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閃電| 第 三 十 三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說實在話,按著神在人身上作的、給予人的,加上人所具備的,可以說,神對人要求得並不過分,神向人索取得也並不多,那人怎能不因此而滿足神呢?神給人的是一百份,向人要的卻是一百份當中的一份,這難道是過分的要求嗎?是神在無理取鬧嗎?往往人都不認識自己,不在神的面前檢查自己,所以不時地有落網的時候,這怎能叫與神配合呢?若有一時神不在人身上加添重擔,那人便會如泥一般癱倒,而不去自己找活幹,人都是這樣,不是被動便是消極,總不能積極地去與神配合,而是一直在找消極原因來遷就自己。你真是不為自己而是一切滿足神的人嗎?你真是不憑情感或無自己的喜好而是滿足神工作的需要的人嗎?「為什麼人總是與我討價還價呢?難道我是商業貿易中心點的總經理嗎?為什麼人要求我的我都『盡心盡意』地去滿足,而我要求人的卻是虛空一場呢?」神為什麼一連幾次這樣地問?神為什麼發出了這樣的哀嘆之聲?在人身上,神並未得著什麼,神看見的只是人的有選擇的工作,為什麼神說「而我要求人的卻是虛空一場」呢?都捫心自問,從始到終,誰能毫無一點選擇地去作自己的本職工作?誰能不憑「內心的感覺」去做事?都是任著自己的性子來,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忽冷忽熱,熱時能將全地之物全燒盡,冷時能將全地之水凍結。這並不是人的「功能」,而是對人的情形的一個最恰當的比喻。這不是實情嗎?或許是我對人有「觀念」,或許是我誣衊人,不管怎樣,反正「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雖然這是人的格言,但我看用在此處倒也合適。並不是我有意給人潑涼水,否認人的作為,不妨我提幾個問題請教你們:誰把神的工作看為自己的本職工作?誰能說「只要能滿足神,我願盡上全力」呢?誰能說「不管人怎樣,凡是神的需要我就去做,不管神工作時間長短,我盡我的本分,結束工作是神的事,我不考慮那麼多」?誰能這樣認識呢?不管你們怎麼看,或許你有更高的看見,那我就甘拜下風,甘願認輸,但我還是要說,神要的是人一顆赤誠、火熱的「忠心」,不是忘恩負義的「狼心」。對「討價還價」認識得怎麼樣了?從始到終,你們都是「周遊世界」,一會兒到四季如春的「昆明」,轉眼又到了寒氣逼人、白雪皚皚的「南極」,有誰是始終如一毫不返回?神要的是「至死方休」的精神,要的是「不碰南牆不回頭」的精神。當然神的意思並不是讓人走錯路,而是採納這樣的精神。正如這句話「當我將其送的『禮物』與我的東西相比之時,人頓覺我的寶貴,這才看清了我的不可估量」,這話怎麼解釋?或許看了前面的話你就會有所認識的,因為神已將人的心全部給掏出來解剖了,所以人都在此時對這話才有了認識。但因著神的話中內涵之意深刻,人對「古老的肉體」還不清楚,因為人未上醫科大學學習,也不是考古學家,因此,對於這個新名詞都感到難解,此時才稍有幾分屈服。因為在「古老的肉體」面前人都無能為力了,雖然它並不是像猛獸一般,也不像原子彈一樣能毀滅人類,但人拿它卻沒有一點辦法,似乎人是無能為力。但在我看來,在「古老的肉體」面前還是有辦法來對付它的,因為人從未下功夫去想對策,所以導致「人的各種怪態」不時地閃現在我的眼前,正如神說的「當我將我的全部顯給人觀看之時,人便睜大雙眼觀望,似乎是一支鹽柱一般屹立在我前一動不動。我看見人的怪態不禁發出笑聲,因為人正在伸手向我索取,所以我將我手中之物遞給人,人便將其摟在懷中像寶貝剛降生的嬰兒一樣,人只是瞬間地做著這個動作」,這不是「古老的肉體」做的嗎?既然今天明白了,為什麼仍是脫不掉而是在繼續進行呢?其實,有一部分神的要求並不是人達不到,而是人不注重,因著「我不輕易刑罰人,人才一直在放縱自己的肉體,並不體察我的心意,而是一直在我的審判台前欺哄我」。這不正是「人的身量」嗎?並不是神有意挑誰的毛刺,而是實情,這還需神明說嗎?正如神說的「因為人的『信心』太大了,所以令人『佩服』」。由此原因,我也順服神的安排,我在此就不多言了,因著人的「信心」,所以我也借題發揮,來將人的信心利用起來,讓人在我不提醒的前提下來發揮自己的功能,這樣做不好嗎?不正是神的需要嗎?或許有的人聽此類的話有點膩味,那我就說點其他的事,讓人也鬆弛鬆弛。當全宇之下神的選民在刑罰中渡過之後,人裡面的情形都被糾正過來之時,人都如從患難中逃脫出來一般,心中暗自慶幸,此時,人再也不會為自己選擇什麼了,因為神在最後的工作中達到的果效也正是此。當神的步伐運行到今天之時,眾子、子民全部進入刑罰,包括以色列民在內也難逃脫這一關,因為人裡面都有雜質,所以神帶領所有的人一同進入大熔爐裡來熬煉,這是必經之路。當這過去之後,人就都從死裡復活了,這正是神在「七靈說話」裡預言的,在此,我就不便多提了,以免人起反感。因著神的作工奇妙,所以必在最終達到神口所預言的,當神讓人再「談談」自己的觀念時,人便啞口無言了,所以誰也不要著急上火,正如我說的「所有的工作曾有哪一步是人的手作的?」這話你明白其實質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文章來源:第 三 十 三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更多推薦:

「東方閃電」究竟源於何處? | 全能神教會國度降臨福音網

朗诵| 全能神教會國度降臨福音網

影視| 全能神教會國度降臨福音網

廣告

東方閃電的| 《神啊 可知我在想念你》甘願為神獻身心【MV】

 

神啊 可知我在想念你

心中愛戀你,怎奈呀不相配,
無臉見你面,心裡多焦急!心裡多焦急!
只有暗立志,獻上我身心,
為你受盡受盡最後苦,受盡最後苦。
神啊!可知我在等待等待你歸來,
求你不要把我忘記,我不能沒有你!

雖不配見你面,我不會失望,
滿懷著信心,滿懷著信心,默默地愛著你,
只要是為著你,我在所不辭,
信心百倍迎你歸,信心百倍迎你歸。
神啊!願你等待我等待我給你愛,
相信你在愛著我,我不能沒有你!

肉體雖軟弱,有痛苦有憂傷,
你可相信可相信我,沒有將你忘記,
我恨惡肉體,我厭憎撒但,
多願脫離不義,多願脫離不義。
不能滿足你心願,我死也不甘願,
啥時看見看見你笑臉,我心才稍感欣慰。

我有心志,也有毅力,
我也不消極,我真心愛著你,我真心愛著你,
再多的苦難,再大的攔阻,
我也要也要滿足你,也要滿足你。
何時活出你形像,天真活潑新樣式,
聖潔的靈體歸給你,與你永遠不分離!
聖潔的靈體歸給你,與你永遠不分離!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東方閃電| 感恩道成肉身實際神《我已看見神的可愛》【MV】

我已看見神的可愛

我聽見有熟悉聲音在不時呼喚我,
如夢初醒看個究竟是誰在發聲,
聲音柔和帶著嚴厲形像甚美麗,
遭受擊打甚是痛苦有愛手撫摸。
方才醒悟與之較量正是全能者,
痛心疾首反省自己所做所行。
深經敗壞沒有人樣事實已顯明,
重新起步追求人生盡好人本分。
與神共處爭奪地位顯出人低下,
神終是神人還是人我真無理智
人太狂妄愚昧無知不認識自己,
不知羞恥顯出難堪心懊悔已極。
恨惡自己來在人間不知為何活,
經受魔王踐踏多年變得如此卑鄙,
惡者思想毒害薰陶完全失去人性,
若不變化重新做人哪有真人生。

敗壞性情一日不除事奉也枉然,
觀念充滿不認識神怎會不抵擋?
神審判我是因我的悖逆與不義,
刑罰審判是真實愛我已經看見。
神太公義我心服氣今已面對面,
唯有神的實際拯救我才有今天。
神的實際與全能向人類全顯明,
活在光中認識了神看見神可愛,
立定心志盡好本分愛神滿足神。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東方閃電| 第 十 五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神與人的最大區別是神說話始終是一針見血,絲毫不隱藏,所以在今天的第一句話中就看見神的這方面性情。一方面來揭示人的本相,另一方面來公開顯明神的性情,這是神的說話能達到果效的幾方面根源,但人並沒有摸著,只是一直在神的話當中認識自己,卻並不曾去「解剖」神,似乎深怕觸犯神,深怕神因著其「認真」而將其擊殺。其實,多數人吃喝神的話都是從消極方面來吃喝,並不是從積極方面來吃喝。可以說,現在的人在神話的引領之下都開始「講謙卑、講順服」。從此足見,人又開始走向了另一個極端,從對神的話不注重走向對神的話「過分注重」,但不曾有一個人在積極方面進入,不曾有一個人真摸著神讓注重神話的目的。從神所說知道,神不用親自體驗教會生活,便能準確無誤地摸著教會中所有人的實情,因著剛進入新的方式,所有的人身上還未完全脫去消極成分,在教會之中仍然散發著一股死屍的味道,似乎人在喝藥之後,仍處於昏迷之中,並未完全甦醒,似乎死亡仍然威逼著他們,使他們還是處於膽戰心驚之中不能自我超脫。「人都是沒有自知之明的東西」,就這一句話的方式仍是按著建造教會的方式來說的,在教會之中,雖然人都注重神的話,但人的本性仍是根深蒂固不能自拔。所以說神採用上一個階段的說話方式來審判人,使人在得意忘形之際來接受神話的擊打。雖然人在無底深坑裡經受了五個月的熬煉,但人的實際情形仍然是不認識神,仍然是放蕩,只是對神多加了三分防備之心。這一步人才正式開始進入認識神話的途徑,所以聯繫神的說話的實質不難看出,前一部分工作是為今天打場的,今天才將一切都正規化。人的致命處就是「喜歡」把神的靈與人分開,來獲得個人的自由,免得總受約束,所以神將人形容為「活蹦亂跳」的小鳥。這是所有人的實際情形,這是使所有人最容易跌倒、最容易失迷之處,從中看見,撒但在人身上作的無非也是這個工作罷了。撒但在人身上越這樣作,神對人的要求也越嚴厲,神要求人注重他的話,而撒但竭力破壞,神卻始終在提醒人多注重他的話,這正是靈界交戰的頂峰。可以這樣說,神要在人身上作的,也正是撒但要破壞的,撒但要破壞的要藉著人「發表」出來,絲毫不隱藏。神在人身上作的有明顯的示範,人的光景越來越好;撒但在人身上破壞的也有明顯的代表,人越來越墮落,光景越來越下沉,嚴重的叫撒但擄去。這是神話中表現出來的教會實際光景,也正是靈界實情,是靈界動態的一個反映。人若沒有信心與神配合,將會有被撒但擄去的危險,這是實情。若人真能將心完全獻上被神佔有,那正如神說的「在我前猶如在我的懷中一樣,體嘗著我懷中的溫暖」,足見神要求人的並不高,只需人起來配合,這不是輕鬆加愉快的事嗎?就這一條把所有的英雄好漢難倒了?似乎是讓上戰場的武將坐在繡樓裡繡花一樣,給這些「英雄」難為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十 五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 話在肉身顯現・ 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 四 十 九 篇 說 話

  配搭事奉必須配搭得準確、生動、形象,而且有生機、有活力、充滿信心,讓人看了得供應、得飽足。事奉要事奉到我的心意上,不僅是要達到符合我心,更重要的是滿足我意,使我在你身上所要成全的都使我看著滿意。生活之中滿有我的話語,說話之中滿有我的能力,這是我對你的要求。隨從己意行事能有我的樣式嗎?能滿足我心嗎?你是真心體察我意的人嗎?你是真正摸我心的人嗎?你是真正為我擺上、為我花費嗎?我說的話你都回味過了嗎?

  在各方面都要有智慧,用智慧行我完全的道,在我話中行事的便是最有智慧的人了,按著我話行事的便是最順服的人。我說的是什麼就是什麼,用不著你和我辯解、和我講理,我說的也都是為你著想(不管話語嚴厲、溫柔),你只管順服就行了,這樣才是真智慧(避免神的審判臨到)。今天在我家除去當面客氣、背後議論,我要的乃是實際,不是什麼華麗的詞藻。擺上實際的一切都存在,沒有實際的什麼都不存在,甚至連同其肉體一同歸於烏有,因為除了實際便是虛空,別無他說。

  在信神這方面我願你們都能求真,不為自己的得失,不為自己的一切,只求在真道上站住腳,不被任何人搖動,不被任何人轄制,這樣才可說是教會的柱子、國度中的得勝者,反之,則不配活在我面前。

  情況不同,與我的親近方式不同。有的人就愛在我面前說好聽的話,做敬虔的事,背後卻是一塌糊塗,沒有絲毫我的話語,叫人看了噁心、討厭,更談不上什麼使人得造就、得供應。我心你們不會體貼,只因不會與我有更多的親近交通,讓我為你們一再擔憂,為你們一再操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文章來源:第 四 十 九 篇 說 話

更多推薦:

東方閃電| 我在全能神話語面前低下了頭 

全能神| 我抵擋全能神悔恨終生

全能神教會| 《那歸來的人兒是誰》精彩片段

東方閃電 | 話在肉身顯現・ 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 四 十 八 篇 說 話

  我心著急,可你們能有幾個與我同心思、共意念呢?對我的話就是置之不理,一點兒也不理會、不注重,只注重自己表面的東西。把我的心血代價都當作廢品,你們的良心不受譴責嗎?愚昧無知又缺乏理智,都是蠢人,不能有一點兒讓我心滿意足的。我完全為了你們,可你們能有多少是為了我呢?把我的心意都謬解了,真是瞎眼看不透事,總叫我為你們操心,為你們花時間,現在你們能有多少時間是為我花費、為我擺上呢?應當多問問自己。

  我的心意在你們身上,你們是否真明白?若真明白,你們早就會摸著我的心意、體貼我的負擔了。不要再粗心了,否則在你們身上就不會有聖靈工作,會使你們的靈死去,落到陰間裡去。難道對你來說,那不是太可怕的事嗎?不用我再提醒了,自己應手摸良心問問自己,是我對不住你們,還是你們虧欠我太多?不要黑白混淆、不明事理!現在不是爭權奪利、勾心鬥角的時候,還不趕快放下這些對生命有損的東西追求進入實際,太心粗!不會摸我心、體我意,有許多事情本來不該我說,可你們這些糊塗人不明白,我只得說了一次又一次,就是這樣,你們仍未滿足我心。

  挨著個數一數,有幾個能真正地體貼我心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文章來源:第 四 十 八 篇 說 話

更多推薦:

東方閃電 | 我在罪惡之中掙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我抵擋全能神悔恨終生 

全能神教會|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三)》第七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