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閃電| 第 十 九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似乎在人的想像當中,神是非常高大的,而且是令人難測的,似乎神並不與人同居,似乎神因其高大而瞧不起人,但神卻打破人的觀念,將人的所有觀念都打消,將人的所有觀念都埋在「墳墓」裡令其化為灰燼。神對人觀念的態度猶如對待死人一般,隨便給其下定義,似乎「觀念」並無反應,所以神從創世到如今,一直在作著這個工作並沒有停止過。因為肉體的原因,人叫撒但敗壞,又因著撒但在地的作為,所以人在「經歷」當中就形成了各種各樣的觀念,這也叫做「自然形成」。這一步工作是神在地的最後一部分工作,所以神的作工方式達到了頂峰,而且對人加緊訓練,從而在最後的工作之中將人作成,達到最後滿足神的心意。以往在人之中只有聖靈的開啟、光照,不曾有神親自的發聲,當神親口發聲之時,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而今天的說話更令人不解,話中之意更是難測,似乎讓人眼花繚亂,因為帶引號的詞佔百分之五十。「當我說話之時,人都全神貫注來傾聽我聲;當我停止發聲時,人就又開始了自己的『經營』」,這當中就有帶引號的詞,神越這樣幽默地說話,越能吸引人看他的話,一方面讓人在鬆弛之中接受對付,主要的一方面是避免更多的人因著對神的話看不懂而灰心、失望,這是神與撒但交戰的一個手段。就這樣人才能對神的話感興趣,才能在摸不著頭緒的情況下而仍注重神的話。但在引號之外的詞也頗有魅力,因此更引人注目,更讓人愛神的話,從心中覺著神話的甘甜。因著神話的變化多端、豐豐富富,而且在所說的多少話中不曾有重複的名詞,所以在人的第三感覺之中,都認為神是常新不舊的。例如「不是讓人只做消費者,而是讓人做打敗撒但的生產者」這句話當中的「消費者」與「生產者」與以往說的某些話同義,但神並不呆板,而是讓人覺著神的新鮮,從而寶貝神的愛。在神口中的幽默都包含著神的審判與對人的要求,因為神的說話都有目的、都有意義,所以神的幽默並不是為了達到活躍氣氛或是讓人哈哈大笑,或是讓人放鬆肌肉,而是讓人從五千年的捆綁之中釋放出來,不再受捆綁,從而達到更好地接受神的話,神是採用讓人用糖水喝藥的方式,並不是採用強迫喝苦藥的方式,在甜中有苦,苦中又有甜。

Continue reading “東方閃電| 第 十 九 篇 說 話 的 揭 示"

東方閃電 | 話在肉身顯現・ 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 四 十 三 篇 說 話

  不是提醒過嗎?不要顧慮重重,就是不聽,粗心的人哪!啥時能摸著我的心?天天有新開啟,日日有新亮光,能有幾次是你們自己摸著的?還不是我親口告訴你們的?還是那樣被動,像蟲子,捅幾下動幾下,不能自己積極主動地與我配合,貼著我負擔,我想看看你們那活潑可愛的笑臉,看看我兒那活蹦亂跳的樣式都不能,就是呆頭呆腦,傻裡傻氣。你們應自己主動尋求,你們大膽追求吧!只管打開心門讓我住,謹慎!提防!教會中有的人是迷惑人的,要時時注重這話才行,免得自己生命受影響、受虧損。只要能大膽勇敢為我站起來說話,放心!我會負擔一切,我會加給你能力,只要滿足我心,我會時時向你顯明我的笑臉,時時顯明我的心意。只要剛強有骨氣,活出男孩子的性情,我為你撐腰,我會重用你。到我面前只管親近,不會說也不怕,只要你有尋求的心,我會賜給你話語,我不要華麗的詞藻,也不需你的阿諛奉承,我最恨這些。對這樣的人,我最看不慣,是我眼中釘,肉中刺,必須得除去,否則,我的兒子不能為我掌權,受轄制太厲害。我來為啥?還不是為我兒撐腰、壯膽,讓我兒受壓、受欺、受冷眼、受辱罵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大膽點,我時時與你同行、同活、同說、同舉動,不要怕,儘管說,你們總有情感、膽怯、懼怕。對教會建造無益處的,別說親爹親媽不信神的,就是在教會中光景不好、不能按我話行的,一定得除去,我不要那些東西,必須得剷除,一個不留。只管放開你的手腳,只要鑒察自己存心,不為自己得失,不為自己爭名奪利,不為自己的私人關係,我會隨著你,隨時指點於你,給你明確指出。

  兒呀!叫我怎麼說呢?儘管我這樣說,你們還是不體貼我的心,還是不敢,怕啥?為啥現在仍被律法束縛,被規條約束?我釋放了你們,你們還是沒有自由,怎麼回事?多多和我交通,我會告訴你。不要試探,我是實際,在我全無虛假,一切實際!說啥就是啥,決不反悔。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文章來源:第 四 十 三 篇 說 話

更多推薦:

東方閃電  |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我是怎樣接受全能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