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到底稱許什麼樣的人?

請問:我在聖經中看到主耶穌說:「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馬太福音7:22-23)我不明白,為什麼這些奉主的名傳道、奉主的名醫病趕鬼行許多異能的人,主卻稱這些人是作惡的人呢?

jesus loves children, israel, old age

針對這個問題,首先我們要明白神衡量人的標準是什麼!神稱許人的標準又是根據什麼?在人的觀念裡會認為那些花費奉獻多、講道、醫病趕鬼多的人都應該是主稱許的人,其實神衡量人是善還是惡從來都不會根據人作工多少、奉獻多少,而是看人是否遵行了神的旨意,是否跟上了神的腳蹤。正如啟示錄中預言說:「這些人未曾沾染婦女,他們原是童身。羔羊無論往哪裡去,他們都跟隨他。他們是從人間買來的,作初熟的果子歸與神和羔羊。」(啟示錄14:4)可見,神要的是無論神往哪兒去,都緊跟他腳蹤的人,這樣的人才能蒙神稱許。人若持守老舊的作工、說話,跟不上神作工的最新步伐,不實行神現時的說話,這樣的人無論怎樣奉主的名勞苦作工,也是悖逆神、抵擋神的人,是被神淘汰的對象。

就如律法時代,那些事奉耶和華神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他們都受了很多的苦:那些祭司們甚至長年累月地在聖殿裡事奉耶和華神,無論酷暑嚴寒他們從未停止過;那些文士和法利賽人,他們走遍洋海陸地四處傳講耶和華神的律法,竭力為耶和華神盡忠。但是,當主耶穌來作工的時候,他們卻持守聖經的字句,認為神再來必須得叫彌賽亞,信神就得在聖殿裡敬拜神、守安息日、看舊約聖經等等,而拒不接受主耶穌新時代的作工說話,還抵擋、褻瀆主耶穌,將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最終他們被主耶穌所定罪,遭到了神的懲罰,永遠地失去了蒙拯救的機會。而那些跟隨主耶穌腳蹤的人,如彼得、約翰、雅各、撒瑪利亞婦人,他們在律法時代同樣敬拜耶和華,遵行耶和華的律法,但當神作新工作的時候,他們從律法下走了出來,順服、接受了神的新作工,因此獲得了神的稱許,得著了主耶穌的救恩。可見,當神作新工作時,人能順服、接受,跟上神的作工步伐就能蒙神稱許,以往所受的苦也會被神紀念。而那些跟不上神新工作的人,他們都是事奉神卻不認識神還能抵擋神的人,這些人再怎麼奉神的名作工,也不能得著神的稱許,神會對他們說「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馬太福音7:22-23)

在末世神又根據人類的需要親自道成肉身發表話語,作了一步審判刑罰、潔淨人類的工作。而那些在宗教場所裡的基督徒,就像律法時代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一樣,他們認為神來了還得叫耶穌,不應該叫全能神;神來了還得為人醫病趕鬼,一味地饒恕人、憐憫人,不應發表公義威嚴不容人觸犯的性情,不應該發表話語作審判刑罰人的工作;神來了必須得駕著白雲重歸,不應該道成肉身隱祕地作工在人中間……他們種種的觀念想像早已將神定規在自己的觀念中,他們用自己的觀念想像來衡量主耶穌的重歸,這樣怎麼能迎接到主的再來、聽到主的聲音呢?這樣與神為敵的人再怎麼奉主耶穌的名傳道、醫病趕鬼、行異能,神也不會悅納他們的。

全能神說:「那些曾經守住耶和華律法的人、曾經為十字架而受苦的人,若不能接受末了這一步工作,那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都是無用的。聖靈的作工最明顯的表現就是現實不守舊,跟不上今天作工的、與今天的實行脫節的就都是抵擋不接受聖靈作工的,這樣的人都是抵擋神現時作工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能跟上聖靈現時的作工,跟上神的腳蹤,神帶領到哪你就跟到哪,這樣的人就有神的祝福。那些沒跟上聖靈現時作工的人,他們沒進入神話語的作工之中,他們作工再多,受苦再大,跑的路再多,也都不算數,神不會稱許他們的。今天凡跟上神現實說話的人,都是在聖靈流裡的人,在神的現實說話以外的人都是在聖靈流以外的人,這樣的人不蒙神稱許。」(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從全能神的話中看到,神不看人跑了多少路,受了多少苦,付出了多少代價,而是看人是否跟上了神的腳蹤、是否獲得了聖靈的作工,是否是聰明的童女會聽神的聲音,這才是神衡量人是善是惡的標準。

神從始至終拯救人的心意沒有變。當神作了新的工作之時,神希望真心信神的人都能接受順服他的作工,跟上他的腳蹤,得著神賜給人類的救恩。我們只有跟上了神的腳蹤,赴上了羔羊豐盛的宴席,才能得著神的稱許。正如主耶穌說:「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馬太福音5:3)「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馬太福音5:6)所以,對待主耶穌的再來我們要謹慎對待,只有虛心尋求的人才不會錯過被提到神寶座前的機會。

郭香

全能神話語朗誦《道成肉身的奧祕(四)》(選段)

全能神說:「……恩典時代耶穌沒少作那些工作,醫病趕鬼、按手禱告、給人祝福,今天再那樣作就沒有意義了。聖靈當時就是那麼作的,因為是恩典時代,人有足夠的恩典可以享受,不需要人付任何代價,只要信就可得著恩典,對任何人都特別恩待。現在時代變了,神的工作又向前發展了,而是藉著刑罰、審判脫去人的悖逆,脫去人裡面不潔淨的東西。那一步是救贖,所以他非得那樣作,給人足夠的恩典讓人享受,才能把人從罪中救贖出來,藉著恩典使人的罪得赦免。這一步是藉著刑罰、審判,話語的擊打,話語的管教、揭露,使人裡面不義的東西顯露出來,之後達到被拯救,是比救贖更進深的工作。恩典時代的恩典已夠人享用了,人已經歷過了,不讓人再享受了,這工作已過時了,不作了。現在是藉著話語的審判來拯救人,人受審判刑罰熬煉,性情有了變化,不都是因著我說出的這些話嗎?每步工作所作的都是按著全人類的發展情況來作的,都是根據時代作的,所作的工作都有意義,都是為了最終的拯救,都是為了以後人類能有美好的歸宿,為了人最終的各從其類。」

「末了的工作就是說話,藉著說話人就能達到很大的變化。現在這些人接受這些話語之後所得著的變化,就比恩典時代人接受那些神蹟奇事之後所得的變化大得多。因為在恩典時代按手禱告鬼就從人身上出去了,但人裡面那些敗壞性情依舊存在,人的病是得著醫治了,人的罪是得著赦免了,但人究竟怎樣才能脫去裡面的撒但敗壞性情,這些工作在人身上還沒有作,人只是因信得救,因信罪得赦免,但人犯罪的本性仍沒有除去,仍在人的裡面存在。人的罪是藉著神的道成肉身而得著赦免的,並不是人的裡面就沒有罪了。人犯罪能藉著贖罪祭而得著赦免,但究竟如何能使人不犯罪,使人的罪性完全脫去,使人的罪性能夠有所變化,對這個問題人沒法解決。人的罪是得著了赦免,這是因著神釘十字架的工作,但人仍舊活在老舊的撒但敗壞性情之中,這樣,就得把人從撒但的敗壞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來,讓人的罪性完全脫去,而且不再發展,使人的性情都能達到變化。這就需要讓人明白生命長進的路,讓人明白生命之道,明白性情變化的途徑,而且讓人都按著這路去實行,達到人的性情逐漸變化,活在光的照耀之下,讓人所做的凡事都合乎神的心意,讓人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讓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達到人能完全從罪中出來,這樣,人才得著了完全的救恩。當耶穌作工時,人對耶穌的認識仍然是渺茫,仍然是模糊不清,一直認為他是大衛的子孫,說他是大先知,說他是贖人罪的仁慈的主。有些人憑著信心一摸他的衣角病就好了,瞎子也能看見,死人也能復活了,但就人裡面根深蒂固的撒但敗壞性情人發現不了,也不知怎麼脫去。人得著了許多恩典,就如肉體的平安、喜樂,一人信主全家蒙福,病得醫治等等這些恩典,其餘就是人的善行與人敬虔的外表,人能以此活著便是合格的信徒,這樣的信徒在死後才能進入天堂,就是得救了。但這些人生前根本不明白生命的道,只是犯罪認罪、犯罪認罪,並沒有性情變化的路,恩典時代人就是這種情形。人完全蒙拯救了嗎?沒有!所以,那步工作作完之後,還有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這步就是藉著話語來潔淨人,來達到讓人有路可行,這步若再趕鬼那就沒有果效、沒有意義了,因為人的罪性不能脫去,只停止在罪得赦免這個基礎上。藉著贖罪祭人已經罪得赦免了,因為十字架的工作已經結束,神已勝過撒但,但是人的敗壞性情還在人裡面存在,人還能犯罪抵擋神,神並沒有得著人類。所以這步用話語來揭示人的敗壞性情,讓人按著合適的路去實行。這步作的工作比上步更有意義,比上步作的工作果效更大,因為現在是話語直接供應人的生命,讓人的性情能夠徹底更新,是一步更徹底的工作,所以說,末了的道成肉身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義,徹底完成了神拯救人的經營計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