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心不再流浪

東方閃電 | 漂泊的心不再流浪

菲律賓 諾博

  我叫諾博,是菲律賓人。從小我就跟著媽媽信神,和我的兄弟姐妹一起去教堂聽道。雖然我信主多年,但感覺自己沒有什麼變化,還跟外邦人一樣,心裡整天想的都是怎樣能賺到更多的錢,能過上好日子,享受好的生活。此外,我經常跟朋友去喝酒,一旦有餘錢還去賭博。儘管我知道做這些事不合主的心意,也常常向主禱告認罪,並且向主立定心志,說我會改變自己這些不好的習慣,從此不再犯罪,但在朋友的勾引與慫恿下,我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就這樣,我變得越來越墮落,也不再用誠心向神禱告,每週只是作幾次簡單的禱告應付了事。有時候我感到很絕望,因為我知道主再來的時候要根據每一個人的所做所行審判人,決定每一個人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我覺得自己這樣墮落,神不會再原諒我了。後來,我結婚有了孩子,滿腦子想的都是妻子兒女,早將信神的事拋在腦後了。為了兒女的未來,也為了實現自己發家致富的願望,我決定出國打工,於是我來到了臺灣。找到工作後,我還是沒有改變自己以往的生活方式,閒暇之餘,我都會跟同事一起去唱歌、喝酒,過著吃喝玩樂的生活,早將信神的事拋在了腦後。 繼續閱讀 “漂泊的心不再流浪"

東方閃電| 第 十 三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恨惡大紅龍的所有子孫,更恨惡大紅龍,這是在神心中怒氣的根源,似乎神要把所有屬於大紅龍的東西都扔在硫磺火湖之中焚燒淨盡,甚至有時似乎神將要伸出手來將大紅龍親手滅沒,這樣才除去他的心頭之恨。大紅龍家中的每一個人都是畜生,沒有人性,所以神在強壓怒氣的情況下說出了這樣的話:「在所有的子民當中,再加所有的眾子,即在我揀選的全人類中的選民之間,你們屬於最次的。」神在大紅龍國家與大紅龍展開了決戰,要在計劃結束時將大紅龍滅沒,不讓其繼續敗壞人類,不讓其繼續糟踏人的靈魂。神天天在呼救在睡夢中的子民,似乎所有的子民都喝了安眠藥一樣一直處於迷糊之狀中,若有一時不提醒就又睡著沒有知覺了。所有的子民又猶如全身三分之二癱瘓一樣,不知自己的所需,不知自己的缺少,甚至就連該穿什麼、該吃什麼都不知道,足見大紅龍是下了一番苦功來敗壞人的,它的醜惡嘴臉遍及中國各地,甚至使人心煩,不願再呆在這個腐朽、庸俗之國,神最恨惡的就是大紅龍的本質,所以天天在怒氣之中提醒人,人天天活在神的怒目之下。就是這樣,多數人仍不懂得尋求神,而是坐而視之,只等著人去餵養,即使餓死也不願自己找飯吃。人的「良心」早就叫撒但敗壞得變了質,變成了「涼心」,難怪神說「若我不提醒你們,你們仍不醒悟,似乎是處於『冷凍』之中,又似乎是處於『冬眠』之中」。猶如人是冬眠動物一般都在冬季之中越冬,並不要求吃什麼,並不要求喝什麼,這正是現在子民的光景,所以神只要求人在光中認識道成肉身的神自己,並不要求人能變化多少,或是人的生命有多大的長進,這就足以將骯髒、污穢的大紅龍打敗,從而更顯明神的大能。

繼續閱讀 “東方閃電| 第 十 三 篇 說 話 的 揭 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