求越來越高,人的性情越來越接近神所要求的標準,整個人類才逐步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出來,以至於到工作徹底告終之時全人類都從撒但的權勢之下被拯救出來。此時神的工作結束了,人為了達到性情變化而與神的配合也就取消了,全人類就都活在了神的光中,從此再沒有悖逆與抵擋。神對人也沒有任何要求,人與神有了更和諧的配合,這配合就是神與人的生活,是在神的經營都結束以後的生活,是人被神從撒但手中徹底拯救出來以後的生活。那些不能緊隨神腳蹤的人都不能有這樣的生活,他們都落在了黑暗之中哀哭切齒,他們都是信神卻不跟隨神的人,都是信神卻不順服神的一切作工的人。人既信神就得步步緊跟神的腳蹤,應做到「羔羊無論走到哪裡我們都跟上去」,這才是真尋求真道的人,才是認識聖靈作工的人。死守字句道理的人都是被聖靈的作工淘汰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是誰拯救我擺脫網絡遊戲

美國 心志

  以前我是個很開朗的孩子,喜歡踢球、游泳,喜歡攝影,在父母眼裡我雖然有些調皮,但還算聽話。可自從我接觸了網絡遊戲,整個人都變了……

沉迷網絡遊戲

  在三年級下學期時,我和家人一起來到新加坡。對於我新鮮的,尤其是家裡安了網之後,我看到別人玩網絡遊戲的視頻,發現這些遊戲視覺體驗很好,是我在國內沒有接觸過的。六年級的時候,我看到一個可以搭建自己世界的遊戲,就被它吸引了,每天放學回家,第一件事就是上網看視頻,而且一個接一個地看,像著了迷似的。我躺著看,坐著看,趴著看,忘記了吃飯,忘記了寫作業,有時看著看著就到了凌晨三四點鐘,睡一兩個小時就去上學了,有時甚至玩通宵。我每天都重複著這樣的生活,作息時間都被打亂了,我也知道這樣對身體不好,但卻難以自控。由於我晚上睡得晚,早上起來特別睏,我常常想:「要是能不去上學該多好啊,可以不用做那麼多作業,也不用起那麼早,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這樣的生活多自由啊!」

  後來,我開始厭煩上學,即使勉強去了,也沒心思聽老師講課,大腦裡想的都是遊戲裡打打殺殺的畫面,遊戲中的人物能做出很厲害的動作,我也常常幻想如果自己能做出那樣的動作該有多了不起啊!那段時間,我每天都盼著能早點放學好回家玩遊戲,並且一到上課我就打瞌睡,睏得眼睛都睜不開。而且我除了上學,其餘時間都躺在床上看電腦,也沒時間和家人說話,連力所能及的家務活我都不願做,同學約我去打球,我怕錯過精彩的遊戲也都拒絕了。就這樣,我所有的時間都被遊戲佔用了,我的學習成績不斷下滑,眼睛也近視了。我們全家去做體檢時,醫生跟我說:「你小小年紀,身體的各項指標卻不如你父母的高……」媽媽經常勸我放棄玩遊戲,但我總是不耐煩地說:「我玩遊戲怎麼了,又不是幹什麼壞事。」媽媽想再和我聊聊,我就趕緊敷衍說:「知道了,知道了,你趕緊出去吧!」有時我就把房門鎖上不讓她進來。爸爸也經常對我說:「你以前挺聽話的,現在把時間都用在玩遊戲、看電影上了,也不聽我們的話了。再這樣下去,整個人就廢了!」但我卻把父母的話當作耳旁風,他們說他們的,我玩我的,有時聽著不耐煩我還會跟他們爭執,過後我也覺得自己太過分了,不該那樣對待父母,但又無力自拔,慢慢地,我和父母的關係越來越遠了。媽媽看我沉迷網絡越來越厲害,就開始限定我上網的時間,時間一到就把電腦收了起來。雖然我知道媽媽是為了我好,但我還是很抵觸,心想:「我只是喜歡看點視頻,多玩會兒遊戲怎麼了?為什麼要收我的電腦?」為此,我經常跟媽媽吵架,甚至為了能玩遊戲,我就等到半夜媽媽熟睡了,再偷偷把電腦拿回來繼續玩。

網游,沉迷網絡遊戲的少年

Continue reading “是誰拯救我擺脫網絡遊戲"

聖靈的發聲說話《擴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視頻簡介

全能神說:「在這最末了的時代,讓我的名能在外邦中被稱為大,使我的作為被外邦中的人看見,且因我的作為而稱我為全能者,讓我口之言早日得著成就。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不僅是以色列人的神,我也是外邦各族之人的神,哪怕是我咒詛的邦族。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這是我最大的工作,是我在末世作工計劃的宗旨,是我在末世所要成就的惟一的工作。」

為什麼要「偷偷摸摸」地信全能神呢?

  人都認為「好事不怕人,怕人沒好事。」既然全能神耶穌的再來,為什麼要「偷偷摸摸」地信?為什麼不公開呢?相信這不僅是主內一些弟兄姊妹的看法,也是我們剛接受全能神不明白真理的人的看法。那就讓我們一同來尋求尋求這其中的原因吧!

  當初的猶太人苦苦盼望救世主降臨,好把他們從苦海中拯救出來。可是,當預言應驗,救耶穌來到他們中間時,希律王為了保全自己的王位和利益,下令將伯利恆城並四境所有兩歲以內的男孩都殺盡了,妄想將救世主逐出人間,趕盡殺絕!從這件事上我們可以看到人類是何等殘忍!其實從聖經中我們就看到:主耶穌沒釘十字架之前,他的作工說話對信他、跟從他的人是公開的,而對其他人卻是隱祕的。我們看看聖經的記載,就知道當初主耶穌是如何作工的了,馬太福音9章30節記載耶穌治好兩個瞎眼的之後,「切切地囑咐他們說:『你們要小心,不可叫人知道。』」馬太福音16章13-20節記載耶穌「……就問門徒說:『人說我人子是誰?』……西門彼得回答說:『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耶穌囑咐門徒,不可對人說他是基督。」馬太福音17章9節記載當耶穌領著門徒登山變像後,「下山的時候,耶穌吩咐他們說:『人子還沒有從死裡復活,你們不要將所看見的告訴人。』」馬可福音1章40-45節記載耶穌治好了一個長大痲瘋病的人後,「耶穌嚴嚴地囑咐他,就打發他走,對他說:『你要謹慎,什麼話都不可告訴人。』」耶穌之所以不讓人公開傳他的名,是因著那時法利賽人正到處抓他,並要陷害他,也因著他在地的工作還沒作完,他釘十字架的時候還沒有到,所以耶穌曾切切地、嚴嚴地囑咐人,不要把所看到、所聽到的告訴人,免得打岔神的工作。但由於人缺少太多,根本不明白神的心意,所以總是誤解神,就連耶穌的弟兄,當時也不理解他,就如約翰福音7章3-4節:「耶穌的弟兄就對他說:『你離開這裡上猶太去吧……你如果行這些事,就當將自己顯明給世人看。』」由此我們可以看出:無論是過去還是今天,人的觀念都是一樣的,人都認為你既是神,是來愛人、拯救人的,是作善事、作好事的,那你就不應該「在暗處行事」,不應該「偷偷摸摸」,應該一切公開,讓所有的人都知道。可是有誰理解神的心意?又有誰認識神作工的智慧呢?神的作工是常新不舊、不合人觀念的,所以當初耶穌在猶太(信神的國家)作工時,因著人死守聖經字句,不肯接受神的新工作,不僅處處譏笑、誹謗、褻瀆他,還處處抓他的把柄想陷害他,最終日思夜想盼望神來的人卻殘忍地將神釘在了十字架上。可見人類被撒但敗壞已成了神的仇敵,人雖信神,但卻不能容納神的存在,根本無人歡迎神的到來,所以神道成肉身期間作工都是隱祕的。可想而知,如今神作工在根本就不承認有神的無神論國家——中國,人又會怎樣對待神的再來呢?咱們暫且先不談外邦人,就先說說信神的人吧!雖然我們都知道耶穌二次再來這件事,並且都在期盼這一時刻的到來,但當主耶穌重返肉身親臨人間時,我們又一次將神定罪,異口同聲地說:「假的,迷惑人的,是撒但的作工,魔鬼的工作,竟自稱是全能神……」恨不能立刻將神趕出人間,只因神的到來打破了人的想像,神所作的一切都與人的觀念不合,人就定罪加褻瀆,抵擋加逼迫。如同當初的法利賽人對待耶穌和他的門徒一樣,當跟隨全能神的人將神末後的工作傳給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時,竟遭到他們的毆打、辱罵、髒水潑、喚狗咬,甚至將傳福音的人告到不承認有神的當代的「彼拉多」那裡,讓外邦人用法律制裁他們,將我們的弟兄,我們的姊妹交給官府,正應驗了主耶穌的預言:「但你們要謹慎,因為人要把你們交給公會。」(可13:9)「那時,人要把你們陷在患難裡……你們又要為我的名,被萬民恨惡。」(太24:9)可見,今天神在中國作工,連我們信耶穌知道神再來的人都這樣對待神的工作,更何況那些根本就不承認有神的外邦人呢?今天神道成肉身隱祕而來,人都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恨不能將神害得粉身碎骨才解心頭之恨,要是公開作工,那些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豈能善罷甘休?神為了在肉身的工作能順利地完成,也為了保守跟隨他的人不受攪擾、逼迫,所以在他道成肉身作工期間務必得隱祕作工,這是神作工的智慧。神說:「這工作都是在你們中間作的,只向你們打開,外邦中無人知道,因為時日不到。……道成肉身的神對他們是隱祕的,向這道流裡的人可以說是公開的,雖然說在神全是公開、全是顯明、全是釋放,但這只是針對信他的人說的,對其餘的外邦人卻不公開。現在在這裡所作的工作封閉得很嚴,就是不讓他們知道,他們若知道了只能是定罪加逼迫,他們是不會相信的。……這工作如果不隱祕,還像耶穌那時轟轟烈烈地醫病、趕鬼,不早就被魔鬼給『繳獲』了嗎?它們還能容讓神的存在嗎?……所以這樣隱祕作工對你們有益處,對所有的工作有益處。當神在地上的工作結束時,就是隱祕的工作結束時,這步工作就爆炸開了,人就都知道在中國有一班得勝者,知道神道成肉身在中國,他的工作已結束了。那時人才恍然大悟:為什麼中國遲遲不衰落、不垮台呢?原來神在中國親自作工,成全了一班得勝者。」從神話中我們看到:當神將他在中國的這班得勝者作成之時,正是他的工作公開之時,也是神賞善罰惡之時!是神定規人的結局之時,那時一切都成了,也一切都晚了!

  親愛的弟兄姊妹,從聖經和神話中我們得知:隱祕作工是神的智慧!這點萬萬不可忽略,要知道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所以無論神怎麼作工,無論神作工多麼不合人的觀念,我們都應相信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神的智慧無人能測透,神所作的一切對人都是愛,都是拯救。我們不該再對神隱祕的作工有這樣、那樣的看法了!

山東省淄博市 趙曉博

神的發表—-《神所在「肉身」的實質》選段一

  第一次道成肉身的神並沒有將道成肉身的工作作完全,只是作完了肉身該作的第一步工作。所以,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工作,神第二次重返肉身,將肉身的全部正常、實際都活出,即讓神的道在一個最正常、普通的肉身中顯現,來完成神在肉身還未作完的工作。第二次道成的肉身有同於第一次道成肉身的實質,但比第一次所道成的肉身更實際、更正常,這樣,第二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比第一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更大,但這苦是因著肉身的職分而才有的,並不同於被敗壞之人所該受的苦。這苦也是因著肉身的正常實際而才有的,因著盡職分是在最正常而又實際的肉身中,所以肉身必要受很多苦。肉身越正常越實際,在盡職分時所受的苦越大。神的工作在一個極其平常的肉身中,沒有一點超然,因為肉身正常而且又要擔當拯救人的工作,所以他所受的苦就比有超然的肉身所受的苦要大得多,這苦都是因著肉身的實際正常而才有的。就從兩次道成肉身盡職分所受的苦就可知道道成肉身的實質,越是正常的肉身擔當工作中所受的苦越大,越是實際的肉身擔當工作人的觀念越重,而且擔的風險越大,但是越是實際的肉身、越是有正常人的完全理智與需求的肉身越能擔當神在肉身中的工作。耶穌是以肉身來釘十字架,以肉身來作贖罪祭,即以一個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來打敗撒但,將人從十字架上完全救了下來。第二次的道成肉身是以一個完全的肉身來作征服的工作,以一個完全的肉身來打敗撒但。只有肉身是一個完全正常、實際的肉身才能作完全的征服工作,才能作出有力的見證。也就是說,征服人是藉著在肉身中的神的實際與正常而達到果效的,不是藉著超然的異能與啟示而征服的。此次道成肉身的神所盡的職分就是說話,藉著說話征服人、成全人,也就是靈實化在肉身中的工作就是說話,肉身的本職工作就是說話,藉此達到完全征服人、顯明人、成全人與淘汰人的目的。所以說,神在肉身中的工作是在征服工作中徹底完全的。而第一次的贖罪工作只是道成肉身的起步工作,征服工作中的肉身才補充了道成肉身的全部工作。在性別上,一個是男性,一個是女性,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讓人對神沒有一點觀念,即神能成為男性也能成為女性,道成肉身的神的實質沒有性別劃分,他造了男人也造了女人,在他來看沒有性別劃分。這步工作不顯神蹟奇事,就是為了完成藉著話語達到果效的工作;另一方面原因,就是此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不是醫病趕鬼而是藉著說話來征服人,也就是說神此次道成的肉身的本能是說話,是征服人,不是醫病趕鬼。他在正常人性裡作的工作不是顯神蹟,不是醫病趕鬼,而是說話,所以在人看,第二次道成的肉身比起第一次的肉身要正常得多,在人來看,神道成了肉身這是不假,但是此次道成肉身與耶穌道成肉身又不一樣,雖是道成了肉身,但是並不完全一樣。耶穌是有正常的人性,有普通的人性,但是在他身上又有很多神蹟奇事跟著。這一次道成肉身人的肉眼看不出什麼神蹟奇事,或者給人醫病趕鬼,或者在海面上行走,或者四十天禁食……他不作這些與耶穌相同的工作,不是他肉身的實質不同於耶穌,乃是因他的職分並不是醫病趕鬼,他不拆毀他自己的工作,不攪擾他自己的工作。既用實際的話語來征服,就不用神蹟來折服人,所以說這步是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工作的。你今天所看見的肉身中的神就是完完全全的一個肉身,沒有一點超然,別人有疾病他也有疾病,別人有吃穿他也有吃穿,完完全全是一個肉身。假如這次道成肉身又行超然的神蹟奇事,又醫病趕鬼,說讓誰死他馬上就倒下了,這還怎麼作征服的工作呢?還怎麼擴展外邦的工作呢?為人醫病趕鬼這是恩典時代的工作,是救贖工作的起步工作,神既將人從十字架上救下來,就不再作醫病趕鬼的工作。若在末世來了一位與耶穌相同的「神」,給人醫病趕鬼,為人釘十字架,這樣的一位「神」雖與聖經中記載的神相同,雖然人都容易接受,但其實質不是神靈穿戴的肉身,而是邪靈穿戴的肉身,因為神作工的原則是一次作成就永不重複,所以說,第二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是不同於第一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的。末世神將征服的工作實化在一個普通而又正常的肉身中,他不為人醫病,也不為人釘十字架,而是只在肉身中說話,在肉身中征服人,這樣的肉身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這樣的肉身才能完全神在肉身中的工作。 Continue reading “神的發表—-《神所在「肉身」的實質》選段一"

《愛的使命》精彩片段:罪得赦免代表得潔淨嗎

視頻簡介

保羅曾說:「……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羅馬書7:18)保羅受罪捆綁不能解脫,困擾保羅的問題是否也同樣困擾著每一個內的弟兄姊妹呢?末世全能神給我們帶來了得潔淨蒙拯救的路。全能神說:「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所以在人的罪得著了赦免之後,神又重返肉身帶領人進入新的時代,開始了刑罰審判的工作,這工作將人類帶入了更高的境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請觀看此短片了解更多詳情。

神的發表—-神 是 所 有 受 造 之 物 的 主

  以前兩個時代的工作一步是在以色列作的,一步是在猶太作的,總的來說,兩步工作都沒離開以色列,都是在最初的選民身上作工。所以,對於以色列人來說,耶和華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又因著耶穌在猶太作工,完成了釘十字架的工作,所以,在猶太人來看,耶穌就是猶太人的救贖主,他只是猶太人的王,他不是別人的王,他不是救贖英國人的主,也不是救贖美國人的主,乃是救贖以色列人的主,在以色列他救贖的是猶太人。其實神是萬物的主宰,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他不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不只是猶太人的神,他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以前那兩步工作作在以色列,這樣,人裡面就形成了一些觀念。人認為耶和華作工作在以色列,耶穌又親自在猶太開展工作,而且是道成肉身在猶太作工作,不管怎麼樣他作工沒出以色列這個範圍。他不在埃及人身上作,也不在印度人身上作,只在以色列之民身上作,人便形成這樣、那樣的觀念,而且把神的作工給規劃在一個範圍之內,說神要作工作務必在選民身上,神要作工作務必在以色列,除了以色列人神再也沒有作工對象,也再沒有作工範圍,尤其對道成肉身的神更是嚴加「管教」,不許走出以色列這個範圍。這不都是人的觀念嗎?神造了整個天地萬物,造了所有的受造之物,他能只限制在以色列作工嗎?那他造所有的受造之物有什麼用處呢?他創造了整個世界,六千年的經營計劃他不是只在以色列作,而是在全宇之下的人身上作。現在不管是中國的、美國的、英國的、俄羅斯的,所有的人都是亞當的後代,都是神造的,沒有一個能超脫受造之物範圍的,沒有一個能擺脫亞當後裔的稱呼,都是受造之物,都是亞當的後代,也都是經敗壞的亞當、夏娃的後裔。不僅以色列人是受造之物,所有的人也同樣是受造之物,只不過有的受造之物是遭咒詛的,有的受造之物是蒙祝福的。在以色列人身上有許多可取的東西,起初在他們身上作工就因為他們是敗壞最淺的人,與他們相比中國人就不行了,比他們差多了,所以,起初在以色列眾百姓中間作工,第二步工作僅在猶太作,因為這樣人就形成了許多觀念,形成許多規條。其實,若按人的觀念去作,神就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了,這樣他就不能擴展外邦工作了,因為他只是以色列人的神,而不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在預言書裡說,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耶和華的名必傳於外邦,為什麼這樣說呢?神如果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他就只在以色列作工,而且也不擴展這工作了,他也就不預言那話了,他既預言那話,必要在外邦、各國各方來擴展這工作,他既然說了就要作,這是他的計劃,因他本來就是造天地萬物的主,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不管在以色列人身上作工,還是在猶太全地作工,他作的是全宇的工作,作的是全人類的工作。今天在大紅龍國家作工,即在外邦中作他的工作仍是作全人類的工作,以色列可以是他在地作工的佔據點,同樣,中國也能成為他在外邦族作工的佔據點,現在不就成就了「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這話了嗎?作在外邦的工作的起步工作就是指作在大紅龍國家這工作。尤其不合人觀念的是道成肉身作工在這片土地上,作工在這些被咒詛的人身上,這些人是最低賤的,也是沒有身價的,這些人都是起初被耶和華棄絕的人。人被人棄絕可以,若被神棄絕,那這些人是最沒有一點地位的,身價是最低的了。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撒但侵佔你,或者是你被人棄絕,這是人感覺痛苦的事,但是受造之物如果被造物的主棄絕了,那就意味著他的地位是最低的。摩押的後代是經咒詛的,而且又生在這落後的國家裡面,無疑摩押後代是黑暗權勢下地位最低的一類人。因著這些人以前的地位最低下,所以說作在這些人身上的工作是最打破人觀念的工作,也是對整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最有益處的工作。把工作作在這些人身上最能打破人的觀念,以這個開展時代,以這個打破一切人的觀念,以這個來結束整個恩典時代的工作。起初作工作是在猶太,是在以色列範圍以內作,根本沒在外邦之中作開展時代的工作,最後一步工作不僅是作在外邦人身上,更是作在被咒詛過的人身上,就這一條是最能羞辱撒但的證據,從而神便「成了」全宇之下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成了萬物的主,是所有有生機之物敬拜的對象。 Continue reading “神的發表—-神 是 所 有 受 造 之 物 的 主"

《全能者的嘆息》選段

人類離開了全能者的生命供應,不知道生為何,但又恐懼死亡,沒有依靠,沒有幫助,卻仍舊不願閉上雙目,硬著頭皮支撐著沒有靈魂知覺的肉體苟活在這個世界上。你是這樣沒有盼望,他也是這樣沒有目標地生存著,只有傳說中的那一位聖者將會拯救那些在苦害中呻吟又苦盼他來到的人,這個信念在沒有知覺的人身上遲遲不能實現,然而,人還是這樣盼望著。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