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拜讚美詩歌《生命的見證》基督精兵誓死不變愛神心【男聲獨唱】


或許有一天我被中共抓捕迫害
這是為義受逼迫,我心清楚明白,
或許我猶如瞬間墜落的煙火,
我仍會驕傲地說我接受了末後基督。
如果我不能看見國度福音擴展的盛況,
我也會獻上獻上最美好的祝願;
如果我不能看見國度實現的那一天,
能在今天羞辱撒但我心裡快樂平安。
神話語傳遍天下,光明已出現在人間,
基督的國度在患難中產生建立,
黑暗即將過去,公義曙光已出現,
時間與事實已經為神作出了見證繼續閱讀 “敬拜讚美詩歌《生命的見證》基督精兵誓死不變愛神心【男聲獨唱】"

因中共逼迫使我十三年不敢與家人聯繫(一)

我叫馬正義,1992年,我信了主耶穌,當我了解到跟隨主耶穌的門徒都遭到了羅馬政府的逼迫甚至殺害後,心想:中國是法制國家,憲法明文規定宗教信仰自由,所以這樣的迫害在中國是不會發生的。直到1998年我信了全能神,在傳福音中才親身經歷了主耶穌說的話:「所以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並文士到你們這裡來,有的你們要殺害,要釘十字架;有的你們要在會堂裡鞭打,從這城追逼到那城。」(馬太福音23:34)

按倒, 警察, 抓捕

2001年11月,我因傳福音被宗派惡人舉報,一天晚上十點多鐘,三個惡警突然闖入我家,強行將我抓上車。在車上當我得知兒子也被抓的消息時,腦袋「嗡」地一下,心裡恨透了中共這個邪黨。到了公安局,兩個惡警將我從車上拖下來摔在地上,其中一個惡警抓住我的褲帶將我提起,又重重地摔在地上。當他再把我提起來時,褲帶被拉斷,他又惡狠狠地罵道:「給我狠狠地揍他!」話音剛落,便有六七個惡警撲上來對我拳打腳踢,頓時,我感覺渾身上下疼痛難忍。我閉上眼睛一個勁地向神呼求:「神啊!求你加給我信心,使我不懼怕這些惡魔,我只願把命交在你的手中,是死是活任你擺佈,絕不向他們屈服。」這時一個惡警拿著電警棍在我臉上、脖子上、頭上亂戳,當戳在我臉上時,我一點也感覺不到疼痛。這完全是神對我的保守,我從心裡感謝神,對神也更有信心了。他們折磨了我大約一個小時後,給我戴上了手銬,並把我拖到了一個房間。隨後他們把我銬在一張木質的排椅上,排椅的背一米高,我背靠排椅,想站站不起來,一坐下胳膊就被拉直,不一會就疼痛難忍,我忍不住痛苦地呻吟著。當時已是凌晨1點左右,惡警已經睡著了,他們聽到我的聲音就起來對我拳打腳踢,我左右躲閃時手銬卡得越來越緊,骨頭像要被卡斷一樣鑽心般地疼痛。他们將我折磨了一天一夜,沒讓我吃一粒米、喝一滴水。我渾身疼痛,又餓又困,肉體極度軟弱,但仍不見他們放我,我只好向神禱告:「神啊,我現在很軟弱,願你保守我,無論受再大的苦都不背叛你……」禱告後,我心裡有一種踏實有依靠的感覺。當他們將我送往看守所時,看見我肚子憋得特別大,只好把我送進醫院,醫生說:「這個人的病情很危險,膀胱有問題,不能排尿,遲來一會兒就沒救了。」聽到這話,我體會到神的作為真是太奇妙了,因我從來就沒得過這種病,這完全是神在保守我。醫生趕緊給我排尿、治療,惡警怕承擔責任又怕出醫藥費,便找來我們大隊的幹部把我帶回了家。我真沒想到神以如此奇妙的方式救我脫離了魔爪,我心裡特別感謝神!這次被抓捕的經歷也讓我看見了神的大能與權柄,對神的敬畏與仰慕之心也加增了一些。

我以為事情本該了結了,可中共政府並沒有就此罷手。我回家後的第十天下午,一姊妹急匆匆地來告訴我說據一姊妹在公安局上班的親戚透露,警察近期會第二次拘捕我,让我趕快離開家。聽完姊妹的話,我不覺怒火中燒:我只是傳福音見證神而已,為什麼中共政府還這樣窮追猛打呢?凌晨兩點,我匆忙離開了家。我翻山越嶺走了十幾個小時,終於到了一百多里以外的一個小縣城。晚上九點時,我的體力已透支,只想找個地方歇歇腳。但在這個陌生的地方,我無依無靠,不知該去哪裡,住旅店又怕人家要身份證被中共惡警發現,我只能漫無目的地走走停停。後來,我在一個村邊找到了一間沒人住的破房子,在地上鋪了點稻草和硬紙板,我背靠著牆坐在大衣上,回想著從被惡警抓捕、毒打、追捕到今天所發生的一幕幕,心裡感到一陣陣的淒涼:真沒想到我今天会因信神被中共政府當作逃犯一樣追捕。我們信神按著神的要求做誠實人,追求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這是一條人生正道,是於國於民都有益的事,中共政府就不允許,還要對我狠下毒手,逼得我四處逃亡。一個好端端的家,就這樣被中共強行拆散。想到這裡我悲痛欲絕,對中共邪黨也產生了切齒仇恨。想到全能神的話說:「……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牠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在神話與事實的對照之下看到,中共政府口口聲聲喊著「宗教信仰自由」暗地裡卻隨意追捕、殘酷迫害神選民。想想自己只是傳福音見證神,卻遭到了中共的抓捕,毒打,好不容易在神的保守之下脫離它的魔爪,現在還要對我下毒手,這不都是因著中共惡魔抵擋神的實質決定的嗎?它們極其仇恨真理,仇恨神,所以千方百計抓捕、迫害神選民,攪擾、破壞神的經營計劃,妄想達到它獨裁統治的邪惡目的。我今天親身經歷了中共的逼迫,才看清它抵擋神、吞吃人靈魂的惡魔實質,它就是想藉著瘋狂地追捕讓我因肉體受不了痛苦而背叛神,最終成為它的殉葬品,中共政府實在是太可惡了。我立定心志,今天就是受再大的苦也要跟隨神。

第二天中午,我在一個小飯店吃飯時與一棺材店老闆搭話,當我們互相了解後,他說将一个废弃的厂房给我住,我心裡一個勁地感謝神為我開闢出路,雖然我處在異地他鄉,但神一直在我身邊看顧保守著我。於是,我住進了那個廠房,並在縣城找了個零工維持生活。在這裡我見不到弟兄姊妹,又不敢與家人聯繫,更不敢回家,因為中共政府詭計多端,經常利用周圍的鄰居盯梢、舉報信神之人,很多弟兄姊妹因此被抓捕。我常常感到孤苦無依,只能靠著禱告、背唱詩歌或默想神的話來度過了每一個痛苦難熬的日夜。春節臨近,棺材店老闆兩次問我什麼時候回家過年,我支支吾吾應付了一下,心想:我隱姓埋名在這裡就是中共所逼,我的家早被它監控了,哪還能回家呀!……我越想越難受,腦子裡想著除夕夜一家人在一起閤家歡樂的情景,回家的慾望越發強烈。可是想到中共現在還要抓捕我,虎視眈眈地等著我送上門,如果我這時回家不正中了他們的詭計嗎?我能有驚無險地逃亡到此地並且安全地度過了三個月,這都是神對我的保守,我如果硬著頸項回家,一旦再次被抓捕,那些惡魔還不知會怎麼折磨我呢?不行!說什麼也不能回去。這時,神的話也在我裡面開啟:「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著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你別因為享受家庭的和睦而丟掉真理,別因為一時的享受失去了你一生的尊嚴、你一生的人格。你應當追求一切美的、善的事物,追求更有意義的人生的道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神的話如一股暖流湧進我的心田,也讓我明白了只有在苦難的環境中才能得著真理,今天我是為得真理而受苦,這苦受得值得。雖然今天中共惡魔逼得我有家難歸,但如果我不受這些逼迫之苦,就無法看透這夥惡魔的醜惡嘴臉。還會一直被它們的外表所蒙蔽,所以我得有心志、有毅力走下去,不能因著享受家庭的和睦、肉體的安逸而放棄真理,更不能讓撒但當笑料,我得為追求真理,活出有意義的人生而受苦。此時我才發現,這樣的苦難環境更能使我不受任何人事物轄制地來追求真理,神的作工太智慧奇妙了!明白受苦的意義後,我放下了回家的想法,心裡也得釋放了。當我順服下來後,突然想起一個姊妹的傳呼號碼,在接通電話的那一刻,我的眼淚奪眶而出,心裡激動無比。見面後才知道教會的弟兄姊妹一直在四處找我,這真是神的愛啊。我的心裡充滿了喜悅,我們又能一起過教會生活、傳福音了,雖然我仍然不能與家人聯繫,但我已心滿意足。(未完待續)

文章來源: https://www.figprayer.com/a-contact-with-their-families.html

昔日的背叛 今日的痛悔

靈胞們,我是一個硬著心腸逃脫神看顧的浪子,曾在茫茫的曠野飄流,嘗夠了離開迦南美地失去神的痛苦,幸虧全能神那嚴父、慈母般的愛沒有離開我,才使我得以迷途知返歸回神家中,走上了人生正道。面對今天的幸福生活,我心感激萬分,不禁向神發出由衷的讚美:「全能神啊!我感謝讚美你!是你的奇妙作為救我脫離了家庭的轄制,使我有了幸福生活;是你的話語作了我生命的泉源,使我活在了自由的天地裡。」

我本是一個弱女子,婆婆在家一手遮天,丈夫好吃懶做又驕蠻放縱,我只有懦弱地受著他們的擺弄。99年6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但因婆婆和丈夫的逼迫,又因我沒有背叛肉體、擺脫家庭轄制的信心和勇氣,以至於我跟隨全能神半年後又離神而去。本以為這下可以輕輕鬆鬆地過日子,可以不再因信神而遭逼迫、受痛苦了,但事實並非我想像的那樣……

看書, 看聖經, 草地

離開神之後,我活得更痛苦,天天面對的不僅是繁重的體力活與瑣碎的家務,而且還得承受丈夫的拳腳、婆婆的歧視與辱罵,我真是苦不堪言;再加上給果樹打藥時兩次中毒都無人過問,我的身體越來越虛弱,我絕望了,徹底失去了生活的勇氣,便服下了幾十片安眠藥,想以此來解脫這痛苦的人生,但卻未能如願,反而自討苦吃,婆婆和丈夫根本就不問我的死活,我痛苦萬分,不禁捫心自問:我這是為啥?為了家庭和睦放棄了真道,也沒討到他們的好,我如今反倒成了世上多餘的人,成了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人間哪有愛?哪有情?此時,我才真正體嘗了神所說過的一句話,大概意思是:「失去神的看顧保守,就活在陰間地獄裡……」在極度悲傷中,我又想起了神的話:奢侈的想像真能將你從虎口中救出嗎?真能將你從火的焚燒中救出嗎?你對我的作工若真能視如無價之寶,你能落到如此地步嗎?神的諄諄教誨之語終於敲醒了我沉睡的心靈!是的,全能神啊!我的想像永遠是失敗的,我今天落到如此地步都是我憑著想像離開你之後的下場,是我不寶愛你的話,不珍惜你的作工、藐視你的作為該得的報應;是我貪圖肉體享受悖逆你招致你的公義性情臨到。神啊,我體嘗到失去你的痛苦比死還難受,求你憐憫我吧,我再也不願離開你,再也不願活在撒但的權下被牠踐踏,我願將心給你,如有一日我能回到教會,我一定要重新得力奮起直追,再不做那軟弱無能的懦夫了……此時的我正是天國門外的流浪漢,感到孤獨、淒涼、驚慌,這時我想起了神說的:那些生活在我話之外、逃脫試煉之苦的人,不都在世界中飄蕩嗎?他們猶如秋後的落葉到處飄零,無有落腳之地,更無有我安慰之語,雖然他們沒有我的刑罰熬煉跟隨,但這些人不正是那天國之外到處漂泊、流浪街頭的乞丐嗎?世界真是你的安息之所嗎?你真能因著躲開我的刑罰而獲得那世界上的一絲欣慰的笑嗎?你真能用你暫時的享受來掩蓋你那內心中不可掩飾的空虛嗎?神慈母般的話語將我喚醒,我忽然明白了,我今天落到這個地步,不就是因我貪圖一時的肉體享受而棄絕神的救恩,以致失去了神的祝福與恩典嗎?但我已背叛了神,我如何找回那失去的救恩?我在絕望中期待著……

感謝全能神寬恕了我!就在2001年2月的一天,一姊妹對我說:「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你還願不願跟隨神了!」「願意!願意!我再也不願在外飄蕩了!」我高興得連聲答應,心情無比激動,我終於能回「家」了!晚上,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一夜未眠,淚水溼透了枕巾,不知是高興的淚,還是慚愧的淚,我好不容易盼到了天亮。到教會見到弟兄姊妹,我好比見到了久別的親人,格外的親切、開心!從此,我又回到教會過上了正常的教會生活,和弟兄姊妹在一起,沒有歧視,彼此相親相愛,使我真正感受到了神家的溫暖。回想自己以前的悖逆,縱使萬語千言也訴不完我對神的虧欠。

如今,我在教會裡,越經歷越看到這條路真是神給開闢的,是神親自帶領走的路。只要真心跟隨,有心志與神配合,無人能攔阻走這條路。現在的我已不再像以往那樣懦弱地受周圍人事物的擺佈了,感謝全能神在一切的事上為我排憂解難,加給我力量和智慧,使我超脫了丈夫和婆婆的轄制。現在,丈夫在家也幹活了,婆婆也不罵我了,這真是全能神的奇妙擺佈和安排!

靈胞們,我想說的話還有很多,但我總覺得言語不足表達我對神愛的感受,你若親自經歷、體嘗就更實在了。我深深體會到在愛神路上,雖然有痛苦和患難,但更有神話的引領和扶持,使我在現實生活中親眼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更飽享了神的愛,正如神說:在恩典時代耶穌對人有憐憫、有恩典,一百隻羊丟了一隻,他捨下九十九隻去找那一隻,這句話不是一種機械的作法,不是一種規條,乃是說明神對人類的心意,神對人類拯救迫切的心意,神對人類愛得多深,不是一種作法,乃是他的一種性情、他的一種心理。所以說,有一些人離開一年或者半年,或者是有多少軟弱、有多少誤解,之後能醒悟過來,能有認識回轉過來,能迷途知返,我就特別得安慰,有這麼一點享受的滋味。在現在這樣一個花花世界、邪惡的時代能站立住,能承認有神,能迷途知返,能回來,這就是讓人挺得安慰的事,是激動人心的事。面對神語重心長慈母般的話語,我潸然淚下,全能神啊!你愛太大,你愛我至深,你是信實的神,我今已體嘗你的包容與憐憫,我要永遠愛你!神啊,因著你對人真摯的愛,賜給了我再生的機會,給了我真正的人生,我願永遠跟隨你,再也不離開你!

各宗派的弟兄姊妹們,現今的我已迷途知返,安住在流奶與蜜的迦南美地享受神賜的豐富,腳下的路越走越寬闊,我心甘甜無與倫比。但我在享受神的豐富之時又深為你們擔憂,此時的你們又在何方呢?靈胞們,不要再徘徊、猶豫了!快快離開那荒無人煙的曠野,來享受迦南美地應有盡有的豐富吧!

山東省萊陽市 劉華

文章來源: https://www.figprayer.com/betrayal-of-the.html

全能神教會福音微電影 《魔窟脫險》

她是一個很要強的女人,當付出艱辛努力卻始終不能如願以償時,她陷入迷茫之中,找不到人生的方向……痛苦無助中,全能神的末世救恩臨到了她。從神話中,她看到了人生光明,找到了真正的人生目標,生活也由此變得充滿生機、快樂。沒想到,她卻因此遭到中共政府的祕密監視和抓捕。為了逼迫她出賣教會,惡警試圖用「車輪戰」來摧垮她的意志:連續半個月,只要她一打盹,就會遭到一頓毒打,面對惡魔的無休止的折磨,她的精神一直處於高度緊張、恐懼之中……危難中,神一直陪伴在她左右,加給她信心、膽量與智慧,使她在惡魔的眼皮底下奇蹟般地逃出魔窟!經歷這次中共政府的迫害,她徹底識透了中共惡魔的邪惡反動實質,更親歷了神主宰一切的奇妙作為,感受到了從神來的無微不至的關心與愛護,並立定心志:把自己的一生完全交給神,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還報神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