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追求真理才能不受謠言迷惑?有哪些實行原則?(上)

        相關神話語:

        「我的話語就代表我這個人自己,你們切記!不要疑惑,千萬要定真,這是要命的事!是了不得的事!我的話一出,也就是我要作的事已成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七篇》

        「現在聖靈所走的路也就是神現實的說話,所以,人要走上聖靈所走的路就得順服、吃喝道成肉身的神的現實說話。他作的是話語的工作,一切都從他的話語說起,一切都建立在他的話語之上,建立在他現實的說話之上,無論是要定真道成肉身的神,還是要認識道成肉身的神,都要在他的話上多下功夫,否則,人都一事無成,都一無所有。人在吃喝神話語的基礎上來認識神、來滿足神,這樣才能逐步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人吃喝神的話、實行神的話這是最好的與神配合,是最能站住子民見證的實行。當人領受而且能順服神現實說話的實質之時,人就活在了聖靈所帶領的路中,走上了神成全人的正軌。以前人求恩典、求平安喜樂就能得著神的作工,現在不同了,人沒有道成肉身的神的話語,沒有道成肉身的神的話語的實際,都是得不到神稱許的,都是被神淘汰的。」 Continue reading “怎樣追求真理才能不受謠言迷惑?有哪些實行原則?(上)"

廣告

基督教會詩歌《怎樣認識末世基督的顯現作工》如何迎接主的再來

1 神既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實質,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發表。神既道成肉身就要帶來帶來他要作的工作,既是神道成肉身就要發表發表神的所是,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帶給人真理,賜給人生命,指給人道路。若不具備神實質的肉身那就定規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了,這一點是確定無疑的,這一點是確定無疑的。 Continue reading “基督教會詩歌《怎樣認識末世基督的顯現作工》如何迎接主的再來"

基督教會詩歌《萬國敬拜全能神》

東方閃電, 國度, 敬拜神, 榮耀, 基督教

1 這次神來作工不是靈體
而是很普通的很普通的身體,
而且是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身體,
也是神重返肉身的身體,
是一個很普通的肉身,
你從他身上
看不出與眾不同的地方,
但你能從他得著
你從未聽過的真理,
從他得著你從未聽過的真理。
就這樣一個小小的肉身
就是神所有真理的言語的化身,
是神末世工作的承擔者,
也是人認識神全部性情的發表。
你不是很想看看天上的神嗎?
你不是很想了解天上的神嗎?
你不是很想看看人類的歸宿嗎?
他會告訴你
這一切從未有人能告訴你的祕密,
他還會將你所不明白的真理
告訴給你的告訴給你的。
他是你進入國度的大門,
也是你進入新時代的嚮導。 Continue reading “基督教會詩歌《萬國敬拜全能神》"

神的說話《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粵語】

全能神說:「沒有耶穌的作工人類不能從十字架上下來,但沒有今天的道成肉身,從十字架上下來的人永遠得不著神的稱許,永遠不能進入新的時代,沒有這樣一個普通的人的來到,你們就永遠沒有機會、沒有資格看見的本來面目,因為你們都是早該滅亡的對象。因著神第二次道成的肉身的來到,神寬恕了你們,神憐憫了你們,不管怎麼樣我最終要告訴你們的還是那一句話:道成肉身的這個普通的人對你們至關重要,這就是神已在人中間作過的很大的事。」

更多詳情:為什麼禱告神沒有回應 三招教你如何禱告

經典神話語《話語成就一切》選段

道成肉身, 末世, 神, 東方閃電, 安息

東方閃電|經典神話語《話語成就一切》選段

  在國度時代,道成肉身的神說出話來征服所有信他的人,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了,神在末世就是來作這個工作的,就是來完成「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他只說話,很少有事實臨及,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的實質,道成肉身的神說出話來,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也就是「話」來在了「肉身」。「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話成了肉身」,神在末世就要作成這個工作(話在肉身顯現這個工作),這是整個經營計劃當中最末了的一項,所以神非得來在地上,把他的話語都顯明在肉身中。今天作的是什麼,以後作的是什麼,神成全的是什麼,末了人的歸宿,哪些人得救,哪些人歸於滅亡等等,這些末了該作的工作都說清楚了,這些都是為成就「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的。以往頒布的行政、頒布的憲法,哪些人歸於滅亡,哪些人進入安息,這話都得應驗。道成肉身的神末世主要是完成這個工作,讓人明白神預定的人歸哪,沒預定的人歸哪,子民、眾子如何劃分,以色列怎麼樣,埃及怎麼樣,以後這些話都要一一成就。神的作工步伐加快,把每一個時代要作的,末世道成肉身的神要作的、要盡的職分,都以說話的方式向人公開,這些話都是為了完成「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話語成就一切》

推薦更多:基督教會詩歌《神的國度出現在地上》萬國萬民敬拜神

經典神話語《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選段一

東方閃電, 書籍, 基督, 人性, 道成肉身

  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靈所穿的肉身,這個肉身不同於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謂的不同就是因為基督不屬血氣而是靈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與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個人都沒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為了維護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動的,神性是來作神自己的工作的。不論是人性還是神性都是順服天父的旨意的,基督的實質就是靈也就是神性,所以他的實質本身就是神自己的實質,這個實質是不會打岔他自己的工作的,他不可能作出拆毀自己工作的事來,也不可能說出違背自己旨意的話來。所以道成肉身的神絕對不會作出打岔自己經營的工作,這是所有人都應該明白的。聖靈作工的實質是為了拯救人,是為了神自己的經營,同樣,基督的作工也是為了拯救人,為了神的旨意。神既道成肉身他就將他的實質都實化在了他的肉身之中,使他的肉身能足夠擔當他的工作,因而在道成肉身期間基督的作工代替了神靈的一切作工,而且整個道成肉身期間的工作都以基督的作工為核心,其餘不得摻有任何一個時代的工作。神既道成肉身他就以肉身的身分來作工,他既來在肉身就在肉身中完成他該作的工作,不管是神的靈,不管是基督,總之都是神自己,他都會作自己該作的工,盡自己該盡的職分。

摘自 東方閃電的書籍《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經典神話語《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選段五

見證, 拯救, 道成肉身, 東方閃電, 生命

  道成肉身的神之所以來在肉身完全是因著敗壞的人的需要,是人的需要並不是神的需要,這一切的代價與痛苦都是為了人類,並不是為了神自己的利益,在神沒有得失與報酬之說,他得到的並不是他後來收穫的,而是他原來就該有的。他為人類作的一切、付出的一切代價並不是為了他能得到更多的報酬,他僅僅是為了人類。在肉身之中作工雖然有許多人難以想像的困難,但到最終肉身作工達到的果效還是遠遠超過靈直接作工的果效。肉身作工雖然存在相當多的難處,並不能有靈一樣偉大的身分,也不能像靈一樣有超凡的作為,更不能有靈一樣的權柄,但是就這一個不起眼的肉身的作工實質遠遠高於靈直接作工的實質,就這一肉身本身來說就是所有人的需要。對被拯救的人來說,靈的使用價值遠遠不及肉身的使用價值:靈的作工能普及全宇、波及山河湖泊,而肉身的作工能更有效地涉及與他接觸的每一個人,而且有形有像的肉身更能獲得人的了解與信任,更能加深人對神的認識,更能加深人對神的實際作為的印象;靈的作工神祕莫測,肉眼凡胎難以預測,更難以看得見,只能憑空想像,肉身作工正常實際而且有豐富的智慧,是肉眼凡胎的人可以親眼目睹的事實,人都可以親自領略神作工的智慧,大可不必展開豐富的想像,這是肉身的神作工的準確性與實際的價值;靈只可以作一些人看不見又難以想像的事,例如靈的開啟、靈的感動、靈的引導,但對於有大腦思維的人來說,靈的這些作工並不能給人以明確的意思,只能給一個感動或是大體相仿的意思,並不能用言語指示,而神在肉身的作工就與此大不相同了,肉身作工有準確的話語引導,有明確的心意,也有明確的要求目標,人不需摸索也不需想像更不需去猜測,這是肉身作工的明確性,與靈的作工大不相同;靈的作工只能適應一部分有限的範圍,並不能代替肉身的作工,就肉身作工對人要求的準確目標與人得到認識的實際價值就遠遠超過靈作工的準確性與實際的價值。對於敗壞的人來說,只有準確的說話,明確的追求目標,看得見、摸得著的作工才是最有價值的作工。只有現實的作工、及時的引導才能適合人的口味,只有實際的作工才能將人從敗壞、墮落的性情中拯救出來,而這些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達到,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將人從敗壞、墮落的舊性中拯救出來。靈雖然是神的原有實質,但就這樣的工作只有藉著肉身才能作到,若是僅讓靈來單獨作工那就不能達到作工果效,這是明擺著的事實。儘管因著這一肉身大多數人都成了神的仇敵,但是當這一肉身將他的工作都結束之際,那些與他敵對的人不僅不再是他的仇敵,反而成了他的見證人,成了被他征服的見證人,成了與他相合、與他難分難捨的見證人。他會讓人知道肉身所作工作對人的重要性,人會知道這一肉身對人的生存意義的重要性,人也會知道肉身對人生命長進的實際價值,更會知道就這一肉身竟會成為人難以離開的生命活泉。

摘自 東方閃電的書籍《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經典神話語《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選段三

信神, 拯救, 人性, 道成肉身, 神

  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為他作工的對象是被撒但敗壞的屬肉體的人,並不是撒但的靈,也不是任何一種不屬肉體的東西,正因為是人的肉體被敗壞了,所以他才將屬肉體的人作為他作工的對象,更因為人是被敗壞的對象,所以他無論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選用人作他唯一的作工對象。人是肉體凡胎,是屬血氣的,而神又是可以拯救人的唯一對象,這樣,神作工作就有必要成為與人有一樣屬性的肉身來作工作,以便達到更好的作工果效。正因為人是屬肉體的而且人並沒有勝罪與擺脫肉體的能力,所以神作工作也就務必得成為肉身來作工。雖然神道成肉身的實質、身分與人的實質、身分大不相同,但是從他的外貌來看卻是與人一樣的,他有正常人的外貌,有正常人性的生活,在人來看根本發現不了他與正常人不相同的地方,就這一正常的外貌、這一正常的人性就足可來作他在正常人性裡作的神性的工作。他的肉身有利於他在正常人性裡的工作,有利於他在人中間的工作,他的正常人性更有利於他在人中間的拯救工作,雖然他的正常人性在人中間掀起不少風波,但是這些風波並不影響他作工的正常果效。總之,他正常肉身的作工對人來說還是有極大益處的,儘管多數人都接受不了他的正常人性,但他的作工還是能達到果效的,而且這個果效是藉著正常人性達到的,這是不可疑惑的。他在肉身中作工使人所得到的東西遠遠超過人對他正常人性所存觀念的十倍、幾十倍,而這些觀念到最終都會被他作的工作淹沒,工作達到的果效即人對他的認識遠遠超過對他的觀念的數量。他在肉身中的工作是不可想像的,也是不可估量的,因為他的肉身並不是與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一樣的肉身,外殼雖相同但實質並不一樣。因著他的肉身使人對神產生許許多多的觀念,但他的肉身也能讓人得著許許多多的認識,甚至他的肉身能征服任何一個與他有相似外殼的人,因他並不僅僅是一個人,而是有人外殼的神,沒有人能完全測透他,也沒有一個人能完全了解他。看不見的神、摸不著的神是所有人都愛戴和歡迎的,神若僅是一個人看不著的靈,那人信神就太容易了,人可以隨便想像,任意選擇一個自己喜歡的形像來充當神的形像,以便人自己心裡高興、痛快。這樣,人就可以毫不顧忌地做自己的「神」最喜歡、最願意幹的事,而且人自己都認為只有他自己才是對「神」最忠心、最虔誠的人,而別人則都是外邦狗,都是對神不忠心的人。可以說,在渺茫與道理中信神的人都是這樣追求,大同小異,並沒有太大的區別,只不過各人想像中的神的形像各有不同罷了,但其實質則都是相同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經典神話語《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選段二

拯救, 神的靈, 道成肉身, 追求, 神性

對於每一個在肉身中活著的人來說,追求性情變化得有追求目標,追求認識神得看見神的實際作為、看見神的實際面目,而這兩條只有神所道成的肉身才能達到,而且只有正常、實際的肉身才能達到,這就是道成肉身的必要性,是所有敗壞人類的需要。要求人認識神就得將人心中那些渺茫、超然的神的形像除去,要求人脫去敗壞性情務必得先認識這些敗壞性情,若只是人來作這個工作,以便達到除去人心中渺茫神的形像,那就達不到應有的果效。人心中渺茫神的形像並不是用言語就可揭穿、就可擺脫以至於完全除去的,如果這樣作,到頭來仍不能將人根深蒂固的東西除去,只有用實際的神、用神原有的形像來取代人這些渺茫超然的東西,使人逐步認識,這樣才能達到原有的果效。人認識自己以往追求的是渺茫的、是超然的,達到這一果效並不是靈的直接帶領,更不是某一個人的教導,而是因著道成肉身的神的緣故。正因為道成肉身的神的正常、實際與人想像中的渺茫、超然的神相對立,所以道成肉身的神正式作工之時就將人的觀念都顯露出來。藉著道成肉身的神的襯托才將人原有的觀念都顯露出來了,若沒有道成肉身的神的對照就顯露不出人的觀念,也就是沒有實際的襯托就顯露不出渺茫的東西。這工作是任何一個人用言語都不能代替的,也是任何一個人用言語不能說透的。神自己能作自己的工作,任何一個人不能代替,不論人的言語有多麼豐富,都不能將神的實際、正常講透,只有神親自作工在人中間,將他的形像、他的所是全部公布於眾,這樣,人才能更實際地認識他,才能更清楚地看見他,這一果效是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達不到的。當然,這一作工果效也是神的靈所不能達到的。神能將敗壞的人拯救出來脫離撒但的權勢,但這一工作並不是神的靈能直接達到的,而是神的靈穿戴的肉身、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唯一能作的工作。這個肉身是人也是神,是有正常人性的人,也是有完全神性的神,所以,儘管這個肉身不是神的靈,而且與靈大不相同,但拯救人的仍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是靈也是肉身。不管怎麼稱呼,總歸是神自己拯救了人類,因為神的靈與肉身是不可分割的,是肉身作的工作也是神的靈作的工作,只不過不是以靈的身分作工,而是以肉身的身分來作工。需要靈直接作的工作就不需道成肉身,需要肉身作的工作靈就不能直接作,只能以道成肉身的方式來作工,這都是工作的需要,是敗壞的人類的需要。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選段四

        人經撒但敗壞了,而人又是神造的最高的受造之物,所以人需要神的拯救。拯救的對象是人,並不是撒但,拯救的是人的肉體,是人的靈魂,並不是魔鬼。撒但是神毀滅的對象,人是神拯救的對象,而人的肉體叫撒但敗壞了,所以務必得先拯救人的肉體。人的肉體敗壞最深,成了抵擋神的東西,甚至公開抵擋否認神的存在,敗壞的肉體簡直是頑固不化,肉體的敗壞性情是最不好對付、最不容易改變的。撒但來在人的肉體中攪擾,利用人的肉體來攪擾神的工作,破壞神的計劃,從而人也就成了撒但,成了神的仇敵。要拯救人先得將人征服,因此,神也不甘示弱,來在肉身中作他要作的工作,與撒但展開爭戰,目的是為了拯救被敗壞的人類,打敗、毀滅悖逆他的撒但。藉著征服人的工作來打敗撒但,同時拯救敗壞的人類,這是兩全其美的工作。他在肉身之中作工、在肉身之中說話、在肉身之中擔當一切工作,就是為了更好地與人接觸,更好地征服人。最後一次道成肉身把末世作的工作都在肉身中結束,將所有的人各從其類,結束他的整個經營,也結束他在肉身中的全部工作。所有在地上的工作結束之後,他就徹底得勝了。在肉身中作工的神把人類徹底征服了,把人類徹底得著了,這不是神的全部經營結束了嗎?神在肉身的工作一結束,把撒但徹底打敗了,神已經得勝了,撒但就再也沒有機會在人身上敗壞了。第一次道成肉身作工是救贖、赦免人的罪,現在是征服,把人徹底得著,這樣,撒但就再也沒法作了,徹底失敗了,神也就完全得勝了,這是肉身作的工作,也是神自己作的工作。三步工作的起始工作是神的靈直接作的,並不是肉身作的工作,三步工作的收尾工作則是道成肉身的神作的,並不是靈直接作的,中間一步救贖的工作也是在肉身中的神作的工作。在整個經營工作當中,最重要的工作是將人拯救出來脫離撒但的權勢,關鍵的工作是將敗壞的人徹底征服,使被征服的人能恢復人原有的敬畏神的心,能達到有正常人的生活,也就是有正常的受造之物的生活,這是關鍵的工作,是經營工作的核心。在這三步拯救工作之中,第一步律法的工作與經營工作的核心相差許多,只是稍有一點拯救工作的外表,並沒有開始著手將人從撒但的權下拯救出來的工作。之所以第一步工作是靈直接作,就是因為律法下的人只知道守住律法,並沒有更多的真理,因為律法時代的工作幾乎不涉及人的性情變化,更不關乎如何將人從撒但權下拯救出來的工作,就此神的靈將這步極其簡單的不涉及人敗壞性情的工作給完成了。這步工作與經營的核心沒有太大的關係,與正式拯救人的工作也沒有太大的關聯,也就不需要神道成肉身來親自作工。靈作的工作隱含、難測,而且令人心驚膽戰不易接近,不適應直接作拯救的工作,不適應直接作人的生命供應。最適合人的還是將靈的工作變成另一種與人相近的方式,即最適合人的就是神成為一個普通、正常的人來作工作,這就得神道成肉身來代替靈的工作了,這個作工方式對人來說是最適合不過了。在這三步作工之中兩步作工是肉身作的,而這兩步作工又是經營工作的關鍵環節,兩次道成肉身是互相補充、互相完善的,第一步道成肉身為第二步打基礎,可以說兩次道成肉身是成一體的,並不是格格不入的。這兩步工作之所以以道成肉身的身分來作工,就是因為這兩步工作對於整個經營工作實在是太重要了,幾乎可以說沒有兩次道成肉身的作工,整個經營工作就會停滯不前,拯救人類的工作也就是無稽之談了。工作的重要與否,是根據人類的需要、根據人類墮落的實情、根據撒但的悖逆與攪擾工作的輕重程度而言的,而能勝任工作的準確對象是根據工作者的作工性質、根據工作的重要性才確定的。就工作的重要程度來說,到底如何採取作工的方式,是神的靈直接作工,是道成肉身作工,還是用人來作工,在這三者中間首先淘汰的是「用人來作工」的方式,其餘根據工作的性質,也根據靈與肉身作工的性質來看,最終確定,還是肉身作工比靈直接作工對人更有益處,而且工作佔有更多的優勢,這是當時確定是靈還是肉身作工的神的意念。作每一步工作都是有意義而且有根據的,並不是憑空想像,也不是隨意亂作,都是有一定智慧在其中的,這是神作所有工作的內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