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閃電| 第 十 八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在神的所有說話當中包含著神的一部分性情,神的性情不能在話當中盡都表示出來,所以,足見在神的豐富到底有多少,人看見的、人摸著的畢竟有限,人的能力也畢竟是有限的,儘管神話說得明確,但人卻不能盡都明白。如此話:「在閃電之中,各種動物顯出了原形,在我光的照耀之下,人也都恢復了原有的聖潔。敗壞的舊世界啊!終於傾倒在污水之中,被水淹沒,化為水中的淤泥!」在所有的話當中都包含著神的所是,即使人都知曉此話,但也並不曾明白此話的含義。在神的眼中,凡是抵擋神的都屬於神的仇敵,即屬邪靈的都屬動物。從此觀察教會的實際情況,不經人為的教訓、責打,不經人直接的開除或人為的一部分作法,也不經人去明點,所有的人都在神話的光照之下而檢查著自己,腹中到底多少病,在「顯微鏡」的透視之下都看得清清楚楚。在神的話中,各種靈都歸類,各種靈都顯出了原形,而屬天使之靈也越來越蒙光照開啟,因此,神說「恢復了原有的聖潔」,這是按著神在最終達到的果效說的。當然現在還不能達到完全,這只是預嘗,從此看出了神的心意,而且足見大批人在神的話中倒下,在所有的人逐漸聖潔的過程之中而被打敗。這裡所說的「化為水中的淤泥」與神用火毀滅世界並不相矛盾,所說的「閃電」指神的「烈怒」,當神大發烈怒之時,整個世界因此而經受各種災難,猶如火山崩裂一般。站在天空之上足可看見,在地之上各種災害一日一日地逼近全人類。站在高處觀望,地上猶如地震前的各種景象一般,火水到處竄動,岩漿到處流動,山在挪動,到處寒光閃閃,整個世界沉沒在火之中,這正是神發烈怒時的景象,是神審判之時,凡屬血氣的都難逃脫。所以,不用國與國的爭戰、人與人的爭戰來毀滅全世界,而是讓全世界「自覺地享受」在神刑罰的搖籃之中,誰也難以逃脫,一個一個地過關。在此之後,全宇之下重新閃現出神聖的光彩,全人類重新開始了新的生活,而神在全宇之上安息,天天祝福著全人類。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十 八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 第 十 六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對人來說,神太大、太豐富、太奇妙、太令人難測了,神的話在人眼中升為至高,被人看為世上之佳作,但由於人的缺陷太多,人的頭腦太「簡單」,又由於人的接受能力太差,所以無論神的話說得多麼明瞭,但人仍然是坐而不動,似乎是精神病患者一樣,餓時不懂得吃,渴時不懂得喝,只是一個勁兒地大喊大叫,似乎在靈的深處有難言之苦,但又無法訴說。當神造人時,按神的本意,人都能活在正常的人性裡而按著本能來接受神的話,但因著人起初就落入撒但的試探之中,因而事到如今人仍然不能自拔,仍不能識破幾千年來撒但施行的詭計,再加上人沒有完全認識神話的器官,所以導致今天這個光景。但就現狀來說,人仍活在被撒但試探的危險之中,因此人對神的話仍不能純正地領受。正常人的性情沒有彎曲詭詐,人與人有正常的關係,不搞獨立,生活不平庸、不腐朽,而且在所有的人中間高舉神,在人中間貫穿神的話,人與人和睦同居,都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地上充滿和諧之氣,沒有撒但的攪擾,在人中間都能以神的榮耀為根本。這樣的人都是猶如天使一樣,單純、活潑,不曾向神發怨言,只為神在地的榮耀而獻上自己的所能。如今正是黑夜之際,所有的人都在摸索、尋求,漆黑一團的夜晚令人毛骨悚然,禁不住身上打起哆嗦來,側耳細聽,似乎有陣陣西北風的呼叫之聲,伴隨人的哀哭之聲。人都在為自己的命運而憂傷、哭泣,為什麼看神話卻不解其意,似乎生活之中即將失去希望一般,似乎死即將臨及其身,似乎人的末日就在眼前。在此慘狀之中,正是軟弱的天使向神呼求之際,在陣陣哀號聲中訴說著自己的苦衷。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在眾子、子民中作工的天使再不降在人身上,這是為了防備在肉身之中受撒但的擺佈而不能自拔,只是在人看不見的靈界中作工。所以神說的「當我在人心中登寶座之時,那時也正是眾子、子民在地作王掌權之時」,這是指天使在地享受在天事奉神的福分之時,因著人本是天使之靈的發表,所以神說讓人在地猶如在天一樣,讓人在地上事奉神,猶如天使在天直接事奉神一樣,所以說在地之日享受在三層天的福分,這才是這話的實情。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 第 十 六 篇 說 話 的 揭 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