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會詩歌《人都活在了神的光中》神愛灑滿人間

基督教會詩歌《人都活在了神的光中》神愛灑滿人間

地面上(喔),到處洋溢著(喔)人心中的喜悅之氣(嗬)喜悅之氣(喔),空氣新鮮(喔),不再是迷霧遍地(喔),而是陽光燦爛,陽光燦爛。 繼續閱讀 “基督教會詩歌《人都活在了神的光中》神愛灑滿人間"

廣告

福音經歷見證|我找到了比賺錢更有意義的人生

廣東省 方浩

  最近網上很流行一句話:「沒有錢,你拿什麼維持你的親情,穩固你的愛情,聯絡你的友情,靠嘴說嗎?別鬧了,大家都挺忙的!」在一切都向錢看的社會就是這樣現實,物質或非物質的東西都是以金錢作為交換的籌碼,口袋裡票子的多少決定了一個人的身價與地位。有錢別人就會對你前呼後擁,沒錢只會讓人小瞧,讓親朋好友遠離,正如俗話說的:「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用金錢衡量一切,認為有錢才能實現自我的價值,才能過上優越的生活,因此,許多人淪為金錢的奴隸,甘願為得到更多的金錢付出一切,哪怕失去生命、健康或是人格尊嚴。曾經的我不知道什麼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就把努力賺錢當成了奮鬥的目標,直到得了一場重病我才幡然醒悟,看清了金錢背後的黑手,並找到了比賺錢更有意義的人生…… 繼續閱讀 “福音經歷見證|我找到了比賺錢更有意義的人生"

詩歌《神愛融化我的心》主的愛拯救了我

東方閃電 | 詩歌《神愛融化我的心》主的愛拯救了我

神啊!我聽見你的聲音,歸回到你面前,

享受你的話語,看見自己敗壞太深。

我受刑罰你陪伴,我受熬煉你心疼,

我缺少你供應,我悲傷你撫慰,

多少次面對面對你愛我心欲碎,

你的愛融化了我冰冷的心才回心轉意。 繼續閱讀 “詩歌《神愛融化我的心》主的愛拯救了我"

我聽見了神新的說話

我曾在神學院裡,天天學習著聖經中各個人物的歷史和時代背景,品味著新約、舊約中神所說的每一句話,遨遊在神作過的工作中,聖經的每一卷我不知翻來覆去地讀了多少遍,聖經成了我生命裡的一部分,我與它形影不離。

突然有一天,一個姊妹問我:「你總學那些聖經知識、神學理論,生命能得著供應嗎?」說實在的,儘管這些聖經理論知識我也感覺枯燥乏味,早已沒有新鮮的亮光伴隨,但我不想那麼說,因我寶愛聖經,寶愛聖經的每一章、每一節,甚至那些名章名節都銘刻在我心中,珍藏著,永存著。

Church leader, religious

我舉起聖經,侃侃而談:「聖經是本天書,是人行事的指南,聖經是我們每個基督徒應當守住的。神的說話作工都記載在聖經裡!」姊妹平靜地說:「神大有能力,他可以用手心量諸水,用虎口量穹蒼,用升斗盛大地的塵土,用秤稱山嶺,神的全能全智人無法測度。以賽亞書中說:『看哪,萬民都像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塵;他舉起眾海島,好像極微之物。』(賽40:15)我們在神的眼中,就像海裡的一滴水,微不足道,不值得一提,怎能定規神呢?主耶穌說:『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約5:39)聖經是本歷史書籍,它是為神的工作作見證的,並不能代表神,聖經中有限的記載,怎能把神的所有所是盡都見證完全呢?神是活生生的神,他那麼偉大,那麼至高無上,怎能被我們限制在聖經裡呢?」

姊妹的話著實讓我吃驚,更讓我感到不可思議:古今中外所有信主的人看的都是這一本聖經,新舊約一共六十六卷,已經完全了,怎麼能說是有限的記載呢?我怎麼也接受不了。只聽她娓娓道來:「神從開始造人,就一直帶領人生活,六千年的作工,六千年的拯救,神到底說了多少話,人無法衡量、計算。當初主耶穌來作工時,三年半的時間說了多少話,講了多少道,聖經裡並沒有完全記載下來,正如約翰所說:『耶穌所行的事還有許多,若是一一地都寫出來,我想,所寫的書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約21:25)神太全能,人類太渺小了,聖經上記載下來的主的說話、作工實在太有限,神若是把他的所有所是、他的智慧全能都發表出來,恐怕整個宇宙也裝不下了!」

姊妹的交通觸動著我的心,敲打著我的心,我多年所持守的信念被推翻了,我想反抗,我想質疑,但我又無可辯駁,不得不承認:的確,聖經記載的太有限了,主耶穌的話並沒有完全記在新約裡,這是不可反駁的事實。姊妹又繼續對我說,她的母親不善言談,但對她卻是例外:小時候,母親常叮嚀她「不要跟別的小朋友打架,上課的時候要專心聽講」;長大後,母親的話愈發增多,關心她找什麼工作,選擇什麼樣的對象;如今她已經成家立業,母親仍時常囑咐她,教她怎麼過日子……對她總有說不完的話,那是源於母親對她的愛,對她的呵護與牽掛。更何況神對我們呢?神是造物的主,他是活生生的神,不是呆在三層天什麼也不作,而是一直發聲說話帶領人類向前發展,就聖經中記載的那些神的話,只是神生命中的萬分之一、億萬分之一,那聖經中僅有限的六十六卷書,怎能將神對人類的心意表達得完全?又怎能將神對人類的愛道盡呢?神要對人類說的話是永無止境的。

隨後,姊妹給了我一本全能神發表的《話在肉身顯現》,我看到全能神說:「聖經所記載的都是有限的那些東西,並不能代表神的全部作工。四福音一共還沒有一百章,什麼咒詛無花果樹、彼得三次不認主、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以後向眾門徒顯現、論禁食、論禱告、論休妻、耶穌的出生、耶穌的家譜、耶穌設立門徒……無非就記載這些有數的東西,人就把這些當寶貝了,還與今天的工作對號,而且還認為耶穌一生下來作的工作就這麼多,好像神就能作這些工作,再沒有工作了,這不屬於謬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一)》)「到底聖經大還是神大?為什麼神作工非得根據聖經呢?難道神自己就沒有任何權利來超脫聖經嗎?神就不能離開聖經另外作工嗎?為什麼耶穌與他的門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說他按照安息日、按照舊約那些誡命實行,他為什麼來了不守安息日,但洗腳、蒙頭,還掰餅、喝酒呢?這些不都是舊約沒有的誡命嗎?他要按照舊約,為什麼打破這些規條呢?你該知道,先有神,還是先有聖經!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聖經的主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一)》)

全能神的話語威嚴,句句帶著審判,刺透了我的骨節與骨髓,使我倍受震撼。想想自己信主多年,「神的說話作工都在聖經裡,聖經以外再沒有神的作工說話」這些觀念深深地扎根在我心裡,我早把聖經看作至寶,當成了絕對的權威,任何人不得侵犯,我相信持守住聖經定會蒙神稱許進天國。但今天看了全能神的話我才知曉,聖經只是神前兩步作工的紀實,是律法時代、恩典時代經歷神作工的人編輯而成的。無論是耶和華頒布律法帶領人,還是主耶穌道成肉身救贖人,都不是根據聖經來作的。相反,神每次開展新時代的工作都超出了聖經的範圍,指給人更新的路。我懊悔自己以往太狂妄,神是造物的主,是人類的主,更是聖經的主,我怎麼能定規神的作工說話都在聖經裡呢?我把聖經與神劃為等號,這哪裡是在信神,豈不是在信聖經嗎!想想當初的法利賽人心裡沒有神的地位,一味持守舊約聖經的字句來定罪主耶穌,最終還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我與他們又有什麼區別呢?我不也是憑著自己的觀念想像定規神,把再來的主耶穌又重釘在十字架上了嗎?

尤其看到全能神說:「那些只在乎聖經字句卻並不在乎真理的人、並不在乎尋求我腳蹤的人,都是與我為敵的人,因為他們將我限制在聖經之中,將我定規在聖經之中,他們這樣做對我是極大的褻瀆,這樣的人怎能來到我的面前呢?他們注重的並不是我的作為,並不是我的心意,並不是真理,而是字句,是叫人死的字句,這樣的人怎能與我相合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這簡短的幾句話,將我沉睡的心與靈徹底點醒了。我不禁驚呼:這話真是出於神的呀!這時我不禁想到神說:「我要在你中間行我所未曾行的,以後我也不再照著行。」(西5:9)神是常新不舊的,神所行的事都是以往從未行過的,神的工作也是在一直向前邁進,從沒有止步。末世主耶穌再來所發表的話語,也不會自動跑到聖經裡,人若根據一本聖經來信神、定規神,將會失去神賜給人更多、更豐富的真理;人若一直持守聖經,得不著神活水的澆灌,生命也將會停滯不前。現在我知道了在聖經以外還有神的發聲說話,末世主耶穌再來還要對人說很多很多的話,將他的生命所是發表出來,拯救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正如主耶穌說:「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明白(原文作: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約16:12-13)主耶穌的再來——道成肉身的末後基督全能神就是真理的聖靈來了,發表了人類蒙拯救的一切真理,揭開了神六千年經營人類的計劃,揭示了人類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發表了神公義和威嚴烈怒的性情,以及神末世審判刑罰如何潔淨人、拯救人,各類人的結局歸宿等方面的真理。我們只有跟上神的作工步伐,緊跟羔羊的腳蹤,接受神的末世作工,經歷、實行神的話,脫去人的觀念想像、狂妄自大、彎曲詭詐等撒但敗壞性情,從全能神的作工說話中得著真理,得著生命,最終才能蒙拯救進天國。我真切地感受到,全能神帶來的國度時代的聖經——《話在肉身顯現》,這些言語中飽含著神對人更多的愛和拯救,我不願再悖逆抵擋他,只願接受全能神作我的救主,永遠跟隨他、敬拜他!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程琳

文章來源:我聽見了神新的說話

等待

「滴答、滴答、滴答……」掛在牆上的時鐘裡傳來秒針旋轉跳動的聲音,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流逝著。平日裡時鐘令人毫不在意的跳動聲,現在竟攪得歐陽心神不寧。他靠坐在椅子上,雙眼盯著電腦的屏幕,手裡握著剛剛摘下來的耳機,內心十分的掙扎。

歐陽信全能神已有一段時間了,這天下午是歐陽聚會的時間,但此時的他卻抵禦不住遊戲的誘惑,心裡始終猶豫不決。「到底要不要去呢?現在已經十四點二十了。」歐陽下意識地喃喃自語,他很想以時間晚了為理由推掉這次的聚會,可不知為什麼心底深處他又覺得自己應該去參加聚會,而正是這種從未有過的莫名感覺,破壞了他繼續沉迷在網絡世界中拼殺的激情。站起身,歐陽皺著眉頭在房間裡轉了兩圈,再次抬頭看了看時鐘,做了決定,「還是去吧!回來還可以繼續玩。」歐陽自我安慰道。隨後,他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鑰匙向門口走去。

接待家庭的奶奶家住得很近,不到五分鐘,歐陽的身影就出現在奶奶家的樓道口。看了看樓道口停著幾輛熟悉的自行車,歐陽有些猶豫,但他還是伸出右手,輕輕地在防盜門上敲了幾下,之後就靜靜地站著等待門被打開的那一刻,看到奶奶那張熟悉的慈祥的面孔。可是等待了半分鐘,歐陽期待的那一幕並沒有出現,冷冰冰的防盜門似乎隔絕了一切。遲疑了一會兒,歐陽再次伸手敲了敲門,可面對自己的還是緊閉著的防盜門。歐陽有些氣餒:我還是回去玩我的遊戲吧!又不是我沒來,是奶奶沒給我開門,責任在奶奶身上,不怨我。

就在歐陽即將轉身離去之時,他的內心又莫名地覺得奇怪,今天自己願意來聚會怎麼進不去呢?他琢磨著,現在敲不開門,難道神是藉著這件事想告訴他什麼?歐陽低下頭仔細思索著,不禁想到自己一直以來對待信神的態度,對待聚會的態度。雖然很多時候人來了,但心裡還想著玩遊戲,根本就沒有把信神聚會當成一件重要的事來對待,總是覺得和弟兄姊妹坐在一起讀神的話,還不如自己玩遊戲來得痛快。正在這時,歐陽想起幾天前看的一段神的話:「總打遊戲,總玩電腦,這人就頹廢了。……被遊戲的打打殺殺還有虛擬世界那些東西灌滿了,正常人性的東西就被它剝奪了,被它充滿、侵佔了,思想的空間被它侵佔了,這樣人就頹廢了。……魔鬼撒但做那些事就是勾引人的,就是使人墮落的。人活在那個虛擬的世界裡,對正常人性的一切生活都不感興趣,幹工作也沒心思,學習也沒心思,人就總惦記往那兒去,像有一個東西勾著似的。」(摘自《座談紀要‧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

神的話使歐陽有些醒悟了,原來撒但就是藉著虛擬的遊戲世界,把當今時代的那些想尋找刺激的年輕人引誘敗壞,使人每天都沉迷於網絡遊戲,喪失正常人的理智與人生的追求目標,最終成了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的人。是的,的確如此!歐陽想起自己自從學會了電腦之後,玩遊戲就成了自己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吃飯、上課、上廁所,就連做夢也會幻想自己成了遊戲裡的主角。因為打遊戲,自己學會了逃課;因為打遊戲,自己適應了熬夜;因為打遊戲,自己學會了偷錢欺騙父母;因為打遊戲,自己失去了朝氣蓬勃的氣質;因為打遊戲,自己被一次次的茫然和虛空侵蝕著……此時的歐陽一遍遍地問自己:這樣迷戀下去真的值得嗎?這不就成了一個被撒但吞吃的行屍走肉嗎?他的心開始動搖了,他覺得自己為打遊戲付出這麼多太不值得了。

想到這裡,他開始回憶自己信神之後的種種畫面:每天讀神的話時,心靈是充實的;與弟兄姊妹交通經歷時,心靈是享受的;與弟兄姊妹敞開心扉互相幫助時,心靈是真誠的;遇到難處向神呼求時,心靈是踏實有依靠的……而自己在信神之前的生活除了打遊戲、玩手機,再就是與同齡人吃喝玩樂,如行屍走肉一樣地活著,沒有一點人生目標與方向,時常被心靈深處的空虛、落寞煎熬得徹夜難眠,難道自己真的又要回到那種地獄般的生活嗎?歐陽一下子手足無措起來,當自己擁有神給人蒙拯救的機會時毫不在意,可是現在很有可能自己就要失去這一切,歸回到邪惡潮流的世界中繼續被撒但愚弄、殘害,完全失去神的看顧保守,他的心一下子疼痛起來。他意識到今天不能就這麼離開,否則他一定會後悔的。想到這兒,歐陽蹲下身子,哽咽著小聲禱告:「神啊,我知道錯了,我不該為了玩遊戲不來聚會。神啊,現在我好想聚會,可是我進不去,神啊,我該怎麼辦?求你別不要我,我知道錯了……」

禱告後,歐陽站起身抹了抹眼淚,抬手看了看手錶,十四點三十五了。弟兄姊妹一定圍坐在溫暖的屋裡,開始讀神的話,彼此交通分享各自的經歷,此時的歐陽多想現在就坐在弟兄姊妹身邊,手捧著神的話語書讀神的話啊!歐陽又想起自己今天為了玩遊戲而磨磨蹭蹭不願意聚會,甚至還想要把不聚會的責任推給奶奶,他恨不得搧自己一巴掌。此時他暗立心志:無論如何自己不能再欺騙神了,要與遊戲徹底決裂,再也不為玩遊戲不聚會了!可是,歐陽轉念又想到,上學時老師講的「狼來了」的故事,放羊娃一再地說謊欺騙人,最終沒有人再相信他了,那麼自己是不是已經傷透了神的心,神再也不會相信自己了呢?站在門外的歐陽,孤獨感一次次地衝擊著他的心靈,有好幾次他想放棄了,但內心的一絲希望還讓他堅持著,只是歐陽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也許就在下一秒,他就會黯然地轉身離去。

歐陽再次蹲下身來,雙手緊緊合十,他倔強地咬著嘴唇,強忍著眼淚不讓流下來,因為他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哭,但想到神是不是不要他了,他再也忍不住哭出聲來:「神啊,求你別不要我!我願意聚會!以後我會好好聚會的……神啊,求你給我這個機會,我好想和弟兄姊妹在一起啊!可是我進不去奶奶家,求你幫助我吧……」禱告後,歐陽想到一段神的話說:「當撒但敗壞人的時候,當撒但瘋狂殘害人的時候,神並沒有坐視不理,也並沒有對他所要揀選的人置之不理、視而不見。撒但所做的這一切神都清清楚楚而且明明白白,撒但每做一件事,每興起一個潮流,在神那兒都知道撒但要幹什麼,但是神並沒有對他揀選的人放棄,而是在默默無聞地,悄悄地,靜靜地作著每一件他要作的事。……你一旦被撒但吞吃,你的靈魂、你的肉體就不再屬神了,在神那兒神就不再拯救你了,神放棄這樣的靈魂,放棄這樣的人。所以說,神要作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保障你的安全,保障你不被撒但吞吃,這個重要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默默地揣摩著神的話語,歐陽不由得從心中生出了一股對神的感激。想想以往自己為了玩遊戲不覺得疲勞,不覺得飢餓,不覺得厭煩,滿腦子都是遊戲。每次坐在電腦前,可以遺忘所有的事,心裡只裝著遊戲,這不就是被遊戲給控制了嗎?歐陽知道,一旦自己繼續悖逆拒絕神的愛,就會被撒但隨時吞吃,那自己就再也沒有蒙神拯救的機會了!今天自己還能有幸站在這裡,這都是全能神的拯救給自己帶來的,讓自己有機會脫離這些令人痛苦又無力掙脫的「遊戲」深淵,有機會找到人活著的真正意義,自己若再不懂得珍惜,那真是枉稱為人!歐陽握緊了拳頭打定主意,哪怕今天沒人開門,自己就站在這兒等到弟兄姊妹散會。

正在這時,歐陽忽然想起從小菜園進去就是接待家庭爺爺的房間窗戶,只要從窗戶叫爺爺一聲讓他給開門,這樣就可以進到屋裡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敬拜神啦!歐陽心裡一陣激動,趕緊來到窗口把爺爺叫醒,隨後又小跑著衝向樓門口。當聽到爺爺拖鞋的「踢踏」聲越來越近時,歐陽深深地呼出一口氣,嘴裡不停地說:「感謝神!感謝神!感謝全能神……」轉眼門被打開,歐陽禮貌地向爺爺道謝,看到爺爺面帶著微笑,他急忙走到聚會的房間門口,正要抬手敲門時,聽到弟兄正在讀神的話,歐陽不忍推門打斷,站在門口靜靜地聽著:「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聲音漸止,淚水再次從歐陽的眼裡奪眶而出,歐陽的心被深深地感動著,原來神一直在等待著他回轉,神從來都不曾離開過他,一直在看顧保守著他。撒但敗壞了他,利用電腦遊戲引誘他,讓他一次次地遠離神、拒絕神。然而,時至今日雖然他仍沉迷於遊戲之中,但神還在默默等待著他的回轉。歐陽的心裡交織著感激與虧欠,他想或許神就藉著這樣一個小小的事件,喚醒他的良知,讓他感受到神對人的急切期待與良苦用心,更看到神對他的愛實實在在!

歐陽推開了眼前的這扇門,映入眼簾的是屋子中擺放的唯一一張空凳子。這張凳子是誰搬在那裡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聚會已經開始很長時間了,它為什麼還空在那裡?歐陽心裡隱隱地感到,神藉著這張空凳子在告訴他,神一直在等待他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歐陽回過神來,歉意地看了弟兄姊妹一眼,舒展開燦爛的笑容,說了聲:「我來了。」此時的歐陽的心裡充滿了平安、喜樂,這一次的經歷讓他永生難忘!也成為了他信神的一個轉折點!

歐陽

 基督教會詩歌《神把心願寄託在了人身上》神愛不離不棄

1 從起初到現在,唯獨能與神對話的是人類,就是在所有的活物當中,在受造之物當中,能夠與神對話的只有人類只有人類。人有耳朵能聽、有眼睛能看,人有語言、有思想、有自由意志,有自由意志,人具備了能聽得見神說話、能明白神心意、能夠接受神託付的所有條件接受神託付的所有條件,所以,神把他的心願都寄託在了人身上,他想把人作成能夠與他同心合意、能夠與他同行的伴侶。

2 從神開始他的經營以後,神就一直在等待著人把心交給神,讓神來潔淨裝備,作成神滿意的人、神喜愛的人,作成能敬畏神遠離惡的人,神一直在期盼著、等待著等待著這樣一個結果。作成神滿意的人、神喜愛的人,作成能敬畏神遠離惡的人,神一直在期盼著、等待著等待著這樣一個結果,等待著這樣一個結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