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心不再流浪

東方閃電 | 漂泊的心不再流浪

菲律賓 諾博

  我叫諾博,是菲律賓人。從小我就跟著媽媽信神,和我的兄弟姐妹一起去教堂聽道。雖然我信主多年,但感覺自己沒有什麼變化,還跟外邦人一樣,心裡整天想的都是怎樣能賺到更多的錢,能過上好日子,享受好的生活。此外,我經常跟朋友去喝酒,一旦有餘錢還去賭博。儘管我知道做這些事不合主的心意,也常常向主禱告認罪,並且向主立定心志,說我會改變自己這些不好的習慣,從此不再犯罪,但在朋友的勾引與慫恿下,我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就這樣,我變得越來越墮落,也不再用誠心向神禱告,每週只是作幾次簡單的禱告應付了事。有時候我感到很絕望,因為我知道主再來的時候要根據每一個人的所做所行審判人,決定每一個人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我覺得自己這樣墮落,神不會再原諒我了。後來,我結婚有了孩子,滿腦子想的都是妻子兒女,早將信神的事拋在腦後了。為了兒女的未來,也為了實現自己發家致富的願望,我決定出國打工,於是我來到了臺灣。找到工作後,我還是沒有改變自己以往的生活方式,閒暇之餘,我都會跟同事一起去唱歌、喝酒,過著吃喝玩樂的生活,早將信神的事拋在了腦後。 Continue reading “漂泊的心不再流浪"

廣告

得之淡然 失之坦然——順服神最好

東方閃電 | 得之淡然 失之坦然——順服神最好

美國 馬拿

  人生在世不免要面臨得與失,有很多人得的時候高興,失的時候痛苦、失落,甚至有很多人拼盡自己的全力想得到自己希望得到的,但事實往往不能如人所願,因此很多人覺得人生總是不如意。之前我也總是憑自己的能力去做事,收穫的都是失敗痛苦,但後來藉著經歷一些事,我的觀點有了轉變:得之淡然,失之坦然——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最好,活得也釋放自由了。

  由於我在體育方面有些優勢,有一次,我有幸代表學校參加一場市級的短跑比賽。以前參加學校運動會時,我經常包攬短跑項目的所有金牌,因此我對這次比賽信心滿滿,儼然一副傲視群雄的姿態。比賽前的訓練我也是馬馬虎虎,心想:反正以我的實力得獎牌肯定是十拿九穩,比賽也就是去跑一下而已。可是,媽媽卻一直對我說:「名次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要學會依靠神,會經歷神的作工。凡事交託給神,順服神的主宰才能坦然釋放,要是憑自己肯定會失敗的。」道理上,我知道媽媽說得對,但我心想:神是創造宇宙萬物的獨一真神,這麼小的一場比賽還需要麻煩神嗎?況且,這場比賽的結果根本不用擔心,獎牌我肯定是手到擒來。 Continue reading “得之淡然 失之坦然——順服神最好"

因「病」得「福」——神愛篇(有聲讀物)

日本 杜鵑

東方閃電 | 因「病」得「福」——神愛篇(有聲讀物)

  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農村家庭,從小過著被人看不起的生活,甚至有時吃了上頓沒下頓,更別說有零食和玩具了。因著家裡窮,我小時候一直都是穿姐姐穿過的衣服,衣服又肥又大,因此在學校裡,我經常被同學譏笑,同學們也不願意和我來往,我的童年過得特別痛苦。從那時起,我就暗暗告訴自己:長大後一定要賺很多錢,做人上人,不再被人瞧不起。因著家裡沒錢,初中沒畢業我就被迫輟學,去了縣城的藥廠打工。為了能賺到更多的錢,我經常加班到晚上9至10點鐘,但所賺的錢根本達不到我的目標。後來聽說姐姐賣菜五天就能賺到我一個月的工資,我立即辭掉了藥廠的工作,開始去賣菜。一段時間後,我看到賣水果賺錢更多,於是我又做起了水果生意。和丈夫結婚後,我們又開了飯店。我心想:開了飯店應該能賺到更多的錢,有了可觀的收入自然就能贏得別人的羨慕、高看了,同時我也能過上人上人的生活。但是經營了一段時間後,我發現賺的錢並不是很多,我心裡有些犯愁,什麼時候才能過上讓人羨慕的生活呢? Continue reading “因「病」得「福」——神愛篇(有聲讀物)"

信主的人不能缺少聚會 | 聚會的失與得

東方閃電 | 聚會的失與得

美國 果子

  我叫果子,是一名在美國留學的高中生。我出生在一個基督教世家,在我一歲的時候媽媽就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記得很小的時候,媽媽就經常對我說:「神創造了天地萬物,我們人也是神造的,神是最愛我們的,臨到事記得禱告全能神,他會看顧保守你的。」所以,在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有神的存在,而且當我遇到事向神禱告的時候,也體嘗到了神的保守。但真正對神和神的作工有認識,是在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真理、操練進入神話語的過程中,我才漸漸收穫到的…… Continue reading “信主的人不能缺少聚會 | 聚會的失與得"

我找到了真光

東方閃電 | 我找到了真光

日本 求合

  我出生在一個天主教家庭,從小就被爺爺奶奶帶著到教堂參加彌撒。因著環境的薰陶,加上我也相信天主,於是我學會了唸各種經、行各種儀式。

  2009年,我來到日本留學。一次,我在同學宿舍裡偶遇一位基督教的荀長,他是來傳福音的。我想:基督教和天主教信的是一位神,都是主耶穌,便答應荀長去教堂參加聚會。通過牧師講道、弟兄姊妹分享聖經,我對主耶穌的生平有了了解,這使我在信靠天主上更加有信心了。但幾個月後,牧師、講道人就要求我們每週交十一獻金,每週都去發傳單傳福音,有時累得我們做禮拜都打瞌睡,甚至連正常的生活規律都沒有了。那時,我們有一部分人是半工半讀的留學生,不僅要掙學費錢,還要掙生活費,生活本來就很辛苦了,但他們還要求我們出錢又出力,我們心裡都很壓抑、痛苦。漸漸地,我發現牧師、講道人並不是真心事奉主的人。按說他們是牧養教會的,應該更多地幫助我們在靈生命上成長才對,但他們對我們的生命並不關心,絲毫不考慮我們的實際難處,反而讓我們不是出力就是出錢,所做的都是為了幫助他們擴大教會,穩住他們的地位與勢力,這時我們感到有種被欺騙的感覺。於是,我和幾個弟兄一起離開了這個教會。 Continue reading “我找到了真光"

走向光明 | 掙脫枷鎖 回到神前

東方閃電 | 掙脫枷鎖 回到神前

永 遠

  1982年11月,我們一家人移民到了美國。因為我們全家從爺爺那一輩開始就信靠天主,所以到美國後,我們很快就在紐約唐人街找到了華人教堂參加彌撒,並且每次望彌撒我們從不落下,特別是母親和姐姐只要有時間就唸各種經,以求得天主的保佑。那時神父常講:「天主來的時候要對人公開審判,將人劃分類別:真心悔改認罪,信得好的人就能上天堂;還能犯罪但不屬於大罪的人要經受煉獄之苦,但也能得救上天堂;不信天主或罪惡太大太多的人就要下地獄受懲罰。」這些話像烙印一樣,深深地印在我心裡,促使我熱心地信著天主,即便我和丈夫工作再忙,也從不間斷去教堂參加彌撒。 Continue reading “走向光明 | 掙脫枷鎖 回到神前"

一場離婚風波的平息

東方閃電 | 經歷見證 | 一場離婚風波的平息

日本 路晰

  2015年,朋友傳我信了全能神 ,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我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語,從神的話中明白了很多以往不知道的真理奧祕:神拯救人類的工作分為三步,神每步是如何作工的,三步作工之間有什麼聯繫,什麼是道成肉身,神為什麼要道成肉身,等等,這讓我更加定真全能神就是主耶穌回來了。因著有神話語的帶領,我不再像以往一樣以看電視來打發時間了,丈夫對我說:「你信神看書,比天天看韓劇好,我很高興。」雖然丈夫不聚會,但因我婆婆是信主的,所以他一直相信有神,也支持我信神。平時,我看神的話得了什麼開啟,也和丈夫分享,他也覺得信神好。後來,丈夫聽我總提到「全能神」,而婆婆信的是主耶穌,出於好奇他便上網了解全能神教會,沒想到丈夫看到的是網絡上鋪天蓋地的謠言、假見證及褻瀆全能神的話,他深受毒害,開始反對我信全能神。我知道網絡上那些話都是騙人的謠言、鬼話,因我看了全能神的話語,又通過弟兄姊妹的交通、見證,已從心裡認定全能神就是獨一真神,可是丈夫受謠言蒙蔽不明真相,不管我怎麼勸說,給他見證神的末世作工,他都聽不進去。 Continue reading “一場離婚風波的平息"

如夢方醒 迎接主來

東方閃電 | 經歷見證 | 如夢方醒 迎接

美國 傳揚

  2010年,美國的冬天讓我感到特別寒冷,除了風雪交加帶來的嚴寒,更嚴重的是我的心也被「寒流」侵襲了。對我們做裝修行業的人來說,冬天是最難熬的,因為一入冬,我們就很少有工作做了,甚至會面臨失業。這一年是我來到美國的第一年,初來乍到,我覺得什麼都是陌生的,租房子、找工作都不順利,日子過得很艱辛,甚至淪落到借錢租房子的地步,面對這樣的窘境,我感到一陣陣傷感、心酸。覺得這日子可真難熬啊,晚上對著冰冷的牆壁,我痛苦得只想哭。一天,愁苦悲傷的我無精打采地走在大街上,路邊一個傳主耶穌福音的人遞給我一張卡片,對我說:「主耶穌愛你,弟兄,去我們教會聽一聽主的福音吧!」我心想:反正我現在也沒有什麼事可做,去聽聽也無妨,就當散散心吧。就這樣,我邁進了教堂。當聽到牧師讀到主耶穌說的「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這句話時,我的心被主的愛深深地感動了,那種感動,我說不清,道不明,但我能感受到主的愛是真實的,並且超過人世間一切的愛,我憂傷的心得到了很大的安慰。於是,我決定好好信靠主耶穌。後來,每到主日聚會我都積極參加,由於我的熱心追求,很快就成為教會的一名同工。 Continue reading “如夢方醒 迎接主來"

破繭而出

東方閃電 | 經歷見證 | 破繭而出

芳 芳

  我們一家人都信主耶穌,我是個普通信徒,父親是個聚會點帶領。2004年2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隨後我與見證人張姊妹又將國度福音傳給了我的小妹。我本打算裝備一些神話真理後再去給父親見證神的末世作工,沒承想父親聽說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便對我進行了瘋狂的攪擾、攔阻。

  一天傍晚,父親突然趕到我家,氣呼呼地對我說:「我真沒想到,你竟然不聽我的話,不聽帶領的話,信了『東方閃電』!你趕快去帶領那裡悔改,求主赦免你的罪。」我說:「爸,我看了很多全能神的話,覺得這些話就是神的聲音,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沒有信錯。恩典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是國度時代,神來作新工作了,來提接我們赴羔羊的筵席了。聖經上不是說『羔羊無論往哪裡去,他們都跟隨他』(啟14:4)嗎?我信全能神就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然而,無論我怎麼說,父親都聽不進去,還是一個勁地要帶我去帶領那兒,就連我丈夫也在一邊挑唆。看著父親那副不把我拉回原宗派不罷休的架勢,我意識到這場逼迫來勢凶猛,心裡不禁有些緊張,只有默默地禱告神,求神保守、帶領我。果不其然,父親不容我再說什麼,便讓丈夫開車強行把我帶到了原派別的聚會點。一進屋,只見裡面大約有六七十人,小妹的婆婆把小妹也帶來了,我才知道他們這是商量好了要圍攻我們。在場的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們姐妹倆,有的還指著我們小聲議論。上層帶領快步走到我們跟前,勸我們不要信全能神了。接著就開始大肆定罪、褻瀆神的末世作工,又散佈了很多謠言,說:「『東方閃電』進去就出不來了,若是出來就會被他們割鼻子、剜眼睛……」在帶領的一番造謠、鼓動下,父親和小妹的婆婆更是又氣又急,逼著我們閉上眼睛,讓帶領為我們禱告,雖然我對他們的行為很反感,帶領禱告時我們也都沒有回應,但帶領散佈的那些謠言卻已經鑽進我的耳朵裡。 Continue reading “破繭而出"

我看透了牧師的真相(有聲讀物)

東方閃電 | 福音經歷見證文章 | 我看透了牧師的真相(有聲讀物)

馬來西亞 蒙愛

  丈夫去世那年我極度痛苦,加上我一個人還要撫養孩子,我的生活一下子陷入了困境,但主的愛一直伴隨著我,藉著弟兄姊妹的幫助我渡過了難關。為了還報主愛,我一直在教會裡花費奉獻,至今已有三十多年了。三十多年來,我經歷了教會的興旺,看到了主耶穌福音擴展的盛況,也體嘗了教會的荒涼與無助。回想起初聖靈在教會裡大作工時,我們聽牧師講道有享受、得造就,弟兄姊妹之間彼此相愛親如一家人,大家同心合意傳福音見證主。後來不知怎麼了,牧師講道沒有了亮光,幾乎都是舊道重講,信徒根本得不到益處與幫助,人的信心、愛心漸漸冷淡,聚會的人數越來越少,我們參與事奉的人大多數也是應付應付,都是看著教牧人員的臉色行事,根本不是在事奉神,只是賣力地做在人面前,討人的喜歡。我知道這樣事奉不到神的心意上,為此我感到很痛苦,但又很無奈,不知道前方的道路該怎麼走,所以更加祈盼主能早點回來,這樣一切的問題就都解決了。 Continue reading “我看透了牧師的真相(有聲讀物)"