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神話語《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選段三

信神, 拯救, 人性, 道成肉身, 神

  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為他作工的對象是被撒但敗壞的屬肉體的人,並不是撒但的靈,也不是任何一種不屬肉體的東西,正因為是人的肉體被敗壞了,所以他才將屬肉體的人作為他作工的對象,更因為人是被敗壞的對象,所以他無論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選用人作他唯一的作工對象。人是肉體凡胎,是屬血氣的,而神又是可以拯救人的唯一對象,這樣,神作工作就有必要成為與人有一樣屬性的肉身來作工作,以便達到更好的作工果效。正因為人是屬肉體的而且人並沒有勝罪與擺脫肉體的能力,所以神作工作也就務必得成為肉身來作工。雖然神道成肉身的實質、身分與人的實質、身分大不相同,但是從他的外貌來看卻是與人一樣的,他有正常人的外貌,有正常人性的生活,在人來看根本發現不了他與正常人不相同的地方,就這一正常的外貌、這一正常的人性就足可來作他在正常人性裡作的神性的工作。他的肉身有利於他在正常人性裡的工作,有利於他在人中間的工作,他的正常人性更有利於他在人中間的拯救工作,雖然他的正常人性在人中間掀起不少風波,但是這些風波並不影響他作工的正常果效。總之,他正常肉身的作工對人來說還是有極大益處的,儘管多數人都接受不了他的正常人性,但他的作工還是能達到果效的,而且這個果效是藉著正常人性達到的,這是不可疑惑的。他在肉身中作工使人所得到的東西遠遠超過人對他正常人性所存觀念的十倍、幾十倍,而這些觀念到最終都會被他作的工作淹沒,工作達到的果效即人對他的認識遠遠超過對他的觀念的數量。他在肉身中的工作是不可想像的,也是不可估量的,因為他的肉身並不是與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一樣的肉身,外殼雖相同但實質並不一樣。因著他的肉身使人對神產生許許多多的觀念,但他的肉身也能讓人得著許許多多的認識,甚至他的肉身能征服任何一個與他有相似外殼的人,因他並不僅僅是一個人,而是有人外殼的神,沒有人能完全測透他,也沒有一個人能完全了解他。看不見的神、摸不著的神是所有人都愛戴和歡迎的,神若僅是一個人看不著的靈,那人信神就太容易了,人可以隨便想像,任意選擇一個自己喜歡的形像來充當神的形像,以便人自己心裡高興、痛快。這樣,人就可以毫不顧忌地做自己的「神」最喜歡、最願意幹的事,而且人自己都認為只有他自己才是對「神」最忠心、最虔誠的人,而別人則都是外邦狗,都是對神不忠心的人。可以說,在渺茫與道理中信神的人都是這樣追求,大同小異,並沒有太大的區別,只不過各人想像中的神的形像各有不同罷了,但其實質則都是相同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廣告

經典神話語《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選段二

拯救, 神的靈, 道成肉身, 追求, 神性

對於每一個在肉身中活著的人來說,追求性情變化得有追求目標,追求認識神得看見神的實際作為、看見神的實際面目,而這兩條只有神所道成的肉身才能達到,而且只有正常、實際的肉身才能達到,這就是道成肉身的必要性,是所有敗壞人類的需要。要求人認識神就得將人心中那些渺茫、超然的神的形像除去,要求人脫去敗壞性情務必得先認識這些敗壞性情,若只是人來作這個工作,以便達到除去人心中渺茫神的形像,那就達不到應有的果效。人心中渺茫神的形像並不是用言語就可揭穿、就可擺脫以至於完全除去的,如果這樣作,到頭來仍不能將人根深蒂固的東西除去,只有用實際的神、用神原有的形像來取代人這些渺茫超然的東西,使人逐步認識,這樣才能達到原有的果效。人認識自己以往追求的是渺茫的、是超然的,達到這一果效並不是靈的直接帶領,更不是某一個人的教導,而是因著道成肉身的神的緣故。正因為道成肉身的神的正常、實際與人想像中的渺茫、超然的神相對立,所以道成肉身的神正式作工之時就將人的觀念都顯露出來。藉著道成肉身的神的襯托才將人原有的觀念都顯露出來了,若沒有道成肉身的神的對照就顯露不出人的觀念,也就是沒有實際的襯托就顯露不出渺茫的東西。這工作是任何一個人用言語都不能代替的,也是任何一個人用言語不能說透的。神自己能作自己的工作,任何一個人不能代替,不論人的言語有多麼豐富,都不能將神的實際、正常講透,只有神親自作工在人中間,將他的形像、他的所是全部公布於眾,這樣,人才能更實際地認識他,才能更清楚地看見他,這一果效是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達不到的。當然,這一作工果效也是神的靈所不能達到的。神能將敗壞的人拯救出來脫離撒但的權勢,但這一工作並不是神的靈能直接達到的,而是神的靈穿戴的肉身、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唯一能作的工作。這個肉身是人也是神,是有正常人性的人,也是有完全神性的神,所以,儘管這個肉身不是神的靈,而且與靈大不相同,但拯救人的仍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是靈也是肉身。不管怎麼稱呼,總歸是神自己拯救了人類,因為神的靈與肉身是不可分割的,是肉身作的工作也是神的靈作的工作,只不過不是以靈的身分作工,而是以肉身的身分來作工。需要靈直接作的工作就不需道成肉身,需要肉身作的工作靈就不能直接作,只能以道成肉身的方式來作工,這都是工作的需要,是敗壞的人類的需要。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選段四

        人經撒但敗壞了,而人又是神造的最高的受造之物,所以人需要神的拯救。拯救的對象是人,並不是撒但,拯救的是人的肉體,是人的靈魂,並不是魔鬼。撒但是神毀滅的對象,人是神拯救的對象,而人的肉體叫撒但敗壞了,所以務必得先拯救人的肉體。人的肉體敗壞最深,成了抵擋神的東西,甚至公開抵擋否認神的存在,敗壞的肉體簡直是頑固不化,肉體的敗壞性情是最不好對付、最不容易改變的。撒但來在人的肉體中攪擾,利用人的肉體來攪擾神的工作,破壞神的計劃,從而人也就成了撒但,成了神的仇敵。要拯救人先得將人征服,因此,神也不甘示弱,來在肉身中作他要作的工作,與撒但展開爭戰,目的是為了拯救被敗壞的人類,打敗、毀滅悖逆他的撒但。藉著征服人的工作來打敗撒但,同時拯救敗壞的人類,這是兩全其美的工作。他在肉身之中作工、在肉身之中說話、在肉身之中擔當一切工作,就是為了更好地與人接觸,更好地征服人。最後一次道成肉身把末世作的工作都在肉身中結束,將所有的人各從其類,結束他的整個經營,也結束他在肉身中的全部工作。所有在地上的工作結束之後,他就徹底得勝了。在肉身中作工的神把人類徹底征服了,把人類徹底得著了,這不是神的全部經營結束了嗎?神在肉身的工作一結束,把撒但徹底打敗了,神已經得勝了,撒但就再也沒有機會在人身上敗壞了。第一次道成肉身作工是救贖、赦免人的罪,現在是征服,把人徹底得著,這樣,撒但就再也沒法作了,徹底失敗了,神也就完全得勝了,這是肉身作的工作,也是神自己作的工作。三步工作的起始工作是神的靈直接作的,並不是肉身作的工作,三步工作的收尾工作則是道成肉身的神作的,並不是靈直接作的,中間一步救贖的工作也是在肉身中的神作的工作。在整個經營工作當中,最重要的工作是將人拯救出來脫離撒但的權勢,關鍵的工作是將敗壞的人徹底征服,使被征服的人能恢復人原有的敬畏神的心,能達到有正常人的生活,也就是有正常的受造之物的生活,這是關鍵的工作,是經營工作的核心。在這三步拯救工作之中,第一步律法的工作與經營工作的核心相差許多,只是稍有一點拯救工作的外表,並沒有開始著手將人從撒但的權下拯救出來的工作。之所以第一步工作是靈直接作,就是因為律法下的人只知道守住律法,並沒有更多的真理,因為律法時代的工作幾乎不涉及人的性情變化,更不關乎如何將人從撒但權下拯救出來的工作,就此神的靈將這步極其簡單的不涉及人敗壞性情的工作給完成了。這步工作與經營的核心沒有太大的關係,與正式拯救人的工作也沒有太大的關聯,也就不需要神道成肉身來親自作工。靈作的工作隱含、難測,而且令人心驚膽戰不易接近,不適應直接作拯救的工作,不適應直接作人的生命供應。最適合人的還是將靈的工作變成另一種與人相近的方式,即最適合人的就是神成為一個普通、正常的人來作工作,這就得神道成肉身來代替靈的工作了,這個作工方式對人來說是最適合不過了。在這三步作工之中兩步作工是肉身作的,而這兩步作工又是經營工作的關鍵環節,兩次道成肉身是互相補充、互相完善的,第一步道成肉身為第二步打基礎,可以說兩次道成肉身是成一體的,並不是格格不入的。這兩步工作之所以以道成肉身的身分來作工,就是因為這兩步工作對於整個經營工作實在是太重要了,幾乎可以說沒有兩次道成肉身的作工,整個經營工作就會停滯不前,拯救人類的工作也就是無稽之談了。工作的重要與否,是根據人類的需要、根據人類墮落的實情、根據撒但的悖逆與攪擾工作的輕重程度而言的,而能勝任工作的準確對象是根據工作者的作工性質、根據工作的重要性才確定的。就工作的重要程度來說,到底如何採取作工的方式,是神的靈直接作工,是道成肉身作工,還是用人來作工,在這三者中間首先淘汰的是「用人來作工」的方式,其餘根據工作的性質,也根據靈與肉身作工的性質來看,最終確定,還是肉身作工比靈直接作工對人更有益處,而且工作佔有更多的優勢,這是當時確定是靈還是肉身作工的神的意念。作每一步工作都是有意義而且有根據的,並不是憑空想像,也不是隨意亂作,都是有一定智慧在其中的,這是神作所有工作的內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神愛拯救——我與乳腺癌擦肩而過

日本 雅子

  我出生於一個軍人幹部家庭,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我從小就很自信。從小學開始我就是學校的優等生,家裡的獎狀也是成摞地放在那裡,我自認為重點中學、重點高中非我莫屬。高中畢業後,我又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男女比例20:1的高等軍事院校,接受高等教育和嚴格的軍事化訓練,取得這些成績使我自信地認為:我的命運在我的手中掌握。

  大學畢業後,我順利進入了一家外企公司。因著我的家庭、學歷和自身的成績,我成了公司重點培養的對象。當時,一個有著多年工作經驗的老會計師經常找我麻煩,但我靠著自己的努力,很快獲得了公司領導的認可。半年以後,領導就把財務部門交給我管理,我再一次用自己的能力證明:我可以掌握自己的命運。

  一年後,我放棄了外企的高薪工作到日本留學。當時家人和朋友都不能理解我的選擇,認為我現在工作那麼好,何必要去留學吃苦。但我認為,只要我肯努力,無論去到哪裡我都可以生活得很好。半工半讀的生活當然是清苦的,但我從來沒有向家裡伸手要過一分錢。六年的留學生活結束後,我以留學生首席的成績順利取得了學位。從畢業至今,我無論在哪個公司上班,我的能力和我的工作態度都得到了公司領導的認可,甚至有的公司對中國留學生的印象不太好,但自從我加入公司後,他們都說以後會繼續用中國留學生。這一個又一個的成就讓我更加堅信:我可以掌握自己的命運,靠自己沒有辦不了的事情。 Continue reading “神愛拯救——我與乳腺癌擦肩而過"

《道成肉身的奧祕(四)》選段二

        神拯救人,並不是直接以靈的方式、以靈的身分來拯救人,因為他的靈是人摸不著、看不見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靈的角度來直接拯救人,人就沒法得著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個受造之人的外殼,人也沒法得著這救恩。因為人根本沒法靠近他,就如耶和華的雲彩無人能靠近一樣,只有他成為受造的人,也就是他將他的「道」裝在他要成為的肉身中,才能將這「道」親自作在所有跟隨他的人身上,人才能親自聽見他的道、看見他的道,以至於得著他的道,藉此人才能被完全拯救出來。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凡屬血氣的無一人能得著這極大的救恩,也沒有一個人能蒙拯救的。若是神的靈直接作工在人中間,那人都會被擊殺的,或者會因著人沒法接觸神而被撒但徹底擄去。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將人從罪中贖出來,是藉著耶穌的肉身來將人贖出來,就是將人從十字架上救了下來,但是撒但的敗壞性情仍在人的裡面存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不再是作贖罪祭了,而是將那些從罪中贖出來的人徹底拯救出來,讓那些罪得赦免的人能夠脫離罪,得著完全的潔淨,達到性情變化而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歸到神的寶座前,這樣人才完全聖潔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福音電影《天路艱險》精彩片段:主再來是道成肉身有聖經根據

視頻簡介

很多人在迎接主再來的事上,只注重聖經中主再來要駕雲降臨的預言,卻忽略了主再來是道成肉身的預言,只注重痴情望天等候駕雲向人顯現,有的人甚至還盲目隨從宗教領袖,把凡是見證道成肉身顯現的都定為假的,這樣的領受與實行合乎聖經嗎?能尋找到神末世的顯現作工嗎?能成為聰明童女迎接到新郎嗎?那麼主再來是道成肉身,聖經中究竟是如何預言的呢?本短片將為你揭開迎接主再來最需要明白的關鍵奧祕!

福音小品《主在叩門》你迎接到主了嗎

視頻簡介

小品《主在叩門》告訴我們末世主來用話語叩人心門,聰明童女會聽神的聲音,赴上羔羊的筵席。

牧師常守道一直苦盼的到來,當甄弟兄向他見證主已經回來時,他卻持守觀念想像,認為主來是駕雲降臨,一直封閉心門不聽真道。這次,甄弟兄又與他一起探討關於主再來的經文,他才發現聖經早已預言末世主來是先道成肉身隱祕降臨,發聲說話潔淨人,後公開顯現賞善罰惡。同時,也明白了主向人叩門的真意,迎接主來關鍵是得會聽神的聲音。他從全能神的話中聽出了神的聲音,終於打開心門迎接到了主的再來。

《道成肉身的奥秘(四)》选段一

        恩典时代耶稣没少作那些工作,医病赶鬼、按手祷告、给人祝福,今天再那样作就没有意义了。圣灵当时就是那么作的,因为是恩典时代,人有足够的恩典可以享受,不需要人付任何代价,只要信就可得着恩典,对任何人都特别恩待。现在时代变了,神的工作又向前发展了,而是借着刑罚、审判脱去人的悖逆,脱去人里面不洁净的东西。那一步是救赎,所以他非得那样作,给人足够的恩典让人享受,才能把人从罪中救赎出来,借着恩典使人的罪得赦免。这一步是借着刑罚、审判,话语的击打,话语的管教、揭露,使人里面不义的东西显露出来,之后达到被拯救,是比救赎更进深的工作。恩典时代的恩典已够人享用了,人已经历过了,不让人再享受了,这工作已过时了,不作了。现在是借着话语的审判来拯救人,人受审判刑罚熬炼,性情有了变化,不都是因着我说出的这些话吗?每步工作所作的都是按着全人类的发展情况来作的,都是根据时代作的,所作的工作都有意义,都是为了最终的拯救,都是为了以后人类能有美好的归宿,为了人最终的各从其类。 Continue reading “《道成肉身的奥秘(四)》选段一"

《道成肉身的奥秘(三)》选段

神,敬拜,榮耀,新時代,道成肉身

  神道成肉身并不是有意让人认识他的肉身,也不是为了让人分辨神道成的肉身与人的肉体有何区别,也不是为了操练人的善辨能力,更不是有意让人来敬拜神所道成的肉身,而神从此大得荣耀,这些都不是神道成肉身的原意,神道成肉身也不是为了定人的罪或有意显明人,或有意与人过不去,这都不是神的原意。他每次的道成肉身都是不可避免的工作,是为了他更大的工作、更大的经营,他才这样作,并不是像人想象的那样。神来在地上都是工作的需要,都是必须的,并不是有意来到地上溜达,而是来作他该作的工作,否则,他何必担这么重的担子、冒这么大的风险作这工作呢?神道成肉身都是迫不得已的,都是有特别意义的,若只是为了让人看看、开开眼界,那他绝对不会轻易来在人间的。他来在地上是为了他的经营,为了他更大的工作,为了他能将人更多地得着,是来了代表时代,是来了打败撒但,而且是穿上肉身来打败撒但,更是为了带领全人类的生活,这都关乎到他的经营,是关乎全宇的工作。若神道成肉身仅是为了让人认识他的肉身,让人开眼界,那他何不到各国去周游一番呢?这不是极容易的事吗?但他却没有那样作,而是选择了合适的地方来落脚,开始了他该作的工作。就这一个肉身就相当有意义,他代表整个时代,他又开展了整个时代的工作,他是结束旧时代的也是开展新时代的,这些都是关乎到神的经营的大事,都是神来在地上所作的一步工作的意义。

摘自《道成肉身的奥秘(三)》

《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選段

  現在作的工作是將恩典時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中的工作向前發展了,恩典時代雖結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進深了。為什麼一再說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律法時代的基礎上作的?就是說,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時代工作的繼續,也是律法時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緊緊相聯,一環緊扣一環。為什麼還說這步工作是在耶穌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若不在耶穌那步作工的基礎上,這步還得釘十字架,還作上步的救贖的工作,這就沒有意義了。所以,不是工作徹底結束了,乃是時代向前推移了,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可以說,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時代的基礎上的,也是建立在耶穌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建造起來的,並不是這步工作是另外又起頭了,三步工作的綜合才可稱為六千年的經營計劃。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工作的基礎上作的,如果這兩步工作沒關係,那這步為什麼不重新釘十字架?為什麼不擔當人的罪?也不是聖靈感孕,也不釘十字架擔當人的罪,而是直接來刑罰人,若不在釘十字架之後作刑罰人的工作,而且現在來了還不是聖靈感孕,那就沒資格來刑罰人,正因為與耶穌是一,才直接來刑罰、審判人的。這一步的工作都是在以前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所以說這樣的工作才能將人一步一步拯救出來。耶穌與我是從一位靈來的。雖然肉身沒關係,但靈是一位;作工的內容雖不一樣,擔當的工作也不一樣,但實質是一樣的;肉身所取的形像不一樣,那是因著時代不同,因著工作的需要而不相同;職分不同,帶來的工作也就不一樣,向人顯明的性情也不一樣。所以人今天所看見的、所領受到的與以往都不一樣,這都是因著時代的不同而有的。儘管他們的肉身的性別並不相同,形像也不相同,也不是生在一個家族中,更不是生在同一個時期,但他們的靈是一位。儘管他們的肉身沒有任何血統關係,也沒有任何肉體關係,但這些並不能否認他們是神在兩個不同時期所道成的肉身。是神道成的肉身,這個是不可推諉的事實,但他們並不是相同的血緣,他們也沒有共同的人類語言(一個是會說猶太語的男性,一個是專說中國漢語的女性),就因著這些,他們便分布在不同的國家中來作各自該作的工作,而且是在不同的時期。儘管他們是一位靈,也就是具有相同的實質,但他們的肉身的外殼根本沒有完全相仿的地方,只不過有相同的人性,但就肉身的長相、出生並不相同。就這些並不影響各自的作工,也並不影響人對他們的認識,因為他們總歸還是一位靈,誰也不能把他們拆開,儘管他們沒有血緣關係,但就他們的靈支配了他們的全人,使他們在不同時期擔當了不同的工作,而且他們的肉身並不是一個血統。就如耶和華的靈並不是耶穌的靈的父一樣,也就如耶穌的靈根本不是耶和華的靈的子一樣,他們乃是一位靈。就如今天道成肉身的神與耶穌一樣,沒有血系相聯,但他們本為一,這乃是因為他們的靈原是一位。他能作憐憫慈愛的工作,也能作公義審判的工作,能作刑罰人的工作,還能作咒詛人的工作,到最終還能作滅世懲罰惡人的工作,這不都是他自己作的嗎?這不是神的全能嗎?他既能給人頒布律法,又能給人頒布誡命,還能帶領當時的以色列人在地上生活,帶領人建聖殿、建祭壇,把所有的以色列人都掌握在他的權下,因著他的權柄他與以色列人在地上生活了兩千年。以色列人都不敢悖逆,都敬畏耶和華,遵守誡命,這都是因著他的權柄與他的全能而作的工作。到恩典時代耶穌來了救贖墮落的全人類(並不單是以色列人),他施憐憫慈愛給人,人看見的恩典時代的耶穌滿了慈愛,對人總是愛,因為他就是來拯救人脫離罪的,他能饒恕人的罪,直到他上了十字架徹底將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在這個時期,神就是以憐憫慈愛出現在人的面前,也就是他成了人的贖罪祭,為人的罪而釘了十字架永遠饒恕人的罪。他有憐憫慈愛,還能忍耐,講愛心,凡是跟隨耶穌的恩典時代的人,也都講凡事忍耐、有愛心,一味地受苦,別人打、罵、用石頭砸都不反抗。到最終這一步就不那樣作了,就如耶穌與耶和華的靈雖是一位,但作的工作不完全一樣,耶和華作工不是結束時代,而是帶領時代,是開展人類在地上的生活,而現在是征服那些外邦中被敗壞至深的人類,而且現在不是只帶領中國家族,乃是帶領全宇宙。你看現在只在中國作,其實在國外也開始擴展了,為什麼外國人一再尋求真道?就是靈開始動工了,而且現在說話是對全宇之人說的話,這就已經動了一半工程了。就神的靈從創世到現在動了如此大的工程,而且是在不同的時代作了不同的工作,也是在不同的國家中作工,每個時代人都看見他不相同的性情,當然這都是藉著他所作的不同的工作而顯明的。他是滿了慈愛、滿了憐憫的神,他是人的贖罪祭,是人的牧人,但他又是人的審判,是人的刑罰,是人的咒詛,他能帶領人在地上生活兩千年,也能將敗壞了的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到了今天,他又能將不認識他的人類征服在他的權下,讓人都完全順服他。到最終把全宇之人裡面不潔淨、不義的東西都焚燒淨盡,讓人看見他不僅是憐憫慈愛的神,他也不僅是智慧、奇妙的神,也不僅是聖潔的神,更是審判人的神。對全人類的惡者來說,他是焚燒、審判、懲罰;對被成全的人來說,他是患難、熬煉、試煉,還有安慰、扶持、話語供應、對付、修理;對被淘汰的人來說,是懲罰,也是報應。你說神是不是全能?他什麼工作都能作,並不是按你想像的他就能釘十字架,你把神看得太低了!他只能釘十字架把整個人類救贖出來就完事了嗎?然後你就能跟著他上天堂吃生命樹的果子,喝生命河的水……能那麼簡單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